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猎人篇10)

    白沉把事务所的生意全都交给手下的人之后,隔天就带着超厚版的相亲手册拜访了揍敌客家族,揍敌客家族位于巴托奇亚共和国海拔三千多公尺高的枯枯戮山上,这也意味着走过去是件相当无谋的事,所以白沉特地订了一张飞艇票。    白沉到达揍敌客家族大门口的时候,一群游客正围在揍敌客家族门口拍照留念,导游小姐更是非常敬业的解说着揍敌客家族的历史。    白沉忧郁了,原来伊尔迷的家竟然是观光胜地吗?还是说这个世界的人都太无聊了,所以才想看看杀手世家是怎样的存在?    白沉盯着揍敌客家族的大门看了很久,直接推门进去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果然还是应该先打个电话给伊尔迷?    “那个,小兄弟,你也是来揍敌客家族参观的吗?”就在白沉拿出手机,准备拨通伊尔迷号码的时候,有几个游客的走到了白沉边。    “不是,我……”白沉还没有来得及否认,游客们就兴奋的朝白沉开始狂轰乱炸,“揍敌客家族真厉害啊,据说只要是他们接受的委托就没有失败的。”    “没错,我也是那么听说的,所以站在这里的时候,我超紧张的,就怕从别墅里走出一个揍敌客家族的人把我们全部杀光了。”另一个游客红光满面的附和道。    白沉听到这里,难得吐了句槽,“不,我觉得这不可能,揍敌客家族的人不打白工,除非有人付他们钱,否则他们不会做这种浪费体力的事。”    “哦哦!原来是这样吗?这位小兄弟,你果然也对揍敌客家族研究很多呢!”几个对揍敌客家族好奇不已的游客再次激动的围住了白沉。    不,他的研究一点也不多,他只是看着伊尔迷那货就明白了,白沉有些头疼的挤开了的游客,这时他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白沉扫了一眼来电显示,伊尔迷吗?正好,他刚刚想打电话过去。    “在哪里?”依旧是毫无起伏的声线。    “你家门口。”    “直接推门进来,记得走大门。”    “莫非小门有什么机关?”白沉有些好奇了。    “有我家的看门犬三毛,我不希望它死在你手上,这样会很麻烦。”伊尔迷毫不吝啬的给出了答案。    伊尔迷的话音刚落,拿着手机的白沉就看到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游客一把推开了旁边的小门,并且还得瑟不已的说道:“切,揍敌客家族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什么不能进入,我这就走进去给他们看!”    白沉对着这个蠢货的背影了沉默了好几秒,然后他才拿着手机继续说道:“有个倒霉蛋走进去了,你们家那只看门犬很凶吗?”    “一般,只要不是我们家的人,基本都是它的食物,我先挂了,你进来之后,梧桐管家会接待你的。”    啊喂,这还叫一般?这完全就是吃人的野兽好吗?果然不能指望揍敌客家族养什么正常的宠物吗?白沉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挂断电话之后,他就朝正门走去,就在他把手贴在石门上,打算发力推门的时候,一具还带着血丝的人骨从小门中被扔了出来。    “……”白沉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他不再去看后众人的反应,因为那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已经说明了一切。    白沉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推开了大门,这个门的重量……估计应该有好几吨了,白沉闪进门的刹那,再次听到了后传来的惊呼声。    “天啊,刚刚和我们说话的小兄弟原来是揍敌客家族的人吗?”    “啊啊啊啊!我和揍敌客家族的人说话了,我要回去告诉我老婆!”    白沉的嘴角再次抽了抽,他应该说这个世界的人果然无聊吗?简直可以媲美奥利匹斯那帮脑残神了。    白沉进入大门之后,沿着唯一的那条小路走到了别墅之中,梧桐管家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这栋别墅是下人们居住的场所,揍敌客家族的本宅还要在这之后。    “请问是阿大先生吗?伊尔迷少爷让我为您带路。”梧桐一黑色西装,行礼的动作十分标准,可以说是管家的最佳典范。    “恩,麻烦你了。”白沉跟在梧桐的后,很快就抵达了揍敌客家族的本宅,白沉进入会客厅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十分强烈的压迫感,白沉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压迫感不是来源于一个人,而是来源于主座上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银发的魁梧中年男人应该是伊尔迷的父亲,剩下那个弯着腰的老头应该是爷爷或者祖父之类的角色,很显然这两个人是在试探他的实力。    白沉没有在这样的气势下表现出任何不自然的表,而是和往常一样笑着向伊尔迷打了招呼,“好久不见了,伊尔迷,另外这两位应该是伊尔迷的父亲和爷爷?打扰你们了。”    “哈哈,真是有礼貌的年轻人,坐,不知道这次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生意。”席巴因为长相的关系,所以看上去有些凶悍,但是他笑起来和说话的时候却出乎意料的和善,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让白沉觉得不可小觑,光从这个男人释放出的气来看……就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而且……有些奇怪,他只是来和伊尔迷谈生意的,为什么父亲和爷爷这种角色也在这里?难道伊尔迷一个人无法做主接下生意吗?    白沉虽然疑惑,但他还是一边喝着下人送上来的茶,一边笑着说道:“其实这次除了委托你们之外,还有一件事。”    “哦,是什么事?”席巴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问道,这个男人……确实不简单,在他和父亲两个人的威压下还能面不改色,虽然没有交过手不能判断这个男人的真正实力,但是就如伊尔迷所说,这个男人的实力恐怕不下于伊尔迷。    “先谈委托对象好了,否则我不是白来了吗?”白沉把早就准备好的照片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一旁面无表的伊尔迷。    伊尔迷拿起照片,看到上面人物后的下一秒,他那双总是空洞的猫眼第一次有了微微的变化,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伊尔迷的眼角微不可查的抽了好几下。    “……”伊尔迷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他上流露出的杀气已经充分表达了他的心,一旁的席巴和桀诺也好奇了,伊尔迷是他们亲自调教出来的,能让伊尔迷的绪有那么大的波动,莫非真的是什么棘手的角色?    席巴接过了伊尔迷手中的照片,当他看清楚照片上人物的时候,即使神经强大如他也不有了片刻的失神,原因无他,因为照片上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猫。    “阿大先生,你是在向我们揍敌客家族挑衅吗?”席巴眯起了眼睛,惊人的杀气从他的上冲天而起。    “咳咳,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这个意思。”白沉其实多少可以料到他们看到那张照片的反应,所以也不算太难应付。    “照片上的猫确实就是我想委托的对象,这只猫跟着我很久了,可是最近他却生了重病,我不想让他那么痛苦,所以打算杀死他,但是因为和他感很深,所以怎么也下不了手,这时我想到了伊尔迷给我的名片,既然伊尔迷是杀手,应该能帮我这个忙。”白沉说到这里,朝伊尔迷友好的微微一笑。    一时间,席巴和桀诺的眼神全都齐刷刷的朝伊尔迷去,伊尔迷虽然依旧睁着那双空洞的猫眼,脸上的表毫无变化,但是他的背后已经开始流冷汗了,父亲和爷爷都不是好搞定的角色,让他们期待了那么久的暗杀如果到头来一场空的话……    “你说过暗杀对象很棘手。”伊尔迷面无表的盯着白沉说道。    “对我来说,确实很棘手……抱歉,我可能让你误会了些什么。”白沉依旧在脸上保持了温和的笑容,想要祸水东引吗?不可能,他早就把今天的对策全都想好了。    伊尔迷:“……”    “哈哈哈哈!”席巴在这个时候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大儿子吃瘪,多少有些难得,“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就算了,爸爸,我们先走。”    “真是的,害老头子我还白白期待了一场呢。”桀诺呼出的气让胡子动了起来,看上去真的对今天的事相当不满。    “等等。”白沉怎么可能现在就让伊尔迷的家人离开,他立刻从空间中拿出了准备好的超厚相亲手册,迅速在脸上扬起了灿烂无比的笑容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揍敌客家族对伊尔迷的婚事有什么安排吗?”    白沉的话音刚落,整个会客厅就陷入了死寂之中,席巴和桀诺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沉,伊尔迷的这个朋友精神真的没有问题吗?    而此时此刻的伊尔迷更是用手指夹紧了念钉,那双空洞的猫眼一直死死盯着白沉,他正在考虑把白沉杀死再扔出去的几率有多大,伊尔迷很后悔,他根本不该给白沉名片,他早就应该想到的,西索那家伙的朋友之中不可能有什么正常人……    作者有话要说:CJ:上章,有孩子留言说,白沉不是伊尔迷的未婚妻吗?为什么伊尔迷认不出白沉是谁呢?叔囧了,叔想说,是伊尔迷未婚妻的那个人叫清风,不叫白沉……孩子们啊,两篇文不要看得混乱了,这篇文,猎人的上部分是和旅团一起相相杀,伊尔迷这货压根就没出现过,真的……    最后,相信叔,伊尔迷会悲剧的~    BY:蛋疼万分的伊尔迷……(上章,孩子们一直问叔,叔没有蛋蛋,怎么会疼呢?叔今天要郑重的告诉你们!!每一个腐的心中,都有一颗蛋蛋!不相信有蛋蛋大神存在的孩子们是无法体会真谛的!握拳燃烧状!所以叔相信,每个看叔文的孩子们都有一颗蛋蛋!)    被PIA飞的叔留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