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猎人篇最终章)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想说,那么我挂了。”酷拉皮卡没有提让白沉救出小杰他们的想法,因为现在的他根本无法信任白沉,而且他一旦把事委托给白沉,那么他的计划就会发生变化,到时候会有什么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等等,我附加一个条件怎么样?你的要求是让派克带着小杰还有奇牙和你交换人质,你应该不介意多加上一个我吧,还是说我的实力让你感受到了威胁?”

    “不要耍花招,如果派克的边多一个人,我就杀了你们的团长。”酷拉皮卡冷酷的说道。

    “恩?不怕我们这边杀了奇牙吗?”白沉特意没有提小杰,因为他现在的份是小杰的叔叔,一般况下他不可能会对自己的亲人动手。

    “你们大可以试试。”酷拉皮卡挂断了电话,他态度强硬的就好像完全不在乎小杰和奇牙的死活一样,如果不是白沉足够了解酷拉皮卡,恐怕也会被他现在这样冷酷的样子欺骗,这样看来,不能怪派克这孩子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啊……

    “老师!你在做什么?如果你激怒了锁链杀手,团长他就……”派克难得失去了以往的冷静,那张成熟的脸上满是愁容。

    “呵呵。”低低的笑声从白沉的喉咙里响起,派克真是个好女人,为什么库洛洛这家伙没有对派克下手呢?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放心好了,我说过我比你更了解锁链杀手,难道你没发现吗?从刚刚起你就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你认为锁链杀手是冷酷的,一旦违反他的条件,那么库洛洛的命就有危险,我说的对不对?”

    “我……”派克低下了头,表痛苦的说道:“不错,比起他的同伴,他更在乎能不能报仇,所以我不能冒……”

    “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白沉轻笑着打断了派克的话,“我赌锁链杀手五分钟之内会再打电话给我。”

    派克沉默了,不是她不相信白沉的话,而是……就在派克心神混乱的时候,手机果然如白沉所料的那样响了起来,派克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只手机,难道她的推测真的全都是错误的吗?

    “我赢了,小派克。”白沉从容的接起了电话,电话里再次响起了酷拉皮卡熟悉的声音,“你想怎么样?”

    “我说过了,交换人质的时候加上我一个,你可以对我使用锁链,也可以对我定下制约,一点也不亏的买卖不是吗?要知道我也清楚你的份和秘密,你可以一次同时牵制我和派克两个人,这样你就安全了。”

    电话的那头再次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酷拉皮卡才答道:“我不能信任你,因为你太危险。”

    白沉没有在意酷拉皮卡的拒绝,而是轻笑着继续施加压力道:“你没有选择,如果不答应,我就杀了奇牙。”

    “为什么要帮幻影旅团?他们明明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渣!”酷拉皮卡再次激动了起来。

    人渣吗……居然用了这么苛刻的字眼,看来酷拉皮卡真的是对幻影旅团恨之入骨,白沉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转圜余地了,所以他直接说道:“在这里讨论理由毫无意义,只是浪费时间,还是说我的施压让你连基本判断的能力都失去了?”

    又是短暂的沉默,然后才传来了酷拉皮卡低声咒骂的声音,与此同时,白沉还听到了雷欧力劝酷拉皮卡冷静的声音。

    “你不会杀奇牙,因为他是小杰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酷拉皮卡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哦?你竟然和我赌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良知?”白沉轻轻笑了起来,他对着手机,吐出了如同恶魔一般的低语,“我会的,你知道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如果有必要,连小杰我也可以杀掉。”

    “你!你还是人吗?连自己的亲人也……”酷拉皮卡确实不敢赌,他还记得猎人考试时,这个男人浑上下所散发出的冰冷杀气,可恶!酷拉皮卡的拳头狠狠打在了车子的门上。

    亲人,呵,白沉有些嘲讽的笑了起来,“严格意义上来说,小杰不算我的血脉亲人,只是我妻子那边的而已,而且放心好了,我还没有杀掉小杰的打算,毕竟是个这么可的侄子不是吗?我可以承诺交换人质的时候绝不插手,虽然我的格上可能有些问题,但是我的信用还不错。”

