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烈火+SKIP最终章)

    (bxzw.com)    自从闹出了上次的误会之后,白沉就找肯算账了,又不是赫尔莱恩要死了,你天天一副棺材脸到底是闹哪样。bxzw.com

    “门主大人是这么和你说的吗?”肯听完白沉的话后,轻轻蹙起了眉头,“其实门主这么说也不算有错,只是……”

    “只是什么?”白沉脸上的笑容如风般温暖,但肯还是下意识的抖了一下,他沉默了良久,最后像是下定决心般的长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件事你迟早是要知道的。”

    “门主的肺部遭到了子弹的重创,虽然不至于马上就死,但必须做单肺移植手术,否则支撑不了多久,单肺移植手术的成功率目前不算高,但是因为我们内部有顶尖的医生,外加找个合适度高的肺也不是难事,所以手术失败的几率很小,不过……”

    “不过什么?”白沉脸上难得敛去了笑容,单肺移植手术吗……人类果然是脆弱的生物,不过一颗子弹,就连赫尔莱恩这样的男人都抵挡不住。

    “手术之后,活过一年的人比率很高,但是活过三年乃至七年的人,比率却非常低。”肯说道这里,脸上的愁容更重,“所以门主才拖到现在没有做手术,为的就是找一个合适度最高的单肺,老实说,以门主现在的况,实在不适合继续留在本,论起医疗条件和手术设备,我们的总部才是最齐全的。”

    “所以……你想说他是为了我才留在这里?”白沉似笑非笑的看着肯,然后微不可闻的低喃道:“真是……无聊。”

    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傻了,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早点离开本又如何,拿自己的生命留在这里做赌注,这样的感……他承受不起。

    “白沉!”肯见白沉转走,连忙大叫道:“你和门主所剩的时间都不多了,珍惜这样的时光,陪伴在彼此边不是很好吗?为什么……”

    “我做不到。”白沉侧过脸,唇角的弧度依旧,但是那样的笑容却给人一种凉薄的意味,“我的心很小,只能容下自己一个人。”

    白沉离开了,肯只能看着白沉的背影,陷入了冗长的沉默,他无法理解白沉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即便白沉不喜欢赫尔莱恩,但是在双方生命都所剩不多的况下,选择一起携手度过,这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为何要决绝到这个份上……

    白沉照旧还是留在了赫尔莱恩养伤的地方,不过他也申明了绝不会和赫尔莱恩一起回布兰登堡,而最初态度强硬的赫尔莱恩这次却没有说什么,而是默许了白沉的决定。

    手术的期很快定了下来,赫尔莱恩的体已经不能再拖了,他们找到的肺和赫尔莱恩的合适度很高,但是毕竟不可能百分之百契合,不过在这样紧迫的况下,实在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了。

    赫尔莱恩最多只能在本停留三个星期,因为最后一个星期他要飞回希腊做手术前的各种准备,众人都知道赫尔莱恩和白沉在一起的时间所剩无几了,所以大家都很识相,尽量不去打扰两人相处。

    “手术之后,我不会再来本。”某天用餐的时候,赫尔莱恩的这句话让肯惊的叉子都掉在了桌上,肯虽然不想打扰门主和白沉独处,但是用餐的规矩是赫尔莱恩定下的,晚餐必须三人一起,肯不好忤逆赫尔莱恩的命令,所以只能继续当他的电灯泡,不过赫尔莱恩的这句话实在是让肯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了,白沉也就算了,怎么连门主也……

    “正好,我也想说,我不会离开本。”白沉很自然的接了赫尔莱恩的话。

    肯再次呆住了,他手上的刀也不幸掉在了桌上,啊喂!这到底是什么发展啊,莫非今天是打分手擂台吗?这老死不相往来的宣言是什么?

