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死神篇最终章)

    (bxzw.com)    白沉向卯之花烈请了长假,因为他的体状况已经到了非常糟糕的地步,如果继续在番队里工作,一定会被拆穿,卯之花烈自然也知道这件事,不过就像她一直所说的那样,她尊重白沉的决定,如果白沉的愿望是到死之前都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件事,那么她会继续替白沉隐瞒这一切。bxzw.com

    “真的很抱歉,队长。”白沉很少对人怀有真心的歉意,眼前的卯之花烈就是一个,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卯之花烈比他承受的压力更大。

    “谁让你是我的队员呢,请长假终究不是办法,去现世。”卯之花烈为白沉指了一条明路,“四枫院夜一和浦原喜助都在现世,如果是原技术开发局局长浦原喜助的话……或许有办法可以治疗你的病。”

    “不用了,或许这才是对我来说最好的结局。”白沉婉拒了卯之花烈的好意,开什么玩笑,他目前所创办的婚姻介绍所正处于财源滚滚来的况,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放弃这些力量转而去现世?他根本不在乎还可以在这个世界活多久,他唯一在乎的只有在最后这段时间里,他可以捞回多少力量。

    白沉毫不犹豫的拒绝让卯之花烈再次陷入了沉默,虽然卯之花烈的脸上还是笑眯眯的表,但是那双黑眸的背后却流淌着沉静而复杂的光,即使知道有最后的一线生机却仍不去争取吗……白沉,你究竟在隐瞒些什么……?

    白沉并不知道卯之花烈心中的疑惑,他从卯之花烈取得了假期以后,就积极投入到了婚姻介绍所的工作之中,本来组织每次的聚会是定在四番队的后院,因为白沉在四番队工作的关系,但是自从白沉请了长假以后,例行聚会的地点就改到了白沉在番队中的宿舍。

    “恩恩,大人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居然连这样的题材也想得到!”

    “不过……要让志波副队长穿女装还是有难度的?”

    一群女死神围着白沉,基的探讨着下一期杂志的主题,尤其是对于志波副队长的女装问题,一干女死神们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女死神们讨论到最后,甚至开始时不时偷瞄着外围的男死神成员,打起了这些人的主意,看着女死神们掩嘴笑,并且小眼神互相交流着他们看不懂的暧昧信息时,一干男死神们纷纷往后疾退,生怕被这群疯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白沉倒是不介意这些女死神们积极的态度,因为只有她们积极了,杂志上的文章才能吸引广大的读者,而杂志大卖了,他才能财源滚滚来,至于这群男死神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不过事实证明,作壁上观有时候也会引火烧的,当众多女死神们设计好怎么才能陷害志波海燕穿上女装后,纷纷把主意又打回了白沉的上。

    “小白大人……我们有一个想法,如果按照这个想法做的话,杂志的销售量绝对能再创新高!”

    “是啊,大人,您就答应我们把!”

    面对众多狼女眼中冒出的绿油油的光,白沉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不太妙的预感,不过为了维持创办者的伟大形象,他还是在唇边扬起了温和的微笑道:“什么想法?”

    众女死神见白沉上钩,立即雄纠纠气昂昂的握拳燃烧道:“那就是大人你也穿一次女装,大人你想想看,女装X2的威力绝对是核弹级别的!如果你和志波副队长一起用女装出现在杂志上,那个震撼程度……足够让销量翻个三倍,不,五倍!”

    “……”白沉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坏事做多了真的会遭报应,白沉把头转向了男死神的阵营,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帮他讲几句话,但是众男死神看到他的眼神后,纷纷转过了头,没办法,在组织里女死神人数是男死神三倍的况下,他们还是乖乖闭嘴比较明智,毕竟彪悍的女人……你惹不起啊……

    “咳咳……”白沉没有办法,只好使出他的杀手锏,他捂住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道:“抱歉,我最近体一直不好,可能没办法……”

    “啊啊啊,病态弱受啊!实在是太完美了!”

