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我愿为卒,勇往直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才八岁 书名:火神消防员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山无棱,天地合。”

    无力的靠在出租车后座上,肖方远茫然的望着窗外,往那山盟海誓却依稀响在耳边,而心却被这无的现实狠狠摔碎,再也拼凑不起。

    从毕业以后,肖方远便渐渐感觉到韩盼被社会所腐蚀,变得极其现实,极其慕虚荣。两人所坚守的,也逐渐变味,当观点分歧越来越大,生活与理想背道而驰,吵架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

    肖方远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去维持这一份感,每个月紧巴巴的过着,连烟都舍不得抽贵的,想尽了办法去讨好韩盼,可是到最后却落得这么个结局,她风光的跟着另一个男人跑了,而自己却像一败涂地的丧家犬……

    肖方远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如此失败的,所谓幸福,都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而自己却没能在物质上满足韩盼,这能怪谁呢?怪自己那卑微的理想?亦或者是她那壑难填的**?

    到底是你要求太高,还是我付出太少?

    倚在车门边,肖方远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上,不争气的滑落了几滴泪。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大吼几声,好好发泄一些心中的憋屈。

    “咦,江滨花园怎么起火了?”

    出租车司机很敬业的开着车,丝毫没有注意到后座上的断肠人,只不过远远的看见一道滚滚黑烟直冲天际,而那里正是这次的乘客的目的地。

    “小兄弟,你是要到江滨花园吗?前面道路已经封锁,可能过不了去了。出租车司机发现通往江滨花园的道路上拉起了封锁线,于是从后视镜上看了一眼,善意的提醒道。

    看见后座上神恍惚的肖方远,司机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小兄弟,是遇上什么伤心事了吗?其实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人生在世,谁能没有一两次挫折?跌倒了,再站起来就是了。”

    窗外那不时响着警笛呼啸而过的消防车,将肖方远的心神拉了回来,听见司机这好心的劝慰,心中不由觉得一丝温暖,脸上勉强挂出一丝微笑说道:“谢谢你,师傅。”

    一边说,一边掏钱付账。

    下了车,看见前面路口警戒线内不停跑出来惊慌失措的市民,肖方远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天际。

    只见右边小区内,一栋二十多层的居民楼上半截冒起滚滚浓烟,而十多层之上的居民窗口不时吐出长长的火舌,迅速蔓延,眼看火势越来越大,渐渐往下吞噬着。

    高层建筑失火,尤其是高层民居失火,这是最为棘手的事。国内的消防队所配备的云梯,能达到20层以上的远远还没普及开来,即使是在这个南方省的省会阳城的中心六区,每个区也仅仅只有一架28层楼高的云梯。

    而看现在的况,显然是还没有运到,而直升机也没到。这一次的伤亡,恐怕得让一些人下台了。

    眼见这一幕,肖方远心中一抽,压下心头烦绪,拔腿就往前面路口跑去。

    一来到路口,穿过警戒线,便看见几个疏散居民的队友正有条不紊的指引着群众们向外跑,肖方远也顾不上跟他们打招呼,直接冲进小区门口,往临时组建的抢险指挥部跑去。

    “阿远,你来了?赶紧的,火势很猛,在楼上还有上百个居民没有下来。”后勤通讯组的一个队友看见肖方远来到,便一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现场况,一边将一装备扔给他“灭火行动A组已经上去了,B组马上就要出发。”

    “收到。”一边三下五除二的将防护服穿上,检查了一下装备,带上头盔便往整装待发的灭火行动B组集合地跑去。

    “阿远,小心点。”似乎是发现肖方远今天话有些少,后勤组的那名消防员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阿远,来了?快,B组出发!”领队的张文东看见陆续来到的几个消防员,大手一挥,十人小队便朝着居民楼内跑去。

    “按照报警人所说,起火点是在二十楼2012单位,起火原因不明,初步判定是电线短路。A组已经在24楼以上解救群众了,阿勇和阿烈负责寻找20楼被困群众,阿强和阿明负责21楼,阿木和阿文负责22楼,我和阿天负责23楼,阿远,你和阿雄负责24楼。”张文东带领着众人一边从楼梯往上跑,一边快速的分配好各自分工。

    “是!”众人一起应了一声,服从命令是一个消防员的首要条件,绝不会有人因为危险与否而违抗,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解救几名群众。

    这时候,不时有人从楼上往下疏散,但因为报警及时,十五楼往下的居民已经疏散,剩余的也唯有20层及以上的着火楼层。这些楼层,云梯够不着,只能依靠着消防员站在云梯之上往楼内喷水。

    可以说,越往上就越凶险。

    还没到二十层,便已经感受到上方传来阵阵浪,张文东大喊一声:“兄弟们,打起精神来。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一个都不能少!”B组队员高亢的声音响彻大楼。

    每上一个楼层,便有两名队员分开进入,在火海中与死神赛跑。而肖方远和队友陈雄是最后两名,从楼梯进入到24楼的楼道里,铺面而来的浪简直可以把人给烤熟。

    “阿雄,你到左边我到右边,小心点。”闪避了一股涌来的火焰,肖方远拿着太平斧朝陈雄喊了一声便飞快的往右边最近的一个单位跑去。

    “有人吗?”来到门前,肖方远直接一斧头看在门锁之上,然后大脚一踹,将门踹开之后朝里面大喊几声。

    冲进去,在火海之中飞快的查看了一下两间房间以及厨房洗手间,见没有人才又迅速的退了出来,再到下一个单位。

    这栋居民楼每层的布局都是一样的,分有七个单位,陈雄所在的左边有三个,而肖方远这边有四个,排除掉第一个之后还剩下三个。

    到第二个单位时,火势已经越来越猛,炙烤得肖方远满脸通红,不过他却没有懈怠,又是一板斧将门锁砍开:“有人吗?”

