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杰亚斯 书名:终极象棋
    迦琪与他爷爷迦鸿夫见面,内心所有的恐惧顷刻间化为乌有,当他听说曾救过他冯叔是内时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两位都是自己最亲最信的老人,看着两位老人同时丧气的连连摇头,这让迦琪顿时产生一种不祥预感,而之前,他的预感都实现了。

    徐鸿悦对迦琪说:“以前刚出道时我们有五人,如今其他两个已经死了,现在只有我,你爷爷和老忠;老忠从小就跟着我闯南闯北,直到后来我俩相续遇到了你爷爷及其他二位兄弟,由于都对象棋有着强烈的,这使得我们投意合,并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小小分堂,后来随着野心的膨胀,我们几人在棋界中也开始独霸一方,整个xc市都有我们的踪影,云棋院在中国也算小有名气,想起那时的风光现在都让人澎湃;后来我们一场战争把我们全盘打散,除了我和老忠外,其他的人了无音讯,后来找到了你爷爷,他说当时他和其他两位被一场大火覆盖,迦鸿夫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最后经调查才知道,这些都是棋界组织在有预谋的计划,那场大火给我们云棋院带来沉重的打击,年轻一代在这方面又没什么作为,云棋院便逐渐衰退,如今只能在这个小小fl区占得一席之地,我们想要重振,但这里新建的其他四家组织根本不给机会,最后在将我们分散,你爷爷也只能退隐山林,如今云棋院也被我搞得现在这副田地。”

    听了徐鸿悦一番话,迦琪也对他爷爷刮目相看,像刚认识一般的盯着他,他只知道他爷爷以前有过不平凡的经历,但从未听其提起过,听他们说本有五人,于是迦琪问:“爷爷,他刚才说你们一共有五人,那两位是谁?现在又在哪呢?”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问,迦鸿夫无力干笑一声:“一场大火把那里烧得灰飞烟灭,我能逃出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其他二位分别是以前给你说过的樊江和司马容燕,熊熊烈火把他们化为乌有,我们派人苦心寻找,结果连尸体都没见到。”

    通过云棋院的来历让迦琪对棋界也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但今天的事迦琪还是没想通:“那冯叔成了内这又是怎么回事?”

    迦鸿夫和徐鸿悦相视而望,徐鸿悦沮丧说:“老忠的家人被抓,野棋门对此要挟,昨天老忠把一切都给我说了,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一幕。”

    迦琪暗自琢磨,反问:“那现在冯叔呢?”徐鸿悦长叹一声:“哎,他已经死了,当野棋门知道上当时不仅杀了老忠,就连他的家人都没放过。”

    冯叔死了,迦琪听后脑袋顿时嗡了一声,前两天还活生生的人说死就死了,而且又是野棋门,现在迦琪对野棋门算是恨透了,也在此暗暗下了决心:称霸组织,首先拿野棋门开刀。

    细想一下之后迦琪还是觉得不对:“刚才在总部楼商议室,那几个人明明是雨棋凌的,怎么现在又成了野棋门呢?”

    “如今我们是他们的眼中钉中刺,而野棋门和雨棋凌又离我们最近,所以两家早已打定主意先下手为强,野棋门抓了老忠,而雨棋凌负责这里,我们只是守株待兔而已,”

    一系列的问题让迦琪陷入深思:“这的确有可能,实验中学有雨棋凌和野棋门,那其它两个组织应该都在华蓥中学了,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矛盾就会在棋赛暴露出来,无论谁输谁赢都会以此为由,到时云棋院在暗中就会垮台,今天就是很险的例子。”想到这些迦琪暗暗咋舌。

    迦琪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把所有的事都想通了,这样大大出乎徐鸿悦的意料,当然,对于迦鸿夫那又不一样了。不等迦琪开口,徐鸿悦率先问道:“今天的这些事我们并没来得及通知你,难道你有什么发现?”

    姜还是老的辣,这种细节都能想得到也不得不令迦琪钦佩,迦琪点点头:“昨天晚上野棋门杀我,随后雨棋凌又出现了,不过看他两家还是有一定矛盾,我们就是趁他们打斗之际跑出来的。”

    我们?迦鸿夫问:“昨天还有谁和你在一起。”迦琪并没在意:“他叫泰亚斯,我们是同学,说起来也巧,我们是在棋室相遇的,听他们说他的棋很厉害,我说找个时间我俩下一局,他很高兴,结果到现在我们还没下。”

    以迦琪现在的技术来看,在实验中学应该也是有一定威望,可当迦琪说泰亚斯并没一点担忧时两人同时起了疑心,迦鸿夫问:“你对这个泰亚斯了解吗?”

