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冥王神话8)

    冥界和圣域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冥斗士们不说,修普诺斯和塔纳托斯也开始参战了,白沉和哈迪斯还是老样子,只要雅典娜没有攻入他们的大本营,他和哈迪斯就不能随意出手。

    白沉虽然没有遵守三界协定的意思,不过既然他和宙斯都已经谈妥了合作事宜,那么就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破坏规矩,而且现在这种程度的战斗,睡神和死神就足以应付了,虽然睡神和死神的神格等级都不高,但是和那群黄金圣斗士比起来,还是远超了一大截,人类和神之间的差距并非那么容易就能被打破,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神看不起人类了。

    不过白沉没有想到的是这场战斗还是朝着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了,这天,他正在和哈迪斯讨论上次他借给哈迪斯的那几本狗血小说时,前来禀报战况的人却惊慌失措的闯了进来。

    “陛下,冥后,大事不好了,死神大人被黄金圣斗士打败了!”

    白沉的大脑空白了将近一秒,塔纳托斯居然会输给黄金圣斗士?这怎么可能……即使那帮黄金圣斗士爆种子也不可能拥有和塔纳托斯匹敌的力量,更别提还要打败塔纳托斯了。

    白沉还在思考的时候,哈迪斯已经面无表的开了口,“具体况。”

    “是的,陛下,似乎是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联合教皇一起打败了死神大人,这群家伙甚至还卑鄙的动用了雅典娜制造的封神结界,否则死神大人也不会……”

    传令的人还来不及哽咽,哈迪斯冰冷的声线就响了起来,“你可以退下了。”

    “遵……遵命。”来人顾不得继续缅怀死神大人,在冥界,哈迪斯说的话就是绝对,所以他匆匆的退下了。

    白沉一边继续蹂/躏着哈小黑,一边观察着哈迪斯脸上的表,看不出任何端倪吗……不过确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人类无法弑神,所以塔纳托斯最多沉睡个几百上千年,等神力恢复之后,就会再次苏醒了。

    “要去看看吗?”考虑了一会儿后,白沉还是开口问道,毕竟哈迪斯心里怎么想的,他并不清楚。

    “不必,塔纳托斯轻敌了,这个教训可以让他清醒。”哈迪斯依旧阅读着手中的书籍,仿佛塔纳托斯的失败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白沉听完哈迪斯的回答,轻轻笑了起来,“你倒是对塔纳托斯的格很了解,我的意思是修普诺斯那里不用去管?”

    哈迪斯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抬起头道:“你不必担心,吾会赢得圣战。”

    “……”白沉再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哈迪斯到底哪只眼睛看出他在担心了?算了……闷男人的想法不是他这种人可以理解的,他默默的……继续蹂/躏哈小黑就可以了。

    事实证明,哈迪斯的推断是正确的,修普诺斯并没有任何反常,就像哈迪斯没有在意塔纳托斯的失败一样,修普诺斯的原话也是‘这样也不错,睡个一千年应该能让那个笨蛋成熟一些’。

    白沉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圣域为了干掉死神这么个大角色而兴奋不已,但是他们不知道这对于冥界来说根本是不痛不痒的程度,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圣域这边可是真正死了两名精英,而冥界这边不过是暂时陷入沉睡罢了,如果说这样的战果就能让圣域高兴的话,白沉还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但是白沉没有想的是更可笑的事发生了,他和哈迪斯都是极其信任修普诺斯的办事能力的,尤其是塔纳托斯死后,基本冥界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了修普诺斯手上,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修普诺斯居然也莫名其妙的步了自己弟弟的后尘,被教皇的双胞胎兄弟白礼给封印了,最神奇的是……修普诺斯和塔纳托斯这兄弟两人还是被封印在了一个盒子里,这让白沉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

    白沉不想到……修普诺斯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因为他和哈迪斯把所有的事都丢给修普诺斯,所以某人决定罢工了,老实说,这事如果发生在别人上,白沉相信那绝对是意外,但如果是在修普诺斯上,白沉觉得其中的水分就多了点,毕竟人家塔纳托斯好歹是一挑二才被干掉,修普诺斯呢?不过才一挑一就输了!这放水也放的太严重了。

    “冥后大人,现在冥界军应该怎么办?由谁指挥?潘多拉大人吗?”冥斗士们全都有些恐慌不安,毕竟连睡神和死神都被干掉了,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圣域的对手?