    “小草我当初决定加入这个组织果然是正确的!”

    白沉的话还没有说完,女死神们就此起彼伏的尖叫了起来,白沉悄悄拉远了一些很众女死神的距离,嘴角不可遏制的轻抽了起来,病态还能理解……弱受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深究这个问题会比较好……

    白沉的体状况最后还是没有能让他免于被众女死神们迫害,不过大多数女死神还是考虑到了白沉的体状况,除了端茶递水不说,而且还按时监督白沉喝药,这让白沉不得不再次感叹,他果然是作茧自缚吗……

    拍摄当天,女死神们为白沉准备了一件华丽到让人有些汗颜的深色系和服,光穿上这件和服就花了数个时辰,这还是在有众多女死神帮助的况下。

    白沉会配合这次拍摄的原因很简单,第一,他对于穿女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第二,他觉得男生和女生的和服差别上也不是很大,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这张照片能让杂志大卖,并让他恢复更多的力量,何乐而不为呢?

    白沉换上和服后,所有的人全都有了一瞬间的恍神,黑色的和服,如罂粟般展开在绸缎上的骨花,繁琐精致的衣襟与边角,金色的勾线贯穿于整个和服之间,除了傲人的贵气外,还有一种隐隐睥睨于天下的气势,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同色系的和服之上,明明是和往常一样的温和微笑,但是此时此刻,却给人一种莫名的颤栗感,就好像站在他们面前的……真的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神祇……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都不说话了?”白沉习惯的勾起嘴角,朝众人微微一笑,这一刹那,原本强烈的威慑感消失的无影无踪,众人这才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了神来。

    “天啊,大人,我从来都不知道大人您换了一件衣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我也是,刚刚差点连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是吗?”白沉笑而不语,他本来就是掌管杀戮的神祇,会给人刚刚那种感觉并不奇怪,而且因为他最近力量一直在流失的关系,所以有时候会很难控制自己上的气息。

    白沉拍照的过程很顺利,他并没有和海燕一起拍摄,不过海燕拍摄当天,白沉倒是很早就出现了,因为他赶着狠狠嘲笑某人一番。bxzw.com

    “可恶,要不是我打赌输了,我才不会穿这破衣服拍照!”海燕恶狠狠的朝白沉挥舞着拳头,此时他还不知道白沉其实也和他遭遇了相同的命运。

    “何必这么激动呢,其实你穿这衣服很漂亮,很多女孩子都不如你漂亮。”白沉十分诚恳的送上了自己的赞美之词。

    海燕的脸在一瞬间涨得通红,他大吼道:“小白,你这个混蛋,你这是在讽刺我长得像女人!可恶,绝对不放过你!”

    只可惜海燕吼得再大声也逃脱不了穿女装拍照的命运,白沉在拿到海燕的照片后,十分体贴的送了一份给浮竹十四郎,浮竹看到自家副队长充满活力的女装照后,特地称赞了海燕几句。

    “拍得不错。”

    “队长,怎么连你也这样!”海燕悲愤了,难道这个静灵庭就已经没有正常的人了吗?

    ***

    这一期的杂志在两张重量级人物的女装照下,销售量节节攀升,一举超过了朽木白哉作为封面的那一期,并且在这期的杂志后,组织内部的人员再次壮大了,原本3:1的男女比例被拉开到了7:1,众男死神们表示……他们鸭梨很大。

    白沉现在很少去白哉那里,他或许可以瞒过其它人,但是却很难瞒过和他相处了那么长时间的白哉,不过白沉不去找白哉,不代表白哉不会登门拜访,尤其是在看过了当期的杂志以后。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白哉还记得第一次从爷爷那里看到这本杂志时的感受,除了最初的震惊之外,剩下的就只有无法理解。

    “怎么?”白沉轻笑着说道:“难道照片不好看?”

