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银魂篇4)

    (bxzw.com)    吃完西瓜以后,假发和高杉差不多到了要回家的时间,白沉把果皮收拾了一下,就在他起刚想去洗木盆的时候,松阳却叫住了他道:“白沉,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教这群孩子们呢?”

    白沉有些惊讶,松阳怎么会突然提这种事?教书的话……他对这个世界的知识可是完全不了解……

    “我是指剑术,你很强,从银时把你带回来的那天起我就意识到了……你愿意教给这群孩子你引以为傲的剑法,让他们变得更强吗?”松阳的唇边依旧是温和的笑意,但是眼中却漾着纯粹而坚定的光,让人兴不起拒绝的念头。bxzw.com

    “老师,妖怪大叔可是连做饭和洗衣服都不会,阿银我对妖怪大叔的能力表示深刻的怀疑。”银时一脸鄙视的抠着鼻说道。

    “臭小子,我可是很强的。”白沉狠狠的按住银时的头说道,剑术吗……虽然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剑术体系如何,但是论起实力,他不会输给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

    “是啊,银时,不要小看任何人,尤其是在你边的人。”松阳看着从白沉魔爪中挣扎而出的银时,温和的笑道:“看看你们盆子里的西瓜皮如何?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西瓜皮?那有什么好看的?”银时虽然那么说,但还是和假发还有高杉三人围住了木盆,他们刚刚吃剩下的西瓜皮杂乱的堆积在一起。

    “假发,你实在是太浪费了,都没有把西瓜啃干净,阿银我实在是为你感到可耻!”银时指着果皮上还连着一些果的瓜皮批斗着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还有这明明就是你自己吃的!不要栽赃到我头上!”

    高杉没有加入到两人的战争之中,他把木盆的西瓜全部拿出了出来,一片又一片的排列整齐,这个时候,银时和桂也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停止了争吵……

    完全一模一样的大小,每一片西瓜从一直线看……完全都是一样的宽度,没有多出哪怕一毫米,银时和假发不可置信的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抢了好几片果皮,把它们互相叠在了一起,结果接口处竟然完全吻合,真的没有多出哪怕一毫米……

    “我说……妖怪大叔,这一定是个巧合?”银时有些震惊了,他一直以为白沉不过是个混吃混喝的家伙而已,但是没有想到……原来妖怪大叔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人……

    “银时,我对你家的龌龊大人刮目相看了。”桂一本正经的说道。

    高杉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看向白沉的眼神却已经不同于以往了,如果只是一片两片果皮的大小一样,那还可以解释为巧合,但是这十几片西瓜里……竟然每一片的大小都一样,这绝对不是简单可以做到的事

    白沉没有说话,只是习惯的轻勾着唇角,他应该说不愧是松阳吗,竟然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其实切西瓜的时候,他不过是想着分成同等的份数罢了……

    “现在知道了?我可是个绝对公平的人。”白沉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天色已经不早了,所以桂和高杉都告辞了,私塾里再次只剩下了白沉,松阳和银时三人。

    白沉没有给松阳明确的答案,他既没有答应松阳当私塾的剑术老师,但也没有拒绝,松阳似乎并不介意白沉这种模糊的态度,只是在银时入睡的时候,他告诉白沉,不论什么时候改变主意都可以找他。bxzw.com

    白沉依旧继续做着他的米虫,家事基本上都由松阳负责,松阳对他的态度可以说是极好,不论是做饭还是洗衣,他在得知白沉不擅长以后,全都没有迫白沉去做,就连打扫私塾这件事,也全都由学生们包办了。

    所谓太上皇的生活大抵如此,白沉在松阳的家里可以说是过的极为舒适,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论起松阳做的所有菜色中,白沉最喜欢吃的是煎鱼,略带微焦,但是却焦的恰到好处,再撒上一点盐巴,可谓是人间美味,唯一可惜的是每人每餐一般只有一条煎鱼,所以白沉每每都会把主意打到银时的上。

    “卧槽,妖怪大叔,你抢小孩子的食物就不觉得丢脸吗?”

    “是哪个家伙说他现在已经是大人,不再需要别人的照顾了?”

