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滑头鬼之孙番外)

    两百年之后,奴良组定居在了浮世绘町,作为这一片最大的妖怪组织,奴良组的发展相当稳定。

    不过在天狐和羽衣狐死后的两百年中,奴良鲤伴已经很少再统帅百鬼了,组织很多重大事件的决定权都回到了奴良滑瓢的手上。

    大家都很担心奴良鲤伴,奴良鲤伴变了,在天狐死后之后,他已经失去了带领众妖继续开创大业的勇气和动力,他的回忆仿佛永远停留在那个平淡无奇的午后,那个他和天狐假扮兄弟生活的子……

    那面天狐留给他的镜子,奴良鲤伴一直留着,不过自从天狐死后,这面镜子就变得和普通镜子一样,再也没有了特殊的能力,奴良鲤伴不知道他究竟想通过镜子看到什么,但是时不时拿出镜子来看,这已经是他两百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奴良滑瓢很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绝对不是处于正常的状态,天狐的死亡给鲤伴的打击太大了,大到让鲤伴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所坚持的信念。

    “臭小子,你究竟还要我这个老头帮你管理奴良组多久?”奴良滑瓢拿着酒,在自己儿子的边坐了下来。

    “我只是……无法确定。”奴良鲤伴也知道自己让周围的人很担心,可是现在的他不行,现在的他无法带领奴良组……

    “天狐那家伙的死真的给你那么大打击吗?”奴良滑瓢还是老样子,即使体已经老了,但是格却还是没变,一点也不懂含蓄为何物。

    “或许吧……”奴良鲤伴接过了自己父亲递过来的酒,动作优雅的轻抿了一口,黑色的刘海挡住了他那双金色的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真正的绪。

    “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所走的道路没错,人类和妖怪可以携手共存,就像你和母亲一样,但是直到天狐死亡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天真,你明白信念在一瞬间崩溃的感觉吗?”

    “那个时候,当我看到天狐尸体的刹那,我是真心想杀了那群阳师的,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下手,你知道为什么吗?”奴良鲤伴有些嘲讽的勾起了嘴角,“因为我害怕否定自己……”

    “如果我杀了那群阳师,那么数百年来,我所坚持的信念又是什么呢?人类和妖怪的未来,呵呵呵呵……”奴良鲤伴捂住了脸,低低的笑声从指缝间倾泻,带着某种凄凉的意味。

    数百年来,奴良鲤伴一直都把这些想法藏在心底,因为他不想让边的人担心,但是在他愈加困锁在过去的回忆中无法找到出路时,这两百年来的积累终于让他崩溃……

    “……”滑瓢沉默了,他没有想到鲤伴的况竟然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过了很久,他才开口说道:“老头子我没有办法替你想通这一切,有些路必须你自己走。”

    “我明白,抱歉了,老头子,明明为总大将,但却还是那么任。”奴良鲤伴放下了杯盏,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一直都在问自己,人类和妖怪真的有未来吗?我找不到答案,所以现在的我根本无法带领奴良组,等我想通这一切的时候,或许就能再次找到自己应该走的道路吧。”

    “所以在那之前,老头子,奴良组就拜托你了。”奴良鲤伴走到门边说道。

    “哼,真是个任的小鬼啊,可别让老头子我等太久了。”滑瓢继续喝着酒,连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谢谢你,父亲。”那是微不可闻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滑瓢还是听到了,滑瓢拿着酒杯的手顿了顿,嘴角下意识的上扬了好几分,还真是个别扭的小鬼……

    ***

    隔年,奴良鲤伴认识了若菜,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上仿佛散发着太阳般温暖的光芒,或许是若菜让奴良鲤伴重新看到了人类上最纯粹也是最善良的部分,从天狐死后就开始迷茫的奴良鲤伴再次找到了自己真正应该守护的东西。

    奴良鲤伴和若菜结婚了,他们的婚礼让整个奴良组再次焕然一新,或许是因为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奴良鲤伴重新从父亲的手上接回了总大将的位置。

    没过多久,两人的结晶陆生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奴良组上下再次一片欢腾,一切似乎已经步入了正轨,奴良鲤伴也从天狐死去的影中逐渐走了出来,至少那时所有人都是那么认为的……

    直到……那个酷似天狐的孩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还有唇边那若有似无的嘲讽笑容,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天狐是年幼的形态,而且上感觉不到任何妖气。

    奴良鲤伴收养了这个酷似天狐的孩子,虽然这个举动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但是在奴良鲤伴的坚持下,众人还是妥协了。年幼的天狐和年幼的陆生相处得很好,就像一对真正的兄弟一样,但是……就在那年的某个夜晚,酷似天狐的孩子拿刀杀死了奴良鲤伴。

    因为过于信任,因为没有防备,所以那一刀深深的刺中了奴良鲤伴的要害,当他缓缓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个酷似天狐的孩子在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道:“哈哈哈,兄长大人,你看到了吗?妾终于为你报了仇!接下来就是阳师了,这次妾不会放过任何人!”