    白哉微怔,他的脑海中又浮现起了那张照片,纷飞的樱花树下,站着的是黑发飞扬的女子,明明是微笑着的表,却莫名的给人一种深入骨髓的颤栗感,让人久久无法移开视线,极其美丽的照片,温和中透着一股肃杀的意味,但从照片中,他却仿佛窥探到了白沉的另一面……

    白哉轻蹙起眉头,薄唇紧抿,一板一眼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道:“你在番队里请假,就是为了做这种事?”

    “你可以那么认为。”白沉也懒得解释,反正他快离开这个世界了,不必徒增麻烦。

    “……”

    沉默再次降临在了两人之间,白沉发觉最近和白哉这小子交流越来越吃力了,果然还是应该趁小时候就下手的,现在这座冰山已经彻底养成了,要再下手就困难多了,哎,明明小时候是那么可的孩子啊……白沉不由得在内心中感叹。

    “咳……咳咳……”白沉捂住嘴,迅速起,背过了白哉,糟糕,居然在这种时候发病。

    “怎么了?”

    “没事。”白沉迅速擦掉唇边和手心的血迹,转过的时候,脸上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笑容,“抱歉,我体不太舒服,先回屋里休息了,今天可能无法再接待你了。”

    白哉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但是黑眸中却略显担忧,“不用在意,体要紧。”

    白哉优雅的起,他本想送白沉回房,但是却被婉拒了,不过白哉本就不是会强人所难的格,所以他礼貌的告辞,准备离开,但是他还没有走出门口,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让他的脚步顿住了。

    “咳咳咳咳……”暗红的血液从嘴中不断溢出,就连白色的和服上都染上了点点血花,白沉的大脑开始模糊起来……糟糕,已经到极限了吗……居然在这种时候……

    白哉转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沉往地上倒去的影,白哉的眸子在这一刻蓦然放大,体先于理智一步行动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接住了白沉的体,但是当他看到白沉嘴边和衣服上令人心悸的暗红血迹时,他的大脑再一次陷入了空白。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只是体不舒服,竟然会是这样恶劣的况……

    白哉抱紧了怀中的人,他从来没有像这样一刻期望过自己的瞬步可以再快一些,他仿佛又回到了年幼时追逐夜一的岁月,那时的他不论他怎样加快脚步,却总是永远也无法抓住夜一,直到夜一毅然选择叛逃尸魂界的时候,他依旧只能看着夜一的背影,他什么也无法抓住,不论是死去的父亲,还是当年的夜一,甚至是现在的白沉……他伸出手,但是却始终一无所获……

    白哉把浑是血的白沉送到四番队的时候,整个四番队全都轰动了,他们简直无法相信那个一直对他们笑得温柔的白沉大人会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躺在地上。

    “队长,你不是说白沉大人不会有事的吗?”

    “对啊,不是只是普通的咳嗽吗,怎么会咳出那么多的血……”

    面对四番队众人的质问,卯之花烈第一次厉声说道:“有时间在这里大呼小叫,不如去准备治疗用的工具,你们难道真的想让白沉死在这里吗?”

    卯之花烈的大喊声让整个四番队都寂静了下来,不过顷刻之间,每个人就都强忍着悲痛,积极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只因为他们不想失去白沉大人,或许对于白沉本人来说,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事并没有多重要,但是对于四番队所有人来说,白沉给他们带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因为是白沉教会了他们怎么才能维护自己的尊严,怎么才能更自信的面对人生……

    不少四番队成员给卯之花烈准备药物的时候都哽咽了,不过在抹去眼泪之后,他们依旧坚定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这是白沉大人曾经教过他们的,即使最危急的时候,也不能失去冷静……

    悲伤沉重的气氛蔓延在整个四番队,白哉第一次感受到了等待的时间是如此漫长,卯之花烈尽全力的为白沉治疗,希望能救回白沉的生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众人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卯之花烈出了房间,所有的人才一拥而上,纷纷紧张的问道:“队长,怎么样了?”

