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子—无法原谅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镜铃 书名:梦镜铃
    “黑猫!快跑啊!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我大声朝僵在那里的黑猫吼道可她对我的话毫无反应。

    “姐姐,沉默是解决不了任何事的。”白轻踱步到黑猫边,左手抚上她的头发,舌头舐着发丝,“你拥有了我没有的一切,、亲、纯洁无暇的体,你感受到了吗?我们相似而不同的灵魂,你的心跳声与我的心跳声完美谐和在了一起,我你姐姐,在你我还在胚胎时我就上了你。月圆的那晚,你还记得吗?在出生时我们放开了彼此的手,你那时内心会跟我一样痛苦吗?”

    “我只是…”

    “恩~~你不会回答,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白闭上眼吻了下黑猫的唇冷漠的说,“你我如此相同,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联系在一起的心,所以让我来杀了你吧,恶魔的双生子必将消失一个人这是无法回避的命运。”

    白孤寂的体飘摇在这个房里,翩然而起—如同扑火的飞蛾跃动在地狱的门前,她寂寞的舞姿刺伤了我的双目。

    “幻樱之梦~~~”

    她低喃着我听不懂的咒语——

    ‘樱花—在空中飞舞’

    在遥远的地中海中央,有谁在等着我。

    这是谁的编织的梦—模糊而又熟悉的影。

    我好困…我好累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了——

    有些事我好像忘记了,也许是不重要的事,所以让我睡吧——

    有什么正在崩坏——

    温的液体染上了我的衣服,那红色而炫目的色彩在白衣上绽放出妖媚的曼珠沙华——

    血从眼里溢出顺着颈骨的曲线流淌至口的心脏处停留下盘旋成精致的玫瑰花,花刺慢慢从花蕊处伸出猛然刺入皮下,死卡在经脉四周。

    真实的接触到的死亡的感觉是这么兴奋——

    我耸起肩膀向后伸展,每往后仰一厘米,口处变会剧痛起来,撕裂皮层的痛楚让我更加快乐。

    世界被荆棘的带血丝线撕成了蓝白色的碎片,飘舞散落在我脚边,闭上眼睑,黑夜变回降临却依稀可见——在那深渊里摇曳的彼岸花海。

    黑白的世界、黑白的斑马线、黑白的线条勾兑出——黑白的我……….

    该醒来了——

    我的右手轻用力发动出环状的金色魔法圈,当周围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我看见了——巨型的十字架。

    十字架上,白被长剑穿透心脏钉于十字架上——

    “这…这是为什么?发生了什么?”我看着满是血的白不知发生了什么,而且我也没看见黑猫。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呵呵。”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我背后冷笑着。

    “黑猫….是黑猫吗?”我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有一丝她到过的残留迹象。

    “这个体现在是我白与姐姐共用的躯体了。”

    “共同的躯体是什么意思?”

    “落樱之梦是一个古老的祭奠仪式,当我将**奉献给地狱的使者,就会开启忌之门将双生子的灵魂合于一个体内。现在这个体内两个灵魂正在激烈的碰撞着,只要有一方臣服,这个体就会完全归属于赢的那个灵魂。”

    窗外蓝色的月光,在房里的窗户上,光芒投向玻璃窗和不锈钢窗框,又在房内漫开来。

    我沐浴在这束蓝色的光芒里,静静的凝视着黑猫的脸,内心悲痛不已,是我的错造成了她们两个人的这种结局。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我不该将分割。”

    “哈哈哈…真是可笑。”黑猫用讥讽的声腔说,“告诉你,你的现在在我眼里是最廉价的东西,对于你——我决不会原谅!”

    “但黑猫她没有什么错啊,为什么你要……”

    “我和姐姐是相的,不是你可以介入的空间,这是我与她之间的问题你若插手我就会将短刀心房。”

    黑猫警告我后,轻盈的姿消失在散落一地的月光里,冰冷的房内空余我一人伫立在这寂寞的房内——

    黑猫与白,罪孽的双生子——

    我又该如何去选择今后的道路——

重要声明:小说《梦镜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