    白沉深知打一棒子再给点糖才能让对方有所动摇,所以他完美的把这两点结合在了一起,电话的那头沉默了很久,最后,酷拉皮卡终于还是松口了,“我答应你,不过只能有你们两个人,如果多一个我就马上杀掉你们的团长。”

    “当然。”白沉心愉悦的挂断了电话,果然酷拉皮卡还是没有办法割舍小杰和奇牙,这样看来,虽然他被仇恨占满了内心,可是至少他还没有放弃‘人’那最柔软也是最温柔的部分。

    “锁链杀手答应了?”派克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错,回去吧,把锁链杀手的意思转达给他们。”白沉和派克重新回到了酒店的大厅,其实从白沉失踪起,旅团众人就又大闹了一番,不过最后还是在侠客的劝解下平息了。

    “怎么样?锁链杀手又提了什么要求?”芬克斯第一个开口问道。

    派克把酷拉皮卡的要求如实转达了众人,酷拉皮卡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她和老师带着人质一起去交换团长,其余的人必须乖乖待在基地,只要有一个人违反,那么团长的命就没了。

    “太过分了!”芬克斯第一个不答应,这个条件实在是对他们太不利了,“不要指望我会答应这么蠢的条件!”

    “我也那么认为,想一想吧,万一是陷阱,最坏的结果就是我们不但失去了人质,而且团长和派克全都丧命,至于老师,谁知道他是不是和锁链杀手一伙!”飞坦冷笑着说道。

    剩下的剥落裂夫和库哔等人也都表示支持飞坦和芬克斯的决定,他们打算直接去找锁链杀手,而玛琪和小滴还有派克则是主张遵守锁链杀手的要求,打算拿人质前去交换。

    “这样吧,投硬币来决定,这是团长定下的规矩,没有意见吧?”侠客无奈之下只能提出了这个办法。

    大家都表示没有意见,双方各自派出了代表,扔硬币的结果是派克这方赢了,飞坦他们虽然不满,但是既然输了,他们也没有办法,所以一行人带着人质回到了基地。

    小杰和奇牙是由玛琪用念线捆绑的,一般况下他们根本无法逃脱,刚刚因为形的关系,他们两个和白沉都没有说上几句话,现在他们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阿大叔叔,你为什么要帮这群坏人?你真的是他们的老师吗?”小杰向来就不是会隐瞒的个,所以他一股脑的直接问道。

    “坏人吗……”白沉觉得幻影旅团这样还算好的了,他杀过的人可比幻影旅团全体加起来还多,“因为我也是个坏人吧,放心好了,你们死不了,等着交换人质吧。”

    “切,废柴大叔,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旅团的?”奇牙好奇的问道。

    “在他们还是毛头小鬼而且还不懂念的时候认识的。”

    “真的假的?那他们小时候都是什么样子?”这下不只奇牙有兴趣了,就连小杰也竖起了耳朵。

    白沉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然后低下头缓缓说道:“怎么说呢?冰山脸还是冰山脸,肌男还是肌男,矮子还是矮子。”

    白沉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飞坦杀人般的眼光朝白沉这里过来了,飞坦眯起眼睛,冷冷的说道:“老师还真是有闲,不愧和锁链杀手认识,一点也不紧张。”

    “这么说你很紧张了?”白沉反讽回去。

    飞坦的影从位置上迅速消失,等他再度出现的时候,双手已经直取白沉的脖子,小杰和奇牙都已经看呆了,好……好快的速度,根本来不及反应。不过更让两人惊讶的是白沉的速度更快,一秒之内,两人已经过了好几招。