    白沉抢食物抢的心安理得,丝毫没有一点羞耻感,作为曾经在流星街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人,白沉表示毫无鸭梨……

    松阳和白沉相处了那么久,自然也知道白沉的口味,虽然白沉抢银时食物的时候,他并不会介入,但是事后,他总是会把自己的那份煎鱼留给银时,当然,某个闹别扭的小鬼每次都不会接受就是了。

    于是某用餐时,白沉的面前终于出现了两条煎鱼,不用说,这一看就是松阳的杰作,某个银卷毛小鬼对此表示了深刻的抗议,“老师,你怎么能纵恿这种行为呢!家里的粮食不能让妖怪大叔这样挥霍!”

    松阳只是笑着揉了柔银时的头发,并不反驳,白沉自此也对松阳的老好人程度有了新的认识,不过在松阳家吃白食的时候长了,白沉多少还是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所以他主动揽下了采购各种必需品的工作,不过由于他对这个世界的物价并不清楚,因此每次买东西都会捎上银时。

    采购的次数多了,除了银时之外,白沉也会带上桂和高杉,有时候松阳也会同行,一群人挑挑拣拣,虽然花的时间很长,但是最后总能顺利的买完东西。

    白沉这段时间和桂和高杉他们也算是相处的比较熟了,桂和高杉有时候会留宿在松阳的家里,一般这种时候,松阳的房里都会多铺两被子,虽然整个私塾很大,但是空着的房间却不多,所以桂和高杉基本都和松阳睡一个房间,既然桂和高杉都和老师同/了,银时自然也要求一起睡,于是每当白沉路过松阳房间的时候,都不为松阳竟然愿意被这群臭小子压死而感到敬佩。

    不过白沉并没有开心太久,因为松阳最后把他也拉下了水,说什么既然桂和高杉都在这里留宿了,那不如就大家睡在一起好了,最后松阳为了说服白沉,甚至还搬出了‘这不是很像一家人一样吗’的说辞。

    白沉当然不会就这样被松阳忽悠住,好好的宽敞房间不睡,偏要五个人挤一间,这实在是太愚蠢了,可惜白沉的意见最终还是被松阳驳回了,在对方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的眼神中,白沉最终还是妥协了……

    哦,卖糕的,他居然没有能拒绝松阳的要求……五人挤一间房的后果就是……谁都没有睡好,尤其是白沉和银时两人,可谓是打了一个晚上的口水战。

    “妖怪大叔,你这到底是什么睡相,你压到我的手了!”

    “你怎么不说你也压住我的腿了?”

    “银时,快把你的脚从我鼻子上拿来,你到底几天没洗脚了,呕……”桂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快阵亡了。bxzw.com

    “假发,你只要翻个就好了,自己睡相不好还说我,阿银我可是睡觉姿势最标准的人。”

    “不是假发,是桂!还有……我想请问八爪鱼的姿势是最标准的睡相吗?”

    “够了,都闭嘴,与其有时间吵架,不如安静点睡觉。”一直沉默的傲高杉同学发话了。

    ……

    …………

    ………………

    昏暗的房间之中,安静了足足有五秒之久,随后爆发了一轮更激烈的争吵声。

    “银时,你这个臭小子,我说了,不要压着我的腿!”白沉彻底愤怒了。

    “妖怪大叔,不是我!阿银我是个从不说谎的好孩子!”

    “也不是我,虽然你是个龌龊的大人,但是我不会在睡觉这种人生大事上报复别人。”假发非常的严肃。

    于是,众人的视线划破了黑夜的暗沉,齐齐朝高杉晋助去,或许是承受不住众人臆测的压力,过了很久,高杉才转过头,有些别扭的压低声音道:“不是我,我离你还有一个人的距离,不可能压到你。”

    诡异的沉默再次降临在了众人之间,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白沉不知道过了多久,某个温和中透着一丝尴尬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抱歉,白沉,我这里转不了,可能是我压到你了……”借着月光,白沉仿佛可以看到松阳微红的耳根,这个一直在众人面前可望而不可及的男人……也有这么窘迫的时候吗,不知道为什么,白沉忽然有了一种很想大笑的冲动。