    肖方远在里面逛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有人,心里这才定了一下,飞快的退回门外,转就像楼梯口跑去。

    可是就在这时候,却隐约听见一把微弱的呼救声。

    “救……救我,有……有人吗?”

    这是一把极其微弱的女声,在劈里啪啦的燃火声之中几乎被掩盖住,肖方远眉头一皱,自己明明已经查看清楚了,可是为什么还有呼救声呢?是自己漏了什么地方吗?

    肖方远稍微迟疑了一下,已经过了二十五分钟了,而自己的正压式空气呼吸器也只剩下五分钟的量,如果自己是听错了,那么在这种缺氧的环境下可能连自己也会葬火海!

    “阿远,你干嘛?火势太猛了,赶快回来!”这时候的陈雄已经扶着一个受伤的男子回到楼梯口,看见肖方远站在走廊那里一动不动的,于是连忙喊道。

    被他一喊,肖方远全一震,一咬牙转便要进入最后的那个单位。

    自己当消防员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救人么?不就是为了能让别人不必像自己那样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么?如果自己退后了,恐怕死去的父亲也会感到羞耻。

    “我愿为卒,勇往直前,谁曾见我后退半步?”

    这一刻,父亲那坚定毅然的脸浮现在眼前,肖方远此刻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

    转冲进单位之后,全神贯注的搜寻着刚才那把微不可闻的声音,可是厨房,洗手间,卧室全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发现人影。

    “难道真的是我听错了?”肖方远有些疑惑,目光却四周搜寻着。

    “救……救……救我!”

    嗯?那把微弱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肖方远猛然一个转,目光锁定在卧室的大衣柜上。此时此刻,卧室里的,梳妆台,窗帘等等的东西全都已经烧着,玻璃碎满一地,就连那个衣柜的上方也冒起火来了。

    在那里面?肖方远下意识的想到,看了看呼吸器的指针,已经剩下两分钟。

    狠狠一咬牙,几步跨进烈火熊熊的卧室,猛的将衣柜门打开,一个满脸布满豆大汗珠,脸颊变得一片惨白之色的女子摊在衣柜里面,她双眸紧闭,嘴唇微微动着,有气无力的溢出几个字:“救…救…我!”

    这个女子,正确来说不过是十**岁的年纪,不过材却是初具妖娆,虽然有些披头散发,但是依旧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子。

    肖方远连忙将自己的呼吸器摘下,在她的口鼻之上。而自己憋着气,然后一把抱起她。

    可是才一抱起这个女孩,那衣柜却是骤然倒塌,倒的方向正是卧室的门口,直接堵住了两人的出路。

    麻痹的,这时候给我来这一场,肖方远心中一惊,牙齿都几乎咬碎了。

    没时间弄开了,肖方远正急的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从窗口出闪过一道黑影,登时令他大喜,高层云梯来了!肖方远大喊一声:“这边有人!”

    才一张口,灰尘烟雾便灌了满嘴,肖方远连连咳了几下,才又憋着气,只不过缺氧已久,已经憋得是满脸通红。

    蹒跚着将女子抱到边,肖方远手脚已经开始不听使唤,这时候那高层云梯上的人也发现了窗口处的肖方远,他连忙用手上的对讲机与作员说了两句,云梯便往窗口而去,但是因为地上障碍的缘故,云梯距离窗口还有一米多没法靠近。

    看到这样的形,肖方远便急了。他此时已经憋气两分多钟,已经到了极限,脑袋都昏昏沉沉,甚至手脚行动也渐渐迟缓了,看见云梯扔过来的安全绳,狠狠咬了一下舌头,将女孩绑好,便踉跄着站起来,将女孩往窗外送去。

    等看见女孩成功被队友接住,肖方远紧绷着的神经也随之一松,整个人往后倒去,被火海吞噬。

    “要死了吗?”

    在肖方远意识渐渐模糊之际,距离此处上千公里远的湘南省衡扬市衡山最高峰忽然窜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点,朝着阳城的方向直而来,瞬间便钻入在江滨花园失火大楼,落在肖方远口之上,化成一个火焰状的印记。

    而令人诧异的事也就在这一刻发生,只见肖方远口处骤然发出一阵波动的涟漪,一个半圆形的光罩便将肖方远包裹在内,而四周的火焰全被挡住,丝毫碰不到他的躯。

    在这栋居民楼百米开外的另一栋大楼某处窗口,站着一男一女,两人目不转睛的望着失火大楼。

    “为了一个人,有必要烧掉一栋楼吗?那么多无辜的人因此丧命,你不觉得内疚吗?”女子望着对面的火势,脸上露出一丝不忍,低声说道。

    “呵呵,你不觉得这样子很漂亮么?”男子的嘴角掀起一种诡异弧度,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癫狂之色。

    “疯子!”女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走开,形渐渐隐在空气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火神消防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