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死神篇番外)

    (bxzw.com)    白沉被注入药剂,陷入沉睡之后的数十分钟内,卯之花烈就察觉到了异变,只是等她赶到的时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白沉全的灵子已经全部冻结完毕。bxzw.com

    卯之花烈没有花多久就找到了凶手,虽然执行者只有一个,但是背后出主意的智囊团人数竟然涵盖了整个四番队的三分之二,面对一群跪在她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四番队成员们,卯之花烈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说出责备的话语。

    “队长,对不起,呜呜,我们擅自偷听了你和朽木副队长的对话~~”

    “可是……我们实在是不想让白沉大人就这样死去,既然有办法能拖延白沉大人的命,为什么你们都不用呢!我们才不管白沉大人的选择是什么,我们只是希望他能活着而已~!”

    “是啊,不管什么处罚我们都愿意接受……难道希望白沉大人活着就不行吗?”

    卯之花烈怔住了,自从她当上四番队队长的那一天起,队伍里就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队员们的格也越来越懦弱,而现在这些人豁出一切的态度……全都是因为白沉吗……?

    而且这些人说得并没有错,希望一个人活着有什么错呢?使用药剂去拯救一个人的生命又有什么错呢?即使这违背了当事人的意愿,即使这是自私万分的选择,但是……至少结果却是所有人都乐见其成的……

    相反,只因为白沉的一句话,就决定放弃的她和白哉……他们到底被什么东西所绊住了呢?果然是在这个位置在坐得太久了吗,竟然连她都忘记了自己的本心……四番队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吗?那么为伤患的白沉又有什么权利拒绝他们的治疗?

    卯之花烈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在脸上绽开了温柔无比的笑容道:“我有说要惩罚你们吗?做得很好,不愧是我手下的队员。”

    “哎??”一群以为自己绝对会被狠狠处罚的队员们全都下巴脱了臼。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白沉的体我会找地方存放,还有……没有我的许,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许接近这具体,知道了吗?”卯之花烈虽然语气温温柔柔的,但是看到她脸上笑容的众番队成员却全都争先恐后的点了头,开玩笑,得罪队长的下场绝对是极其恐怖的!

    白沉的体被存放在了四番队最机密的地方,卯之花烈把这件事向总队长汇报了一声,因为只是一个三席的事,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很大的轰动,倒是十二番队的队长对于白沉的体质起了浓厚的兴趣,非常想把白沉的体从四番队里偷出来做实验,不过在卯之花烈异常灿烂的笑容下,这个想法还是只能打了水漂。

    如果说谁是对于这个消息感触最深的人,那么无疑是白哉,说实话,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真的是在心底松了一口气,白沉不会死,不会就那么消失在他的眼前,这确实是一件好事,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难以抚平的寂寥与落寞。

    他没有能救白沉,最初听到白沉选择不使用药剂的时候,他沉默了,作为贵族,他尊重朋友的选择,这是贵族的守则,也是他个人恪守的礼仪,但是在保存药剂的那几个夜晚,他的心中却无法遏制的滋生出强行使用这支药剂的念头。bxzw.com就像恶魔的荧惑,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在他脑海中盘旋,他的耳边一半是那天晚上蝉虫嘶声力竭的鸣叫声,一半是白沉清冽低沉的悦耳嗓音……

    【有时候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终点,更多的时候,它更是开始……】

    【我死了,一切就都是终局,但如果我靠着这支药剂苟延残喘,那么不论是你,还是夜一他们,甚至是整个四番队,你们这些人的心中永远会横着一根刺,剔除不去,每每想起都会隐隐作痛,所以与其把希望赌在那么渺茫的未来,让大家都痛苦,不如现在就斩断一切,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

    【总之,你已经做了所有你应该做的,你不必感到内疚,因为做出这个选择的人是我。作为朋友,我相信你会尊重我的选择。】

    白哉直到此时还能听到自己清晰的声音,他的回答很简短,但是却冷漠到连自己也觉得可怕。

    【我答应你,白沉。】

    或许在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失去了拯救白沉的资格,他一直犹豫,直到最后都没有做下的事,四番队的人却轻易的做到了,因为是平凡人,所以可以不顾一切,满怀希望的朝自己想要的目标前进。

    曾几何时,他也像这群人一样,总是率直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曾几何时,他也曾不顾贵族的形象,和白沉在一起寻找夜一的弱点,实在是太久远的过去了,回忆中的他陌生到令自己觉得可怕,但是最让他觉得可怕的……却是现在冷漠的自己。

