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银魂篇3)

    山崎没有能成功安慰白沉,因为这苦((逼bī)bī)的孩子压根没有找到白沉在哪里,照理说这个时间白沉应该会在队舍之中,不过很可惜,白沉向来不是按理出牌的人。

    白沉一个人在街上走了会儿,因为穿着新选组的衣服,所以路上没有人敢找茬,白沉并不是为了散心才走在街上,而是在观察这个世界的法则构成。

    很普通的下位界面……可是为什么他两次感(情qíng)失控都在这个世界?对于活了上千万年的他来说,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qíng)况。

    白沉绕着这条街区走了一圈,不过他仍然没有找到任何问题,难道是他自(身shēn)的原因吗?莫非和那个诅咒有关?

    既然暂时没有解决的办法,白沉也不再做无用功,而是多留了一个心眼,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有些危险,如果再有意外发生,那么就只有自杀,或者制造案件死亡,从而迅速脱离这个世界。

    打定了主意之后,白沉回到了新选组,新选组的众人,尤其是一番队成员们看到白沉,全都松了一大口气,他们还以为白沉想不开去做傻事了呢,还好事(情qíng)没有发展成这样。

    “阿沉,你没有事吧?想开一点,队长平时就是这样的。”山崎和一番队众人纷纷安慰着白沉。

    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惊动了近藤勋局长,所以他带着土方一起慰问了白沉,土方和冲田都是他带大的,他还能不清楚这些混小子的个(性xìng)吗?所以近藤厉声对冲田说道:“总悟,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那么任(性xìng),工作中看什么电视,吃什么冷饮呢!就是你那么任(性xìng)才会害我们流逝那么多人才,快点给小沉道歉。”

    冲田总悟旁若无人的抓了抓脑袋,一脸无辜的说道:“局长,我是在为新选组筛选队员,只有忍耐力强大的人才能胜任新选组的工作,例如土方先生,不论是被我这样……”冲田总悟说到这里,举起加农炮,狠狠的朝土方轰去。

    “臭小子,你是想杀了我吗?”土方还没有来得及暴走,冲田总悟就又继续轰了一炮,然后无比淡定的说道:“还是这样,土方先生都死不了,不对,是土方先生都能顽强的忍受过去,这才是我们新选组真正需要的人才。”

    “卧槽,你这臭小子在说什么胡话呢?你纯粹只是想杀死我吧?”土方用散发着焦味的乌黑造型狠狠怒视着冲田总悟。

    “好了,不要吵了,总悟,这件事是你不对,快点道歉,事(情qíng)解决完了我还要去看《美丽主妇》最新一集呢。”近藤咳嗽了一声说道。

    美丽主妇……白沉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一下,果然他就不该指望新选组有正常的人,算了,当务之急还是把这出闹剧解决再说。

    “不用了,其实也怪我太激动了,仔细想想,队员的工作本来就是为了队长服务,我没能达到队长的要求,真的是太抱歉了。”

    “小沉……”冲田总悟虽然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qíng),不过声音却显得很感动。

    “队长……”白沉十分配合的看向了某个娃娃脸少年。

    就在新选组众人翘首以盼一场长官与手下互相理解的温(情qíng)戏码时,冲田总悟十分欠扁的开口了,“我把下午你多买的冷饮分给其他队员了,因为那东西不吃就会化掉,太浪费了,不用感谢我帮你废物利用,(身shēn)为队长,这是应该的。”

    新选组众人脸上的表(情qíng)顿时僵硬了,阿喂!他们果然不能指望从队长的嘴里吐出什么正常的话吗?不过那冷饮好像他们都吃了,尤其是那个梦幻蛋筒……确实(挺tǐng)好吃的,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总之,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万一小沉问他们收冷饮钱就糟糕了。

    “没关系,我很感谢队长。”白沉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

    咦??为什么他们有种小沉进化了的感觉?这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吧?

    “咳咳,总之既然当事人都说没事了,那么事(情qíng)就这样结束吧,解散。”近藤勋说完之后就飞奔着朝自己的房间跑去,众队员看着自家局长的背影,全都在心中默默的吐槽道:局长,你纯粹只是想赶回去看《美丽主妇》吧?

