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殊死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杰亚斯 书名:终极象棋
    徐鸿悦说得没错,关键时候手枪的确可以起主宰作用,在七名青少年的威胁下,一把刻有金色黄龙的手枪立刻改变现场状况,持枪人正是迦琪,这不得不让眼前这位青少年心惊跳,微举的双手一直没有放下,良久,迦琪厉声到:“把你们手中的刀全部扔掉。”现在尖刀是青少年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见他们没有反应,迦琪对着这名青少年手臂迅速就是一枪,枪响如同晴天霹雳,令在场的每一名青少年脑袋顿时嗡了一声,即使安装有消音器,但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扣动扳机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楚,只听这名青少年惨叫一声,但在枪口面前他只能强忍住自己的尖叫,迦琪在次强调到:“把你们手中的刀全扔掉,顺便全给我蹲下。”

    现在谁还敢反抗,每名青少年急忙扔掉手中的刀片,同时很自觉的蹲到一排,生怕迦琪开枪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自己。迦琪猛吸了两口气:“你也去蹲下。”这话终于让这名青少年得到一点解脱,急忙跑到一边蹲下,发抖的双腿清晰可见。迦琪并没有就此放松,枪口扔然死死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位,随后侧对另一名中学生说到:“泰亚斯,去拿刀对着他们的脖子,我要一个一个的问,有谁不服,你就用刀像他们刚才刺我们一样刺下去。”

    这名中学生正是泰亚斯,下午他在场亲耳听说了迦琪今天晚上会和他们在此单挑,若是别人定没胆量,也没这个闲工夫,但当泰亚斯受到欺负时是迦琪帮他解了围,这让他深受感动与感激,更重要的是象棋的把两人连在了一起,所以就跟着赶来了,当他来时,这里一切正常,等了很久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于是到周围去走了走,逛了一会儿回到这里就刚好撞见了先前那一幕。现在看着眼前这些人他恨不得把他们全剥了,一听迦琪这话,他立刻捡起一把尖刀就在其中一名青少年脖子上,这个举动让那名青少年为之一振,冷汗不打一处来,可以说惊恐到极点。

    迦琪并没有走过去,知道离其中一人太近,如果他们趁此反击,对自己以及泰亚斯都很不利,所以只是站在原地,如果一人动作有异常可以让他在第一时间毙命,随后淡然问道:“你们为什么杀我?我想并没有今天下午这么简单。”青少年用梗咽的声音回答道:“你,你说得没错,当你打败薛柳傅之后我们组织就已经下了,”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迦琪,见迦琪野兽般的眼神青少年赶紧接着道:“他们就已经下了杀你的决心,今天早晨找人杀你结果失败了,所以上面又重新计划在这里杀你。”

    这些的确不出迦琪所料,只是他没想到一天之内竟会派人两次杀自己,迦琪反问道:“那如果今天下午我们没有在棋室相遇呢?”“那我们自己也会创造机会。”这倒让迦琪吸口凉气,想不到棋界组织凶恶起来竟比黑社会还可怕,既然如此,迦琪更不可能放松警惕,“你们到实验中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想除了学习还有其它原因吧。”

    想不到迦琪这些都知道,这令在场的人重新打量起迦琪,虽然现在夜深人静,但现在这种况要是被发现了,那迦琪也逃不了责任,更何况有手枪在手,所以他没这么多时间来耗,大怒一声:“快说。”现在这些青少年都是捏软了的柿子,那还敢隐瞒,一名青少年回答到:“的确,我们在实验中学都是有目的的在进行计划。”“什么计划,一次说完。”青少年赶紧点头,详细说起:“过几天实验中学会和华蓥中学进行象棋比赛,我们要做的就是打败华蓥中学,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独霸实验中学棋社,在棋方面就是我们的天下。”

    迦琪深思,想了想之后问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上级说我们必须不择手段独揽实验中学,这很重要,要等到棋赛过了以后才会告诉我们下一个计划。”迦琪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点,这也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干掉迦琪,于是对他接着说:“因为薛柳傅你们才杀我?”青少年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些重要的原因,但上级不会给我们说。”迦琪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些一切的一切却弄得泰亚斯一头雾水,转头看向迦琪:“到底怎么回事?搞得跟黑社会一样。”

