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银魂篇6)

    (bxzw.com)    白沉没有想到银时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微怔了片刻,随即才轻笑着说道:“怎么?害怕妖怪大叔我把你吃了?”

    “切,阿银我才不怕妖怪大叔你呢!”银时吊起那双死鱼眼,不屑的挖着鼻孔。bxzw.com

    高杉和桂本来都竖起耳朵想听白沉的答案,但是白沉却轻而易举的把这个问题带了过去,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他们不知道白沉的过去,只知道他被银时捡到的时候是在战场……由于上没有任何伤口,所以才觉得他可能并不是士兵,但如果是刚刚那种程度的实力……或许在那个战场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到白沉……

    接下来的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众人赶到私塾门口的时候,银时第一个拉开门冲了进去,大喊道:“老师,你在吗?老师?”

    桂和高杉也随后跑进了屋子里,白沉走在最后,其实就从私心上来说,他并不希望松阳死去,毕竟松阳如果死了,谁来给他做小煎鱼呢……好,他承认他确实有点没心没肺。

    “怎么了?银时,才一会儿不见就那么想我吗?”如风轻拂般的温润嗓音响了起来,随之出现在走廊的是一个清隽的影,一袭灰色的和服,淡色的银发柔顺的垂在耳边。

    松阳看着朝他这里匆匆奔来的银时,不由自主的在唇边勾起了淡淡的浅笑,他揉了揉这个高已经快赶上他的少年的脑袋,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后,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大家的表看起来都很奇怪,难道是采购不顺利吗?”

    “采购是很顺利,不过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白沉笑了笑,他知道有些事他必须单独和松阳商量,所以他把银时几人全都赶去后院练习剑术了。

    银时几人知道白沉是想支开他们,不过他们看到老师平安之后,多少也松了口气,所以十分配合的离开了。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松阳给白沉泡了杯茶,脸上有些担忧的问道。

    “回来的时候遇上了天人,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恕我直言,我们还是搬家。”白沉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松阳垂下了眼帘,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道:“抱歉,我想我可能无法离开这里,私塾里还有学生在上课,只要他们还在,我就不能离开,为这个国家培养最新鲜的血液,这就是我的愿望……也是我无法逃避的使命……”

    “噗——”白沉差点把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这是什么诡异的思想?莫非他碰到了和盖聂一样想法的白痴?

    “那个,我冒昧的问一句,银时他们怎么办?”现在就看那臭小子在松阳心里有多少分量了。

    “其实我也靠考虑这个问题,可以拜托你吗?白沉,请你带银时他们去更安全的地方,如果是你,应该能保护这些孩子们才对。”松阳说到这里,重重的向白沉磕了一个头,“拜托你了。”

    “……”白沉觉得他的胃又开始疼了,为什么他总是会遇到这样的极品……白沉立即扶起了松阳,被这样的圣母磕头可是会倒霉的……绝对会倒霉的!

    “先起来,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只是银时那个臭小鬼如果知道你不愿意离开,他一定会选择留在这里陪你。bxzw.com”白沉说出了最有可能发生的况。

    “我明白,银时那里我会说服他的,剩下的就拜托你了。”松阳虽然唇边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但是眼神却坚若磐石。

    白沉考虑了数秒之后,立即想到解决的好办法,他在脸上扬起了灿烂无比的笑容道:“我知道了,银时那里就交给我好了,松阳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这……”松阳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他还是表达了真诚的谢意道:“那就麻烦你了,白沉。”

    “不客气,你收留了我那么久,这些是我应该做的。”白沉敷衍完松阳之后,立即在晚上把那三个臭小子召集了起来,开了一个秘密作战会议。

    “事就是这样,不论我怎么说,松阳就是不愿意离开这里,不过他却要求我带着你们去更安全的地方,所以我的计划是……”

    “把老师打晕吗?”银时听完白沉疯狂的计划后,不可置信的大叫道。

    “嘘,你叫这么响是想把松阳吵醒吗?”白沉毫不留的捂住了银时的嘴,转而对桂和高杉两人笑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神使大人,请原谅我提出反对意见,虽然我个人也很不想看到松阳老师遇到危险,但是我们应该尊重老师的决定不是吗?老师曾经说过,男人不就是愿意为了梦想而牺牲的存在吗?”桂一脸严肃的说道。

    “高杉你呢?”

