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冥王神话1)

    (bxzw.com)    白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周围鸟语花香,柔和的阳光为这座山谷平添了几分醉人的暖意,各式各样的小动物们欢快的在草丛间攒动,只可惜没有一只小动物敢接近白沉,不过即使这样,四周的画面仍旧像卷宗中的世外桃源一般,美好的令人窒息。bxzw.com

    白沉从草地上站起了,他感受了一下天地间的力量,然后轻轻蹙起了眉头,这体中熟悉的神格,他该不会又回到那个脑残遍地的奥林匹斯了……

    白沉还没有来得及确认自己所处的世界,风景如画的山谷中就闯入了一个少年,少年的长相很清隽,五官偏于柔和,耀眼的金发下是一双海蓝色的眸子,那双眸子如同世上最纯净的宝石,没有一丝杂质,乍看之下,少年就好像误闯花园的天使,整副画面美好的让人不忍破坏。

    但是……你妹的!他为什么从少年的上感受到了哈迪斯的气息?白沉忧郁了,哈迪斯这家伙该不会当年打击太大,所以改行打算做纯/洁少年了?他会吐血的,绝对会吐血的!

    “抱歉,打扰你了,但是这里的风景很好,我能在这里画画吗?”少年看向白沉,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关系,你可以随意……”白沉不知道哈迪斯这家伙附在这少年上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如果哈迪斯该死的要是一辈子都这模样,他是绝对不会和哈迪斯相认的!他不认识这么丢脸的家伙,绝对不认识!

    “谢谢你。”金发少年把画板架好,朝白沉露出了一个纯洁无暇的笑容,他坐□,全神贯注的在纸上挥洒,微风拂面,吹散了少年肩头的金发,少年的脸上是包容一切的温和笑容,原本在草丛间攒动的小动物们仿佛感受到了这股祥和的气息,纷纷朝少年的方向跑去,小鸟们落于少年的肩头,小兔子们围在少年的周围,这幅画面圣洁的让人仿佛置天堂一般。

    白沉觉得他浑上下都开始疼了,这货是哈迪斯?这货真的是哈迪斯?你妹的,哈迪斯绝对是疯了?他记得哈迪斯明明是冥王啊!这少年上圣洁祥和的气息是在搞毛?所以说哈迪斯是终于忍受不了冥界恶劣的环境,打算精分之后攻打天界么……

    这边白沉还在惊悚不已,那边的金发少年已经在纸上打完了轮廓,少年搁置下画笔,有些羞涩的看着白沉说道:“那个……抱歉,我一画画就会忘记周围的人。”

    “没事,不用在意我,你继续……继续……”白沉还处于惊悚之中,所以机械的答道。

    “恩……那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金发少年注视着白沉,总觉得这个黑发黑眼的男人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种感觉让他的心脏有些窒息,仿佛全的血液都在叫嚣沸腾,不过却又始终被什么东西绊住,无法冲破最后的那道壁垒。

    少年说完这句话后,立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脸色微红的低下头道:“抱歉,我……我太冒昧了,我叫亚伦,你呢?”

    “白沉。”某人很自然的答道。

    亚伦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瞳孔猛然骤缩,他捂住自己的心脏,痛苦的弯下了腰道:“白……沉……为什么……这个名字让我如此熟悉……”

    亚伦上的气息在这一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原本微弱的冥王气息猝然爆发,周围的植物以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消逝,动物们也惊恐的四处逃窜,就在亚伦痛苦不已,那头金发也逐渐染上黑暗之时,某个低沉轻佻的嗓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这可不行,觉醒的时刻还尚未到来,沉睡……”

    耀眼的五芒星在山谷中红光大作,光芒消褪之后,亚伦已经倒在了地上,而遍地枯萎的草丛中则是出现了一个让白沉熟悉万分的影。bxzw.com

    金发金眸,唇边总是带着优雅而得体的笑,修普诺斯屈膝朝白沉恭敬的行礼道:“冥后大人,好久不见。”

    如果是往常,白沉一定会纠正修普诺斯的称呼问题,不过此时他显然顾不上那么多,而是笑容满面的指着地上的亚伦问道:“这货是怎么回事?”

    修普诺斯唇边的笑容僵住了,他顿了顿道:“冥后大人,不管怎么说,称呼陛下的**为这货实在是有些……欠妥。”

    白沉毫不理会修普诺斯,依旧笑容满面的重复道:“这货是怎么回事?”