    “不要再打了!马上就到要交换人质的时间了。”侠客用他纵的小机器人挡在了两人之间,阻止了这场战斗。

    “哼。”飞坦收回了手,他知道自己打不赢白沉,刚刚出手只是为了发/泄一下而已,留在这种地方等根本不是他的作风,按他说就不应该和对方交换人质,直接杀了这两个小鬼,然后再替团长报仇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比以前厉害点,速度也见长了。”飞坦的优势就在于子小,移动速度灵活,往往可以出其不意的攻击对方,对于飞坦的进步,白沉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怎么?难道是想让我说多谢夸奖吗?”飞坦还是老样子,嘴巴毒的厉害。

    “如果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白沉摊了摊手。

    基地的气氛经过白沉和飞坦的一架之后缓和了不少,刚刚由于大家都憋了口气没出来,所以才会烦躁不已,纷争不断。

    “飞坦,离派克他们出发还有几分钟?”富兰克林沉声问道。

    “半个小时吧,怎么了?”侠客还没有来得及疑惑,富兰克林就提出了想和白沉切磋的要求,于是侠客胃疼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打?而且富兰克林的个向来沉稳,怎么会突然提这种要求?

    “很怀念不是吗?当初我们只要变强了一点,就会马上找老师切磋,验证自己的实力,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很想知道自己究竟强了多少,能不能打败那个一直让我仰望的老师。”富兰克林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共鸣,不过不是所有人,因为白沉只教过最初加入旅团的那批人,也就是飞坦,侠客,库洛洛,玛琪,富兰克林,芬克斯,窝金,派克等人。

    “好主意,我也迫不及待了,一人五分钟怎么样?富兰克林你可不要占用太多时间!”芬克斯兴奋的摩拳擦掌道。

    喂喂,难道这种事不需要问他的意见吗?白沉觉得自己彻底被无视了,不过看着众人跃跃试的表,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拒绝。

    之后的三十分钟,白沉可谓是彻底做了前去见酷拉皮卡之前的准备运动,旅团之中当然没有人赢他,这倒不是白沉的实力真的那么逆天,而是五分钟之内很难拿出所有的实力一搏,高手对战,一般前五分钟都是在试探对手,以试图找出对手的弱点。

    “真是的,车**战果然消耗体力,侠客,有吃的没?”白沉脱下了外,坐在地上休息了起来。

    “只有一些三明治。”侠客把三明治递给了白沉,一开始他本来是想阻止这场车轮战的,不过后来他自己也加入了其中,一方面是他也想知道自己究竟变得有多强,另一方面是他发现这样的比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为每个人都把自己憋的那口气发/泄出来了,所以气氛远不如刚刚紧张,大家在运动之后也都能比较冷静的思考和交谈。

    “谢谢。”白沉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问道:“还有几分钟?”

    “三分钟。”侠客看着自己的机械设备,报出了最精确的答案。

    三分钟正好足够白沉啃完三明治,白沉对于接下来的交换人质活动没有任何压力,不过派克却相当紧张,以至于在最后那段时间,她不停的看着手表上的时间。

    “到时间了,我们走吧,派克,你来看住小杰和奇牙。”白沉这么安排也是有用意的,虽然让他监视这两个小鬼也没关系,但是考虑到派克的心,或许还是这样做比较好。

    “我知道了,老师。”派克走到了小杰和奇牙的后,然后押送着他们离开了基地,白沉跟在派克的后面走了出去。

    “老师!”侠客在这时突然出声道:“如果可以的话……请把团长和派克平安的带回来。”

    白沉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这算什么?临阵托孤吗?白沉没有回头,而是朝后挥了挥手道:“放心好了,死不了。”

    离开基地之后,小杰和奇牙不像原来那么压抑,他们的话多了不少,奇牙更是很直接的说道:“本来以为大叔你和幻影旅团的关系很差呢,没有想到根本不是这样。”

    小杰也在这个时候附和道:“是啊,如果不是真正信赖的人是不可能像刚刚那样打架的!”