    “噗……没,没事。”白沉捂住了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一些。

    “想笑就笑好了,不用这么拼命忍着。”松阳颇有些无奈,他的话音刚落,众人全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气氛在一时间和谐了不少。

    “现在我终于放心了。”松阳微微侧过头,月色浸染着那双浅色的眸子,有种纯粹而温润的光流转其中,就连唇边的笑意都染上了几分暖意。

    “放心什么?”白沉对于松阳这没头没尾的话有些疑惑。

    “秘密。”松阳笑而不答,白沉也不是非要知道答案不可,所以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直到很多年以后,白沉才终于明白……这一句‘我终于放心’了的真正含义,白沉不知道松阳是用怎样的心说出这句话,但是他知道自己一辈子也无法拥有这样的感

    因为他无法为了他人而牺牲,自从他成为杀戮之神的那天起,他就明白了,所谓的法则永远不是人们心中的真理,而是……天道最残路的需要。

    第二天一早,五人起的时候全都顶了大大黑眼圈,白沉和松阳的脸上还并不明显,不过银时几人看起来就比较严重了。

    白沉整理被褥的时候,看到有小强飞快的从被子上蹿过,白沉强忍着额头的青筋,装作没有看见的继续叠着被子。

    白沉不消灭这些蟑螂,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会放之任之,桂和银时毫不留的消灭了这些蟑螂,白沉看着这些蟑螂的尸体,只觉得银时这小子难得做了件让他顺心的事。

    不过白沉望着小强的尸体久久不语的表却让银时彻底误会了,他想到初见白沉的时候,这个大叔也是用诡异的姿势躲避着所有的虫子,所以说……大叔其实是……

    “喂,妖怪大叔,你其实怕虫子?”银时不怀好意的捏起一只还没有死透的蟑螂,在白沉的眼前不停晃,脸上的笑容无比邪恶。

    “哦?你觉得这有可能吗?”白沉虽然额头的青筋不停跳动,但是脸上的微笑却灿烂无比,你妹的怕虫子!他和放大版蟑螂怪兽打架的时候,某个臭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还有,银时,有时间做那么无聊的事,不如快去把自己的被子叠了,我可不记得有把你教成那么懒惰的孩子!”白沉抱起叠好的被子,还有没有走到橱柜边上,他就发现自己不小心踩到了银时刚刚扔到旁边的半死蟑螂。

    这个触感……这个清脆的‘啪嗒’声,莫非这个称之为小强的生物已经没有救了吗?白沉立即低下头,看着连小腿都已经蹬不动的黑色壳状物体,脸上的笑容顿时比起平时还闪耀了好几个百分点。

    “银时同学……我应该说过的?滥杀是不对的行为,即使只是一只虫子,它们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当这些小小生物的生命力在你脚下,在你手中流逝的时候,你难道就没有愧疚感吗?如果不是你,它们或许还能活上好几年,还能继续欢快的穿梭在私塾的每个角落,是你!银时,是你无的剥夺了它们的生命!你这个杀虫凶手!”白沉义正言辞的说道。

    “阿喂,妖怪大叔,你快醒一醒,蟑螂可是害虫!它是人类的天敌!阿银我啊,可是做了好事才对,不要说得我好像是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一样!你说对,假发?”银时为了寻找盟友,立即把和他一起消灭蟑螂的桂给拉下了水,但是当他转过头去看桂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给死去的蟑螂们做小小的墓碑。

    “对不起,小强们……我居然在一无所知的时候剥夺了你们的生命,为继承了武士之道的男人,我桂小太郎发誓,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以强欺弱的事!”

