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死神篇4)

    第139章(死神篇4)

    白沉和八千流有关合刊的事宜谈的很顺利,八千流一听合刊以后能赚更多的钱,立马就答应了,女协里的大部分成员对此事都报以了赞同的态度,因为一想到合刊以后,她们就有机会去接触蓝染和白哉这些队长,这帮少女们就/漾了。

    白沉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借此向八千流提议了男协和女协之间可以一起搞些活动,八千流没有什么意见,因为这孩子只关心她的买糖钱,所以这件事就那么一锤定音了。女协的成员们知道这件事后,就差没有高兴的跳起来了,和男协一起搞活动意味着什么?说白了就是联谊啊!要是能在联谊的聚会上见到蓝染队长和浮竹队长,她们死也甘愿呦!

    不过事实证明,女协的成员们想的太美好了,蓝染和浮竹还有白哉虽然答应加入男协,但是为队长,他们根本不可能参加这样的联谊,所以当女协的成员们满怀期待的参加联谊,并且在饭桌上看到一群十一番队的肌男时,她们纷纷内牛满面了,果然和帅哥联谊什么的只是奢望么……

    但是联谊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还真的有彼此看对眼的存在,一时间护庭十三番队的死神们闪婚的数量剧增,这也让白沉歪打正着的捞到了不少力量。

    当然,白沉没有忘记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去安抚露琪亚小妹妹,以露琪亚现在的心态,指望她喜欢上白哉不太可能,毕竟露琪亚太敬畏白哉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让露琪亚对白哉慢慢改观。

    白沉向来是行动派,所以这段子他一直往白哉家里跑,而且每次去白哉家里,他都点名要见露琪亚。

    跑得次数勤了,露琪亚也渐渐熟悉了白沉这个人,露琪亚对白沉的印象还不错,首先白沉是哥哥的朋友,其次在白沉前辈的边,她也不会那么紧张,而且就像大家所说的那样,白沉前辈脸上的笑容确实有安抚人心的作用,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从白沉前辈的口中,她总是能知道很多关于兄长的事

    所以没过多久,白沉就和露琪亚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尤其是在他们拥有共同好友海燕的前提下,这个关系就更是一千里了。

    “白沉前辈,为什么你每次拜访都会带辣椒礼盒过来?”露琪亚和白沉熟识之后,已经习惯了有话直说。

    “你不知道吗?白哉那家伙超喜欢吃辣的。”白沉见露琪亚开始关心白哉喜好了,觉得这事可能有戏,所以他又说了一些白哉喜欢的东西,“那家伙还很喜欢裙带菜,只要饭桌上有裙带菜,一定会全部吃光。”

    “啊,这个我倒是知道,因为兄长不论工作再忙,总是坚持家人要一起吃饭。”露琪亚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轻轻笑了起来,“对了,这是管家刚刚要我介绍给你的糕点,配上茶水很好吃。”

    “谢谢。”白沉习惯的在唇边勾起了笑容,露琪亚看起来似乎已经不怎么畏惧白哉了,这可真是件好事,不枉他这段时间一直往这里跑。

    白沉按照露琪亚所说,拿起盘子中粉红色的糕点,轻轻咬了一口,樱花的味道吗?所以这是樱花糕?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因为兄长在庭院里种了很多樱花树,厨师说这些落下的花瓣不用也是浪费,所以就把它们做成樱花糕了。”

    “好的,物尽其用。”白沉觉得这东西确实味道不错,不过还是比不上他以前在这里吃到的团子,白哉家的厨师做团子那可是一绝。

    “下次我要吃团子,记得帮我和管家爷爷说一声。”白沉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这话放在以前,露琪亚绝对会被惊到,哪里有人来做客还这么不客气?但是和白沉相处得久了,她已经渐渐麻木了。

    白沉把樱花糕全部扫完毕后才站起道:“我先走了,番队里还有些事,下次再来看你。”

    “哎?不等兄长大人回来吗?”露琪亚诧异了。

    “本来就不是来看那个家伙的。”白沉很自然的答道,但是这句话却让露琪亚彻底风中凌乱了,不是来看兄长大人的那不就代表……是专程来看她的吗?