    肯虽然脸上表不变,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他见两人发表完‘决裂宣言’后就不再说话,只能硬着头皮道:“其实……手术过后还是可以见面的……”

    肯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两人的反应,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赫尔莱恩和白沉都没甩他,就像没有听到他刚刚那句话一样,啊喂,这到底是什么况,难道刚刚的决定已经一锤定音了?他没有发言的权利?肯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他这个电灯泡是多么的不称职。

    后来,赫尔莱恩把黑帝斯也从别墅运到了这里,白沉在餐桌上看到黑帝斯的时候,难得心不错的揉了揉黑帝斯的脑袋。bxzw.com

    黑帝斯还是老样子,总是趴在赫尔莱恩的边,不过白沉每次都喜欢用强硬手段把黑底绑到自己这里,黑帝斯见自己的主人没有反对,也就甩着它的尾巴在白沉这里继续啃着它的牛排。

    于是每次吃饭的时候,餐桌上都是三人一虎,虽然白沉和赫尔莱恩都不怎么开□谈,但肯还是有一种恍然置于布兰登堡的错觉,记得很多年以前,白沉还在城堡里混吃混喝的时候,每天都是这样的场景。

    肯在这一刻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这里的餐厅和书房都和布兰登堡的布置一模一样,如果时间能一直停留在那个时候,那该多好。

    晚上的时候,白沉难得走进了赫尔莱恩的房间,由于赫尔莱恩体不好,所以只是躺在上,静静的注视着白沉。

    “惊讶吗?我居然会在这种时候找你。”白沉走到了边,拿起了头的书,看清书名后,他不失笑道:“真是难得,你居然还留着这本书,这么喜欢?”

    白沉所指的书正是那本《青女子传奇》,他至今仍旧觉得赫尔莱恩会喜欢看这本书实在是非常神奇,莫非赫尔莱恩就是传说中表面硬汉,内心少女的粉红男人?

    赫尔莱恩不知道白沉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看着书答道:“这是你留下的东西。”

    白沉沉默了,有必要吗……一句话就把气氛引到那个方向,害他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算了,反正迟早是要做个了断的,白沉想到这里,轻轻垂下了眼帘道:“我一直都没有问,究竟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你不必知道。”赫尔莱恩猜到白沉想做些什么,所以闭口不谈。

    “你应该明白,即使你不说,我也能查到。”

    “这件事不需要你解决。”赫尔莱恩毫不让步。

    “恩……让我猜猜,应该不会是宫崎耀司,那家伙没理由在这种时候火上浇油,所以是你一直追杀的伊藤忍?或许展令扬他们也有帮点小忙……”白沉只是随便猜猜,因为他认识的人就这么多,不过没有想到即使这样乱猜,竟然也真让他命中了目标。

    赫尔莱恩沉默了,即使只有短短的一秒,也足够白沉判断出答案了,居然还真是伊藤忍这个家伙,宫崎耀司为了保住他付出了那么多,而这个男人居然能够无视这一切,继续把事端进一步扩大,呵,真是个让人‘刮目相看’的家伙。

    “不要惹是生非。”赫尔莱恩感受到了白沉上传来的杀气,深深蹙起了眉头,他的事他自己会解决,不需要白沉替他冒险。

    “当然,我可是个好和平的人。”白沉笑得一派纯良,有些事他可以不管,不过这件事必须解决,如果不是伊藤忍当年打伤他的事,赫尔莱恩也不会追杀这个男人,而如果没有追杀这个男人,赫尔莱恩也不会现在深受重伤,归根结底,一切的起因都是他,他没有兴趣欠别人的债,尤其还是欠一个闷的债,以他和闷犯冲的程度来说,如果不还,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赫尔莱恩不相信白沉的话,不过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派人盯紧了白沉,这天白沉难得睡在了赫尔莱恩的房间,不过他是睡地板,谁让赫尔莱恩有伤,万一他睡相不好压着某人的伤口就麻烦了。

