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拜金时代的小人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才八岁 书名:火神消防员
    南国七月,正当炎夏,一大早太阳便照得人浑冒汗,许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却在这时候忍受着烈炙烤,拼命的挤上早已经挤不下人的公共汽车上,为的就是在这物价高涨的城市里拿到那微薄的全勤奖。

    “靠,先让我下车好不好?”公交车才刚刚停下,人潮便像排山倒海的直往车上涌来,感受到这来势汹汹的人流,才从座位上站起来的肖方远极其悲愤喊了一句,只不过却根本没有人理会他的呐喊。

    “上车的乘客都往里面走一下,中间还很空。”公交车司机目不斜视,机械般的喊出这句名列华夏国‘最不可信’榜榜首的话。

    “呸!”

    好不容易挤下车,肖方远弯着腰扶着膝盖,喘着大气朝着已经起步开去的公交车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尼玛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不脸红,这是中间还很空的公交车吗?我以为这是沙丁鱼罐头呢。”

    只不过回应肖方远这强烈控诉的,只有公交车那浓黑的尾气和路人鄙夷的目光。

    “切,有本事你自己买辆车啊。像个傻/那样骂街有个鸟用?”一位正在等着下一趟公交车的斯文眼镜男嘴角掀了掀,一脸鄙视的说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在等公交车的无车一族。

    肖方远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便挤出了公交站台。

    走在树荫下的人行道上,肖方远大汗淋漓的朝着自己的住所走去。

    作为勤一休二的消防员,每周都有两到三次像今天这样的况,但是三年来,肖方远也已经习惯了,谁叫自己选了这个职业呢?

    消防员,号称是最大压力的职业,虽然失业率低,但是却随时有可能壮烈牺牲,肖方远之所以选择了这个职业,那是有原因的,当然,这不是说他喜欢这种勤一休二的生活,而是为了坚守心中那个在别人看起来极其可笑的理想。

    肖方远在十岁的时候,为消防员的父亲肖建国在一次火灾救援行动中为了救一个人而冲进火势凶猛的居民楼里,人倒是救了出来,可是肖建国却葬火海,壮烈牺牲了。

    那时候的肖方远觉得父亲很伟大,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个救群众于危难中的英雄。而父亲那句‘我愿为卒,勇往直前,谁曾见我后退半步?’更是在肖方远心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在父亲死后,肖方远便暗自立誓,长大后也要当一个像父亲那样的消防员。

    只不过在这个拜金主义极其盛行的年代,这样的理想却被人视为没有上进心,甚至在作文‘我的梦想’上写出来后,肖方远还遭到不少人的嘲讽,说是你肖方远天生就是当消防员的命,就连名字的谐音都一样。

    相比起那些人,肖方远觉得自己的梦想比他们当宇航员征服太空的飘渺理想更靠谱一些,而且他也做到了。

    只不过现实远远比梦想骨感,拿着一份三千块的微薄工资在这个物价高企的社会显然是生存艰难的,光是在这个城市租一个一房一厅的房子就用去了三分之一,更别说买房了。

    想着这些,肖方远嘴角浮起一抹苦涩的笑。

    “唉!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否则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虽然我这梦想跟做一条感的咸鱼没什么两样。”自嘲似的笑了笑,肖方远抬头看了看前面不远处自己住的小区。

    可是,小区门口那一幕却让肖方远瞬间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呆住了。

    在那里,一个材高挑,穿着时尚的妙龄女子正笑颜如花的提着一个行李箱站在一辆凯迪拉克的车门旁,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则走到她的边亲了她一下,伸手接过行李箱往车尾箱塞去。

    这个女子,正是肖方远的女友,从大一至今相恋七年的女友韩盼。而那个发福的中年男子肖方远也认识,因为他曾经送过几次韩盼回来,韩盼说那是她的客户,一个建材公司的老总。

    骤然看见十多米开外那满脸沉的肖方远,韩盼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整个人愣了一下,双眼紧紧盯着朝她走来的肖方远。

    “盼盼,你怎么了?”中年男子也发现韩盼有些不对劲,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等看清楚来人是肖方远之后,脸上却露出一丝鄙夷之色,拉着韩盼的手臂说道:“走,我们上车。”

    韩盼有些不知所措,木然的任由着中年男子拉着她,而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渐行渐近的肖方远上,双眸不停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你放开她。”

