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豹族的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梦镜铃 书名:梦镜铃
    “玉巳,你还在看那张照片啊?!”

    “恩,因为我无法忘记关于那个人的事。”玉巳朝朋友笑了一下,他或许还未发觉自己的笑容能轻易的感染到他人,他对自的不重视是个可的小缺点。

    “随便你了,不过晚上可一定要来参加联谊啊!”男孩看到玉巳的笑容,脸一下涨红了,低下头说道。

    “好,我知道。”玉巳爽快的答应了,他的思绪早已不在这里了。

    在男孩离开房间后,玉巳的眼神立刻黯淡了下来,神落寞的合上照片,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希望能关于那个人所有的一切,可内心深处却还在渴望着他能够将自己带走。

    “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呢?你曾说过会带我去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可……算了,不要在想了。”玉巳叹了口气,望着窗外被枫叶染红的街道,无奈的弯起苦涩的嘴角。

    或许他早就忘记了——那个承诺…………….

    三年前——

    玉巳故意翘了星期五的课,老师很吃惊,因为玉巳一直是个很乖巧的学生从不会无故请假旷课的好学生。

    玉巳知道老师会很生气,可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这一天是秋东换季的重要子,玉巳一直很想去后山顶上的枫树下许一个心愿,听班里的女生说只要在这棵枫树下许的愿就肯定会实现。

    等玉巳气喘吁吁的爬到了目的地,发现枫树下已有人先到了,那是一个美的令时间都为之停止的人,玉巳的呼吸几乎都要停了。

    这个人静静的站在枫树下,脸上写满了寂寞与孤独,月灰的发色,银灰的瞳孔,脖颈上还有一道旧伤疤。他伸出右手接住飘落的枫叶,随即又张开手让落叶随风而逝——

    玉巳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许多,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你在看什么呢?”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玉巳扭头看了一下这个男人,又回过头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刚还站在枫树下的人一下就消失了,就跟变魔法一样——

    “噗…真是个有趣的人,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道。

    “我….我叫…玉巳。”玉巳因太过紧张,话兜的结结巴巴的,也不敢直视男人的脸。

    “你也是来这棵枫树下许愿的吗?”

    “恩,我听说只要在秋冬换季的最后一天来这里许愿,愿望就一定会实现。”玉巳露出灿烂的笑容,幸福的说道,“我是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喜欢自己而自己又能将他做为最重要的存在的人。”

    男人被玉巳的笑容微微一怔,随后伸出左手温柔的抚了抚玉巳的脸,轻啄了一下他的唇角。

    “你很善良也很可,做我的人好吗?”男人的语气里夹杂着渴求,可玉巳犹豫了。

    “可,我们两个不是男人吗?”

    “那我现在去找别人做人,你愿意吗?”男人接话反问道。

    玉巳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嘴唇,低下头绞着手指,对玉巳来说,这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他不是一个同恋,可对这个人却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感。男人察觉到他感的动摇,用左手稍稍用力就将他推倒在地上堆起的枫叶丛中,玉巳被惊吓到试图挣脱男人的束缚,可自的力量敌不过在自己上的这个男人,玉巳头一次真实的感受到无能为力的恐惧。

    “冷静点,听我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男人强硬的扳起玉巳的脸用认真的眼神凝视着他的眼说道,“我的名字叫银,我会在明天这个时间里在这等你,若你不愿做我的人,你可以选择不来,我从不强迫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我……我….”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我也不想听到。”银说完放开锢玉巳的手,转离开,很快便消失在满天飘落的枫叶中。

    今晚,玉巳第一次失眠,银说过的话回在自己的脑海中。玉巳不知该怎么做,他的手腕上还依稀残留着被那个男人握过的触感,真是糟糕,无法思考了。

    边的手机不停震动着,玉巳知道是同学催他去联谊的电话,可却一点都不想去接。

    人吗?明知道那个男人很危险,却被他的气息所吸引,真是没出息的自己,玉巳用手扇了自己一下,疼痛让头脑稍微变的清醒了点。

    拒绝他吧,自己所追求的并非是这种恋人不是吗?不要让自己后悔————

    “你来了,是有心理准备做我的人了吗?”

    “不,我不能做你的人。”玉巳下定决心的坚定的答道,“我不是会被人牵着走的人,我有自己的想法,你不是我所要追求的恋人。”

    银听完玉巳说的话,沉默了一会,口气冰冷说道,“你可能还没弄清楚,我昨天说过,你不想当我的人可以不来。你来这里,就是已经想好要当我的人了,我不会理会你的想法。”

    “我只是想跟你说清楚,不想要这么模糊的关系。”

    “我要抱你。”银看着玉巳的眼里毫无感

    不等玉巳反应过来,银就将玉巳推倒在地,用一只手便控制住了玉巳的双手,他的右手将玉巳的上衣往上拉并成功的捆住了玉巳的手。

    “你要….做什么?!”