    “我说……不要用这种一副被蹂/躏了千八百回的眼神看着我,具体事宜请咨询你们的陛下,哈迪斯……”白沉实在是受不了底下那帮冥斗士楚楚可怜的小眼神了,修普诺斯那个混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想要让他这个吃白饭的忙死。

    “冥后大人……请不要丢下我们!”冥斗士就差没有抱住白沉大腿痛哭流涕了,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些冥斗士们,因为他们还不知道真正的哈迪斯已经苏醒了,他们一直以为被关在画室的亚伦就是冥王,所以这种时候,他们只能求助冥后了。

    白沉看着众多冥斗士们期翼的眼神,顿时有种掩面撞墙的冲动,“我说……不要让我有种我始乱终弃的错觉啊喂,一个个都摆出这种表到底是闹哪样,我说了去咨询哈迪斯,你们是听不懂吗?”

    “冥后大人,您就收下我们吧,我们一定会您鞠躬尽瘁的!”冥斗士们纷纷表明了自己的忠心。

    好吧,他确定了,这帮家伙确实听不懂人话,白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们刚刚说的那个潘多拉是谁?”

    “冥后大人不知道吗?具体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潘多拉大人在冥界很多年了,地位仅次于睡神和死神,一直负责统领我等冥斗士,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潘多拉大人一直守在陛下的画室外,无心指挥我们。”三巨头之一恭敬的答道。

    “画室……”白沉这才想起来这群冥斗士还不知道真正的哈迪斯已经醒了,潘多拉这个人他没有接触过,因为修普诺斯没有为他介绍,想来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倒是现在的局面……应该告诉这些冥斗士们真相吗?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去取回封印双子神的盒子,告诉我,那个拿着盒子的人在哪里?”白沉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修普诺斯的重要,难怪这家伙要罢工了,冥界确实有一堆麻烦事要处理……

    “那个老头子目前在……”冥斗士们的话还没有说完,扑面而来的冰冷的气息就彻底冻结了大之中的所有人。

    冷,极冷,不是体上的寒冷,而是来源于灵魂最深处的寒冷,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仿佛不论逃到哪里,都抵不过这股气息的侵入,这种源自心灵最深处的恐惧……到底来的人是谁?就在冥斗士们一个个瑟瑟发抖的跪倒在地时,低沉威严的嗓音在大中响了起来……

    “吾已取回封印之盒,汝不必担忧。”

    黑色的发,黑色的袍,来人整个人全都隐匿于黑暗之中,仿佛他就是黑暗的化,虽然并没有表明份,但是此时此刻,所有的冥斗士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人真正的份……能够牵动他们灵魂的力量,能够让他们打从内心敬畏和服从的人……只有……冥界唯一的王。

    “哈迪斯……”白沉轻轻蹙起了眉头,这种时候把份暴/露给冥斗士没有关系吗?哈迪斯似是看出了白沉的疑虑,他轻轻开口道:“无妨,已是最后一战,雅典娜无法离开冥界。”

    “我是无所谓,你决定就好了。”白沉又恢复了脸上的笑容,他盯着哈迪斯空空如也的两手看道:“盒子呢?不是取回来了吗?”

    哈迪斯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的走到了白沉的边,从空间中拿出发光的盒子,递给了白沉。

    “呵。”白沉看到盒子之后,不在唇边扬起了如同恶魔一般的笑容道:“修普诺斯这个家伙,既然他把烂摊子全部留给我收拾,不好好回报一下他,岂不是太不近人了?”

