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烈火+SKIP1)

    (bxzw.com)    白沉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公园的长椅上,他坐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他眼前的沙堆有不少小孩聚在一起玩耍,沙堆之后是一些滑滑梯和单杠之类的设施,除此之外,公园的后方是一座摩天大,现代化的城市吗……

    白沉感受了一□体里的力量,看来这个世界的实力等级不高,他的力量没有超出凡人实力的范畴,基本和在布兰登堡的时候差不多。bxzw.com

    分析完目前的处境后,白沉才观察起了自况,邋遢的衣服,发臭的体,还有脚边发霉的面包,看样子这具**的份应该是流浪汉了,难怪这群孩子们都远远的避开他。

    白沉轻轻叹了口气,也就是说比起拉皮条,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吃饭和住宿的问题吗?白沉想到这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本想找几个人问问这个世界的大致况,无奈他的形象实在是太糟糕,一般路人看到他不是叫警察,就是远远逃开,最后白沉只能发扬听墙角的功力,这才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大致况。

    他目前所在的国家是本,使用的货币是元,国家很和平,暂时没有战乱,总而言之,可以算是一个盛世了,另外只要有钱,基本上在这个国家什么都可以买到。

    吸收完来自于公园内妇人们聊天时所透露出的报后,白沉开始思考起了怎么赚钱,当然,前期数目不用多,只要能让他把现在邋遢的形象改变一下就行。

    白沉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拿出了赫尔莱恩当初送给他的戒指,他记得赫尔莱恩所在的世界和这个地方很像,那么这枚戒指应该相当值钱才对……如果当了它,至少短期内不用为钱发愁,虽然落魄到要当戒指的境地实在是有些丢脸,但是好歹比起饿死这种憋屈的死法要好上不少。

    其实白沉空间里不乏比戒指更值钱的东西,但是按照现代人的技术来看,就怕他们欣赏不了,最后鉴定出来是块废石,例如哈迪斯曾经送他的诸多冥石……所以白沉还是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

    此时的白沉还不知道,他的这番举动会让某个送戒指的一方大佬内伤加吐血,应该说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赫尔莱恩也在这个世界,因为琴海和本实在是相距甚远,而且两个国家之间的人种和风俗习惯也各不相同,所以才会让白沉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白沉很快就找到当铺,当铺的店主看到白沉拿来的戒指时,差点眼睛都直了,先不论戒指本的金属材质,光是戒指上那颗硕大无比的钻石,就令这枚戒指价格不菲了,而且这颗钻石不论是从切割还是从光泽度来看,全都是当之无愧的佳品,店主用仪器探测了老半天,最终确定了这枚戒指的价格。

    不过这店主多少还是留了个心思,毕竟白沉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乞丐,不但黑色的长发黏在一起,满脸污泥,甚至连上都发出了臭味,这样判断的话,这戒指很可能是白沉偷来的!不过店主为了吃下这笔大生意,还是故意死压了价格,在他眼里看来,这乞丐如果识相点愿意当戒指,那么就给他个一百万圆,打发一下,如果不愿意,那么就喊警察来把他抓走。

    其实白沉根本不清楚这枚戒指值多少钱,而且他也不在意店主压榨了他,毕竟以他现在的况来看,也只能如此了,所以白沉很快就同意了一百万圆成交,这让店主差点乐的合不拢嘴,这可是大生意啊大生气,这戒指如果加工一下再卖出去,那可是翻了几百倍都不止。bxzw.com

    白沉拿到钱后,并没有要任何合同文书,很快就离开了店,这再次让店主感叹,这么肥的一头傻羊不宰还宰谁呢?

    但是当不久之后,这名店主被黑道之中赫赫有名的白虎门门主请去做客,并且体会了一把什么是全家死光光的恐怖威胁外加残忍体罚之后,他终于意识到……其实那天被宰的绝对不是白沉这只傻羊,而是他自己这个傻/……

    一百万圆对于个人来说,并不算一笔小数目,当然,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数目,相当于一般人四到五个月的薪水左右,但是对于白沉来说,这笔钱却足够他翻了。

    白沉拿这笔钱先是找了家旅馆,一般旅馆入住都需要登记,但是差一些的旅馆为了拉拢生意,自然不会规定的这么严格,所以白沉很快就找到了地方,不过因为旅馆设施很差,所以洗澡必须去公共澡堂,这一点白沉并不是太介意,他先绕去服装店买了几件衣服,然后才进澡堂泡了个水澡。

    在澡堂里的时候,白沉就意识到众人的视线总是时不时的停留在他上,尤其是他走出澡堂,准备换衣服的时候,这个感觉更加明显。

    “我说……我的脸上难道有什么东西吗?”白沉换好衣服,找了一个刚刚一直在盯着他看的小豆芽,把对方到角落,笑容满面的问道。

    “我我我我……”豆芽君的脸在一瞬间涨得通红,不过在口吃了半天后,他还是完整的把话说完了,“你你你你长的好好好好像模模模特……”

    “模特?”白沉疑惑,在他所知道的词汇里,可没有模特这个单词。

    “就是出现在电电电视里的明明明星……”

