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秦时明月6)

    (bxzw.com)    “小亮,你和那个臭女人悄悄说些什么呢?”天明凑过头来问道。bxzw.com

    “没什么,盖大叔的房间在我旁边,你可以隔着墙壁和他说说话。”白沉岔开了话题。

    “真的吗?太好了!”天明闻言,立即撒开小脚丫子,激动的朝白沉的房间跑去,这让白沉再次有了一阵掩面撞墙的冲动,这孩子和盖聂在一起住了那么多天,竟然不知道他的房间在他们隔壁吗……实在是太强大了。

    “大叔,大叔,你听得见吗?”天明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兴奋的问道。

    “大叔听得见,天明。”虽然隔着墙壁,但是盖聂的声音还是很清晰,看来这里的隔音效果确实不怎么好。

    “太好了,大叔,墨家这些人实在是太坏了,居然把大叔你关起来,真是气死我了!”即便盖聂看不见,但是天明还是声形并茂的挥舞着拳头,把刚刚发生的事都讲了一遍。

    盖聂在墙壁的另一侧,一直安静的聆听,直到天明说完了,他才沉声说道:“天明,你不该这么冲动,墨家把大叔关起来只是无奈之举,大叔相信他们并没有害人之心。”

    “噗¬——”白沉不应该笑的,但是他听到盖聂说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忍不住,墨家的人没有害他的意思?就因为总是把边的人都当做好人,所以才会那么吃亏啊,就像当年的时候一样……

    “小亮,你怎么突然笑起来了?”天明疑惑的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听到了一些有趣的话罢了。”白沉不徐不慢的答道,他知道天明听不懂他话里的弦外之音,但是盖聂一定能听明白。

    果不其然,盖聂听完他的话后,再次保持了沉默,天明本就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他和盖聂聊了一会儿天后,就忍不住又跑出去玩了,白沉当然没有跟着一起去,虽然不知道卫庄对机关城渗透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

    天明离开之后,白沉照旧在房间里弹了一会儿琴,夜色弥漫,月光透过窗户倾洒在了石室之中,即使不点油灯,房里也能视物,而且还有一种朦胧的神秘感蕴含其中。

    白沉知道盖聂不会这么早就休息,而且机关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盖聂今晚也未必睡得着,最有可能的就是打坐一个晚上,以便时时应对突发况,所以白沉难得多弹了几首曲子,直到夜色渐浓,白沉才拨动了最后几根琴弦,结束了晚上的练习。

    “不对我的琴声做些评价吗?”白沉先前一直在隐藏自己的份,所以很少和盖聂攀谈,生怕他起疑,虽然即使起疑也不可能猜到他就是白沉,但是多一事总不如少一事,因此白沉才总是保持沉默,不过从今天晚上的冲突来看,如果卫庄真的对中央水池下了手,那么就代表他即将进攻机关城,在这样的况之下,他倒也没必要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了。

    而且……该做的思想工作还是得做,否则等盖聂和卫庄见面的时候,又是一场十年前的悲剧……今晚既然有这个机会,何不好好对盖聂进行一下思想教育呢?

    白沉的主意虽然打得很好,但是他却没有料到自己的问题落了空,墙壁的另一端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仍旧保持了沉默。

    “算了,既然大叔你不想回答,那我就换个问题好了,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卫庄既然是你的师兄,为何他却始终对你追之不弃,杀你对他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又是一阵冗长的沉默,就在白沉以为盖聂是打算沉默到底的时候,墙壁的另一端总算是传来了盖聂的回答。bxzw.com

    “天亮,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兵书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只是想从大叔这里了解一下卫庄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如果能推断出卫庄的弱点,这一场硬仗我们也有些胜算不是吗?”白沉虽然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但其实他只是想知道盖聂对卫庄到底是什么感觉罢了。

    “小庄他……很强,他是天生的强者,不会因任何事物和人而动摇。”