    “那是因为从小时候就开始打,早就已经习惯了。”白沉慢悠悠的走在两人后答道。

    派克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其实她知道当她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背叛了旅团,库洛洛曾经说过,虽然他的命令是最优先的,但是他的生命却不是最优先的,应该存活下来的是旅团而不是个人,不过……

    派克捂着自己的心脏,她真的做错了吗?她只是不想失去团长,而且旅团也还需要团长的领导……所以明明知道有可能是陷阱,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交换人质……

    “不要想得太多了,小派克。”白沉一看派克那痛苦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既然决定这么做,就不要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老师,我……”派克抬起了头,沉默了片刻后,她重新在脸上露出了笑容,是啊,这明明是她做出的决定,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我不会后悔的,因为我想救出团长,哪怕这样的行为背叛了旅团。”派克的眼神渐渐坚定了起来,她本来就是格坚强的人,如果不是太过在意库洛洛,她根本不会如此踌躇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派克在脸上露出了有几分怀念的表道:“那时候老师也是这么陪在我们的边,虽然老师总是什么也不做,而且还常常恶作剧,但是很不可思议不是吗?只要是老师在的地方,我们就能尽的打架和胡闹。”

    白沉有些蛋疼了,合着当初他那张大被拆了就是这个原因?难道他有着张欠扁的脸吗?否则为什么团员一看到他就会想打架?

    “因为……大家都觉得很安心吧……”派克的脸上是温和到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她是幻影旅团成员的笑容,“老师就在边,所以再怎么胡闹都没关系……”

    白沉的脚步有了片刻的停顿,他说不出话来,应该说……这种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安心吗?什么时候他这个杀戮之神也会给人这样的感觉了?那时候他会收养派克他们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

    “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伟大。”沉默了半天,白沉最后只能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明白,不过如果没有老师就不会有今天的幻影旅团,我一直是那么认为的。”派克朝白沉笑了笑,小杰和奇牙听了半天的八卦,正想发表什么意见时,他们却已经抵达了交换地点。

    酷拉皮卡选择的地点非常好,是在飞艇中心,酷拉皮卡特地为他们准备了一艘飞艇,乘上飞艇之后进行交换,不得不说,这是相当安全的做法,利用飞艇不但可以迅速脱,而且还可以避免他们这一方的增援。

    白沉和派克踏上飞艇之后就见到了酷拉皮卡还有被锁链锢的库洛洛,雷欧力也在,雷欧力的边还有一个叫旋律的女孩,对方似乎可以通过心跳来判断人质是否被做过手脚。

    不过白沉并没有关注这些,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库洛洛的上,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那个总是一脸淡定沉着的库洛洛竟然被揍成了猪头,这么凄惨的模样在库洛洛长大之后他多久没有看到过了?

    “噗——哈哈哈——”白沉忍不住别过头偷笑了起来,其实他不想刺激库洛洛的,但是这张凄惨的脸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白沉不笑还好,一笑酷拉皮卡这边的人顿时都紧张了起来,酷拉皮卡更是戒备的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抱歉,我失态了,不过这张猪头的脸……真是太精彩了。”白沉止住了笑,颇为趣味盎然的注视着库洛洛,不过库洛洛的脸上没有什么表,而且从刚刚起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么看来应该已经被下过制约了,而这个制约很有可能是不能和旅团的人交流之类的。

    雷欧力和酷拉皮卡一时都没想到白沉会那么说,所以有些微怔,难道说白沉和幻影旅团的关系并不好?否则怎么会这样嘲笑旅团的团长?但是从他陪派克来交换人质这一点来看,似乎又不是这样。

    “这,阿大先生,得罪了,你可能必须要答应酷拉皮卡几个条件才可以。”雷欧力作为老好人,此时觉得各种尴尬。

    “无所谓,随意吧。”白沉摊了摊手说道。

    不过酷拉皮卡首先对付的不是白沉,而是派克,酷拉皮卡以库洛洛为质,很顺利的就把锁链插进了派克的心脏之中,酷拉皮卡定下的条件分别是不可以使用念能力和不可以把他的份告诉任何人,派克因为担心库洛洛,所以每一项都答应了。