    “我同意你的计划,我……不想失去老师,如果剥夺他人的梦想一种罪,那么我宁愿背负这样的罪孽。”高杉抬起了那双墨绿色的眼睛,这一刹那,白沉几乎可以看到燃烧在这个少年眼底的疯狂和决心。

    “你果然真的很喜欢松阳那家伙呢,好了,三对一,假发你输了,所以计划照常执行,明天我会负责打晕松阳,剩下的就拜托你们了。”白沉笑眯眯的说道,其实把松阳带离私塾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松阳醒来之后,一定会想要回到私塾,这个时候,就需要这三个家伙上演苦计了。

    “唔唔……”白沉听到这声音,他才意识到他还没有松开捂住银时的手,他拿开手后,银时猛地咳嗽了好几声,“妖怪大叔,我真的要念什么‘爸爸你不要抛弃我’这样的台词?”

    “不是很好吗?难道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好了,散会,明天按计划行事就可以。”白沉拍了拍手,宣布作战会议结束。

    “阿喂,阿银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绝对没有!”某个银毛少年恼羞成怒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白沉望着天花板,有些无奈的说道:“臭小鬼,你的房间不在这里?”

    “切,阿银我是担心妖怪大叔你一个人怕鬼,所以才来陪你的。bxzw.com”

    “所以……你到底想问什么事?”白沉翻了个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意外的是个好人罢了,没有想到你会这样替老师着想。”

    白沉开始胃疼了,他居然又收到好人卡了吗?而且还是银时这个臭小子发给他的,短暂的沉默后,白沉突然开口问道:“银时,你会做饭吗?”

    银时一愣,他显然没有明白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不过他还是老实答道:“不会。”

    “那你会洗衣服吗?”

    “不会。”

    “很好,我也不会,所以我们不带上松阳,这些事到底谁来做?”

    “……”银时呆滞了,在那双死鱼眼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某个悲愤的嗓音这才响了起来,“卧槽,妖怪大叔,阿银我看错你了!”

    白沉摊手,他只是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去探索问题而已。

    一夜好眠,白沉第二天很早就起了,对于他来说,打晕松阳并不是很难的事,白沉把银时和桂几人叫了起来,各自安排了下任务,其实第一阶段,他们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像往常一样上课就可以了。

    白沉又向他们灌输了一下离开这里之后的美好生活,让众人执行计划的意志更坚定,然后,白沉才去厨房里看了看有没有什么敲闷棍的最佳武器。

    白天,松阳照常在私塾里给孩子们上课,白沉要下手并不是很方便,而且这个时候把松阳支开很容易引起对方怀疑,所以他只能耐心的等到晚上,但是白沉没有料到的是……他并没有能等到这个时候……

    就像他对银时和桂还有高杉他们灌输的美好生活……终究只是一场可望而不可及的梦罢了……

    白天的课程还没有进行多久,村子里就来人匆匆忙忙的叙述了村子周围出现了天人,松阳由于还要给孩子们上课,所以把探查的事教给了白沉,白沉本来不想出门,因为他昨天杀了那几个天人,一定会引起对方的注意,不会贸然进攻这个村子,但是在松阳温和的笑容下,白沉还是跟着村民走了一趟,反正他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正好私塾下课,并不耽误昨天制定的计划。

    “白沉,路上小心。”就如同无数个他离开私塾的早上,松阳站在门边,眉眼温和的朝他挥手,阳光洒在他的上,仿佛镀上了一层暖意的光。

    “我知道。”白沉转过,跟上了那个带路的村民,但是……他却没有料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松阳,也是最后一次看着松阳站在门口为他送别。

    白沉和村民赶到天人出没的地点时,那里早就没有了任何人的影子,白沉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而且他的感知也告诉他这附近没有天人的气息,所以在转告了村民不用担心后,白沉就赶回了私塾,但是路刚赶到一半时,他就被天空上方所弥漫的巨大烟雾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烟雾的下方有着隐隐的火光,而且这个方向是……私塾吗?白沉心中的不安愈加扩散,他使出了瞬步,影在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树丛之中。

    等他赶到私塾周围的时候,整个私塾已经陷入了一片汪洋的火海之中,白沉的大脑有了片刻的空白,这种况下……人类不可能生还……所以松阳和银时,还有那几个小鬼都死了吗……?