    “还有吗?”这么官方的答案,让他怎么揣测盖聂真正的想法啊……白沉有些头疼了。

    “天亮,你不用这么担心,大叔会保护你和天明的,我和小庄之间必有一战,这也是鬼谷派的宿命之战,谁都逃避不了,这是大叔的责任,你不用把这个包袱揽在自己上。”

    他还真没想揽……白沉的嘴角抽了抽,不愧是盖聂,才聊了没几句就把他剩下的话全都给堵回去了,闷的人果然麻烦……

    “或许……卫庄他对大叔你那么执着的原因,并不是想杀死你呢?”既然导战术不行,白沉只好开门见山了。

    “什么意思?”盖聂平稳的声音第一次有了微弱的波动。

    “大叔当年是怎么离开鬼谷的?继承人之争输了之后吗?”

    “……”盖聂沉默了很久,最后才沉声答道:“我放弃了继承人的份,提前离开了鬼谷。”

    总算是说出这个事实了,白沉轻勾着嘴角继续道:“原来如此,那么被你抛下的卫庄又是怎么想的呢?他会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得到的胜利而感到高兴吗?”

    “这是小庄的目标,即使当初我没有离开鬼谷,他也会拼尽全力打败我。”

    “那他打败你了吗?”白沉一针见血的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石室再次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白沉看不到盖聂此刻的表,不过他知道这个男人此时一定深蹙着眉头。

    “从众人口中对卫庄的评价来看,他应该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不是吗?他要的是绝对的胜利,而不是他人的施舍,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追杀你,这表示他把你当做了真正的对手,他的心应该是很矛盾的,他既希望能打败你,但又不希望你死得太快,只有你足够的强,他打败你才有意义,否则就是一件很无趣的事,就像……”

    就像当年那场关于决断的测试一样,卫庄虽然赢了,但是却并不高兴,他渴望超越盖聂,凌驾于众人之上,但是当他发现自己拼尽全力超越的不过是一个废物时,他的失望可想而知。

    卫庄想要打败的是那个初来鬼谷时意气奋发的盖聂,而不是现在这个为了正义而放弃一样的废物,三年的鬼谷生涯,让卫庄不断的失望,直到盖聂选择离开鬼谷,这份失望终于达到了顶点,或许在他人的眼里看来是难以理解的事,但是对于卫庄来说,他却已经有了足够憎恨盖聂的理由。

    白沉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有些东西他不能说,因为这是只有当年的白沉才知道的事,现在说了,等于他坦诚了自己的份……

    “或许……卫庄只是觉得……你本该是和他一样站在顶点的人,但是你却为了所谓的梦想,所谓的正义,轻易放弃了这一切,这才是让他真正憎恨你的原因。”

    石室之中再次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再说话,白沉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按在了琴弦之上,他本想弹首曲子缓解此刻的尴尬,但是想到周围的人都休息了,他最后还是收回了手。bxzw.com

    “我……不知道,如果小沉师弟在这里的话,或许他能明白小庄心里在想些什么。”盖聂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悠远,仿佛陷入了久远之前的回忆中。

    “小沉师弟就是那个白沉吗?”白沉故作不知的问道。

    “是的,小沉师弟是我们之中实力最强的人,当年我和小庄没有一个人能打赢他。”或许是过去的回忆太美好,所以盖聂的声音也比平时柔和很多。

    “是吗?”白沉忽然觉得从别人的嘴里得知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时,这个感觉还真是微妙,白沉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古琴,沉默良久后,他还是开口道:“虽然不想妄作什么推断,但是班大师曾说,十年以来,江湖中并没有这个人的任何消息,而如果他真是你和卫庄的师弟,即使他不在卫庄的边,以他高超的实力,卫庄会放弃探听他的消息吗?”