    局长都撤退了,剩下的人当然没有继续留着的理由,所以一场闹剧就那么划上了句号。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白沉也适应了新选组的生活,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笨蛋,只要弄清楚了新选组里所有人的个(性xìng),那么相处起来还是相当容易的,当然,像冲田总悟这种抖S少年,白沉信奉的原则一向是……把替死鬼扔过去。

    除了融入新选组的生活之外,白沉也没有忘记干正事,他还记得土方对近藤局长那超出兄弟(情qíng)义的好感,所以白沉在这段时间里制定了不少计划,他用精神力((操cāo)cāo)控了队里的一个成员,让他去向近藤下了(诱yòu)饵。

    “局长,我这里有两张《美丽主妇》剧场版的电影票,本来是想和朋友去看的,不过朋友那天正好有事,我一个人去看又没意思,不介意的话,局长你要这张票吗?”傀儡队员笑着说道。

    “当然!”近藤看着队员手中印有《美丽主妇》四个大字的电影票,眼中几乎快冒出火来了,“请务必转让给我,咳咳,我是说……替队员们排忧解难也是我这个局长该做的事(情qíng),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浪费这张票。”

    白沉在两人的背后露出了计划得逞的笑容,他就知道拿《美丽主妇》做借口,这只猩猩男绝对会上钩,既然局长这里已经搞定了,剩下的就是土方先生那里了。

    “副局长,大事不好了!”白沉佯装焦急的样子喊住了正在街上巡逻的土方。

    “怎么了?”土方在没有被冲田惹毛的时候是个相当冷酷的男人,这从他几乎没有表(情qíng)的脸上就可见一斑。

    “我刚刚才收到的消息,攘夷志士似乎想对局长不利,局长自己也知道这件事,可他还是不顾大家阻拦的去电影院看《美丽主妇》了。”

    “那个笨蛋!哪家电影院你知道吗?”土方掐灭了手中的烟问道。

    白沉迅速报出了一个名字,就在土方转(身shēn)想赶过去的时候,白沉又往土方的手里塞了一张电影票,“副局长,我这就回去叫其他人支援,还有为了麻痹敌人,副局长你就用这张电影票潜入局长的(身shēn)边,贴(身shēn)保护他。”

    土方轻蹙了下眉头,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他想到对方应该没有骗他的理由,所以也就没有深思下去,而是立刻朝电影院赶去。

    至于白沉,他在布完局之后则是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电话,“怎么样,人手都安排好了吗?”

    “已经准备就绪了,白沉大人。”副官恭敬的答道。

    “你做得很好,到时候按计划行事。”就在白沉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副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等等,白沉大人,属下不明白这次行动的意义,白沉大人是想激化新选组和攘夷志士之间的矛盾吗?”

    “……”白沉沉默了,他能说是为了撮合新选组的局长和副局长相亲相(爱ài)的在一起吗?说不出口,打死他都说不出口,沉默了半天后,白沉只能敷衍道:“我有我的用意,你不必知道。”

    “白沉大人……”副官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白沉这回聪明了,他当机立断的挂上了电话,接下来是去通知新选组的人吗?不过也不用太着急,攘夷志士突袭的时间是由他来控制的,既然这样,就让那两个家伙多相处一段时间,如果他记得没错,看电影应该是感(情qíng)升温的最好方式。

    ***

    另一边的电影院中,土方根据手中电影票上的号码,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就在他准备坐下来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某人熟悉的粗犷嗓门。

    “十四,你怎么在这里?啊,我知道了,其实你也喜欢看《美丽主妇》对吧?放心好了,我会替你隐瞒的!”近藤一边说还一边用胳膊肘推挤着土方,一副‘我懂你’的猥/琐表(情qíng)。

    “谁喜欢看这种八点档狗血剧了?老子是来保护你的,我刚刚从小沉那里得到的消息,攘夷志士已经盯上近藤先生你了,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否则等下电影开场,灯暗了之后对我们很不利。”土方的话音刚落,电影院的灯就全部暗了下来,仿佛在狠狠嘲笑他刚刚说的话。

    “啊哈哈,不要那么紧张嘛,十四,这个片子真的很好看,尤其是幸子和美子还有花子,真的是太美丽动人了。”近藤一脸的陶醉。

    “啊喂,你只是喜欢里面的女演员吧?绝对是只喜欢里面的女演员吧?”

    电影开场了,狗血的剧(情qíng)上映了,剧中有三个女主角,分别是美子,花子和幸子,大致剧(情qíng)是美子为了丈夫而牺牲了一切,最终凄惨的死去,花子为了儿子而牺牲了一切,最终孤苦伶仃的死去,幸子是两人的升级版,她为了丈夫和儿子牺牲了一切,最终寅年早逝。

    “呜呜……太感人了,真的是太感人了……”近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道。

    “没错,原来女人那么伟大……”土方佯装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十四,你终于理解我了!”近藤深(情qíng)的望向了土方。

    “理解你妹啊!”土方狠狠的给了近藤一个爆栗,“你以为老子会被你同化吗?这种除了‘哔’还是‘哔’的剧(情qíng)到底有哪里好看了?”