    【白哉,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无趣?】

    【你啊……究竟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家族的荣耀?众人的期盼?还是说……束缚住你的人其实是你自己?”】

    那个时候,他反驳不了白沉的话语,直到现在也是一样,或许就如白沉所说的那样,不断给自己增加束缚的人……其实就是自己。

    卯之花烈把白沉的体存放在安全的地方以后,曾经告诉过白哉,可以随时来探望白沉,但是白哉却一次也没有去过,数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除了四番队的众人,很少有人再来看白沉,曾经名动一时的老好人白沉也渐渐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静灵庭还是老样子,不断的吸收着从真央灵术学院毕业的学生,这一届出现了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从真央灵术学院毕业了,名字叫市丸银,毕业之后,被蓝染说服,加入了五番队。

    又是十年一晃而过,白哉结了婚,娶了一名叫绯真的平民女子,为了娶这个女子,白哉甚至不惜打破了家族的规矩,这让整个静灵庭都为之震动。

    卯之花烈去参加婚礼,看到那个在典礼上笑得温和的女子时,她忽然明白白哉为什么会决定娶这个女子。

    一样温温和和的笑容,并不是让人一见就会震撼的长相,但是衬着脸上的笑容,却给人一种温暖柔和的感觉,让人亲不自的就放松了心神……一如当年的白沉。bxzw.com

    婚礼上,有人提到了白沉的事,是志波海燕那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其实志波海燕虽然个,但是多少还是能分清场合讲话,并且分寸都拿捏的极好,不过或许是喝醉了酒,他竟然感叹的揽过白哉的肩膀道:“要是小白那个家伙在就好了,他看到你这个死党结婚,一定会感动到不行,记得他以前最感兴趣的事就是帮你张罗婚事!”

    婚礼现场在一瞬间寂静了下来,浮竹十四郎立即捂住了自家副队长的嘴,把他从白哉的上拉了下来道:“抱歉,海燕他失言了。”

    “无妨。”一如既往冷峻的表,看不出绪波动的眸子,严谨简洁的语言,白哉还是那个白哉,几十年来,没有任何改变。

    婚礼结束的时候,卯之花烈送上了真诚的祝福,但是当她离开时与绯真擦肩而过的刹那,脸上笑容顿时嘎然而止。

    卯之花烈猛然回过头,看着会场中间那对新人,很久之后,她才抬起脚步,往四番队的方向走去。

    绯真的上没有灵力,是最普通不过的魂魄,如果她继续留在静灵庭,那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灵子流失而死亡。

    又是几年时间过去,绯真最后还是去世了,意料之中的结果,卯之花烈给绯真看过几次病,因为她曾经配置过减缓灵子流失的药剂,所以由她给绯真看病也在理之中。

    “卯之花烈队长……那个……小白他究竟是怎样的人?听说他曾经是四番队的队员……”绯真虚弱的躺在上问道。

    “一个任的家伙而已,不过作为四番队的三席,他一直很出色。”

    “是吗,我一直在想白哉大人的朋友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没能亲眼看到,真的是太遗憾了,咳咳……”

    卯之花烈笑而不语,离开的时候,卯之花烈难得好心的补充道:“其实,小白并没有死。”

    绯真有些微怔,不过随即便释然的笑了起来,“真的是太好了……这样我也能安心的……”

    绯真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卯之花烈却已经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些什么,那是卯之花烈最后一次为绯真看病,因为没过多久,绯真就去世了。

    绯真去世之后,白哉按照绯真的遗愿,从真央灵术学院里找回了绯真的妹妹露琪亚,并且收养了露琪亚,为她冠上了朽木这个贵族的姓氏。

    护庭十三番队中加入了越来越多的新人,以前的成员不是在执行任务中死亡,就是发生了一些意外事件,听过白沉名字的人越来越少,而记得白沉这个人的,却很少会来看他,因为队长和副队长的工作都很忙碌。

    又是十年过去,卯之花烈坐在白沉的躯体边,面带微笑的看着窗外纷飞的樱花,忽然,有几片花瓣随风飘落在了白沉的上,让原本死气沉沉的躯体渐渐有了几分生气,只是那双眼睛依旧紧闭。

    卯之花烈忽然笑了,她想起了白沉曾经告诉过他的话语……

    【不会一辈子的……人类的感没有那么长久,更何况是死神……】

    原来……只要短短的百年,就足以让人忘记过去所有的一切……

    几个月之后,卯之花烈意外的等到了难得的稀客,比起过去,此时白哉上的气息更为沉稳内敛,他已经继承了朽木家家主的位置,并担任了六番队队长的职务。

    “来看小白?”卯之花烈吹着茶,笑眯眯的问道。

    “恩。”