    “而事实是……卫庄什么也没有做,就好像忘记了有这个人一样。”白沉没有说出最后的答案,但是他相信盖聂明白他的意思。

    又是良久的沉默,唯有静谧的月色昭示着夜晚还没有过去,白沉不知道盖聂沉默了多久,直到那低沉中有着一丝压抑的嗓音轻轻响了起来。

    “小沉师弟很强,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死。”

    “呵……”白沉再次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原来这十年之中,盖聂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那么天真,还是那么愚昧。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吗?盖聂……”这是白沉为天亮以来,第一次直呼盖聂的名字。

    静,死一般的静,这种静仿佛连空气的流淌也清晰可闻,月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倾洒在石室之中,银色的余辉在白沉的上染上了一层的光晕,那是极淡的光,就像白沉唇边的笑容一样,凉薄的令人觉得心寒。

    “大叔,我有些困了,先去休息了。”白沉忽然觉得卫庄会恨盖聂并不是没有理由,抛弃当初所有的一切,只为了这些可笑的理由,没有能救得了天下苍生,也没有能救得了边的人,一直重复着同样的错误,但是却始终不悔,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傻的人吗?

    “恩,早点休息,天亮。”盖聂的声音压得很低,或许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天亮,这个孩子总是能看透他的内心,让他无所遁形。

    白沉并没有真的去睡觉,他只是看着矮桌上的琴,就那么看了很久很久,半夜的时候,天明不知道又犯了什么错,被墨家的人扔到了盖聂旁边的房间关了起来,期间天明一直在惨叫,让白沉的心里多少有些烦躁。

    一夜无眠,早上的时候,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原本平静的水面照到了阳光之后,竟然诡异的弥漫起了淡紫色的雾气,雾气从水底一路上升,直到蔓延在了整个机关城之中。

    “咳咳……”白沉捂住鼻子,鲜血一滴又一滴的掉落在了古琴之上,这是毒气……?卫庄什么时候动的手?难道是在中央水池……可是高渐离他们发现的那么早,如果水有问题,应该早就查出来了才对。

    “天明,听得见吗?大叔现在传授你打坐的心法,你尽力抵御毒气入体,天亮,你的房间没有锁上,你立即离开这里,去找端木姑娘他们。”即使在这种时候,盖聂依旧做出了最冷静的分析。

    白沉当机立断的从空间中拿出了神界的丹药,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但是如果神界的丹药解不了人间的毒那就太可笑了,服下解药之后,白沉立即离开了房间,为了避免天明有事,白沉本想通过缝隙把药扔进天明的房间,但是天明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毒气的影响。

    “毒气?可是我完全不难过啊,大叔,你等等,我这就到你那里去。”天明由于人小,所以可以穿过铁杆,并依靠着山上的一些藤鞭爬到盖聂的窗外,但是也仅限于此了,以盖聂的高,是绝对无法通过狭小的窗口爬出去的。

    白沉自然不希望盖聂死在石室里,但是原本控制机关的墨家子弟都已经中毒昏迷,整个况十分混乱,所以也没有人顾得上盖聂了。

    天明爬到盖聂的窗外后也尴尬了,他现在进退两难,盖聂知道,如果天明不努力爬到对面的桥上,那么他只会死在这里。

    “天明,看到对面山上的桥了吗?你现在爬到那里去。”

    “不可能的,大叔,太远了,我不要走,我要留在这里陪你!”天明抱着盖聂窗前得栏杆不放。

    “你能陪我多久呢?你累了,需要睡觉,在这种悬崖上你能安心入睡吗?你渴了或者饿了又该怎么办?现在你的体力还足以支撑你爬过去,你越是犹豫,越是失去这个机会。”盖聂背过了子,不去看天明,他知道这种时候,他必须狠下心来。

    “大叔,你别不理我,我爬,我这就爬!”天明望着对面的山,后怕的吞了口唾沫,但是为了不辜负大叔的希望,他还是艰难的一步步朝那里爬去。

    “天明,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做到。

    “恩,我相信大叔。”

    白沉由于一直在盖聂的门口徘徊,寻找可以打开门的机关,所以这些对话他都听到了,现在他也顾不上盖聂了,万一天明这小子摔死,那么一切都玩完了,别提见到卫庄了,在那之前他就先归西了。

    白沉也顾不上盖聂了,他从送饭的入口扔了一颗药进去,“大叔,这是解药,我先去对面的山上看着天明。”