    “白沉大人他没有事?”

    “白沉大人不会死的对不对,队长你医术那么好,一定能救活白沉大人的。bxzw.com”

    卯之花烈看着众人,轻轻叹了口气道:“抱歉……”

    就在众人的心沉到谷底的时候,卯之花烈却重新在脸上扬起了笑容道:“暂时还没有事,不过恐怕……维持不了多久。”

    众人被卯之花烈一惊一乍的说辞给吓了个半死,不过当得知白沉大人并没有死时,众人多少还是松了口气,卯之花烈在人群中找到了最显眼的白哉,有些无奈的说道:“朽木君,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卯之花烈关上门,房间中只剩下了他和白哉两个人,她倒了杯茶给白哉,一如既往的笑着说道:“相信白沉他并没有告诉过你自己生的是什么病,不过事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能再隐瞒你,毕竟你是白沉最好的朋友。”

    “什么病?”白哉深蹙这眉头,周的寒气让人觉得如置冰窖,就连卯之花烈都感受到了来自于对方上的寒意。

    “说实话,在死神上会出现这种况很罕见,尤其还是在灵力如此出色的死神上,白沉的病是因为体质的原因,他体里的灵力不断再流失,而且随着时间的增加,他灵力流失的速度也会逐渐加快,直到他的体里再也没有灵力,变成一个普通的魂魄,而在静灵庭这种高灵压的地方,失去了灵力的魂魄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亡。”

    白哉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但是握着杯子的指尖却因为过于用力而通体泛白。

    “你知道白沉为什么会选择加入四番队吗?”卯之花烈轻轻叹了口气道。

    “什么意思?”

    “还记得实战演习那一天吗?白沉他在虚的面前晕倒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体发生了异变,所以他才会选择加入四番队,寻找能够治好自己的办法。”

    白哉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他想起了曾经质问过白沉的问题,有某种东西在顷刻间紧紧攫住了他的呼吸……

    [七十多年以前,也就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实战训练那一天,你……究竟看到了些什么?]

    [那一天?如果真要说看到了什么,那就是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虚,因为太可怕了,所以就晕倒了]

    [你不是会惧怕虚的人。]

    [恩……那就是我找到了比战斗更有意义的事,比如说……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我很认真啊……]

    [何必想这么多呢?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都过得很好,而且也都满意这样的生活,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白哉忽然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昔的对话不断在他的脑海中交织,为什么那个时候……什么也不告诉他?为什么那个时候,他要反复的揭开白沉心里的伤疤……甚至在最后……还让白沉说出很满意现在这种生活的话……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朽木副队,你怎么了?”卯之花烈有些担忧的看着白哉,她刚刚已经叫了好几声了,但是对方却始终没有反应,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白哉,或许对于白哉来说,白沉真的是他很重要的朋友……

    “有一件事,始终让我很在意,如果白沉是接触了那只虚才开始产生这种异变的话,那么是不是问题在那只已经被你们杀死的虚上,朽木副队,那天实战演习的时候,那只虚有没有让你感到不寻常的地方?”卯之花烈说到这里,表严肃了起来。

    “那只虚?”白哉想了一会儿,最终紧抿嘴唇的摇了摇头。

    “这样吗……”卯之花烈看了一眼白哉脸上的神色,轻轻垂下眼帘道:“去找浦原队长,他在现世不是吗?我曾经和白沉提议过,但是却被他拒绝了,总感觉他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或许是关于那只虚的……”

    白哉放下了茶杯,浦原喜助吗,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或许确实有办法能救白沉……

    “我会考虑的。”

    “白沉在我这里很安全,你可以不用担心,如果要去找人的话,最好还是尽快,因为以目前的况来看,白沉可能已经撑不了几天了。”

    “我明白。”