    “终于能面对这一切了吗?跟我来。”

    卯之花烈打开了存放白沉躯体的房间,白哉慢慢走近了房内,当他看到地上那张熟悉万分的脸时,思绪不由得一点一点浮了上来……

    从很久以前起,他们就是对手,周围的人总是喜欢把白沉和他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但是让他真正注意起白沉的……却是白沉用笑容出现在教室里的那一天,在这以前,这个被称之为小岛川白的人从来没有笑过,总是一脸生人勿近的表

    那一天,他再次和白沉一组,并再次赢了白沉,但是……这却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白沉实力原来和他如此接近,在这以前,不论周遭的人怎么说,他总是有着一种贵族特有的骄傲,他的瞬步在学生之中,没有人能追上,没有人能看清,但是那天,白沉却打破了这个神话。

    于是,他开始重视起白沉,虽然学生时代,他们除了白打课程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交集,白沉很强,这无可厚非,但是毕业之后,他却选择加入了大家都不能理解的四番队。

    白沉还是微笑,面对围住他的众多学弟学妹,他给出的答案只是……他想要去救更多的人,很标准的答案,但是他却始终觉得有股疑惑萦绕在心底,挥之不去。

    白沉加入四番队之后,依旧还是有着极好的人缘,总是微笑着耐心聆听他人的烦恼,不知不觉就被冠上了‘老好人’的称号,即使在他不成熟的一面被白沉看见的时候,白沉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反倒是兴致勃勃的和他一起成立‘对抗猫妖统一战线’。

    不知从何时起,白沉加入了他和夜一还有浦原的三人小组,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和白沉的关系越来越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终究有一些东西还是会改变,比如他父亲的逝世,比如夜一的叛逃。

    周围的人总以为他很坚强,恪守着贵族的礼仪和荣耀,父亲死去的那段时间,来看他的人很多,不过大多都是一些贵族圈子里的人,出于礼貌等原因,朋友之中,唯一来看他的只有白沉,虽然他回绝了所有的见面要求,但是却从管家那里拿到了白沉送来的特制辣椒礼盒,这种时候居然送辣椒这样的礼物……明明知道很荒唐,但是原本悲伤的心竟然不可思议的有了一丝缓和,他一直没有告诉白沉,他送他的辣椒,其实他一盒也没有吃。

    再后来的后来,他和白沉成了最好的朋友,即使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聊天的话题也很无趣,但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的东西。

    白沉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所有人微笑,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他生气的样子,即使是在最病重的时候,他的脸上仍旧带着柔和的浅笑。

    除了替他治疗的卯之花烈以外,白沉竟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病,包括他……

    从卯之花烈那里得知实的时候,白哉不知道在自己心底蔓延的究竟是什么感,因为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找到救治白沉的办法,所以他去了现世,找到了浦原喜助。

    但是最后,白沉却拒绝了注他拿回来的药剂,即使是在拒绝他的时候,白沉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

    但是……这同样温和的笑容却第一次让白哉感到了可怕。

    因为这一刻,白哉终于明白了,百年的时光,他唯一能想起的,竟然全部都是对方的笑脸……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作者有话要说:CJ:老规矩,谢谢大家的霸王票~~

    青灯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6 08:45:51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6 07:05:57

    annafifte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6 03:54:55

    hjkl9088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6 00:41:38

    xuefeifei200819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5 23:29:50

    bbwoliuk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5 20:51:01

    荆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5 08:06:23

    关于此章,绯真同学,叔对不起你,叔竟然炮灰了你,叔有罪……

    另外,下章就是银魂,咳咳,开篇是……很爆笑的剧,因为是银魂,所以吐槽点很多,没看过的孩子们可以当原创,应该是能看懂的~~

    关于秦时明月,叔很意外,竟然支持叔些的人有那么多,不过具体放在哪个世界后面些还要斟酌,到时候叔会在问问大家~

    还有很多孩子们很关心会不会去无限,这个问题叔以前回答过,无限可能会写,因为叔也很想写楚大校,但是牵扯到版权等BALALA问题,即使写,应该也是快完结的时候才会写了,咳咳。

    还有……这章不是叔写的,绝对不是叔写的!叔怎么会写出那么文艺的东西,叔绝对不承认啊嗷嗷!!

    BY:还在自我惊悚中的叔

    7/23 改了结尾,因为很多孩子说看不懂……咳咳……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