    白沉说完,就通过横跨山脉之间的阶梯往对面的山上赶去,这死小子千万别在他到达之前给摔死了。

    白沉到达的时候,天明还没有掉下去,他艰难的爬着山,有好几次脚滑了,都是白沉眼疾手快,用特制的神界丝线缠住他的腰,把他拉了回来。

    因为有白沉掩护,天明也放心了不少,后面的路走得都比较稳,就在天明快要到达桥上的时候,端木蓉带着少羽和高月出现了。

    “这是天明?不好,这里为了防止外人入侵,所以桥上特地设下了机关,而现在控制机关的人全都中了毒,没有人控了,所以天明如果跳过来,会有生命危险。”

    白沉听完端木蓉的话后,内力不断往丝线上灌去,等到天明要跳过来的时候,他通过丝线扯动天明,让他直接越过了桥下的机关,跳到了桥上。

    “小亮,谢谢你,刚刚吓死我了。”天明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脯道。

    “小子,快感谢我这个大哥?没有我刚刚为你默默祈祷,你现在怎么能活蹦乱跳的?”少羽一把揽过了天明的肩膀。

    “去去去,这关你什么事了,你又没出力,这全是小亮的功劳!”天明朝少羽摆了摆手,一副不待见他的模样。

    端木蓉本来想给两人避毒的药,但是她发现两人竟然全都不受毒雾影响,她猜测可能是阳咒印的关系,所以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

    “好了,我们赶快走,我带你们去和小高他们汇合。”端木蓉作为墨家的头领之一,权限自然极高。

    白沉他们跟着端木蓉,急匆匆的朝集合地点赶去,但是还没有赶到,就遇上了秦国的铁骑部队,除此之外,还遇上了小高等人。

    小高正在和一个高手对战,以小高的实力,竟然不敌于对方,那是一个有着银色长发的男人,上杀气惊人,黑色的锦衣绸缎随着挥剑的动作而肆意飘扬,头上还戴着黑色宽条的头带,当然,虽然是全黑的打扮,但是不论上还是头上,这些衣物全都镶着金色的图案,显得贵气十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影让白沉感到莫名的有些眼熟。

    “那个白色头发的人是谁?”天明问出了白沉的心声。

    “那是卫庄。”端木蓉带着众人后退了一些,她显然十分紧张。

    “那个……端木姑娘,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好像有点幻听了……”白沉旁若无人的挖了挖耳朵,他刚刚是不是听到了卫庄的名字?怎么会呢,不可能的,他一定是听错了。

    “天亮,你怎么了?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们的,即使是卫庄,我也会护你们周全。”端木蓉有些担忧的看着白沉。

    白沉看了一眼院中稳压高渐离一筹的银色长发男人,又盯着男人上的衣服看了很久很久,最后他转过头,一副豁出去的样子问道:“这……真的是卫庄?”

    “当然,天亮,你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时,高渐离和卫庄的战斗终于结束了,高渐离打不过卫庄,所以明智的决定先撤退,而停下了动作的卫庄也终于让白沉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卧槽,搞了半天这暴发户一样的家伙真的是卫庄,卫庄这是疯了吗?这富得掉油一样的打扮到底是毛啊是毛?才十年不见,这厮的品味就已经糟糕成这样了吗……

    白沉在这一刻终于意识到,原来十年的时间,真的是如此可怕……

    作者有话要说:CJ:咳咳,不要问叔,为什么这张结尾如此的欢乐……因为叔太久不抽风,有点怀念了,啊哈哈……

    然后谢谢大家的雷~

    拔河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805 18:12:52

    P106305672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804 18:17:07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804 18:14:17

    幽月幻紫霜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803 16:14:11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802 23:22:37

    手榴弹君很强大……本星期的第一个手榴弹君……十分感谢ING

    C**:不要问叔下章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切都是……浮云啊……

    BY:一边写这章,一边忍着笑的叔(孩子们觉得,这章结尾如何……)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