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子—孪生孽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镜铃 书名:梦镜铃
    “姐姐,在这个体里,你毫无优势可言,你的内心如干涸的土地般灼烧着仿佛要将一切都焚尽,啊——这种感觉真舒服,就像跃动在桃色的刀刃上一般。”白用食指紧扣住舌根部干呕起来,冷冷的微笑道,“如何,能够感受到吗?不安与焦躁的心。”

    ‘我不会轻易将这个被镜铃所迷恋着的体交给你。’

    “她根本不在乎你!她只是用下半思考的野兽,我才是真正着你的人啊!对,我恨你,恨你夺走我所有的东西。”白痛苦的说,“可我们是双生子啊,分裂出的两个灵魂现在终于能够融于一体,你为何不快乐呢?”

    ‘我对你,并没有那样的感。’

    “我会除掉所有妨碍我们两人的人,这个体是属于我的,你的灵魂、血液甚至是思想都会是我的!”

    ‘我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只要你答应我绝不会去伤害镜铃。’

    “她跟我上过!你到底懂不懂?!究竟有什么原因让你如此迷恋她。”

    ‘镜铃她是个温柔的人’

    口阵阵绞痛,心脏就像被人撕裂一般,黑猫感觉的到白伤痕累累的心,可就算是伤害到最亲近的血脉也必须保护那个人——哪怕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流血的天使不会微笑,他的指尖残留着人死去的温度。

    破碎的琉璃盏在唱着寂寞的歌谣——似遥远的梦境。

    啊…这是何等的孤独。

    “黑猫,你在哪里?”我躺在冷如冰凌的窗前的地板上呐呐自语,玻璃窗上流动着不知名的黑色液体,它沿着窗缘的裂缝悄悄的流淌至我的并将冰冷的触手伸入体的最深处。

    轻微的声在胶粘的空气中震动着,白色的液体缠绵在指尖,我好想你,黑猫。

    求求你不要在这个空的房间里丢下我一个人,好冷….我好冷。我以无法再去吸食除你之外的人的血液,啊!能感受到——经脉在不断膨胀,呼吸渐渐难过起来,心跳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这是背叛人的代价吗?

    “不…我不要…我你,黑猫。”我精神恍惚的瘫软在地上,可悲的自言自语着,指甲几乎全没入手掌。

    “我要去救你…我要去救你…等着我。”我紧咬住臼齿,体内正在萌生的东西促使我动起来——我她!

    我有选择…我可以去救她,我有这个机会!

    对,没错,就在强暴她的那天夜里,我注进她经脉里的药物里含有独特的气味,虽然现在味道很淡了,可依旧可以闻到——我要去赌一把!

    我微动了一下双肩,猛一用力撑开血翼,踉跄的向前跑动并奋力扇动双翼,向上冲破了天花板的五彩玻璃,携着彩色的碎片一起飞往惨白色的苍穹。

    等我….等我!!

    在快一点!求你再快一点啊!!

    动起来啊!!飞起来啊!!!

    “等我!黑猫!!!”

    血翼越发的沉重,这样下去肯定无法撑到目的地。我从舌底取出刀片,顺着双翼的流线形体划开它的经脉,粘稠的血液线随风而飘动。

    我轻念咒语,血液倏然滞留在空气中,并在张开的血翼上编织起血骨架,爪牙已伸出无法收回,能够强烈的感觉到力量在体各处流走。

    “哟!这不是镜铃吗?!哈哈!!”我的后突然响起诡异的狂笑声。

    “别烦我!”我焦躁的吼道。

    “你在……找黑猫对不对?”男子故意的拉长声音似有意图的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迟疑的问。

    “我雪哭夜出名的消息灵通,今天是准备过来帮你的,别露出一脸敌意啊!我可是真心的。”雪哭夜抚摸着自己红色的长发笑着说道,他暧昧的语调让我全都不舒服。

    “你到底有什么意图?又能帮到我什么?”

    “要说意图,我到底想见识一下吸血鬼女王发狂的风采呢,当然这个只能算一半的目的吧。先说黑猫,她的体里有两个灵魂,与阳两个极端的分割呢,如若想把黑猫体内的白除去只有一个方法。”雪哭夜说到关键的地方停顿下来,对我挑了挑玫,“报不会是免费的。”

    “好,我知道了,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赶紧说。”

    “让黑猫在精神上杀死白,摧残白的心。只要白的灵魂消失,黑猫就能够夺得**的支配权。”

    我全绷紧,无法说出半句话,这对白来说太残忍了,而且我曾说过要保护她又怎能这么做,难道无法将灵魂与**分开,让黑猫和白都能存活下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劝你最好放弃这种幻想,不要求自我心理安慰。”雪哭夜闪动着冷艳的红眸淡漠的说,“黑猫和白,你只能够选择一个人。”

    我该如何去选择,这太痛苦了,在想下去就要精神崩溃了。

    不能同时拥有两个女人,只能选择一个灵魂去,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暧昧的态度,现在可能就不会触发这场悲剧。

    “就算你当时没有跟白上,她还是会做这件事。”

    “读我的心让你很开心吗?”我恼火的问。

    “我很开心,你应该知道,这是我母亲遗传给我的天生偷窥别人心理的本。”雪哭夜对我说,“你可要快一点决定,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看的出来,雪哭夜很开心见到我痛苦的表,他一点都不着急。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我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浪费了,对不起了,白,我无法选择你。

    “看来你已想清楚了,那我们走吧。”雪哭夜在空气里滑动指尖上的金粉勾出复杂的魔法阵。

    “走进这个魔法阵就可以看见她吧?”

    雪哭夜没有回答我,他默默的牵起我的手,拉我走进黑白时空中,恍然间,已来到了一片炙的荒漠中。

    “这里是?”

    “这是她藏的地方,或者说是白折磨黑猫的最佳地点吧。”后的雪哭夜说。

    “折磨的最佳地点?”我回头不解的问道。

    “白从各方面折磨黑猫,她的目的是让黑猫臣服并上自己。这里的荒漠昼的温度为150℃,在这种高温下呆久了连脑内的神经估计都会被烧断。”雪哭夜冷笑道,“白还真算个好女人呢,就折磨人这方面来说我很欣赏她。”

    “你认为这很好玩吗?”我用低沉的声音问。

    “别生气啊,我是好心跟你解说一下,等下你就会看到她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要是犹豫就没有回头路了。”雪哭夜看似认真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不过当时的我一心只想着黑猫,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时,荒漠的深处显现出一座神秘的水晶遗迹,让我惊讶的睁大双眼,这难道是———

    “对,这就是——马萨卡托拉,镜铃,我接受的委托就是将你带到这里,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对了你要多加小心。”

    雪哭夜的体化作沙砾随风飘逝,我能预感到一场即将掀起的血腥风暴,因为——撒耶蛮与黑猫(白)正在门口迎接着我。

    我所的人,我所亏欠的人和必须背叛的人,都汇聚在一起。

    尘风里掺杂着一丝凉意与鲜血的气味————

重要声明:小说《梦镜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