    露琪亚这边还在惊悚之中,白沉却已经离开了,等到露琪亚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不过白沉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个,所以露琪亚也没有太在意。

    在这之后,白沉为了拉近和露琪亚之间的关系,还是一直往白哉家里跑,不过他每次都是看过露琪亚之后就匆匆离开,至于白哉这个儿时的好友,早就被他扔到了脑后。

    白沉以为自己对露琪亚洗脑的计划已经非常成功了,但是他却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老是往一个人家里跑,而且每次都不是见自己的好友,而是专门见好友的妹妹,这种事流传出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的悲剧。

    “白沉大人,你是不是喜欢上朽木队长的妹妹了?”

    “是啊,大人您最近总是特地请假去看朽木队长的妹妹。”

    “大人,就要勇敢去表白,我们大家都支持你!”

    白沉头疼了,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八卦不是奥利匹斯诸神的专利,白沉在内心重重叹了口气,不过脸上还是保持了温和的笑容道:“这只是一个误会。”

    “大人你不要害羞了,我们都明白的!”

    “是啊,大人不是教过我们幸福要自己争取吗?”

    面对四番队众多小白兔们楚楚可怜的眼神,白沉内伤了,如果这是在奥利匹斯,白沉早就动手了,但是面对这群小白兔们,他实在是太无奈了。

    白沉知道这种时候没办法解释,所以他只能甩开了众人,以求清净,白沉本以为只要不理会这些流言,那么这场风波总会过去,但是当他被卯之花烈叫去谈心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听说你喜欢上露琪亚了。”卯之花烈说这句话的时候,依旧笑眯眯的捧着茶杯,一点也看不出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队长不会也相信这种传言吧?”白沉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快保持不住了。

    “怎么说呢……我知道你不可能会喜欢上露琪亚,但是有些事我还是想提醒你。”卯之花烈说到这里,难得收敛了几分唇边的笑意,有些郑重的说道:“你可能只因为露琪亚长得很像绯真,所以才放心不下,但是露琪亚毕竟是个女孩子,你一直单独去见她,老实说并不妥当。”

    白沉怔住了,卯之花烈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卯之花烈知道他的真正用意吗?不可能,即使卯之花烈再厉害,应该也想不到他是想撮合白哉和露琪亚吧?

    “你知道朽木队长的妻子,也就是绯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去世的吗?”卯之花烈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白沉怔住了。

    不过白沉只是静默了几秒,随即便轻笑了起来,“不知道,不过直觉告诉我,不要听接下来的答案会比较好。”

    “是吗?”卯之花烈看着茶杯中袅袅上升的气,颇有些感慨的说道:“或许你是正确的,那么这个答案我就暂且保留到你想知道的那天。”

    卯之花烈说完就起了,“你去朽木队长家里一次吧,至少露琪亚的事要解释清楚。”

    “白哉那家伙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样的流言吧?”白沉觉得卯之花烈这回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

    “说不定朽木队长很在意呢?”卯之花烈的唇边还是温润的笑,但是却存有几分笃定的意味,这样的笑容让白沉顿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我会去的,不过时间由我定。”白沉习惯的勾了勾嘴角,卯之花烈对白沉这不以为然的态度没有多做评论,依旧只是保持了脸上温和的笑容。

    白沉终究还是去了白哉家里一趟,不过是在一个星期之后,白沉这回学聪明了,没有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求单独见露琪亚,但他不知道的是老管家早就接到了白哉的命令,这段时间严两人独处。

    不过白沉这次虽然没有见到露琪亚,但是却在第一时间见到了白哉,要知道这座冰山平时工作忙得很,要见上一面很不容易。

    “你居然今天在家,倒是让我惊讶了。”白沉喝了一口茶,其实他来这里不过是做个样子给卯之花烈看而已,他还没有傻到真的和白哉解释他和露琪亚之间的关系,万一人家白哉根本就不当一回事,那他不是傻了吗?