    奴良鲤伴终于明白了,眼前的人原来是羽衣狐,为了能够成功杀死他,不惜附在了这具酷似天狐长相的孩子上。

    当生命力从奴良鲤伴上不断流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是轻松的,长达数百年的争斗终于结束了,或许这就是他该付出的代价,只是若菜和陆生,他恐怕再也无法照顾了……

    当意识陷入混沌的最后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两百年的那个村落,斑驳的树影下,天狐转过头,笑着对他说道……

    【我相信你,奴良鲤伴。】

    ******

    番外(羽衣狐)

    羽衣狐杀死了奴良鲤伴,不过这一切并没有结束,由于这个孩子的上没有妖力,所以羽衣狐在手下妖怪们的安排下,附到了另一个女孩的上。

    女孩十六岁的时候,羽衣狐的妖力终于恢复了巅峰,她解开了京都妖怪们的封印,重新坐镇于大阪城,这次她除了替兄长大人报仇之外,另一个心愿就是生下鵺。

    不过或许是宿命的关系,曾经次次阻碍她的奴良鲤伴虽然不存在了,但是奴良鲤伴的儿子奴良陆生却跳出来破坏了她的计划。

    奴良陆生不但杀死了她手下的众多妖怪,甚至还和阳师家联手,这让羽衣狐心中的怒火燃烧的愈发炽烈。

    奴良陆生有很有朋友,其中的花开院柚罗就是阳师家族的成员之一,这次陆生来京都除了帮助朋友,也就是柚罗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想要查清当年父亲死亡的真相。

    虽然周围的人一直以为他不记得了,但是奴良陆生其实从来没有忘记过,拿刀的黑发男孩亲手杀死了他的父亲,而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那个男孩是他的哥哥。

    奴良陆生在和羽衣狐的战斗中不断变强,他学会了父亲创造的只有半妖才可以用的[御业],他的朋友们也在不断变强,除了远野带来的妖怪之外,花开院柚罗也学会了使用式神[破军]。

    破军可以召唤出历代花开院家的家主,当年封印天狐的十三代家主秀元也在其中,因为秀元的灵力很强,所以只有他能维持人形,其他的家主则都是以骷髅的形态出现。

    随着战况越来越激烈,奴良滑瓢也来到了京都,他在偶然的况下避开自己的孙子见到了秀元,作为曾经的战友,他们当年的关系还算不错。

    “老实说这次没有天狐的参与,让我松了一大口气,话说回来,你为妖怪,老化的还真是厉害。”虽然式神不能喝酒,但这并不妨碍滑瓢在秀元面前显摆,刺激这位老友。

    “天狐吗……”滑瓢陷入了沉默,可以说一切都是从天狐开始的,自从天狐死后,他的周围就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那件事我听说了,确实是我们这方的错,没有想到竟然会让你的儿子说出‘永远不再和阳师家联手’这样的话,想必他当初一定气得不轻吧。”秀元颇为感叹的说道。

    “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解决羽衣狐。”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奴良滑瓢轻蹙起眉头道:“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想起当年刺中天狐的事。”

    “你会这么说应该有什么理由,那时候有让你很在意的事吗?”

    “呵呵,逃不过你的眼睛,你果然还宝刀未老。”秀元轻轻笑了起来,“是眼神,天狐的眼神……让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停顿了片刻后,秀元才继续说道:“即使被刺中了要害,天狐的眼神里依旧没有恐惧和愤怒,最可怕的是……我甚至从他的眼里读出了对我的欣赏,一般人在那种时候会有这样的闲吗?”