    这一晚,白沉的心出奇的平静,他想起了很多年以前,他似乎也和赫尔莱恩在一张/上睡/过,他们的中间隔着黑帝斯,那时候,他还一心一意的想要撮合赫尔莱恩和黑帝斯,没有想到最后却是一场乌龙。

    真是的……他果然是老了吗,居然想起了那么久以前的事……

    第二天起的时候,白沉笑容满面的接替了佣人的工作,替赫尔莱恩换上了绷带,赫尔莱恩看着在他边不停忙前忙后的白沉,原本冷漠的表看起来竟有了一丝柔和。

    以前服侍赫尔莱恩的佣人们全都心中震惊不已,不过一想到白沉是他们门主了那么多年的人,也就纷纷释然了,佣人们很有默契的退了出去,把地方留给了白沉和赫尔莱恩两人。bxzw.com

    “好了,我去洗个手。”用绷带在赫尔莱恩的腹部打上结后,白沉起去了房内的洗手间,他没有扔掉被换下的染血绷带,而是注视着上面的血迹看了很久……呵,百分之百合适的肺吗……

    接下来的一周里,白沉和赫尔莱恩几乎同进同出,肯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前几天还闹决裂宣言,这么快就和好如初了?所以说白沉当初是在忽悠他?因为这架势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要分手的样子,肯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为了这样好的变化而感到高兴。

    不过肯没有能高兴多久,因为白沉的病恶化了,时不时咳嗽是小事,咳出血来也是小事,可是咳嗽引发的心脏病就是大事了,肯最近简直是透了心,两个伤残人士凑一起,他能不紧张吗?不论是饮食还是作息他都必须全部考虑周到,万一因为这些原因两人病加重,他上哪儿哭去!

    就在肯以为自己够倒霉的时候,白沉居然一个人离开了,肯从手下那里得到消息后,差点没有惊得跳起来,白沉这个男人到底在搞些什么?体已经差成这样了,还出去折腾什么?何况门主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离开本了,这时候不应该陪在门主边吗?

    所幸的是白沉并没有失踪,而是继续去拍戏了,赫尔莱恩得知后,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命令手下的人不要去打扰白沉,肯出去找过白沉一次,他简直无法理解这个男人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拍戏什么时候不可以,为什么要挑这种时候?

    “咳咳,作为赫尔莱恩的左右手,我以为你更能沉住气一些。”面对怒火冲冲的肯,白沉依旧笑得灿烂无比。

    肯知道自己失去了以往的冷静,但他实在是无法理解白沉的所作所为,“为什么要选这种时候拍戏,你明明知道门主他……”

    “我打赌,你看了我新拍的电影之后,一定会哭得淅沥哗啦。”

    “我没有问这个!”肯几乎快咬碎了牙齿,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皮为什么这么厚!

    “真可惜,我还以为你会更有艺术细胞一点呢。”白沉惋惜的说道。

    “白!沉!”肯恨不得掐死这样的白沉,只可惜某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一点也不为所动。

    “这样好了,就赌一千万,如果你在电影院哭了,就要付我一千万,如果你没有哭,我就把我所有的财产留给赫尔莱恩,怎么样?”白沉笑眯眯的继续道。

    肯完全无法理解白沉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能扯这样的事,他朝白沉大吼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嘘,你让别人把目光都集中到我们上了。”白沉礼貌的朝众人笑笑,当大家都理解的移开视线后,白沉才轻声对肯说道:“你会理解的,在未来,回去,赫尔莱恩那里还需要你。”

    肯这时多少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转过,第一次用平生最冷漠的语气对白沉说道:“原来我一直都看错你了,门主会喜欢上像你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怜了。”

    白沉先是一愣,随即便轻笑起来,“你说的没错。”

    没有人知道白沉究竟拍了什么电影,一个半星期的拍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不过白沉毫不在意,他只要拍完自己的戏份就足够了,剧本是他自己写的,钱是他自己投资的,说实话,为什么想拍这部电影他也不明白,归根结底,只是为了不欠下任何人东西。