    但是事实证明,白沉小看了流言这东西的可怕,因为他还没有来得及享用管家特地为他准备的团子,白哉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彻底秒杀了他。

    “你喜欢露琪亚?”

    “噗——”白沉差点被水给呛到,是他幻听了还是白哉今天抽风了?白哉这家伙居然真的被卯之花烈料中了?等等,如果白哉喜欢露琪亚的话,会这么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

    白沉抬头看着白哉,恩,还是这张面瘫的脸,还是这熟悉的寒气,就连眉头的褶皱都和平时一样,看来是无法从这家伙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了。

    “不要告诉我你也相信这种传言,我可是会笑话你的。”白沉不动声色的喝了口茶,继续观察起白哉的变化。

    “我不希望露琪亚声誉受损。”白哉冷淡而又公式化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明白。”白沉愈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白哉这小子绝对是吃醋了,担心妹妹会被他抢走。

    “放心好了,我只是因为露琪亚是你的妹妹,所以才有些在意,我对露琪亚只有兄妹之罢了。”白沉为了让白哉安心,特意把话说清楚了。

    “恩。”白哉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房间里又再次陷入了沉默,白沉倒是习惯了,他当年和哈迪斯相处的时候,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沉默中度过,何况现在他也不是无事可做,起码可以啃啃团子。

    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流逝,整个房间之中寂静如斯,白哉沉默的看着对面不停啃团子的人,他的嘴唇轻轻翕动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开口。

    “我可以申请再来一份吗?”白沉用手撑着下巴,有些好笑的看着眉毛已经快打成结的白哉。

    白哉低下头,入目所及的是空空如也的盘子,他的眉头再次深蹙了起来,“一直吃甜食对体不好。”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白哉还是叫下人又送了一份过来。

    “谢谢。”白沉再次和团子君进行了大战,吃到一半的时候,白沉看着渐黑的天色,有些疑惑的问道:“露琪亚还不回来吗?”

    白哉其实心里也有些担忧,按照常理来说,十三番队在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没有工作了才对,今天确实有些晚了。

    “我找管家问一下。”白哉刚想遣人去找管家,下人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小姐……小姐她回来了,不过衣服上都是血,而且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浮竹队长也来了,他正在门外劝小姐,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

    白哉闻言,立即朝露琪亚的房间的走去,白沉也紧跟在了白哉的后,究竟是什么事,居然让浮竹亲自上门……?

    “发生什么事了?”白哉看到浮竹之后,一脸严肃的问道。

    “咳咳……”浮竹剧烈的咳嗽着,他的脸色苍白,看样子是体十分不适,剧烈的咳嗽让浮竹的脸颊泛起了病态的红,在听到白哉的问题后,他更是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白哉家里的佣人顿时慌了神,匆忙的想要去找医生,白沉见状,立即说道:“我来吧,你们不用忙了。”

    白沉长期在四番队工作,而且他又从缨姬那里学了时间回溯的治疗法则,所以稳住浮竹的病不成问题,有了白沉的治疗后,浮竹的脸色逐渐好转了很多。

    “谢谢你,白沉,咳咳……”浮竹朝白沉温和的笑了笑,但是他的眼神中却有止不住的哀痛和悲伤,“海燕他……对不起……是我没有能保护好海燕和露琪亚,咳咳……”

    “海燕他怎么了?”白沉心中顿时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浮竹垂下了眼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悲痛的画面,忍不住又咳嗽了好几声,“海燕他……死了,死在大虚手上。”

    这一刻,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作者有话要说:CJ:海燕君,相信叔,你的死是有意义的!是伟大的!是和叔绝对无关的!你要是想报仇的话请找原作98君,他才是罪魁祸首啊~嗷嗷!

    C**:叔知道这几章慢了一点,但是相信叔,精彩的在后面,啊哈哈哈……注意这几章的铺垫呦铺垫~

    BY:最喜欢给主角发便当的废柴月叔(今天神奇了,居然出了个新番动漫就叫便当,看了此动漫,叔第一个感受就是……抢打折便当的孩子你伤不起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