    “阿喂,我说假发,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被那个家伙洗脑了,赶紧醒一醒!妖怪大叔可是精神不正常的人,你千万不要被他同化阿喂!”银时恨铁不成钢的猛摇着桂的衣领,无奈对方已经完全沉浸在剥夺小强生命的自责和悔恨之中。

    “桂,你是个好孩子,我相信小强们的在天之灵听到你真心的忏悔,一定会原谅你的。”白沉拍了拍桂的肩,再次展开了圣光普照的笑容,桂在强烈的自责下完全抵挡不住这样万丈光芒的笑容,他感到自己的心全都受到了强烈的净化。

    “真的吗?神使大人……”

    “恩,神会保佑你的,假发。”

    “神使大人,不是假发,是桂。”

    银时看着白沉和桂两人彼此心心相惜的画面,不由得嘴角直抽,“我说这到底是什么剧发展啊!那个神使大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还有妖怪大叔到底哪里像神使了?另外你们这么麻烦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神,神表示他鸭梨很大阿喂!”

    “银时,你还真是个冷血无的孩子呢。”

    “我对你太失望了,银时。”

    “不要用这种惋惜的眼神看着我!阿银我是正常人,才不会被你们同化,高杉,你也觉得我才是正常的?”银时在走投无路之下,试图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是当他喊完高杉的名字才发现……高杉早就离开了房间。

    “可恶,阿银我即使一个人孤军奋战也不会输给你们!”银时斗志昂扬的说道,但是他的斗志却没有一个人理睬,白沉把被褥放进橱柜里之后,就离开了,至于桂则是继续建造着小强们的小小坟墓,总而言之就是他银时……彻底的、绝对的、毫无疑问的被人忽略了。

    小强(蟑螂)事件之后,私塾的黑色壳状生物呈几何数飞速增长着,白沉没有办法去杀这些蟑螂,而桂接受了白沉的教育之后,自然不会再做这种以强欺弱的事,至于剩下的银时……他为了不让妖怪大叔的病(指精神问题)加重,也选择了无视,所以最后,消灭蟑螂的工作全部落到了松阳的头上。

    所以某天,当松阳大扫除时,发现一群硕大油亮的蟑螂在他面前明目张胆的一字排开搬家的时候,某个名为松阳的老好人终于产生了一丝疑惑……他家的蟑螂什么时候……数量这么多胆子那么大,而且还一个个都像营养过剩一样的爬不动?这到底是什么况……?

    作者有话要说:CJ:咳咳,不要问叔为什么最后变成蟑螂大战了……既然孩子们要囧的,叔就囧个狗……

    C**:本来这章下午就该发了,但是下午叔因为china joy门票的事,各种烦躁,考虑到去现场买票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所以叔在CJ的官方淘、宝上买了……结局很悲催,叔7号买的,结果21号,也就是今天也没有收到票子,即使是用挂号信的方式寄也没有这么慢啊……尼玛还敢再慢一点么,结果叔一连打了3个电话想问到底这么回事,结果包括淘宝负责人,包括CJ的官方等等这些电话都没打通,无奈之下,只好让父上大人去了次邮局,问问有没有叔的挂号信,结果一问之下是……没有……根本没这玩意……

    叔只好百度了一下,结果在CJ的贴,发现很多孩子和我一个问题,凡是7号买票的人都内伤了,因为那天的票全部漏发,有些人说申请了退票退款,结果CJ还不给退BALALAL得……

    于是叔彻底火了,就在叔准备使出总攻霸气无敌神功的时候……手机小受他居然响了,打开一看,居然是邮局通知我,挂号信刚刚寄出,让我这几天注意查收……

    那一瞬间,叔顿时内牛满面了……

    网上买票的孩子……你伤不起啊……

    尼玛还敢再狠一点么,28号的参观票,7号买,21号才给我发货……考虑到挂号信本的速度……如果28号来临了……票还没有到,这是何等的悲剧……

    再次,总攻叔用亲的经历告诉大家……要看CJ,请勿网上买票,各种伤不起……

    C**J:于是晚上心稍微好点的叔写了这一章……咳咳,很多孩子都说不看银魂,不看的孩子们就留着钱跳过好了,经历了网上买票事件,叔表示叔各种伤的起……咳咳……

    叔会稍微压缩一下银魂的剧,下个世界不是重回烈火 就是重回圣斗士……叔会再斟酌一下的……

    BY:今天各种内伤的叔(孩子们,赶紧来点爪子抚慰下叔,有没有孩子和叔遇到一样的问题了?)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