    白沉夜赶戏的样子连幸一都看不过去了,白沉在剧组咳出过好几次血,但他都像没事人一样的继续拍摄,周围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觉得白沉疯了,就连幸一也是一样。

    “白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急?”直觉告诉幸一这件事和赫尔莱恩一定有关系,但是由于黑道的消息封锁的都很严,所以他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没什么,不用担心我。”白沉拒绝了所有人的关心,拼命的赶戏,终于在一个星期后,拍完了他全部的戏份,这时距赫尔莱恩离开本只有三天。

    白沉透支了一点力量,在伊藤忍藏的地方布下了一场小小的游戏,为了不让宫崎耀司救人,他也给双龙会制造了一点麻烦,其实他可以让宫崎耀司忘记伊藤忍,但是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对于宫崎耀司这样高傲的人来说,他总有一天会看清自己真正的内心,唯有亲自走出这团迷障,才能让那个男人真正成熟起来。

    打点完一切后,白沉又回到了赫尔莱恩藏的饭店,肯不待见白沉,所以没有出席晚餐,赫尔莱恩什么也没有说,他和往常一样和白沉一起用餐,黑帝斯也依旧欢快的甩着它的尾巴,啃着牛排。

    虽然赫尔莱恩和白沉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两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顿晚餐了,这之后就是永不相见。

    晚餐过后,白沉去了赫尔莱恩的房间,他拿起边的《青女子传奇》重温了一遍,不过看到一半时,赫尔莱恩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肯并没有恶意。”

    “我明白,他只是心疼你这个首领而已。”白沉突然没了看书的心,他合上书,斜靠在了沙发上。

    “有时候我会很羡慕。”赫尔莱恩拿起了白沉放下的书,缓缓翻起了书页。

    “羡慕什么?不要告诉我你羡慕书里的女主角。”白沉再次开始怀疑赫尔莱恩是不是传说中的粉红男人。

    “是羡慕故事的结局。”赫尔莱恩抬起头,那双深邃的眸子就那么一直注视着白沉,“不论过程如何,结局总是好的”

    白沉微怔了片刻,不过最后他还是说道:“并不是所有的小说都有好结局。”

    “那我就只看有圆满结局的小说。”赫尔莱恩面不改色的答道。

    白沉再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所以他只能吐槽了一句,“为白虎门的老大,说这种话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吐槽完之后,白沉却自嘲的轻笑了起来,“赫尔莱恩,你会有好结局的。”

    这一刻,白沉不等赫尔莱恩有所反应,迅速拉下了他的头,白沉的脸离赫尔莱恩很近,近到让赫尔莱恩以为这几乎是一个吻,但是白沉终究没有吻下去,而是缓缓开口道:“忘了我。”

    那是如恶魔低吟般的咒语,带着无法抗拒的魔力,让人的意志不断沉沦,直至消失。赫尔莱恩的眼神迅速溃散,即使他的意志力再坚定,依旧抵不过神祇强大的识海,这短暂的瞬间,印刻在赫尔莱恩脑海中的影不断消失,无论如何挣扎,始终逃不过记忆的泯灭,因为遗忘永远比牢记来得更简单……

    “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白沉把陷入沉睡的赫尔莱恩放在了上,他走到门边,转头看了赫尔莱恩最后一眼,然后打开门,永远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

    进行手术的当天,肯从医生那里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那就是他们竟然找到了百分之百契合的肺,这样的肺不论是成功率还是移植后的存活率都很高,但肯还是存有一丝疑惑。

    “百分百契合的器官应该不可能存在?除非是同一个人……”

    “当初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惊讶,以为是手下的人搞错了,不过经过检查,确实是百分百契合,简直就像是门主上原来的那个肺一样。”