    迦琪不语,知道现在形势紧迫,泰亚斯也没多问,整个局面就这样瞬时进入静态,这对泰亚斯和迦琪影响不大,但对这几名青少年包括叶志华就简直是折磨,看着迦琪一动不动,泰亚斯的尖刀又架在脖子上,这名青少年忍不住问道:“迦琪兄弟,还有什么事吗?”野棋门,一天之内想法设法杀迦琪两次,这不得不令迦琪对其万分憎恨,回想起徐鸿悦说的话,迦琪在次问道:“既然你们都想席卷实验中学,那其它组织呢?”话音刚落,没等青少年回答后便传来刺骨的声音:“我们同样想要席卷实验中学。”

    这个出乎意料的声音,这句异常出奇的对话立刻给迦琪带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迦琪先是一愣随后转头看向来人,单看人数少说也有十几个,在看架势,清一色尖刀,猛然间迦琪算是明白了,冷然想到:“说是联盟对付云棋院,实际上其它四个组织照样矛盾重重,相互监视,一有缺陷立刻令其灰飞烟灭,云棋院一旦垮台,各个组织必定你争我夺,整个fl区势必会掀起棋界**,那时,作为fl区第一市级重点中学的实验中学就会起着关键作用,虽然作用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但我,在一开始就成为他们解决的对象,霸占实验中学容不容阻碍,而与华蓥中学比赛我定会为其中一个,所以我就是阻碍之一,其次,与实验中学齐名的华蓥中学作为fl区的第二市级重点中学,想必那里也有背后纵比赛的组织,从目前形来看,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我加入了云棋院,否则不会穷追不舍。”

    想到这些,迦琪的第一念头就是待会儿又会进入一场生死决战当中,看了看泰亚斯,看出泰亚斯有领会之意,迦琪深吸一口气,泰亚斯也随之冷冷握紧尖刀。

    看清楚来人,迦琪先是将其打量一番,对方也不例外,看着场面的景一人率先站出来说到:“我们又见面了。”迦琪冷哼一声:“原来是你,当初薛柳傅一行五人在食堂横行霸道,你就是其中之一,柴沿江。”只听对方大笑:“想不到你还记得我,云棋院新手,棋界新人物,迦琪。”虽然迦琪手持金枪,但对于从未杀过人的他,又是首次用枪,确实令他有些紧张,不过象棋以使他习惯沉着镇定,淡然到:“薛柳傅和叶志华是野棋门的,而你跟在他们边不暴露自己份,时机一到便将其斩草除根,你们坐收渔翁之利,可惜被我半路杀出,扰乱你们计划,所以你们才会出现在这里。”想不到现在这种形式迦琪竟仍能如此冷静的道出事原委,这倒让柴沿江自叹不如,回到:“你说的没错,我们是雨棋凌的,只可惜像你这号人物即将随叶志华们一起消失于世了。”

    他说的是实话,凭迦琪和泰亚斯几人跟本没法抵抗,迦琪转头看向叶志华:“叶志华,起来看看吧,你的亲朋好友照顾你来了。”听了刚才迦琪与柴沿江的一番对话,即令叶志华惊也让他感到愤,看出形式有变,叶志华等青少年也没刚才那样畏惧迦琪了,起来柴沿江边,看着柴沿江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等他开口,叶志华首先一个拳头快如闪电出奇不备的就打了过去,这一拳正好打在柴沿江脸部,不等其反应又是一拳头,单看表就知道此拳的威力,柴沿江一个侧偏双手迅速抓住他的手腕同时往旁用力一甩,叶志华腾空飞了出去。

    本就形式危机,叶志华与柴沿江的动手立刻成为了导火线,其他人也纷纷不要命的冲向前乱砍,知道对方人多势众,看见周围的人动了手,迦琪趁这混乱之际急忙来到泰亚斯边,拉着泰亚斯就往远处跑,如今迦琪是众组织仇杀的对象,哪肯放过,见迦琪跑出,跟随柴沿江一伙儿的青少年立刻追出数人,看清来人只有三四个,泰亚斯首冲其上,立刻就与四人战在一起,迦琪也不闲着,紧跟其后,冲上来拿出金枪对着其中一位肩膀就是一枪,此人惨叫一声,当场跪倒在地。由于迦琪没杀过人,而且现在杀了也没人收尸,这会很麻烦,所以迦琪只是将其打伤,自己要做的就是带着泰亚斯尽快逃命,是人都会怕死,枪口面前谁敢不从。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象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