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惊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杰亚斯 书名:终极象棋
    迦琪上有枪,这令其他几人颇感意外,随后自觉的后退几步,见状,迦琪持枪缓慢移动到泰亚斯面前,然后拉着他一步步的往后退,知道迦琪要逃跑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一枪就能结束一个人的命。

    虽是如此,但如果不赶紧把这里解决,等其他人一到,想跑都跑不了,看后退的距离差不多了,迦琪拍拍泰亚斯随后两人撒腿就跑。这里只是后门,要说棋馆前面的确很敞亮,但这里即使有灯也显得比较昏暗,道路也是烂得可以;迦琪和泰亚斯同时朝转弯处跑去,其他人同样紧追不放,事关生命,迦琪和泰亚斯本能的发挥出超常水平,两人不相上下。

    转弯处一到,迦琪并未多跑,泰亚斯也留在原地。几秒钟后,后面的四人也来到此处,听声音就知道距离不远,迦琪和泰亚斯心里紧绷着做好防范准备。果不其然,四人转弯时还没等看清,迦琪和泰亚斯的拳头就轮番而上,快速转弯使其本就具有冲击力,这面的拳头也是出如闪电,力道更是可想而知,一人一拳,两人便纷纷倒地。同时一个左勾拳一个右勾拳,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只是间隔一两秒的时间,四人便倒地不起,看罢,迦琪没多的想法,泰亚斯也并未多留,两人很有默契的朝同一方向跑去。

    现在这些人那还追得上迦琪,只不一会儿就看见两人消失在尽头,这里的人更是又气又急,到手的鸭子飞了,这很难让他们交差。相比之下,迦琪和泰亚斯就不一样了,两人相视眉开眼笑,像个孩子。

    迦琪半开玩笑到:“想不到你还真够义气。”知道迦琪已经搞清原由,泰亚斯也并未多解释:“我家穷,在学校只能忍气吞声,今天你帮了我,现在也让我出出气。”迦琪嘴角微勾:“今天没事了,你能够把叶志华打败,说明你的象棋很不错,找个机会我们好好对一局。”这话说到泰亚斯心上了:“好好好,我一定不让你失望。”接着两人又是大笑,让人很难想象刚才还在做殊死搏斗,一谈到象棋竟又能像没事人一样,或许象棋就是他们唯一的心药。

    两人并肩而行,一路上聊了很多,这也让两人的关系更加熟悉。当泰亚斯首次听说棋界之时,表和那时的迦琪一样,即是满脸疑问又有些迫不及待,当他了解棋界时顿时血沸腾,这让迦琪从泰亚斯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对于象棋的棋手们来说,称霸象棋想让人想想都觉得激动。迦琪还没把棋界中的黑暗面告诉泰亚斯,虽然现在迦琪已经足够信任泰亚斯,也已把他当成真心朋友,生死兄弟,但一些原则问题迦琪还得遵守,其次,知道这些即使告诉泰亚斯也没用,那只会增加他的危险。

    回家后,迦琪躺下狠狠的伸了个懒腰,这一天对他来说的确有着重大的意义,而且还结实了泰亚斯,不过一天之内追杀两次,这倒让迦琪头疼,也更加加深迦琪对野棋门的恨意。

    次,今天是星期天,上下午不上课,只上晚自习,所以迦琪早上便乘车去了凌赋大厦;凌赋大厦分三栋,一栋是用来赚钱的,一栋是组织专用,一栋是总部专用。迦琪来到徐鸿悦办公室前,轻轻敲了敲门,这时里面没有回应,迦琪抬起双手再次敲了敲,可过了一会儿还是没反应,这倒让迦琪纳闷了,随后拿出手机给徐熙瑢打去电话。

    良久,电话才接通,迦琪首先说道:“徐熙瑢,你爷爷呢?”徐熙瑢急切到:“他们在总部楼,你快去吧。”听出事有蹊跷,首先开了魔音,其次,声音有些被强迫的味道,挂断电话后迦琪也没想这么多,急急忙忙朝总部楼跑去。由于昨天中午徐熙瑢已经带着迦琪基本上逛了一圈,现在算是轻车熟路,没过多久便来到总部楼商议室,门口的人看见迦琪来了并未阻拦,直接领他进去。

    里面一片光亮,装饰比起办公楼要豪华得多,那是以淡雅为主,这里是以豪华为主,望了望四周,没一个人。迦琪轻声喊道:“徐爷爷,徐爷爷、、、”喊了半天也没人应,这让迦琪产生一种不祥预感,这时电话响起。