    说实话,当迦琪看见泰亚斯的第一眼就有种分不开的感觉,而且又经历过生死,所以现在迦琪并没有对泰亚斯防范,老人的话也明显,于是说:“如果想证明他是真的想下棋还是想以此接近我从而对云棋院有所目的,只要我和他对一局即可。”

    迦鸿夫对迦琪当然是没话说,徐鸿悦考虑后也表示赞同,毕竟现在云棋院处于极度危险期,但是泰亚斯是一般人吗?

    没过多久徐熙瑢也回到了云棋院,这在迦琪的预料之中。

    徐熙瑢见到迦琪就开口问:“怎么样,事搞清楚没有?”面对她的突如其来迦琪有点不知所措:“当然搞清楚了。”说到这里,迦琪顿时想起任务的事,直接走到徐鸿悦面前坐下说:“关于他们到实验中学的目的,大概我已经知道了,不久实验中学会和华蓥中学开赛、、、、、”迦琪开始把昨晚遇到的事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这让徐熙瑢大惊,也让迦鸿夫听得心惊跳。

    说完之后,徐鸿悦茅塞顿开,所有的事和迦琪想的都一样,在比赛之前先把云棋院整垮,比赛之后定有输赢,然后以此为口号挑起fl区的棋界战乱,没有云棋院在中间插手会让他们方便得多,可是直到现在还没听到凤凰棋族和棋鹅庒的风声。

    所有的事搞清之后已是中午,饭后,迦琪离开了云棋院,知道这一走要不了多久就会危险重重,可如今的形式不冒险也是不行的。

    下午,迦琪给泰亚斯打了个电话,意思很简单,就是出来下局棋,泰亚斯当然高兴,很爽快的答应了,其实迦琪并不用和他对局的,本来现在就形式紧迫,可是、或许这就是缘分吧,迦琪很喜欢泰亚斯的格。

    实验中学大门,早已在次等候的迦琪看见泰亚斯的影兴奋劲就不打一处来,很快两人相聚了。迦琪开门见山的说:“走吧,到棋室去,现在还早,学校暂时没多少人,到棋室去没人会打搅。”

    看出迦琪的在意泰亚斯也感到欣慰,可并没有多说话,也失去了前有的洒脱,迦琪问:“怎么了,害怕了。”泰亚斯干笑两声:“我才不怕,只是,”说到这里,有些吱吱呀呀:“只是,今天可能下不了。”

    迦琪一愣:“为什么?”泰亚斯也豁出去了,经过一晚的生死劫,两人的关系熟了很多,并未隐瞒,直接说:“昨天那几个家伙又来了,我家穷,不到万不得已不我只能忍气吞声,可是、、”不等泰亚斯说完,迦琪接着道:“可是今天你没忍住,接着他就去找帮手,那一帮子人约定下午会找你,你没办法,昨天我用了手枪,想必你觉得我会有办法,就来找我,恰恰我又给你打了电话。”迦琪说得没错,泰亚斯也暗暗吃惊。

    迦琪接着说:“他们找你原因不是主要的,是我,对吗?”泰亚斯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神已表明一切。

    迦琪呵呵笑了两声:“走吧,我们先去解决他们,然后你我二人在一绝高低。”此话让泰亚斯深受感动,随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人虽说得起劲,可双方都看得出各自都心中有事,迦琪的想法很多,都是关于如何解决他们及怎样趁早灭掉这些组织,泰亚斯就没想这么多,只知道心中已经把迦琪置于重要位置。

    街口,前方站有五六名青少年,不用多说,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迦琪与泰亚斯并行,两人纷纷打量四周,最终焦点还是落在几名青少年青少年上。

    在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们。泰亚斯看着迦琪,迦琪随意的耸耸肩,好像并没把几人放在眼里,事实也正是这样,迦琪走在前面,快速来到几名青少年面前。

    迦琪他们不认识,但刚刚的泰亚斯他们是知道的,其中一名青少年上前问道:“你就是迦琪?”迦琪点点头,并未说话。

    青少年接着说:“大家都是明白人,别的就不说了,这次找你,目的与从前一样。”这越说迦琪心中就越火,回答说:“看来你们不杀我是不会罢休的。”青少年哼哼两下,事已经很显然。

    迦琪淡然到:“这样,今天晚上十二点我们还是在棋馆后门见。”说完转就走,青少年暗骂一声:“这是你说的,最好准备好点。”

    迦琪看着泰亚斯:“走吧,我们还是去下棋,现在还有时间。”现在泰亚斯也没多的顾虑,下棋也自然而然要进行了,不过这局棋却让迦琪感到意外,也让云棋院感到意外,这局棋也使泰亚斯开始走向棋界、、、、、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象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