    接着酷拉皮卡就把锁链插入了白沉的心脏,那一瞬间,即使是白沉都能感受到酷拉皮卡那股意志力的强大。

    酷拉皮卡面对白沉的时候显然不像面对派克那么冷静,有好几次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不过可能是最后想到了小杰他们,所以酷拉皮卡还是冷静了下来。

    “第一,不许使用念能力。”

    “可以。”这个要求对白沉来说太简单了,这个世界上比念厉害的能力千千万万。

    “第二,不许把有关我的消息告诉任何人。”

    “可以。”

    “第三,不许和旅团的人再来往。”

    “恩,这个有些麻烦,我怕等下有不速之客会来。”白沉其实从刚刚起就有些在意,他和团员打架的时候,西索居然反常的没有下来凑闹,所以他总有不好的预感。

    “这样好了,把要求改成‘过了今天之后,我不能和旅团的任何人往来’怎么样?”

    酷拉皮卡犹豫了几秒后就答应了,因为这个更改对他的制约影响不大,不过在定完契约之后,酷拉皮卡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们明明也是为了同伴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人,为什么当初却可以丧心病狂的屠杀和你们毫不相关的人呢?”

    “酷拉皮卡,你冷静一点。”雷欧力在一旁劝道,小杰和奇牙的眼中也流露出了担忧的绪,不过说实话,他们也想知道旅团的人会给出什么答案。

    白沉看了派克一眼,他现在还可以和旅团的人交流,所以不担心会被酷拉皮卡的念能力杀死,白沉见派克全心都扑在库洛洛上,所以他只能开口道:“我来回答好了,就因为是毫不相关的人才杀。”

    酷拉皮卡闻言,一下子就失控了,“为什么?他们明明是一群与世无争的族人,他们和你们有什么仇,你们要这样……”

    “和这无关。”白沉习惯的轻勾起嘴角道:“其实这是很好理解的一件事不是吗?比如像你和雷欧力他们,因为认识,所以要我突然下杀手还真的有点困难,可是那些我不认识的人就不一样了,因为毫无关系,所以才能没有顾忌的下杀手不是吗?”

    酷拉皮卡和雷欧力等人全都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这究竟是什么道德观念,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

    “当然,我并没有说我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这只是我的生存方式而已,因为你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世界,与世无争,所以才会无法理解,甚至还抱有这种天真的想法。”白沉其实对酷拉皮卡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过既然要辩论,他可不想输给这种小鬼罢了。

    “这都是借口,是你们丧心病狂,屠杀他人的借口!”酷拉皮卡黑色的眼睛有些泛红,隐形眼镜已经无法掩盖他心中的愤怒。

    “所以我才说你们太天真了。”白沉轻笑着说道:“还记得猎人考试时,我们遇到的猜谜游戏吗?那时候的问题是如果母亲和妻子同时掉入水里,你会先救哪一个?不觉得这是一个相当温和的问题吗?”

    “这哪里温和了!”雷欧力小声吐槽道,这种问题根本就是相当棘手,不论回答救哪一个都是错误的!

    “打个比方,如果当初的问题是母亲和妻子同时遇到了危险,你只有杀掉一个,才能救另一个,而且要是什么都不做,那么两个人都会死亡呢?”白沉低沉的嗓音如同吟唱哀曲的恶魔,不断刺激着酷拉皮卡等人的神经。

    “可是……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遇到这样的事?”雷欧力老实的问道。

    “呵,还没有发现吗?”白沉轻笑着说道:“我刚刚的问题和最初那个又有什么区别?不论是救出掉进水里的妻子还是母亲,你都杀死了另一个人不是吗?从本质上来说,这两个问题是相同的,只不过一个披上了救人的外衣,一个披上的则是杀人的外衣。”

    “可笑的是,人类恰巧就喜欢这样的外衣。”白沉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库洛洛继续道:“对于雷欧力你来说,你会选择救出掉入水里的其中一个亲人,但是你却不会选择杀掉一个人而救另一个人,但其实这两者之间是完全相同的,至少他们最后会得出的结论是相同的,既然这样,杀和不杀,救和不救又有什么区别?”