    “你啊……”哈迪斯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但是那颇为无奈的语调和眼中淡淡的宠溺,还是让一群冥斗士们看得傻了眼。

    这……这真的是他们的陛下?话说陛下让冥后家暴封印双子神的盒子真的没有问题吗?陛下你妻控已经没有下限没有下限了吧?

    或许是冥斗士们一双双闪着八卦光芒的钛合金狗眼让哈迪斯不悦了,所以哈迪斯冷冷的下了逐客令,“以后吾会直接调派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全部退下了。”

    “遵命。”果然冥王的八卦不是那么好看的吗?冥斗士们虽然心里一个个好奇不已,但是在哈迪斯绝对的威压之下,还是没有任何人敢忤逆哈迪斯的命令。

    “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盒子就能封印修普诺斯和塔纳托斯,我倒是小看雅典娜了。”白沉摆弄着手中的盒子,真是奇妙的感受……修普诺斯和塔纳托斯两人的灵魂竟然就这么在他的手中……

    哈迪斯没有回答,不过白沉知道哈迪斯的意思,在哈迪斯眼里,雅典娜那点实力还不足以让他动容,毕竟哈迪斯可是和神王宙斯,海皇波塞冬同级的人物。

    等等……波塞冬?白沉终于知道自己遗漏什么了,宙斯虽然承诺不会帮助雅典娜,但是如果雅典娜和波塞冬之间也有什么协议的话……但即使如此,他这方也还有宙斯,三对二的局面,还是他们占了优势。

    ‘呼呼——’脚边某只肥胖漆黑生物的喘气声让白沉回过了神,他抱起哈小黑,刚想和哈迪斯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阿白的声音。

    “愚昧的主人,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况很紧急,所以我才不惜耗费力量进行意识对话。”

    “阿白,老实说我真不想见到你,每次见到你都没有好事,说吧,到底有多不幸?”

    “不幸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其实如果不是你在静灵庭损失了一半的灵魂,你应该也能推断出这个结果才对,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天地法则限制了宙斯绝不能得到人界,因为他已经是神王,如果再得到人界的话,那么天地势力就会失衡,最坏的结果就是将引起新一轮的神王交替。”

    “我对宙斯这只种马是不是神王不在意,真的……”

    “卧槽,关键不在这里阿喂,天地失衡的最大结果就是三界生灵涂炭,而天地循环之间都有因果,由于是你和宙斯签订了契约,把人界转让给他,所以这就是你种下的‘因’!因此人界如果有一天因为三界大战而死伤无数的话,这个‘果’就会全部算在你的头上。”

    “所以……?”

    “所以就是人界死多少人,你就损失多少力量,如果你不想力量被轮白到零的话,那么就破坏契约吧,早死早超生,真的……”

    白沉忧郁了,沉默了片刻后,他才继续道:“没有第二种选择?”

    “有,你可以选择在这个世界把力量全部损失完,再次做回普通人。”

    “够狠的。”

    “我关闭通话了,力量不足,总之,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你应该知道,一旦成为了神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啊……我知道……”应该说……正因为是他,所以才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白沉睁开双眼,入目所及的还是哈小黑在它怀里装死的‘肥胖’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白沉突然有点羡慕起这只无忧无虑的生物了。

    “怎么了?”哈迪斯有些担忧的注视着白沉,虽然白沉刚刚的闭眼只有一瞬间,但哈迪斯还是感受到了白沉此刻的反常。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累了。”漫长的岁月,漫长的战争,漫长的一切,白沉想到这里,突然开口问道:“哈迪斯,你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吗?比如当神很累之类的……”

    “吾不知道。”对于哈迪斯来说,他从一出生就是神,数万年的岁月也不过弹指一瞬,所以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不过……

    哈迪斯抬起眼,总是平静无波的眸子此时有了些许涟漪,“在失去你之后,吾从未觉得生命如此漫长难耐……”

    “……”白沉突然觉得自己又干了件傻事,他就不该问哈迪斯这种问题,闷什么的……果然伤不起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