    看见这一幕,肖方远心里没来由的冒起一阵无名火,大喊一声,疾步向他们走去,一把甩开那中年男子的手,一拳就朝他脸上轰去。

    中年男子显然没有想到肖方远会这么干,一下子没有堤防,整个人踉跄了两步,站稳之后满脸怒容的盯着肖方远,那眼神简直想把肖方远生吞活剥了一样:“你TM的活腻了是不是,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

    肖方远冷哼了一声,盯着他说道:“我老婆的手不是你能碰的。”

    “你干什么?你怎么打人?赶快给吴总道歉。”一直没有说话的韩盼被肖方远这么一搅和,狠狠的甩开了肖方远的手,急忙扶住中年男子,一脸责备的看着肖方远说道。

    “道歉?”肖方远将目光移到韩盼的上,指了指中年男子说道:“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他拐跑我老婆?”

    “肖方远,你别说话那么难听!谁是你老婆?我们还没结婚的。”韩盼怔了怔,随即怒视着肖方远。

    “呵呵!”肖方远愣了一下,对啊,自己和韩盼还没有结婚,有什么资格叫她老婆?

    “你说你能给我什么?你有车吗?你有房吗?你买过一千块以上的衣服给我吗?没有,什么都没有。你知道我在同学朋友面前有多自卑吗?她们一个个用最好的化妆品,穿最好的衣服,出门还有名车接送,我呢?我指望你那三千块的工资吗?”

    韩盼也不顾这里大庭广众的,直接就数落起肖方远来。

    “你说你好歹一个大学毕业的,怎么就没点上进心?当个消防员拿个三千块就满足了?你看看同学们,哪个不是上万块的工资?哪个还买不起车买不起房的?就你这德,我当初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才跟了你。”

    有时候女人数落起男人来,不单止那张嘴像机关枪,而且口不择言,只不过韩盼说到这里,意识到自己似乎连自己也骂上了,于是顿了一下又说道:“反正我们是没有未来的了,索今天就摊开来讲,我韩盼今天起就跟你一刀两断,从此各为路人。”

    看着眼前这个泼妇骂街似的女人,肖方远很难把她跟以前那个在学校时优雅大方,温柔体贴的韩盼联系起来,那时候两人坐在学校后山的草坪上,她静静的依偎在自己的怀里,指着天空中滑落的流星,甜腻的撒:“阿远,我刚才许了个愿,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山无棱,天地合!”

    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到如今现实得满脸丑恶,肖方远心中不由苦笑了几声,原来七年的感竟然是这么不堪一击,所谓山盟海誓就跟过家家似的,仿佛安徒生童话那般遥不可及。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一个十分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从肖方远的口袋中响起,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韩盼那喋喋不休的数落。

    肖方远皱了皱眉头,掏出手机看了看,这是队里面的紧急电话。

    “喂,阿远,紧急况。江滨花园一栋29层的居民楼失火,已经启动三级应急预案,你赶紧到现场来参加救援行动。”刚按下接听键,手机那头便传来一把急促的声音。

    肖方远一听,登时心中一抽。同样是紧急况,同样是江滨花园,同样是居民楼,同样是29层,父亲牺牲时也是这样。

    “收到!我马上赶往现场!”肖方远毫不迟疑的应道。

    为一个消防员的最高信条,就是不管任何时候都要响应号召,人民的生命财产就是一切,早一秒钟可能就是拯救一条生命。

    挂了电话,肖方远面无表的看了依旧在喋喋不休的韩盼,冷冷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先恭喜二位早结连理。后会有期!”

    说完,掉头就走。

    只不过才走两步便形一顿,头也不回的说道:“哦,错了。是后会无期!”

    抛下这句话,便飞快的朝着路口跑去。留下一脸茫然的中年男子和满脸复杂神的韩盼。

    等肖方远的影消失在视线之中,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缓缓走到韩盼的前,搂着她的肩膀说道:“盼盼,我们走吧。”

    深深的看了一眼路口处那个踏上出租车的背影,韩盼脸上表一变,甜腻的应道:“嗯!”

    围观的人看见这样的结局,同有之,鄙夷有之,每个人脸上的表都不尽相同,因为这样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心的,可能会在心里暗叹一声,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没有钱没有权,连狗屎都不如,至少狗屎还没有人愿意去踩。

    PS:新书上传鸟~打劫一下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火神消防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