    这世界上的神秘事件谁也说不清,既然肺是真的,那肯也没什么好质疑的,手术在有合适肺的况下,进行的很顺利,事后据医生所说,移植后的肺没有在门主的体内起任何排斥反应,就好像这个肺就是为了门主而生的一样,这个检查结果让肯和医生都啧啧称奇。

    “对了,那个捐献肺的人在哪里?白虎门一定会重谢他。”既然赫尔莱恩已经没事了,肯自然要处理一系列的善后工作。

    “啊,这个……人已经死了,没办法,他的心脏不好,照理说心脏不好的人是不能捐献肺部器官的,因为他的肺部器官会受心脏影响,但是检查结果下来却是他的肺相当健康,所以我就和他说,不管任何条件,白虎门都愿意答应他,只要他愿意捐出肺,因为他这样的人捐出一个肺基本上没有存活的可能,我本来还准备花大力气说服他呢,结果他却说他只是在还人罢了,不需要任何回报。”

    肯听到这里,不安的感觉已经很强烈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他没有说,不过倒是留了一封信给我,让我务必转交给你。”医生把信递给了肯。

    肯看到信上的署名,心脏在这一刻猛然骤缩,原来真的是那个男人……肯努力平复自己的绪,但是颤抖的手指却不受控制,差点撕坏了里面的信纸。

    信封里一共有两张纸,一张是给赫尔莱恩的,并且注明肯绝对不可以看,一张是留给肯的,信里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三行字,但是肯的眼泪却忍不住的染湿了信纸。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迟早也是要死的,这个肺就当是还当初赫尔莱恩收留我的恩了,另外如果赫尔莱恩有一天想起了我,就把剩下的那张纸交给他,最后,一定要好好打理我的婚姻介绍所!切记!】

    肯擦干了眼泪,把信藏在了最机密的地方,医生虽然不明白平时以冷静严谨著称的肯大人为什么会哭,但要在白虎门生存,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技能。

    “我……是不是不该取那个人的肺?”医生不安了,他不会害死了门主什么重要的人?

    “不,你做的很好。”肯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医生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好装哑巴了。

    ***

    几天之后,赫尔莱恩醒了,就如白沉信上所说,赫尔莱恩忘记了有关他的任何事,肯心中饱受煎熬,但是他知道白沉所做的决定没有错,忘记这一切对门主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只是有时候,当赫尔莱恩一个人走向后院,在某块没有名字的墓碑前徘徊时,肯才知道,记忆或许可以被遗忘,但是一个人的习惯却怎么也改变不了,当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时,这份执着永远不会随着记忆的消褪而消失不见。

    “门主大人,这是今天的报告。”肯把文件放到了桌子上之后,却发现赫尔莱恩看着一本书发呆。

    “门主大人?”肯轻声叫唤道。

    赫尔莱恩回过了神,他淡淡的看了肯一眼,然后拿起了那本书,封面《青女子传奇》的字样让他的心莫名被触动,赫尔莱恩轻轻蹙起了眉头,这不是他会看的书,但为什么……总有种很怀念的感觉。

    恍然间,他的耳边仿佛响起了男人温柔的低语声……

    【赫尔莱恩,你会有好结局的。】

    不再痛苦,不再悲伤……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CJ:不要问叔为什么最后一句话有种很坑爹的感觉!

    叔坚信,这是最好的结局!

    老规矩,谢谢孩子们的霸王~~

    君寒殤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05 15:06:45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05 13:06:55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904 23:58:46

    schanxinrui0718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903 14:14:38

    果然开学了~既疯狂期之后,一切都惨淡了~~内牛满面的叔~

    C**:下个世界滑头鬼之孙,很短,第一部混份,应该只有24章,啊哈哈……叔太想写爸爸大人了,原谅叔~!再之后就是圣斗士了,哈叔在等着你们!!嗷嗷!

    BY:遵守了承诺RP散发出耀眼金光的叔(怎么样,这个结局是不是很完美?)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