    “十四……”近藤深沉的说道:“我明白的,十四,你只是在掩饰心中真正的想法而已,放心好了,没有人会嘲笑喜欢看《美丽主妇》的武士,相信我,只有我们这种能理解《美丽主妇》内涵的男人才可以被称作真正的武士!”

    电影院的灯在这一刻全部亮了,观众们纷纷起(身shēn)准备离场,不过当观众们看到土方和近藤之后,全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个个兴奋不已的和(身shēn)边的姐妹们交流着。

    土方黑着一张脸道:“电影院里只有我们两个男人。”

    近藤:“这说明我们是少数掌握了真理的武士!”

    土方点燃了一只烟,嘴角有些轻抽的说道:“你确定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些女人看我们的眼光很诡异?”

    近藤:“不,十四,你要明白,你生平有被那么多女人注视过吗?她们这是(爱ài)慕的眼光,因为她们心里明白,只有喜欢看《美丽主妇》的男人才是真正值得她们(爱ài)上的好男人。”

    “我信你……才有鬼!”土方猛地从椅子上弹起,并且以超高速向电影的出口飞奔而去。

    “等等我,十四!”近藤用毫不输给土方的速度紧随其后。

    “你不是要享受那群女人们(爱ài)慕的眼光吗?”

    “十四,其实我是个害羞的男人!”

    “害你妹啊!”

    ***

    白沉带着新选组的其他人来到电影院支援的时候,电影院里早就没有土方和近藤的影子了,白沉有些疑惑了,真是奇怪,难道他的副官没有能拖延住那两个人吗?

    因为没有找到人,所以只能打道回府,路上的时候,白沉终于接到了副官打来的电话。

    “抱歉,白沉大人,本来我们已经准备好偷袭那两个人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像发了疯一样的跑出了电影院,因为速度太快了,所以我们没有追上。”

    “没事,就先这样吧,我先挂了。”白沉摸着下巴想了会儿,难道那两人在电影院之中有惊人的发展?比如强吻之类的?

    白沉回到新选组的时候,近藤和土方早就已经回来了,虽然白沉安排的人没有能袭击成两人,不过由于白沉的计划比较完善,所以他也没有被怀疑,(日rì)子还是照常进行了下去。

    事后,白沉旁敲侧击的想要问出那天电影院里发生的事(情qíng),无奈两个当事人都闭口不谈,所以白沉也没了办法,只能自己脑补了那天的事(情qíng)经过,所以……莫非真的是强吻吗?不过聚能珠里的力量没有增加,也就是说这种程度还不行?

    白沉不想前功尽弃,所以又制定了新的计划,近藤作为局长,一般(情qíng)况下他很少会出去巡逻,毕竟没有哪个组织会派老大去打杂,所以白沉目前为止接触最多的人是土方,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排的班,基本上每个星期至少有一天,白沉会和土方一起在街上巡逻。

    白沉当然没有浪费这个机会,除了不动声色的研究土方对近藤的感(情qíng)之外,白沉还会说一些煽动人心的话语,例如‘近藤先生这么好的人,将来要是结婚了,大家都会寂寞’之类的。

    这天和无数个普通的(日rì)子都一样,白沉照例在进行着他的忽悠大业,但是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隔着警车,白沉在抬头的刹那看到了对面那个熟悉万分的银卷毛男人,他的(身shēn)边还另外跟着一男一女。

    视线在这一刻交汇,银卷毛男人那双招牌的死鱼眼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他伸出了手,指向白沉,薄唇轻轻翕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白沉的心往下一沉,糟糕了,如果银时在这里点破他的(身shēn)份,那么他的潜伏计划……

    就在白沉准备对银时下手的时候,对方终于出声了,那是响亮到几乎完全无法隐藏的声音,足以让半径十米以内的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妖怪大叔!!!”

    白沉脚下一个踉跄,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不论过了多少年,银毛小鬼恶劣的本(性xìng)果然还是一点都没有改!