    白哉离开四番队之前,远远看了一眼躺在病上的白沉,苍白的脸色,紧闭的双眸,就好像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

    三天之后,白哉就取得了去现世的许可,他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浦原喜助的藏匿点,是一家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杂货铺,店里除了浦原喜助还有一名小萝莉和小正太,两人为了死守杂货铺,把白哉这个六番队副队长挡在了门外。

    白哉只是冷漠的看了两人一眼,薄唇中轻吐出了充满寒意的话语,“散落,千本樱。”

    漫天飞舞的樱花之下隐藏着致命的杀机,就在萝莉和正太快顶不住的时候,一个略显轻佻的大叔音响了起来,“哦呀,还真是危险呢,白哉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冷漠的孩子了?”

    来人顶着松垮垮的帽子,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衣服有些凌乱,脚上是标准的欧吉桑式夹脚木屐,浑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慵懒废柴的大叔气息,不过只是随意的一出手,就挡住了千本樱的攻击。

    白哉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之后,直接说出了来意,“白沉快死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浦原喜助压了压帽檐,没有说话,倒是杂货铺里窜出了一只黑色的猫,伴随着悦耳清脆的铃声,从黑猫的嘴中吐出了白哉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呦,白哉小弟,你那是求人的态度吗?总之详先进来再,喜助,你也别站在外面了!”

    “嗨嗨!”浦原喜助懒洋洋的走进了铺子里,白哉也跟上了上去。

    “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小白那家伙好好的怎么会死?”夜一此时已经恢复了人,大大咧咧的坐在客厅的桌前。

    “灵子流失,在实战演习之后。”白哉又说明了一下事的经过以及卯之花烈的猜测,交代完这一切后,夜一和浦原喜助都陷入了沉默,夜一和浦原喜助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纷纷离席道:“白哉小弟,接下来是大人的商量时间,你就先坐在这里等一会儿。”

    离开客厅后,夜一有些担忧的皱起眉头道:“难道又是蓝染吗?拿大虚做实验,应该也只有……”

    “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件事,毕竟我们没有证据。”浦原喜助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他心里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七八分了,只是……他当初和夜一对白沉还有白哉两人隐瞒的这么深,他们两人绝对不可能知道崩玉的事,既然这样,蓝染又为什么要对白沉下手?

    “那白沉现在的况……你有办法吗?”

    “只能说是不算办法的办法了。”浦原喜助用扇子遮着脸,帽檐之下的影处,那双眼睛一片漆黑。

    浦原喜助最后给了白哉一支药剂,可以通过针筒注进入体内,这支药可以冻结宿主还剩下的所有灵子,只是……注了这支药剂以后,人体本就等同于陷入了沉睡,对外界的一切不再有任何感知,可以说是很鸡肋的药剂,除了能保住白沉的命以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嘛,总之这支药是用还是不用,你回去让小白沉自己决定就好了,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起码还有一个希望在,等到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再唤醒小白沉就好了,在这期间内,我也会尽力找找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小白沉的!”浦原喜助摇着扇子说道。

    “谢谢。”白哉的表虽然冰冷,但是眼神却稍显柔和了一些。

    白哉回到静灵庭的时候,白沉已经苏醒了,他对于自己还没有挂掉表示了十二万分的不可思议,他本以为醒来就会是在另一个世界了,没有想到居然还是在四番队的病房,只是……就目前的况来说,或许他还是不醒会更好……

    “呜呜,白沉大人,您……您终于醒了。”

    “我们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四番队的一群小白兔们泪眼汪汪的围着白沉,一个个大有哭倒在泪海中的架势,白沉很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但是在不大的房间之中,他只有卷着被角,不断的往后退。

    “大人,呜呜呜……请您不要离开我们~”

    “您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对,大人……”

    这种生离死别的架势实在是让他难以招架……白沉轻轻叹了口气,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群小白兔们的时候,他的救星终于出现了,卯之花烈以不能打扰病人为由,把番队里的家伙们全都扔了出去,这才让房间总算清净了下来。

    “咳咳,谢谢你,队长。”白沉朝卯之花烈笑了笑道。

    “你的事……我已经告诉朽木君了,你这次的病发症状太严重,我不可能瞒得住他。”卯之花烈把熬好的药端到了白沉的病前。

    “我明白,真的麻烦你了,队长。”白沉装作没有看到那碗药,打算继续躺下休息。

    卯之花烈眉头一挑,脸上笑容愈发温柔的说道:“把药喝了再休息怎么样?”

