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子—分割的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镜铃 书名:梦镜铃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柏油路面的表层结了一层怪异的蓝晶色冰块,电线杆上停驻的飞鸟也都被冻成了冰雕,河流则被整个冻成了类似水晶宫的透明冰晶,一切都如梦幻般,而就在这个夜晚————

    “黑猫,我有些事应该要告诉你了。”我不敢直视黑猫的脸。

    “怎么了?”

    “我好像….”我看着黑猫的脸,忽然觉得很不忍心可再隐瞒下去对黑猫也不公平,“我好像上白了。”

    黑猫愣在原地,一句话兜不出来,看到她震惊的表,我的心猝然像被什么扎了一下。

    “听我说,我只是放不下她,我对白只是想要保护的那种感。”我用力的拥抱住黑猫,力道大到几乎要将她嵌入我的体里,“我不会放开你,所以你不可以逃走。不要怀疑我,也不要认为自己对我来说不重要,什么都不要去想。”

    黑猫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我知道她的心在流血,很痛很痛——可我不能放走你,我怕再也无法捉住你。

    “你跟她有过**关系吗?”

    “有过。”

    黑猫在听到我的话后,尖牙狠狠的咬住我的肩膀上,血腥味立刻充斥了整个房间里,我听到了她拼命想抑制的哭泣声。

    “你可以朝着我的动脉咬下去,我不会反抗。”

    “咬死你,我又能得到些什么呢?”听到她落寞的语气,让我的心好痛。

    我猛的撕开黑猫的上衣,流着泪吻着她纯白的体。黑猫没有反抗也无任何的反应,像个牵线人偶般任我摆动,我的牙齿紧咬在她的心脏处留下鲜红的痕迹又伸出舌尖微微颤抖的舐着。

    我一直小心翼翼珍惜的人,最后却被毁在自己的手中,她被迫张开的双腿、紧闭的眼睛、无奈的神都让我更加憎恨自我。

    “你说你我啊,黑猫,为什么你不说呢?”

    “我不想要你用一半的来强迫我说任何话,做任何事。”

    “我对你的是完整的,对她的亦是如此。”

    “我不相信你。”

    “我会让你的体明白的,让它来感受我的。”

    多少个夜晚,我都在噬黑猫的**与灵魂,试图让她明白我的,可却一点用都没有。

    “你难道想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我跟你约定过,如若你背叛了我,你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我也不会逃走,所以就让我这样一直在你囚中死去或许是我也是对你最好的结果。”

    “我镜铃上的女人决不会死!”我的手指从她的体内猛的抽了出来指尖牵带出一丝丝晶亮的液体,“你嘴上那么说,可你的体比你的心诚恳,你的体绝对是离不开我的。”

    “我说过,我不会逃跑。”黑猫冷到不带一丝感的语气让我不寒而栗。

    “我不想要一个空壳的躯体陪在我旁。”我着指尖上的液体悲伤的看着黑猫,“我犯的错,真的不能够被原谅吗?”

    “你没有任何错,错的人是我。”

    “没错,所有的这些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姐姐。”推门而入的白冷冷的盯着在上被绳索捆绑住的黑猫。

    “什么?姐姐?”

    “你怎么会………”

    “没错,你应该不知道吧,我跟姐姐是罪孽的双生子,而我则是应该在那个月圆之夜里死去的其中一个。”

    “不……不可能…外婆告诉我你已经死了!在你还未诞下的时候便死了!你是个死婴!”

    “是!我的确曾经死去过,可外婆可怜我留下了我的命并赋予了白这个名字给我。我从小体就很虚弱,外婆说我活不过10岁,可我却活到了18岁。”白恶狠狠的瞪着黑猫“如果你好好当继承人的话!我就不会遭遇到这些事,我的自由、生命、思想全部都被剥夺,被训练成杀手机器的我就是为了替代你,成为你的影子!”

    “我…我只是!我只是…”黑猫咬了咬下唇角说,“我只是看不惯我们家族杀人的做法而已,所以….对不起。”

    “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就想结束这一切吗?你知道吗,黑猫,外婆她死了。”白说到这里滚烫的眼泪流了下来,“那个会微笑着握住我手、轻声责骂我、温柔搂住我的外婆,她死啦!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要是你……要是你不存在该有多好……”

    白如同受伤的野兽般低声嘶吼着,泪水滴落在地板上绽放出悲痛的泪之花。

    “外婆…外婆她怎么会死?!不会的,外婆那么厉害!她不会死的!!”

    “你知道些什么!就是因为外婆太过疼你把你离家的事瞒了下来,父亲和母亲很生气,当众将外婆的头砍了下来,你知道吗?当时地上流淌着的血跟我心里所流的血是一样的。”白悲痛的吼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要追求自由,可你却害死了很多人!父亲在那之后发现匿藏在外婆密室里的我,犹如发现了宝贝一样开心,他撕扯着我的头发往外拖直至寒冰窟把我丢在那里。寒冰窟好冷….就连血液与骨髓都要被凝结了一样,我慢慢开始出现幻觉,四肢的知觉也在那时候被夺去了。你说,这些你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吗?!你说啊!你怎么不说话!!”

    黑猫怔在那里,体不住的颤抖着,真相往往不能够让人很理的去接受它。亲人、朋友、血脉这些让黑猫彻底陷入癫狂之中,她的内心正在渐渐崩坏————

    “不要去责怪黑猫!她不是故意的。”

    “你只是个局外人,你懂什么?!你懂我们什么?!”

    “不管我懂不懂,我都不能看到你伤害黑猫,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

    “已经太晚了………”

    白从心脏处拔出一把剑连带着生锈的锁链与鲜红的血液一起,锁链在剑完全抽离后便顺势以蛇的姿态缠绵于剑上,剑的四周散发着寒气,剑上漂浮着血红的樱色花瓣,白的皮肤表层也凝结着寒气的气珠,带有寒气的气珠遇后转化成了冰针浮动在白的周围。

    “别这样,白!你知道我会……”

    “我知道你会如何做,但这是我和姐姐之间的问题,你若插手我会让你后悔!”

    我的右手骨节已快速重组成锐爪,我的右眼漂浮出愤怒的火苗,只一秒,我便闪动在白的后高举起锐爪发起了攻击,可冰针好像自己有意识般主动保护着白轻松瓦解了我的攻势。

    “这些冰针都是我从细胞与血液里结成的,等于我体的一部分。”

    “我还没有妖兽化,趁我还未这么做丢下你的剑,不要对黑猫出手。”

    “如果我是那种人,你也不会迷恋上我不是吗?”白闭上眼轻喃道,“落樱之镜。”

    剑柄化为樱树的倒影映于地表,冰针融成冰镜围住我,冰蓝色的剑则浮现在镜面上不住的浮动。

    “我知道你没有心脏所以无法死去,不过无法逃出落樱之镜的话你就不能出手了。”

    在落樱之镜里我体的力量全部被夺去了,锐爪的攻击也没有任何的效果,妖兽化的形态在两秒内就消失了。

    “接下来,妨碍我们的人也没有了,姐姐,我们来玩一场游戏吧。”

重要声明:小说《梦镜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