    修普诺斯抚额,好,他放弃纠正这个问题了,陛下现在尚未觉醒,冥界此时有冥后坐镇的话,这次圣战的把握也更大一些。

    “冥后大人,请随我来。”修普诺斯开启了冥界的通道,白沉没有犹豫就踏入了通道。

    冥界还是一如既往,灰蒙蒙的天空,一片虚无的景象,白沉进入冥界之后,不少冥界的生灵都激动的朝白沉打了招呼,尤其是冥斗士们,那叫一个斗志昂扬,没办法,想当年白沉扒/光圣斗士们的英勇战绩实在是太大快人心了,所以被冥斗士们牢记到现在。

    “阿尔墨斯,不对,白沉真的回来了?”塔纳托斯接到了手下人传递的消息后,立即在冥界的入口处迎接某人。

    “好久不见了,塔纳托斯。”白沉在修普诺斯之后显出了形,塔纳托斯发现目标之后,非常迅速的从怀里掏出某个黑漆漆的生物扔到了白沉的手上,“这是你的宠物,现在物归原主,你应该没有意见?”

    白沉低下头看着某个圆滚滚的生物,这是……哈小黑?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胖了?而且当年这孩子不是一副见谁怕谁的模样么?怎么现在胆子变得这么大,都敢和他对视了?

    “它怎么搞成这样的?”白沉终于意识到他原来真的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了,就连当初的小黑兔现在都变成了大胖兔,哈迪斯这个冥王也变成了纯洁文艺少年,时间……真他/妈是把杀猪刀啊……

    “这个……”塔纳托斯憋了半天都没给出答案,因为这厮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在冥界没人敢得罪这祖宗,谁让这家伙是他们陛下送给冥后的定信物呢?当初冥后挂了,陛下沉睡了,只有这家伙被留了下来,于是整个冥界彻底尴尬了,这小祖宗你敢打吗?你敢亏待吗?万一哪天陛下醒了,想起来有这么个东西,他们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啊,所以哈小黑同学的地位那是水涨船高,吃住享用的都是极品,久而久之,哈小黑也就养成二世祖的格,哪里捣蛋闯祸都有它的影子,但是最无奈的是整个冥界偏偏没有人敢罚他,因为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这对双子神都沉默了,那些个冥斗士们再想不明白就真的可以去死一死了。bxzw.com

    “总而言之,好好调/教这死小子,真的!”塔纳托斯憋了半天,最后只能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白沉的肩膀,至于那背后的真相,他是一个字都没有提,他才不想承认自己不敢惩罚一只区区的低等生物呢!

    修普诺斯自然知道自家弟弟的想法,不过他没有阻止的意思,在他看来,哈小黑确实需要回炉重造了,想来以白沉的手段,这小东西应该是没几天好子可以过了。

    白沉没有在意塔纳托斯的隐瞒,不过他对哈小黑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还是颇感兴趣,居然可以让塔纳托斯炸毛到这个程度,哈小黑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

    白沉原来是一直把哈小黑放在肩膀上的,不过哈小黑现在真的是太肥了,白沉肩膀那点小区域真不够哈小黑折腾的,所以白沉只能把哈小黑抱在了怀里,不过哈小黑自从成为了二世祖以后,一改当初喜欢装死的格,动不动就跑出去欺负别人,所以白沉的怀抱让哈小黑十分不爽,于是哈小黑毫不犹豫的,二世祖气息十足的用黑蹄子狠踹了白沉的手,并在白沉由于惊讶而微微松手的刹那,趁机开溜了。

    “噗——”塔纳托斯虽然很想忍住笑,但是他一想到白沉居然也中招了,就觉得大快人心,所以一张想笑又不敢笑的脸十分扭曲。

    至于修普诺斯,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至少表面功夫十足,在变幻出的桌子和茶具面前,他十分淡定的喝着茶水,就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

    白沉注视着哈小黑逃走的方向,脸上的笑容愈发温和了,他学着修普诺斯的样子,气质优雅的轻抿了一口茶水,语气平淡的说道:“塔纳托斯,你说的很有道理,哈小黑确实需要好好调/教一番了。”

    塔纳托斯这时终于忍住了笑,朝白沉投去了惺惺相惜的眼神,一边的修普诺斯微微收敛了唇边的笑意,打断了两人的眉来眼去,十分正经的开口道:“冥后消失数千年,恐怕还不知道冥界现在的况,就由我来为冥后大人解释一下。”

    白沉没有反对,他来到冥界的目的也是为了搞清目前的趋势,不过当他听完修普诺斯的长篇大论后,白沉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快保持不住了。

    “你是说哈迪斯在我消失后不但发动了长达数千年的圣战,而且还因为无法忍受寂寞而选择沉睡,最后还搞出什么灵魂转世的把戏去打圣战?”白沉很蛋/疼,疼得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哈迪斯了。