    银一边吻着玉巳的唇,一边用手不安分的在玉巳的上游走,拇指轻轻的揉搓着玉巳的,玉巳发出了耽的声。

    “恩…恩…不要,不要那么做。”玉巳既为自己发出的声音而感到羞耻也为这具为银兴奋的体而不安。

    银的左手已从玉巳的前抚摸至,他如魔法师般灵巧的手飞速的解开了玉巳牛仔裤的纽扣,体微俯下来,手指抚弄着玉巳敏感的。

    “啊!恩….啊,那里,不可以。”玉巳想要抑制住自己可耻的声可没有一点效果。

    当玉巳勉强抬起头,看到压在自己上的银居然变成一只灰色的豹子,大叫了起来。

    “不要那么惊讶,我是豹族的,变成动物有那么稀奇吗?”

    “可…可是。”

    “再说,你也感觉很舒服不是吗?”

    玉巳被银这么一说,脸一下就红了,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不用考虑任何事,所有的交给我就好。”

    银锐利的指甲轻划过玉巳细腻柔滑的皮肤,留下一道醒目的红色印记。银用粗糙的舌头舐着玉巳的敏感处,指爪伸进玉巳以快**的体内快速的挑动着。

    “啊…啊…啊,等下,好….好痛。”玉巳面露出痛苦与快感的交融之色。

    银的动作未慢下来,猛烈的冲击着玉巳体最深处,柔顺的灰色毛发蹭着玉巳的背部。

    “诚实的面对自己感岂不是更好,最起码你的体比你的感倒是先了解的更透彻呢。”

    快感过后,银趴在玉巳的背上喘着粗气,满足的牙齿。

    “可我…我不想当你的人,因为你的人一定会有很多个人不是吗?”玉巳别过脸小声的说道。

    “我可从未这么说过,你不会是为这件事生气吧。”银锋利的牙齿轻咬了咬玉巳的脖子,鲜血从伤口溢出,银伸出舌头舐着玉巳的血液说道,“你的血确实很美味,也许你不知道,我早就跟你碰过面了。”

    “我们见过吗?”

    “我可是在大街上被你清澈的眼神郝柔的笑容怔住而一见钟,特地来这棵枫树下为能再与你相遇而祈祷。”

    “真的吗?”玉巳的声音因为开心而有些颤抖起来。

    “当然了,而且我们豹族一生只有一位伴侣,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会有其他的人。”

    “你不会骗我吧…”玉巳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道。

    “不过你要等我三年,我要去继承豹族的头领位置,三年后我来接你。”

    “三年也未免…”

    “我知道很长,可是你会等我对不对?”银盯着玉巳有所期待的问道。

    “恩,我会等你。”

    “我会带你去看世界上最美的地方,相信我。”

    ‘我相信你,因为你看着我的眼是如此认真坚定,让我无法去怀疑你。

    你向我告别的那天,我编了一条幸运绳缠在你的手腕上,希望你看到这条幸运绳就会想起我,不会忘记我’

    已午夜了,月光冰冷的斜照在玉巳的上,他还在等待,等待那个也许不会来的人——

    “你或许真的,不会再来了吧。”

    “傻瓜,你都在想些什么呢。”

    听到最熟悉的声音,玉巳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捂住自己的双耳,闭上眼回避现实——

    “你以为这是幻觉啊,好好看着我,笨蛋。”

    玉巳抬头,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瞳孔里,止不住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真是,这么大怎么还哭。”

    “我….我。”玉巳在银的怀里呜咽着。

    “我到这里来,可不是想看你哭泣的模样,这样让我一点食都没了。”银不满的揉了揉头发咧嘴笑道,“其实呢,有一件事我还未告诉你。”

    银不等玉巳开口,便化为豹子一口将玉巳的头咬了下来,顿时鲜血四溅,雪白的单上被血渲染出了无数朵妖艳的罂粟之花。

    “我还未告诉你的是,豹族的人继承头领之位后,人格变会完全消失,你现在只是我的食物而已,只要你一死,这个体就不会再抵制我了。”银残忍微笑的脸映照在血泊里。

    银啃食着玉巳还有余温的躯,内脏、血液、骨头全部被他仔细的吃进了肚子里,只剩下在一旁的玉巳还在流血的头颅静静躺在地板上看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果然,深着一个人的的味道很好。现在,碍事的人也消失了,我也该去找吸血鬼女王了,完美的女人的体一定更好吃。”

    (这章是为同学创建的一个角色,不过是否能写进正篇还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梦镜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