马萨卡托拉—鬼百祭的深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镜铃 书名:梦镜铃
    鬼百祭寝室的墙壁上镶嵌着无数的猫眼宝石,从猫眼内部影出的暖色光芒和黏着的觉,让人不沉迷于幻觉其中。边的柜子上摆放着束缚鬼精的牢笼,笼被一层粉纱覆盖住形成小型的结界让鬼精无法逃脱。鬼百祭曾将鬼精送予我当做生的礼物却被我婉拒了,这种恶心的生物我看到就反胃。

    整个寝室里最让我看得上眼的地方就是——透明的荧白、冷蓝单、能够映照出星空的被子再加上一个美艳的帝王,我曾一度沉迷在这里。

    而现在,在这里站着的每一个人都怀着不同的用意,不敢轻易的开口说话,怕破坏这沉默十分的平衡气氛。

    “镜铃你来了,我好想你。”鬼百祭先开了口,他的眼中居然噙出了蓝色的泪水,“你还着我吗?”

    他哽咽的语调令我胃里一阵阵反酸,胶粘灼的酸水从胃里逆流而上,燃烧着我的食管,全如同着火一般难以忍受。

    “我当然你了。”我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挤出笑容说。

    “你骗我!”鬼百祭突然发狂了般的怒吼道,“你要是真的我!为何要丢下我!为何要将我封印起来!!”

    “正因为我你,才要将你封印啊,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我慢慢走近鬼百祭,眼里假意的流露出痛苦与无奈。

    “不…你是骗我的!你从来不在乎我!”鬼百祭双手紧抓住头,指爪嵌进头皮内悲怆的说,“你是在骗我….这千年来我都生活在恐惧与空虚中,可你却从不来看我,封印的那天我看见了你望着我的眼神里流露出的讽刺。你走时竟不曾回头过…你不曾回头过…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默然,手轻抚着鬼百祭金色的长发,用食指勾起发丝放在嘴边轻吻了一下。

    “是我的错,原谅我好吗?”我的手抚上他温暖的背将头倚了上去问,“再给我一次你的机会好吗?”

    鬼百祭对我所有的恨意在这一瞬全部消逝,一把拉我进怀中疯狂的吻咬住我的嘴唇,舌头焦急的伸入寻找着我的敏感点。我斜眼望着撒耶蛮嘴角勾起嘲弄的笑容,故意倒压住鬼百祭用舌头衔住他的舌头轻轻吸着,挑弄着,鬼百祭在我下发出微微的呻,吟着。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可呢,百祭。”我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温柔的看着他。

    “你这个吻是认真的吗?”鬼百祭喘着气低声问道。

    “那要我再吻一次让你明白吗?”

    “我想要的,不止是一个吻而已。”

    看,鬼百祭你已经渐渐掉入我的陷阱了,我会让你在我精湛的演技里沉沦下去再像几千年前那样完全臣服在我脚下。

    “在做某件事前,你是不是要让你的手下带着黑猫离开这个寝室呢?”我狡猾地盯着撒耶蛮说。

    “撒耶蛮…你先出去吧。”

    “是,我明白了,大人。”撒耶蛮站起时,脚步有些不稳踉跄的走出寝室,黑猫也跟着出去了。

    “对不起…撒耶蛮,对不起…”鬼百祭看着撒耶蛮离去的背影喃喃的说。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去想别的男人。”我轻挑起鬼百祭的下巴说。

    “我知道。”

    “不对,你不知道。”我用腿抵住他的轻声问,“我想知道,几千年过去了,你的体是否还是我熟悉的那样敏感呢?”

    鬼百祭脸红的别过头,体轻微的颤抖着,看着他紧张的模样我突然涌起想要狠狠欺负他的绪。我在跟黑猫做的时候确实很温柔,可那只限于黑猫一个人,而对于你——鬼百祭,我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真正的痛。

    我念动咒语,在空气中划出一个模糊的细长棒形状并将它实体化捏在手中。

    “这个…这个是什么?”

    “这是木天蓼啊,用来惩罚一些不听话的人。”我将木天蓼放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滑动问,“你不会忘记了这个吧?“

    “但是我没有做错什么….不要用这个可以吗?”鬼百祭惊恐的搂住我的脖子。

    “放心,一切都交给我,我会让你感受到不一样的快感好好听我的话就行了。”

    我让鬼百祭坐在我的上,用小刀划开他的下衣物用力撕扯开,看着他羞的表,我猛的将木天蓼插,进他体内快速抽,动着。

    “啊!好痛…好痛!把他拔出来,镜铃,我不要!啊!!”鬼百祭一边哭着一边大声的着。

    “可是你很有感觉不是吗?”

    “啊!啊…好痛,不要再动了,求你了!”

    “你的腰在扭动呢。”

    “不要….说….出来。啊!啊!!”

    看着他痛苦而又富有快感的神,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我不断的用挑逗的语言让他沉溺在罪恶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后,他无力的趴在我上面色潮红的喘着粗气,我抚摸着他在他的耳边不断的喃喃说‘我你’。

    “你…还会离开我吗?”

    “不会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愿意去为你做,只求你能留在我边。”

    “你把黑猫的寄生虫取出来再放她走,我向你保证永远不离开这里。”

    “那你必须起誓。”鬼百祭认真的看着我说,“发誓绝对不丢弃我,离开我。”

    起誓的话,会很麻烦呢,马萨卡托拉的起誓会在起誓人的手中植入死亡种子,如若违誓,种子变会延伸出荆棘缠绕在心脏并将它捏碎。

    绝对不能让种子种入体内——

    “比起誓言这样的东西。”我将指尖再次插进他的体内暧昧的说,“体的快感不是更能让人相信吗?”

    “恩…啊!不行,我还….不能相信,恩…不能相信你。”

    “如果非让我起誓,我就离开这里,黑猫任凭你们处置。”我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指尖抽出。

    “啊….不要,我不要。”鬼百祭痛苦的扭动着体,他握住我的手指强行将指尖深入自己的体内。

    “那你说,究竟是要我离开你,还是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呢?”

    “不要离开我……”

    “那就放了黑猫。”

    “好….我知道了。”

    看得出来鬼百祭真的特别深,尤其是对我。虽然我骗了他,可我一点都不内疚,因为他伤害到了黑猫这是不可被原谅的事。在几千年前我是真的过这个男人,可在几千年后我对他只留下了憎恨与厌恶。

    过的只是**,恨过的是他的内心,这一切将交织出绝望的————红莲罗曼曲。

重要声明:小说《梦镜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