    “我……”雷欧力已经完全被绕晕了,白沉的话每一句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但是为什么合在一起就那么奇怪?

    酷拉皮卡显然比雷欧力脑子要清楚,所以他直视着白沉问道:“那么你就可以做出选择吗?”

    “呵……”低低的笑声从白沉的喉咙里响了起来,仿佛恶魔的颤音,带着蛊惑人心的节奏,“为什么不可以呢?如果是小杰和奇牙,那么我会杀了奇牙,如果是小杰和米特,那么我会杀了小杰,不用怀疑,我是认真的。”

    小杰和奇牙在这一刻全都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眸,酷拉皮卡和雷欧力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这个男人是认真的,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开玩笑的成分,真到了那一天的话,这个男人或许真的会杀了小杰!

    “我可以做出选择,留下重要的东西,舍弃不重要的东西,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所以……如果我连小杰都可以杀掉的话,为什么我不能杀掉那些和我毫不相关的人呢?”白沉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虽然还是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整艘飞艇的人却感受到了全所未有的战栗。

    太奇怪了!这……这完全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思考方式,一个人的心究竟要冷成什么样,才可以不断做出这种选择,难道在杀掉对自己重要之人的时候,不会心里感到难过吗?

    库洛洛自始至终都沉默的注视着白沉,原来这就是老师的价值观吗?怎么说呢?反倒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库洛洛想到这里,唇角不自觉的向上微扬。

    整艘飞艇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白沉这时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僵持了,所以他笑着岔开话题道:说得太多了,有些浪费时间,不用太过在意我的话,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同,还有现在可以交换人质了吗?”

    白沉的话终于让众人想起了真正的任务,接下来的环节之中,酷拉皮卡等人都有些沉默,但是交换人质的过程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酷拉皮卡把飞艇停靠在了某个地方,白沉和派克带着小杰等人站在一边,酷拉皮卡等人则站在另一边,当酷拉皮卡数到3的时候,双方一起放开人质。

    因为双方都没有耍花招,所以人质交换马上就完成了,人质交换完,酷拉皮卡就命令飞艇迅速起飞,这样即使旅团的人想要抓他们,一时间也没有了办法。

    库洛洛走回白沉这边的时候,直接掠过了派克,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白沉知道这并非是库洛洛冷酷,而是现在的他没办法和旅团的人交流,派克也清楚这一点,但她还是露出了愧疚和痛苦的表……团长恐怕是对她失望了吧?

    “你先回去吧,派克,我和库洛洛聊一会儿,过了今天可就没机会再交流了。”白沉的话让派克明白了自己真正应该做的是什么,她毅然决绝的转过,大步朝基地的方向走去。

    “不用再继续保持沉默了,反正我不是旅团的成员。”白沉和库洛洛在空地上一前一后的走着。

    “真是意外,以老师的格居然会答应‘不能使用念能力’这一制约。”库洛洛双手插着口袋,不徐不慢的说道。

    “念能力吗?”白沉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远处就传来了西索兴奋的声音,“恩哼~人家终于等到了这一时刻~来决斗吧~我看中的男人~”

    白沉目瞪口呆的看着开始脱掉衣服的西索,顿时有了一种被雷劈到的错觉,白沉偷瞄了一眼库洛洛的表,依旧没有丝毫动容吗?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不要再压抑自己了~来吧,让我们大干一场~库~洛~洛~”西索夸张的扭着腰,不过面对西索的挑衅,库洛洛始终保持了沉默。