    作者有话要说:CJ:叔终于做到了!!叔更新了!!内牛满面~叔严重发现,叔貌似真的只能一天写一个文,叔不能保证原创今天会不会更新了~咳咳~

    另外怕**抽,所以备份一下~

    第176章(银魂篇2)

    山崎没有能成功安慰白沉,因为这苦((逼bī)bī)的孩子压根没有找到白沉在哪里,照理说这个时间白沉应该会在队舍之中,不过很可惜,白沉向来不是按理出牌的人。

    白沉一个人在街上走了会儿,因为穿着新选组的衣服,所以路上没有人敢找茬,白沉并不是为了散心才走在街上,而是在观察这个世界的法则构成。

    很普通的下位界面……可是为什么他两次感(情qíng)失控都在这个世界?对于活了上千万年的他来说,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qíng)况。

    白沉绕着这条街区走了一圈,不过他仍然没有找到任何问题,难道是他自(身shēn)的原因吗?莫非和那个诅咒有关?

    既然暂时没有解决的办法,白沉也不再做无用功,而是多留了一个心眼,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有些危险,如果再有意外发生,那么就只有自杀,或者制造案件死亡,从而迅速脱离这个世界。

    打定了主意之后,白沉回到了新选组,新选组的众人,尤其是一番队成员们看到白沉,全都松了一大口气,他们还以为白沉想不开去做傻事了呢,还好事(情qíng)没有发展成这样。

    “阿沉,你没有事吧?想开一点,队长平时就是这样的。”山崎和一番队众人纷纷安慰着白沉。

    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惊动了近藤勋局长,所以他带着土方一起慰问了白沉,土方和冲田都是他带大的,他还能不清楚这些混小子的个(性xìng)吗?所以近藤厉声对冲田说道:“总悟,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那么任(性xìng),工作中看什么电视,吃什么冷饮呢!就是你那么任(性xìng)才会害我们流逝那么多人才,快点给小沉道歉。”

    冲田总悟旁若无人的抓了抓脑袋,一脸无辜的说道:“局长,我是在为新选组筛选队员,只有忍耐力强大的人才能胜任新选组的工作,例如土方先生,不论是被我这样……”冲田总悟说到这里,举起加农炮,狠狠的朝土方轰去。

    “臭小子,你是想杀了我吗?”土方还没有来得及暴走,冲田总悟就又继续轰了一炮,然后无比淡定的说道:“还是这样,土方先生都死不了,不对,是土方先生都能顽强的忍受过去,这才是我们新选组真正需要的人才。”

    “卧槽,你这臭小子在说什么胡话呢?你纯粹只是想杀死我吧?”土方用散发着焦味的乌黑造型狠狠怒视着冲田总悟。

    “好了,不要吵了,总悟,这件事是你不对,快点道歉,事(情qíng)解决完了我还要去看《美丽主妇》最新一集呢。”近藤咳嗽了一声说道。

    美丽主妇……白沉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一下,果然他就不该指望新选组有正常的人,算了,当务之急还是把这出闹剧解决再说。

    “不用了,其实也怪我太激动了,仔细想想,队员的工作本来就是为了队长服务,我没能达到队长的要求,真的是太抱歉了。”

    “小沉……”冲田总悟虽然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qíng),不过声音却显得很感动。

    “队长……”白沉十分配合的看向了某个娃娃脸少年。

    就在新选组众人翘首以盼一场长官与手下互相理解的温(情qíng)戏码时,冲田总悟十分欠扁的开口了,“我把下午你多买的冷饮分给其他队员了,因为那东西不吃就会化掉,太浪费了,不用感谢我帮你废物利用,(身shēn)为队长,这是应该的。”

    新选组众人脸上的表(情qíng)顿时僵硬了,阿喂!他们果然不能指望从队长的嘴里吐出什么正常的话吗?不过那冷饮好像他们都吃了,尤其是那个梦幻蛋筒……确实(挺tǐng)好吃的,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总之,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万一小沉问他们收冷饮钱就糟糕了。

    “没关系,我很感谢队长。”白沉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

    咦??为什么他们有种小沉进化了的感觉?这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吧?

    “咳咳,总之既然当事人都说没事了,那么事(情qíng)就这样结束吧,解散。”近藤勋说完之后就飞奔着朝自己的房间跑去,众队员看着自家局长的背影,全都在心中默默的吐槽道:局长,你纯粹只是想赶回去看《美丽主妇》吧?