    迦琪拿出手机,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让他响起那晚,可怎么也联系不起来,随后接到:“喂,你是谁?”这次对方说话了:“迦琪,可能让你很想不到今天你又有危险了。”话毕对方便挂断了电话,声音是小孩的,明显也开了魔音,不过他的这番话让迦琪毫无头绪,暗识到不好,迦琪急忙朝门口走去,用力的敲敲大门,可根本就不给开,这倒把迦琪搞蒙了,第一想法就是:“云棋院有内。”

    想到这里,迦琪无力的吐了口气:“你们都出来吧,我就在这里。”果不其然,偌大的房间不一会儿就站出四五名中年人,迦琪已经知道既然对方把自己骗来这里,应该就在这里解决自己,其次,徐熙瑢他们应该也遇难了,只是没想到竟在这里用四五名中年人对付自己。

    看着对方来势汹汹,迦琪也没辙了,想找人帮忙都没办法,难道自己真要死在这里。顿时想起有把手枪,迦琪迅速拿出金枪希望可以镇住对方;可惜随后的一幕让他失望了,对方五人手中各持一把手枪,黑漆漆的枪口齐齐对着迦琪,迦琪干笑,现在他也体验到枪口下的滋味了。

    虽然知道自己已离死不远,不过还是问道:“你们到底是谁的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死也让我死个瞑目吧。”对方一人笑道:“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转眼一看,这才想起昨天后来的雨棋凌一伙,其中就有他一人,只是没看清还有一位是中年人,这让迦琪感到大惊:“你们是雨棋凌的?那云棋院中究竟谁是内?”没想到迦琪开口便说出几人的秘密,这令眼前的中年人惊讶,也想起昨晚让柴沿江自叹不如的那一幕,于是点头到:“你确实很聪明,只可惜你是新人,你还记得救你的那位冯叔吧。”

    此话如同晴天霹雳使迦琪内心一颤:“是他?真想不到内竟是他?”现在迦琪全明白了,暗暗想到:“原来云棋院的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本来要等实验中学与华蓥中学比赛之后在对付云棋院的,那时实验中学就起着重要作用,那个作用我还不知道,但我的半路杀出打乱他们的计划,追杀两次失败,不得不令他们提前动手,原来原因在我。”

    想到这些,迦琪真恨不得把眼前这些人活剥了喂狗了,大叫:“你们想怎样,杀我?你觉得区区你们几个小贼杀得了我吗?”此话让周围的中年人们同是一愣,尤其是昨晚那位,先是主动的看了看房间周围,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其中一位说到:“迦琪,死到临头你还想跑,你以为现在是昨天吗?”

    这让迦琪暗暗咋舌,的确,迦琪只是想给对方压力的同时拖延时间:“那你们就来吧。”自信的眼神,坚定的神,五名中年人重新打量起周围,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房间的沉静,接着又是几声枪响,眼前的中年人们就这样顷刻间纷纷应声到底,这使迦琪蒙了,转过头一看,最前面的除了刚识的徐爷爷外还有自己的亲爷爷迦鸿夫。

    此场景让迦琪顿时想泄了气的气球,软绵绵的到在地上,迦鸿夫急忙上前抱住迦琪,看着自己的孙子迦鸿夫也是泪流满面。办公楼办公室,现在这里只有三人,迦琪,迦琪的爷爷迦鸿夫以及徐熙瑢的爷爷徐鸿悦,迦鸿夫的出现让迦琪又惊又喜,开口直接问道:“这所有的所有都是怎么回事啊?”迦鸿夫呵呵两声:“我和徐大哥早就认识,当年我血闯江湖象棋,他是我的同伴,象棋使我们走在一起,于是我们结为兄弟,之所以没告诉你只是时机未到,现在你知道了吧。”

    “怪不得徐爷爷会让我来帮忙。”迦琪点头应道,徐鸿悦看着迦琪:“我之所以能有云棋院,你爷爷迦鸿夫出了不少力,为了是云棋院强大,我和你爷爷一起得罪了其它所有组织,现在他们的实力恢复过来了,这也是联盟对付我们的原因,当他们知道你不仅是云棋院在实验中学的调查人,而且还是迦鸿夫的孙子时,他们这才下定决心要杀你。”这个原因到出乎迦琪意料之外,不过这么快他们就查出我的各个关系,看来他们的实力的确不容小瞧。

    迦琪突然又问道:“那刚才怎么回事?他们说内是冯叔,真的假的?”迦鸿夫和徐鸿悦同是摇头,随后迦鸿夫说:“迦琪,这就说来话长了,其实他也是我们当年称霸象棋队伍人员之一。”这更让迦琪意外,没想到其中的关系是这么的错综复杂,具体内容请大家观看下章分析、、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象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