    “我知道了~因为那个团员不能私斗的规定吧~这样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可不是旅团的成员,只是耍了个小小的把戏罢了~”西索说到这里,把背后用轻薄的假象所覆盖的蜘蛛纹拿了下来,“恩哼~我加入旅团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你决斗~库洛洛~!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我已经失去念能力了。”库洛洛直到此时才冷静的开口道。

    “什么?”西索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白沉知道这时该他出场了,所以他站到库洛洛的边说道:“是真的,酷拉皮卡对库洛洛定下了不能使用念能力的制约。”

    西索上的杀气在这一刻惊天而起,纸牌脱手而出,就在纸牌即将穿库洛洛脑门的刹那,西索又眼疾手快的用伸缩自如的收回了纸牌,经过刚刚的确认,西索已经明白了,库洛洛和白沉并没有欺骗他。

    “真是的,人家明明那么期待的说。”西索委屈的转过了,白沉还是第一次看西索这种表,就好像老婆被人抢走了一样,真的是很有趣。

    “恩哼~我对烂掉的果实没有兴趣,走了。”西索没有再说什么废话,很快就消失在了白沉和库洛洛的视野之中。

    “这就是老师留在这里的原因?”库洛洛在西索离开之后问道。

    “你说呢?”白沉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还记得我的预言诗吗?”库洛洛冷静的念出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要出发便往东去,在那里一定能遇到等待你的人,看来除念师就在那里。”

    “除念师吗……”白沉轻笑着说道:“不错的想法,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没有我就走了。”

    “还记得上次你说我想杀你的事吗?”库洛洛再次提起了这个话题,“老师从来没有这种时候吗?一旦认真就会动杀气。”

    “什么意思?”白沉不明白库洛洛想说些什么。

    “很简单的道理不是吗?就像一直很想要玩具的男孩,可是因为总是抢不到,所以最后只能为了抢到玩具而杀人。”库洛洛笑着说道。

    “这就是你的生活方式?”白沉突然有些明白了,那个他总是看不透的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逆风处,库洛洛黑色的毛皮大衣飒飒作响,“想要的东西就抢过来,这就是旅团成立的初衷。”

    “呵呵……”白沉突然很想笑,他真的是很久没有碰到过这么有意思的人,如果是在神界的话,或许他会和库洛洛成为朋友也不一定,因为他们是同类,难得的同类。

    “既然是最后了,那我也对你坦白一件事好了,还记得我预言的最后一句话吗?”

    “无论历经多少岁月,神之崇高地位依旧不改。”库洛洛就像吟唱诗歌一般,准确的重复了每一个字。

    “你的记真是不错。”白沉毫不吝啬的赞扬了库洛洛一句,“如果我说,我就是神呢?不老不死,永远存在于这个世间。”

    库洛洛先是一愣,接着便轻笑了起来,“神吗?真是有趣的答案。”库洛洛没有表明信还是不信,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

    “还记得你当初问我的问题吗?你问我是否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我告诉你,我相信。”白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因为我相信的神……只有自己。”

    库洛洛的瞳孔微微骤缩,他伸出手捂住了嘴,接着低低的笑声不断从指缝间流泻,原来是这样吗?原来从一开始……他就从未猜错。

    “老师,你总是让我惊喜。”库洛洛说出了和白沉那时相同的话,夕阳缓缓从两人的眼前落下,离别的最后一刻,两人竟然出奇默契的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安静的欣赏着不断落下的夕阳。

    当夕阳完全隐没于地平线之下,库洛洛也踏上了属于他自己的旅程,白沉没有挽留也没有劝阻。

    回基地的路上,白沉意外感受到了一股力量进入了他的体,下一刻,他惊讶的发现他的力量竟然已经完全恢复了,但是这股力量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不断攀升着。

    白沉无法吸收多余的力量,所以这股力量萦绕在了他的周围,不自觉的,白沉再次想起了那首预言诗……

    【即使所有的部件全都找回,依旧不能放弃自己的使命。

    多出的部件将会组成新的整体,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

    “哈哈……哈哈哈……”白沉笑了,自从成为神之后,他从来没有那么疯狂过,他终于明白预言诗的意思了,作为神的他想要提升力量实在是太难了,但是经过那个诅咒以后,只要他能成功撮合侣,那么就能得到力量,即使是在力量完全恢复的时候也一样,这些力量他现在不能吸收,但未必代表以后不能……

    只要不打破诅咒,他就可以一直靠这个诅咒收集力量!白沉摊开掌心,他拿出了神界的聚能珠,把围绕在他边的力量全部导入其中,虽然随时都能打破诅咒,但是这么好的敛财机会,他怎么能放过呢?