    白沉忽然有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那么也实在是太可笑了,昨天他们还在讨论怎么把松阳打包一起带走,今天居然就世界大毁灭了吗……呵,真是不错的结局……至少他省了可以敲松阳一棒的力气……

    只是……为什么……他的心中会如此苦闷?难道他是在难过吗?或许……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心究竟能维持多久,可能就像麦斯死去的时候一样,不过只是……弹指一瞬罢了。

    “老师,松阳老师!可恶!”

    “怎么会这样,我们出去找神使大人的时候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松阳老师!”

    后熟悉的声音让白沉不可置信的转过了头,银时和桂,还有高杉三人不顾一切的想要往私塾里冲,不过在见到白沉后,他们齐声问道……

    “老师呢?”

    “老师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松阳老师呢?”

    “不知道。”白沉虽然意外银时他们不在私塾里,不过这倒算是一件好事,至少以松阳的个来说……孩子才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比起银时他们死去,恐怕松阳更愿意牺牲自己。

    “我要进去找老师!”高杉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了激动的一面,妖娆的火光染红了那双墨绿色的眸子,有某种东西在这一刻迅速滋生蔓延,仿佛冲破疆域的野兽,低声嘶吼。

    “我也要去,阿银我才不相信老师那么简单就会死,老师他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

    “我,桂小太郎不论何时都与你们同行。”

    三个完全失去理智的人,不顾一切的想要往火焰最旺盛的地方冲去,但是他们的脚步却被白沉硬生生的给拦了下来。

    “这么想送死吗?”白沉习惯的在脸上扬起了淡淡的笑,但是在失去理智的人面前,这无疑是狠狠的刺激了他们。

    “让开!我不像你这么冷血,只要还有最后的希望,我就不会放弃老师!”高杉的眼中只剩下了疯狂,他抽出腰间的武士刀,狠狠朝白沉砍了过去,试图突破白沉的防线。

    银时和桂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全都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他们多少恢复了些理智,他们都知道……在这样大火下,老师基本不可能还活着……

    银时有些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为什么……上天竟然要如此残忍,在给予他容之处的同时,却又无的夺去它……

    白沉和高杉的战斗还在继续,他闪过了高杉所有的攻击,而高杉也在体力的巨大消耗中,逐渐恢复了冷静。

    “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现在还想送死的话,我不会阻拦,只可惜松阳的仇或许没有人能替他报了。”

    “报仇……”高杉一字一句的说道,墨绿色的眼神中燃烧起了愈渐疯狂的火焰。

    三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之中,大火还在继续燃烧,‘兹兹’的声音仿佛灼烧着每一个人的心灵,红色的火光染红了整片大地,也染红了银时,桂还有高杉的眼睛,这是白沉第一次看到他们哭泣,很丑,尤其是银时这小子哭起来的时候特别丑,白沉开始有些怀念这家伙挖鼻孔的样子了,或许那样的表才更适合他。

    直到火焰完全熄灭的时候,银时等人才冲进废墟中,拼命翻找着可能是松阳尸体的一切,但是……什么都没有,一切都烧成了灰烬,除了松阳过去曾经送给银时的那把刀以外,一无所有……

    天亮的时候,白沉在天人大举入侵这个村子的况下,带着银时几人逃到了更偏僻的村子,虽然他们找到了新的落脚点,但是银时几人的气氛还是很凝重,他们都沉浸在松阳老师去世的悲伤之中,就连平时最喜欢吐槽的银时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晚上的时候,白沉迎来了意料之中的客人,银时坐在他的边,望着院外的落叶缤纷的大树,缓缓开口说道:“我想要去参军,假发和高杉也是这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CJ:老规矩,谢谢大家的雷

    boveboyslov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24 00:25:22

    588638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23 21:11:59

    5886387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723 21:10:45

    a69275851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23 20:52:50

    x64908895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23 22:03:39

    C**:这章,在大家的众望所归之下,颁给松阳老师便当盒一个!!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松阳老师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便当去也~~

    C**J:另外下章有爆点,估计孩子们应该全都没想到,其实叔上一章有埋很仔细的伏笔哦~~啊哈哈

    看有谁能猜到接下来剧如何发展~~得瑟中的叔~(被PIA飞~)

    BY:其实这章根本就不虐的叔……没办法白沉的心太狠了……一般况下他动摇不了啊他……内牛满面的叔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