    “……”白沉一脸纠结的盯着药碗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的拿起了勺子,就当临死前的最后一顿好了……

    晚上的时候,白沉总算见到了意料之中的人,白哉没有质问他为什么隐瞒了这一切,只是沉默的把蓝色的药剂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

    “从浦原那里拿来的,能够冻结全灵子的药剂。”

    依旧是一沉不变的刻板语调,但是却足够让白沉意外了,白哉这个把规则看得这么重的人居然会去找浦原喜助和夜一……还真是让他意外……

    只可惜冻结全灵子这种事,他绝对是敬谢不敏的,灵子冻结之后,他确实不会死,但也等同于死亡,最可怕的是因为只是处于休眠状态,所以他的灵魂无法进入下一个世界,这么愚蠢的事他绝对不会做。

    “抱歉,白哉,谢谢你,但是我并不需要,有时候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终点,更多的时候,他更是开始……”白沉习惯的在唇边勾起了淡淡的笑容,他把药剂重新推到了白哉的面前。

    白哉没有想到白沉竟然会拒绝,因为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会放弃继续活着的机会,为什么……宁愿选择死亡……

    直到这一刻白哉才发现,原来他从未读懂过白沉,不论是百年前在真央灵术学院的时候,还是他因为夜一而被对方狠狠嘲笑的时候,甚至是对方突然决定加入四番队的时候,他都从未清楚过白沉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到底在渴求些什么……

    “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难道你要放弃作为死神的骄傲吗?”白哉深蹙起了眉头,他第一次用高于自己平时说话的音量质问着白沉。

    “死神的骄傲吗……”白沉无所谓的笑了笑,“抱歉,我的上好像从来没有过那种东西,我死了,一切就都是终局,但如果我靠着这支药剂苟延残喘,那么不论是你,还是夜一他们,甚至是整个四番队,你们这些人的心中永远会横着一根刺,剔除不去,每每想起都会隐隐作痛,所以与其把希望赌在那么渺茫的未来,让大家都痛苦,不如现在就斩断一切,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

    白沉的话让白哉哑口无言,作为在神界混了上万年的神祇来说,编起这种谎言,白沉自然是个中佼楚,他太了解人的弱点是什么,所以完全知道应该怎么见缝插针。

    “总之,你已经做了所有你应该做的,你不必感到内疚,因为做出这个选择的人是我。”白沉一锤定音的下了结论,昏暗的房间之中,他的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就连空气都仿佛温暖了起来,他最后看了一眼白哉说道:“作为朋友,我相信你会尊重我的选择。”

    “……”

    静谧的夜晚,偶尔倾泻流入房间的月光透着比平时更惨白的光,窗外的蝉虫不断鸣叫,仿佛在做嘶声力竭的最后呐喊,一声又一声,不知疲倦。

    良久的沉默后,白哉捡起地上的药剂,起朝门口走去,紧抿的唇角,深蹙的眉头,以及不论何时都冷峻的侧脸,唯有那双本该冰冷的眸子在月光的晕染下,偏生出了几分哀伤和落寂。

    “我答应你,白沉。”

    门启,门合,屋内再次只剩下了白沉一个人,他重新躺回了上,真是糟糕,怎么连他也被这种哀愁的绪给感染了?其实仔细想想,他并不吃亏,至少在这个世界,他已经捞回了足够的力量。