    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滑瓢端着酒杯,久久没有说话。

    “现在我有些明白了,那是一双在享受游戏的眼神,天狐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他想要的是乐趣,如果没有正面观察过那双眼神,我恐怕至今也不会明白,那是一双玩弄人心的眼神。”

    滑瓢的眸子在这一刻猛然骤缩,玩弄人心……他不可遏制的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鲤伴,难道天狐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所以才会……

    “恩?看来你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难得看到你这只滑瓢脸色那么可怕。”秀元若有所思的说道。

    “老夫先离开了,有件事我必须要去确认。”奴良滑瓢匆匆起,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和秀元好好告别。

    滑瓢潜入大阪城的计划失败了,因为过于老化,他甚至在羽衣狐手下的攻击中受了重伤,如果不是乌鸦天狗拼命带着他逃跑,或许他这条老命已经交代在那里了,最后奴良滑瓢只能把希望全都放到了孙子陆生的上。

    奴良陆生并没有让自己的爷爷失望,他顺利攻入了羽衣狐的大本营,在同伴的协助下,他甚至得到了和羽衣狐一对一的机会,这个时候羽衣狐已经产下了鵺,天空巨大的褐色蛋壳就是孕育鵺的场所。

    如今要阻止鵺诞生,只有把妖刀插入蛋壳之中,让其中的妖力大量流失,可是阻挡在奴良陆生面前的是羽衣狐,所以他根本无法轻易做到这件事。

    “奴良组,你们既然有脸继续和阳师家合作,两百年前,你们就是用这种厚颜无耻的方式害死了妾的兄长大人!”羽衣狐怒火炙燃,八条尾巴毫不留的朝陆生攻去。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羽衣狐。”陆生艰难的抵挡着羽衣狐的攻击,虽然他已经变强了很多,但是这些力量在羽衣狐的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哼,你不需要明白,因为你这条命妾收下了,妾这就让你和你的父亲团员!”就在羽衣狐准备给陆生最后一击的时候,天空中的巨蛋终于破碎了。

    “晴明,啊,妾的孩子,晴明……是你吗?”羽衣狐此时已经顾不上陆生了,她激动的朝晴明跑去。

    但是意外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羽衣狐被赶出了宿主的体,羽衣狐不可置信的大叫道:“怎么会这样?这不是你们说的最佳附人选吗?为什么会排斥妾?究竟是谁设计了妾?”

    羽衣狐头痛难忍,最后她终于想起了一切,那个设计了她的人是晴明,那个利用了她的人也是晴明……

    “晴明……是你吗?是你安排了这一切,为什么?”羽衣狐心碎不已,在兄长大人死后,她曾经以为晴明就是她的唯一,可是事实告诉她,原来她不过是颗可笑的棋子罢了……

    地狱的大门在羽衣狐脚下缓缓开启,血色的池水拖曳着羽衣狐的体,让她根本无法反抗,羽衣狐看着空中那个褐色长卷发的男人,那个她一直以来都着的孩子,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或者鵺,你选择哪一个?】

    【你果然什么也不明白,不要生下鵺,他并不是你期待中的孩子,你会后悔的。】

    【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舍弃一样东西,才能保全另一样东西,没什么可以害怕的,因为我就是那么活下来的,舍弃不重要的,留下重要的,循环反复,总有一天,你也会习惯的。】

    原来真正看清一切的是兄长大人,原来会无私对她好的人也只有兄长大人……羽衣狐心痛不已,兄长大人当初到底用什么样的心说出了那些话……

    羽衣狐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是她害死了兄长大人!可笑的是……明明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是无法狠下心来憎恨晴明,因为那是她的孩子,她数千年来唯一的孩子,她不怪晴明利用了她,她唯一憎恨的人只有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连累兄长大人……

    堕入地狱的刹那,羽衣狐许下了这一世最后的心愿……

    如果她的存在会让兄长大人痛苦,如果她的存在会连累兄长大人。

    那么她愿永不与兄长大人相识。

    生生世世,直至灵魂湮灭,再不入轮回。

    作者有话要说:CJ:总算可以登录了~关于这个世界的后续,有孩子们猜的好准,基本走向都差不多了

    C**:这章改了原著的一些节,爸爸大人第一任妻子山吹乙女没有出现,为什么呢?因为她没机会出场,根据资料,山吹乙女活着的时候是樱姬还在的时候,也就是很早很早以前,叔即使想写她也没办法了,时间点改不过来了,所以叔把节稍微改了改~

    于是这样的结局大家应该满意了吧,啊哈哈哈~~

    下个世界银魂,开篇从新选组那里写,以上!

    另外新文叔缓到15号发了,恩……

    BY:彻底巩固总攻地位的叔~(孩子们记得要留爪哈!)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