    局长都撤退了,剩下的人当然没有继续留着的理由,所以一场闹剧就那么划上了句号。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白沉也适应了新选组的生活,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笨蛋,只要弄清楚了新选组里所有人的个(性xìng),那么相处起来还是相当容易的,当然,像冲田总悟这种抖S少年,白沉信奉的原则一向是……把替死鬼扔过去。

    除了融入新选组的生活之外,白沉也没有忘记干正事,他还记得土方对近藤局长那超出兄弟(情qíng)义的好感,所以白沉在这段时间里制定了不少计划,他用精神力((操cāo)cāo)控了队里的一个成员,让他去向近藤下了(诱yòu)饵。

    “局长,我这里有两张《美丽主妇》剧场版的电影票,本来是想和朋友去看的,不过朋友那天正好有事,我一个人去看又没意思,不介意的话,局长你要这张票吗?”傀儡队员笑着说道。

    “当然!”近藤看着队员手中印有《美丽主妇》四个大字的电影票,眼中几乎快冒出火来了,“请务必转让给我,咳咳,我是说……替队员们排忧解难也是我这个局长该做的事(情qíng),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浪费这张票。”

    白沉在两人的背后露出了计划得逞的笑容,他就知道拿《美丽主妇》做借口,这只猩猩男绝对会上钩,既然局长这里已经搞定了,剩下的就是土方先生那里了。

    “副局长,大事不好了!”白沉佯装焦急的样子喊住了正在街上巡逻的土方。

    “怎么了?”土方在没有被冲田惹毛的时候是个相当冷酷的男人,这从他几乎没有表(情qíng)的脸上就可见一斑。

    “我刚刚才收到的消息,攘夷志士似乎想对局长不利,局长自己也知道这件事,可他还是不顾大家阻拦的去电影院看《美丽主妇》了。”

    “那个笨蛋!哪家电影院你知道吗?”土方掐灭了手中的烟问道。

    白沉迅速报出了一个名字,就在土方转(身shēn)想赶过去的时候,白沉又往土方的手里塞了一张电影票,“副局长,我这就回去叫其他人支援,还有为了麻痹敌人,副局长你就用这张电影票潜入局长的(身shēn)边,贴(身shēn)保护他。”

    土方轻蹙了下眉头,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他想到对方应该没有骗他的理由,所以也就没有深思下去,而是立刻朝电影院赶去。

    至于白沉,他在布完局之后则是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电话,“怎么样,人手都安排好了吗?”

    “已经准备就绪了,白沉大人。”副官恭敬的答道。

    “你做得很好,到时候按计划行事。”就在白沉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副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等等,白沉大人,属下不明白这次行动的意义,白沉大人是想激化新选组和攘夷志士之间的矛盾吗?”

    “……”白沉沉默了,他能说是为了撮合新选组的局长和副局长相亲相(爱ài)的在一起吗?说不出口,打死他都说不出口,沉默了半天后,白沉只能敷衍道:“我有我的用意,你不必知道。”

    “白沉大人……”副官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白沉这回聪明了,他当机立断的挂上了电话,接下来是去通知新选组的人吗?不过也不用太着急,攘夷志士突袭的时间是由他来控制的,既然这样,就让那两个家伙多相处一段时间,如果他记得没错,看电影应该是感(情qíng)升温的最好方式。

    ***

    另一边的电影院中,土方根据手中电影票上的号码,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就在他准备坐下来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某人熟悉的粗犷嗓门。

    “十四,你怎么在这里?啊,我知道了,其实你也喜欢看《美丽主妇》对吧?放心好了,我会替你隐瞒的!”近藤一边说还一边用胳膊肘推挤着土方,一副‘我懂你’的猥/琐表(情qíng)。

    “谁喜欢看这种八点档狗血剧了?老子是来保护你的,我刚刚从小沉那里得到的消息,攘夷志士已经盯上近藤先生你了,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否则等下电影开场,灯暗了之后对我们很不利。”土方的话音刚落,电影院的灯就全部暗了下来,仿佛在狠狠嘲笑他刚刚说的话。

    “啊哈哈,不要那么紧张嘛,十四,这个片子真的很好看,尤其是幸子和美子还有花子,真的是太美丽动人了。”近藤一脸的陶醉。

    “啊喂,你只是喜欢里面的女演员吧?绝对是只喜欢里面的女演员吧?”

    电影开场了,狗血的剧(情qíng)上映了,剧中有三个女主角,分别是美子,花子和幸子,大致剧(情qíng)是美子为了丈夫而牺牲了一切,最终凄惨的死去,花子为了儿子而牺牲了一切,最终孤苦伶仃的死去,幸子是两人的升级版,她为了丈夫和儿子牺牲了一切,最终寅年早逝。

    “呜呜……太感人了,真的是太感人了……”近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道。

    “没错,原来女人那么伟大……”土方佯装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十四,你终于理解我了!”近藤深(情qíng)的望向了土方。

    “理解你妹啊!”土方狠狠的给了近藤一个爆栗,“你以为老子会被你同化吗?这种除了‘哔’还是‘哔’的剧(情qíng)到底有哪里好看了?”