    “这并非陛下自愿,而是诸神牵制的结果。”修普诺斯依旧优雅的轻抿了口茶道:“总之你具有冥后的神格,所以可以纵冥界二分之一的力量,陛下还没有觉醒的这段时间,冥界就麻烦大人代为管理了。”

    “等等,从刚刚起我就想问了……”白沉放下了茶杯,笑着看向修普诺斯道:“我什么时候成为冥后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嘛……”修普诺斯拉长了尾音,笑容愈发浓郁的说道:“这是在你消失之后,奥林匹斯诸神公认的结果,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消失了……”

    “哦?”白沉毫不示弱的扬起了同样灿烂的笑容,“我以为这种事是需要当事人同意的。”

    “所以我才说,要怪就只能怪你在那个节骨眼上消失了,所以丧失了投票的权利。”修普诺斯唇角的弧度上扬了好几分。

    “你讨厌我,修普诺斯?”白沉用手撑着头,不徐不慢的问道。

    “说笑了,大人可是冥后,作为属下,哪里有讨厌上司的道理。”修普诺斯微微垂下眼帘,做出了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不过这表到底有多少真心就无人可知了。

    “那个……我说……”塔纳托斯旁听了半天以后,终于忍不住的拍案而起道:“不要无视我啊混蛋!”

    白沉和修普诺斯同时用鄙视的目光扫过了某个刚刚大吼大叫的人,然后纷纷再次优雅的端起了茶杯,笑容不变的品着香茗。

    “啊喂,你们是在看不起我?绝对是在看不起我!”某个沸点极低的死神彻底暴走了。

    “总而言之,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修普诺斯无视了自家弟弟的咆哮,转而问起了正经事。

    白沉轻轻摇晃着花样精美的瓷杯,低声笑了起来,“还能怎么样呢?除了待在冥界,恐怕哪里都不会欢迎我,对了,宙斯怎么样了? ”

    “直呼其名吗?算了,神王大人他很好,依旧风流快活,另外他也没有介入圣战,可以暂时不用在意。”修普诺斯也知道白沉曾经为宙斯打工了好几百年,而且还是属于任劳任怨的那种,不过最后换来的却是宙斯无的背叛,但是白沉消失后宙斯的反应多少还是有些耐人寻味。

    “迟早都是要算总账的,就让他再多快活几天好了。”白沉还没有肚量大到不计较过去的一切,欠他的东西可是要统统给他吐出来的!不过现在最令他在意的还是……

    “为什么会选择那个人类少年的体?”

    “只有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心灵才能容纳陛下的灵魂,那个少年是唯一的选择。”修普诺斯说到这里,站起道:“要不要去看望一下陛下的真,虽然灵魂不在此处,但是相信陛下还是会高兴,毕竟他都已经等了你数千年了……”

    白沉拿着杯子的手有了片刻的停顿,数千年吗……白沉垂下了眼帘,有些自嘲般的笑道:“真是愚蠢,为什么要选择自我封印……”

    “可能是再也无法忍受这漫长而寂寞的生命了……”修普诺斯轻勾起唇角道:“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去还是不去?”

    “你说呢?”白沉放下茶杯,随之站起了,修普诺斯这个家伙,故意这么说是想引起他的愧疚吗?不过……总归都是要去看看的,去看看这数年千来,时间的流逝究竟有多无……

    作者有话要说:CJ:滑头鬼没有番外是因为没有什么好写的~~老规矩,中秋节孩子们都很给力~谢谢大家的月饼票~

    人生囧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23:00:56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15:14:50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15:14:34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15:14:27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15:14:17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15:14:15

    人生囧乐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911 11:08:43

    花知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10:42:27

    Ente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10911 01:39:09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1 00:47:18

    君寒殤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0 22:38:10

    680567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910 16:35:13

    人生囧乐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910 07:33:30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10 07:32:28

    C**:很多孩子们表示,想吃大叔饼(响月饼),叔表示鸭梨很大……大叔饼什么的,吃了就会变成大叔啊!!变成像叔一样的废柴大叔哦!孩子们真的要吃吗??

    C**J:另外谢谢娜娜笑的长评,很含蓄的河蟹戏,写的很美很忧伤很虐,叔明明是喜剧风格啊喂!挖鼻孔ING,来个囧囧的河蟹戏什么的就更完美了~(被PIA飞)

    最后~~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叔今天吃了鸡腿吃了芋艿吃了月饼,十分滴满足啊……

    BY:即将倒霉的哈小黑……(二世祖神马的,其实很美好……)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