    两个星期之后,白沉的体终于达到了极限,长时间的昏迷与黑暗,死亡即将降临在他的上,白哉还是一直来看他,表上看不出任何变化,上一次来的时候,甚至给他带了组织里新一期的杂志,这让白沉有些大跌眼镜,他几乎可以想象白哉去买这本杂志的时候究竟是什么表……

    四番队以及其他番队来看他的熟人也不少,这让白沉忽然有种他是个年过八旬的老人,他有很多孝顺的孩子,在他临死之前,这帮孝顺孩子全都来看他的诡异错觉……

    至于那支药剂,白哉最后把它留给了四番队,交给卯之花烈保管了起来,卯之花烈虽然不想看着白沉就那么死去,但是她和白哉一样,尊重番队里那个任家伙的决定。

    “其实不用特地转交给我,既然小白不打算用,放在哪里都……”卯之花烈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注视着手中药剂的眼神给怔住了,虽然白哉的脸上没有什么表,但是那双黑色的眸子却是那么专注的看着手上的药剂,就仿佛那是一切的希望。

    卯之花烈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白哉究竟是用怎样的心答应了自家队伍里那个任家伙的请求,卯之花烈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这支药剂就放在我这里好了。”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最后这一切竟然产生了惊人的变数,就在白沉等待自己死亡降临的那一刻时,四番队里不希望白沉死去的成员竟然偷拿了卯之花烈存放的药剂,悄悄潜入了白沉的房间。

    当那针管刺入白沉皮肤,液/体随之流入血管的时候,白沉不由得大骂了一句,这简直就是倒霉透顶啊!难道他的灵魂要一辈子被囚在这个地方了吗……

    冰冷刺骨的寒意遍布在体的每一寸肌肤,灵力在这个刹那停止了一切的流动,强烈的黑暗虏获了白沉虽有的思绪……失去意识前得最后一秒,白沉再次悲愤的吐槽道……闷什么的……果然和他命里犯冲啊,虽然他知道这一切并不是白哉的错,但是这厮为什么要从浦原喜助那里拿这种害死人不偿命的药剂回来……

    天杀的,他到底要在这个世界沉睡多少年……可恶,下次看到闷,他绝对要绕道走!绕的越远越好!

    作者有话要说:CJ:这章字数绝对爆棚了,死神这里埋了个伏笔,下次再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会有很惊悚的事发生,噗,关于下章,是这个世界的番外,不出意外是白哉的,毕竟其它人也没什么好写的~

    老规矩,谢谢大家的雷

    bbwoliuk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5 20:51:01

    荆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5 08:06:23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4 15:09:30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4 15:09:22

    嗜血蛇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4 00:23:19

    菲月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21:39:09

    安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21:25:41

    维叶泥泥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10713 21:23:39

    安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21:23:11

    P106305672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20:07:34

    15870626816.sd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19:38:32

    青灯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19:30:06

    a69275851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10713 19:17:17

    泥泥同学你又爆发鸟,其它的孩子们也很强大……

    C**:关于下个世界,应该是银魂,但不会写太长,老规矩,第一部混份,关于秦时明月的问题,很多孩子们都在底下问我,难道不写了吗?肯定是会再回去的,但是叔写秦时明月上的时候,一群孩子们说没有看懂,还催叔快点下一个世界,这让叔有点影了,都不敢写,所以叔问问想看秦时明月的孩子有多少,多的话叔就提上来写掉算了,叔还是很想些少羽和天明的,内牛满面~

    BY:码字一天很勤奋的叔(叔其实是有更的哦,叔金光闪闪的RP再次保住了~OH yeah~另外叔开通了新浪微博,进入叔的专栏文案里点一下就直达了,想知道生活中的叔是啥样的可以关注叔,叔个人比较懒,可能不会经常更新,以上!)

    另外再推荐一下死党千木良的文,他在现实里也是弱受一只啊~~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