    “十四……”近藤深沉的说道:“我明白的,十四,你只是在掩饰心中真正的想法而已,放心好了,没有人会嘲笑喜欢看《美丽主妇》的武士,相信我,只有我们这种能理解《美丽主妇》内涵的男人才可以被称作真正的武士!”

    电影院的灯在这一刻全部亮了,观众们纷纷起(身shēn)准备离场,不过当观众们看到土方和近藤之后,全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个个兴奋不已的和(身shēn)边的姐妹们交流着。

    土方黑着一张脸道:“电影院里只有我们两个男人。”

    近藤:“这说明我们是少数掌握了真理的武士!”

    土方点燃了一只烟,嘴角有些轻抽的说道:“你确定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些女人看我们的眼光很诡异?”

    近藤:“不,十四,你要明白,你生平有被那么多女人注视过吗?她们这是(爱ài)慕的眼光,因为她们心里明白,只有喜欢看《美丽主妇》的男人才是真正值得她们(爱ài)上的好男人。”

    “我信你……才有鬼!”土方猛地从椅子上弹起,并且以超高速向电影的出口飞奔而去。

    “等等我,十四!”近藤用毫不输给土方的速度紧随其后。

    “你不是要享受那群女人们(爱ài)慕的眼光吗?”

    “十四,其实我是个害羞的男人!”

    “害你妹啊!”

    ***

    白沉带着新选组的其他人来到电影院支援的时候,电影院里早就没有土方和近藤的影子了,白沉有些疑惑了,真是奇怪,难道他的副官没有能拖延住那两个人吗?

    因为没有找到人,所以只能打道回府,路上的时候,白沉终于接到了副官打来的电话。

    “抱歉,白沉大人,本来我们已经准备好偷袭那两个人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像发了疯一样的跑出了电影院,因为速度太快了,所以我们没有追上。”

    “没事,就先这样吧,我先挂了。”白沉摸着下巴想了会儿,难道那两人在电影院之中有惊人的发展?比如强吻之类的?

    白沉回到新选组的时候,近藤和土方早就已经回来了,虽然白沉安排的人没有能袭击成两人,不过由于白沉的计划比较完善,所以他也没有被怀疑,(日rì)子还是照常进行了下去。

    事后,白沉旁敲侧击的想要问出那天电影院里发生的事(情qíng),无奈两个当事人都闭口不谈,所以白沉也没了办法,只能自己脑补了那天的事(情qíng)经过,所以……莫非真的是强吻吗?不过聚能珠里的力量没有增加,也就是说这种程度还不行?

    白沉不想前功尽弃,所以又制定了新的计划,近藤作为局长,一般(情qíng)况下他很少会出去巡逻,毕竟没有哪个组织会派老大去打杂,所以白沉目前为止接触最多的人是土方,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排的班,基本上每个星期至少有一天,白沉会和土方一起在街上巡逻。

    白沉当然没有浪费这个机会,除了不动声色的研究土方对近藤的感(情qíng)之外,白沉还会说一些煽动人心的话语,例如‘近藤先生这么好的人,将来要是结婚了,大家都会寂寞’之类的。

    这天和无数个普通的(日rì)子都一样,白沉照例在进行着他的忽悠大业,但是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隔着警车,白沉在抬头的刹那看到了对面那个熟悉万分的银卷毛男人,他的(身shēn)边还另外跟着一男一女。

    视线在这一刻交汇,银卷毛男人那双招牌的死鱼眼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他伸出了手,指向白沉,薄唇轻轻翕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白沉的心往下一沉,糟糕了,如果银时在这里点破他的(身shēn)份,那么他的潜伏计划……

    就在白沉准备对银时下手的时候,对方终于出声了,那是响亮到几乎完全无法隐藏的声音,足以让半径十米以内的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妖怪大叔!!!”

    白沉脚下一个踉跄,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不论过了多少年,银毛小鬼恶劣的本(性xìng)果然还是一点都没有改!

    C**J:最后再次做个广告~!

    新文已发,欢迎去戳~

    新文地址!!

    BY:发现这边各种卡文的叔(宽面条泪~)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