    白沉没有再回基地,而是离开了友克鑫市,在十老头的势力下,白沉的聚能珠再次吸收了不少力量。

    一个星期之后,白沉得到了派克死亡的消息,派克为了旅团,最后还是使用了念能力,她把有关酷拉皮卡的记忆全都打入了同伴的脑海之中。

    旅团的人为派克在基地之中建了小小的墓碑,一切似乎都已尘埃落定,几个月之后,整个旅团都离开了友克鑫市,白沉却在这个时候又来到了旅团的基地。

    几乎没有花多大力气,白沉就找到了派克的墓碑,没有名字,简陋的只有单薄的土堆,不过却是最符合流星街人的墓地。

    “小派克,你说……要是我复活你,库洛洛喜欢上你的可能是多大?”白沉拿出了聚能珠,丝丝的红线之下,原本平静的墓碑开始微弱的震动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

    【那时候老师也是这么陪在我们的边,虽然老师总是什么也不做,而且还常常恶作剧,但是很不可思议不是吗?只要是老师在的地方,我们就能尽的打架和胡闹。】

    【因为……大家都觉得很安心吧,老师就在边,所以再怎么胡闹都没关系。】

    “呵。”略长的刘海下是不自觉上扬的唇角,“就当是我……难得的善心吧。”

    耀眼的红光之后,土堆之中缓缓爬出了一个材火爆的女子,但是当女子都能看清眼前的事物时,她却发现自己的周围空无一物。

    命运……终于朝着无法预知的方向缓缓前进了……

    ***

    当白沉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虎正在爪子的画面,白沉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会儿,难道他因为复活别人的关系,所以又被法则扔出来了?

    白虎就好像看出了白沉的心思,没好气的说道:“恭喜你,真相了,还有既然你恢复了力量,为什么不打破诅咒?”

    “因为我找到了更有趣的事。”白沉把有关预言诗和聚能珠的事全部告诉了白虎,白虎听完之后,只是甩着尾巴,冷淡的说道:“你是在玩火**。”

    “玩火**吗?”白沉轻轻笑了起来,“如果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告诉我,我又可以焚毁些什么?”

    白虎沉默了,这是它和白沉之间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冷场,最后还是白沉打破了这样的气氛,白沉朝空间通道走去,轻笑着说道:“不用为我担心,因为我会变得更强。”

    强到足以……足以改变什么呢?

    白沉不知道答案,但是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他就不会后悔。

    白沉毫不犹豫的走进了空间之中,黑暗在顷刻间包围了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知道又将是一个新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CJ:猎人世界应该木有番外了,下个世界是滑头鬼之孙~恩,爸爸大人将会出场,咳咳~

    C**:叔这几天真是囧死了,**到底是在维护神马,搞得叔昨天连更新也不能,太蛋疼了~据说这几天留言也不能,所以孩子们看完要是留言失败就过几天再来吧,**的抽搐期间一切都是正常的……

    关于库洛洛散发杀气的事,答对的小盆友应该知道是谁哦~叔的小PP~可以贡献1分钟哦~真的只有1分钟哦~~

    而且叔这章RP金光闪闪哦,叔让白沉的力量全部恢复了~哼哼~不相信叔的人要自己打PP哦~~

    BY:本章RP金光闪闪到可以闪瞎所有小受们狗眼的叔~(各种得瑟骄傲自豪)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