    “是吗?谢谢你的称赞。”白沉放开了对于小豆芽的锢,习惯的在唇边勾起了灿烂无比的笑容,顿时闪得小豆芽半天缓不过神,等小豆芽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白沉早就离开了澡堂。

    白沉走在大街的时候才发现,或许这具的皮相真的不错,因为路上的行人多少都会盯着他看一会儿,甚至有些格开放的女孩子还会拦住他,问他要手机号码,虽然白沉对于长相这种事向来无所谓,毕竟神祇最重要的是实力,但是被人注目到这个份上,即使他也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所以白沉找了家服装店,走到镜子前观察了一下这具的皮相,但是当他刚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他唇边的笑容就抽搐了。

    你妹的!坑爹啊!这不是他真的长相吗?虽然没有真时具有强烈的杀戮气息,但是光从五官来看,这和他为杀戮之神时的样子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怎么会这样?莫非是阿白那家伙搞的鬼?否则这个世界绝对不可能有人和他的真如此相像,他记得最像的那次还是他经历的第一个世界,也就是在布兰登堡的时候,因为那次几乎等同于真穿越,但是从这之后的每一次轮回,法则都会给他安排新的份和**,所以绝对不可能出现这么相像的况。bxzw.com

    白沉盯着镜子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算了,他现在无法和阿白联络,只要不影响他接下来的计划,长成什么样都不是问题。

    白沉离开服装店的时候,一群女营业员们全都依依不舍,这么养眼的帅哥怎么就不多呆一会儿呢?可惜良好的职业素养只能让她们哀怨的看着白沉的背影,不断在内心挥着小手绢道别。

    回到旅馆之后,白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电视,这是能了解这个世界的最好渠道,接着便是寻找赚钱的办法,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没有钱寸步难行,他的任务也无法完成。

    白沉不断转换着电视频道,最后在一个娱乐节目停了下来,其实说白了,这是一个选秀比赛,屏幕的最下方是报名比赛的地址和时间,以及一些鼓动年轻人报名的广告语。

    明星吗……这么说起来,在澡堂的时候似乎有人说过他这个样子很像明星,不知道当明星的收入如何,白沉想到这里,迅速记下了电视机上关于报名的一些信息,然后再次转台,直到转到娱乐新闻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据NHK的内部人士透露,敦贺莲出演电影《血夜》的片酬高达九位数,敦贺莲以及他所属的经纪公司LE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回应,不过敦贺莲作为当红一线男艺人,这样的价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九位数?白沉看完这则新闻,再次转台,新闻台正在播报目前的工资水平,白沉听了一会儿,大致是大学毕业的学生,新进公司的收入在每月二十万左右,每年有两次奖金,分别是两个月的薪水,所以平均年收入在三百万圆左右。

    九位数和三百万,白沉几乎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就决定了自己未来的道路,虽然并不是很清楚明星应该做些什么,但是他迫切的需要这笔收入,所以参加选秀是目前必须要做的事

    第二天一早,白沉按照电视上提供的信息,很早就来到了选秀的地点,LE公司举办的这次选秀活动引起了多方的关注,LE作为老牌娱乐公司,旗下除了敦贺莲这样的一线男演员之外,还有众多人气很高的明星,不论是唱片,影视,主持,LE公司旗下都有出类拔萃的艺人,可谓是综合实力最强的娱乐公司。

    因此这次选秀吸引了非常多的年轻人,尤其是做着星梦的女孩子们,她们不少人都是抱着要亲眼见见敦贺莲的想法才来报名的,当然,年轻的男生们也不少,毕竟十七八岁是最做梦的年龄。

    但是活了上万年的白沉显然不在其中,他一来到报名现场,第一个感受就是想把周围的人全都轰成渣,虽然他并不讨厌闹的地方,但是人多成这样实在是让他有些厌烦,如果这是搁在布兰登堡,白沉早就一颗子弹送他们去见上帝了,当然,是临时的,毕竟他不能杀人。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周围几乎是人挤人的状况,但是白沉的边却有非常小型的真空地带,因为长年杀戮的关系,在不压抑本气息的况下,白沉上的血腥气是非常骇人的,而人类这种生物通常都有趋避危险的本能,所以即使白沉的皮相非常出众,但是敢靠近他的人却不多。

    第一关是海选,等轮到白沉进房间表演才艺的时候,这厮已经气压低到见人就想杀的地步了,为杀戮之神,这是他第一次排了七个小时的队伍,如果不是为了赚钱,他早就把主办人拉出来枪毙千八百回了,所以当一干考官看到白沉,并为他的外形感到满意不已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已经在鬼门关周围溜了一圈了。

    “白沉,是吗?中国人的名字?你会些什么才艺?”考官严肃的问道。

    “才艺?”随着白沉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他上的寒气也就愈发的骇人,他排了七个小时的队伍,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还想让他唱个小曲或者跳个小舞来娱乐下他们?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白沉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手很好,考官们要不要上场和我比试一下?”

    “这……”考官们全都面面相觑了,这要是换了一个人说这种话,早就被他们扫地出门了,可是白沉的外形条件实在是太好,而且他上那种危险的气质也是万中无一,好好培养一下,能红的可能不小,所以大家才犹豫了。

    “这样,让这里的保镖和你比一下怎么样?”主考官最后做了比较中肯的决定。

    “真可惜,不过我无所谓。”白沉的眼神在考官们之中流转了一圈,虽然脸上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但是众考官们却莫名感到背后一阵凉意窜起。

    这个房间里一共有四个保镖,其中领头的一个在得到负责人的示意后,走到了白沉的面前,礼貌的鞠躬道:“请多指教。”

    白沉的唇边仍旧保持了如风般温暖的笑意道:“你确定一个人就可以了吗?”

    保镖闻言微怔,不过随即反应过来的他有些动了怒,吃他们这行饭的最忌讳有人怀疑他们的手,而这时的考官们也觉得白沉有些不知好歹,虽然白沉的条件确实很好,但是不听话的艺人是公司最忌讳的存在,为了挫挫白沉的锐气,主考官再次说道:“既然这位考生都那么说了,那你们几个就一起上,点到为止,不要下手太重。”

    “知道了。”保镖们虽然不耻四打一这样的行为,,但是他们只是打工的,所以只能听上面人的指示。

    白沉单手插着口袋,其实别说是四打一了,就是二十个打他一个,他都表示毫无鸭梨,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笑着说道:“请多指教。”

    “哼。”保镖们围住了白沉,做出了包夹的姿势,白沉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就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正处于劣势。

    突然间,其中一个学过拳击的保镖出手了,犀利的拳头夹带着风声朝白沉的腹部袭去,与此同时,另外三个保镖也一起出手了,四波攻击几乎不分先后的攻向了白沉体不同的部位。

    考官们这时紧张的都快跳起来了,说了只是点到为止,万一闹出人命来怎么办?即使没有闹出人命,考生被送进医院也算是天大的丑闻了……

    “住手!”主考官焦急的喊了起来,但是他的话还没有喊完,就看到了他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面对来自于四个不同方向的凛冽攻击,有着黑色长发的青年只是靠微微移动体,就躲过了两个人的攻击,剩下两人的攻击更是以众人想象不到的方式,被青年轻松的用手抵挡了下来。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房间中只能听到汗水滑落地面的‘滴答’声,又是形的一个晃动,青年的人影只是在众人的眼前一闪而过,原本还站着的四个保镖竟然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主考官之外,其他的考官们心中发出了同样的疑惑,因为白沉刚刚的动作实在是太快,用眼几乎捕捉不到,不过等回过神来之后,考官们才意识到不对劲,都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倒下的保镖们还没有站起来,该不会……

    考官们想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一个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想要确认保镖们目前的状况,就在这时,白沉像是看穿他们心中所想似的说道:“不用担心,只是晕过去了而已,不会造成任何损害,等会儿就会醒。”

    依旧是如风般温暖的笑容,薄唇轻勾,一双黑色的眸子如渊般纯粹,黑色的长发被束在了脑后,额前仅留了些许稍短的碎发,老实说,很少有男人留这么长的头发会给人不错的感觉,但是白沉显然是其中一个,就好像他天生就应该是长发的样子,不过最让众人心惊的还是白沉的穿着,明明是廉价的衬衫和黑裤,但整个人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如欧洲贵族般优雅的感觉,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被牵鼻子走了,就像……现在的他们一样。

    众考官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主考官看着眼前的白沉,视线不由得炙了起来,这人绝对是颗最上等的钻石,先不说那神秘莫测的手,光是这份独一无二的气质,就足以在演艺圈杀出一条血路,这个圈子里缺的从来都不是长相好看的人,而是能压过所有人的独特气质,就像敦贺莲那样。

    “我说……我这算合格了吗?”白沉见众人这么长不说话,他多少也失去了等下去的耐心,其实刚刚在对战的时候他有了个更好的主意,他未必要当什么劳什子的明星,他还可以混黑道不是吗?以他的手,建立个小混混组织还是能轻易办到的,到时候收收保护费应该能够过活。

    “那个……白沉对?”主考官又仔细浏览了一下桌前的资料,然后才说道:“你合格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亲自来LE公司面谈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CJ:老实说,秦时明月这个世界让叔有些惊讶,没有想到那么多人喜欢上了卫庄,啊哈哈……其实他不算可怜,真的……

    另外谢谢大家的霸王票,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很卡,霸王票系统叔点不开,看到有人送了火箭炮,真的十分感谢!

    C**:这次的世界就是门主大人吐血加腹黑莲大继续腹黑的故事,噗……这算是什么介绍,另外小白沉在电视上也会有相当精彩的表现,啊哈哈……

    另外,不要问叔,门主大人知道他送的小戒指被当掉了会有什么反应,一切的深到了白沉上,那就是浮云啊……

    还有孩子们问哈叔什么时候出现,下一部就是了,孩子们不要急哈!

    BY:一只被当掉的可怜小戒指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