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猎人篇4)

    (bxzw.com)    自从白沉把私藏的食物拿出来了以后,众人对他的态度不但没有变好,相反,比起原来还更叛逆了几分,这让白沉不得不在内心中感叹……吃着他的东西还对他狂投鄙视的眼神,这世道果然变了么……

    在伙食的质量直线上升的同时,悲催的事也发生了,营养过剩的结果是什么?无非是旅团众人的个子直抽,一个个从原本可粉嫩的小萝莉小正太们抽成了肌男和……火/辣女郎,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朝这个方向发展了,变成肌男的只有窝金和富兰克林,至于侠客这种……没办法,谁让人家天生娃娃脸,占尽了优势,除了高往上长以外,其余的都跟原来没什么变化,而女生之中,玛琪的改变也不多,至于派克,则是不负白沉期望的成为了材前凸后翘的火/辣女,当然,不论怎么改变,有一点至少是肯定的,那就是大部分人都长了个子,看上去比以前成熟了不少,除了一个人例外……那就是飞坦。bxzw.com

    果然矮子是一辈子都无法长高的吗……白沉瞥了眼正为了食物而大大出手的窝金几人,又瞟了眼此时正猛喝牛的飞坦以及此时幸灾乐祸的侠客,白沉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可以让他安静睡个觉的地方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么……最悲剧的是,今天库洛洛还不在,上次的行动中,似乎因为报泄露,所以旅团成员受到了围捕,虽然大家都没有受什么伤,但是库洛洛最近一直在彻查此事。

    白沉并不疑惑库洛洛对这件事的谨慎,因为最坏的结果不外乎内就在他们之中,所以库洛洛这一段时间常常独自行动,即使是旅团里的成员,有时候也会不清楚他的行踪,当然,白沉本人对库洛洛的行踪并不感兴趣,但是在这种吵闹无比的况下,他还是迫切的希望库洛洛能够回来管管这帮小子。

    其实说起来也很奇妙,每当库洛洛在的时候,即使他只是不说话的安静看书,这帮臭小子也老实得很,当然,窝金等几个脾气火暴的份子还是偶有吵架,但是只要库洛洛开口止了,场面基本上都能被完全控制。

    所以此时此刻,白沉非常的想念库洛洛,他已经快被这帮臭小子搞疯了,白沉本想上去休息一会儿,虽然这房子基本毫无隔音效果可言,但至少距离拉远了,吵闹声也会相对轻上一些,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上,场面已经失控了。

    窝金和富兰克林因为食物的吵架已经进入了白化,小滴虽然有些想要阻拦,但无奈在两个脾气都冲动的人之间,她的发言显得毫无威力,尤其在信长加入这场战局的况下,任何劝解的话语都打了水飘。

    另一边飞坦已经喝完了牛,侠客刚刚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飞坦的脸色看起来非常臭,不过倒也没有爆发,而是冷着脸走到游戏机旁,插上电源,打起了游戏,没过多久,侠客加入,两人开始对战,伴随着‘劈里啪啦’的按键声,飞坦的脸色越来越沉,甚至到最后,那双金色的眸子里还渗出了浓烈的杀气。bxzw.com

    于是……在两边同样都缺少一个爆发种子的时候,这颗种子终于出现了,窝金在和富兰克林的战斗中,一失足,不小心踩坏了飞坦的游戏机,于是本来就在爆发顶点的飞坦立即抽出了随的雨伞,杀气模式全开。

    伴随着‘轰轰’的巨响声,大战正式拉开了帷幕,侠客一边躲闪着众人的攻击,一边笑眯眯的劝解道:“我说,大家都是同伴,还是停手比较好?万一等下团长回来……”

    ‘轰’!侠客的话还没有说完,从远处飞来的莫名物体就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无奈之下,侠客只好继续躲闪,其实打架并不一件可怕的事,可怕就可怕在……它发生在一群疯子之间,更可怕的是……当这群疯子武力值都不低的时候,这个恐怖程度就更严重了……

    整个基地的底在众人肆无忌惮的出手下,迅速彻底的开始崩坏,白沉本不想管这件事,但是当他看到……他唯一的……好不容易搞到手的豪华大在众人乱飚的大招下,化为木屑天女散花的时候,这一刻,白沉终于……不淡定的爆发了。

    “统统给我住手!否则全部关小黑屋!”

    众人的动作统一产生了瞬间的僵硬,白沉没有放错这片刻的时机,立即再补充了一句话道:“而且是三天三夜的小黑屋!”

    众人的表全都开始扭曲,一个个的纷纷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分钟后,众人全都非常明智的收回了武器,虽然彼此之间因为尚未分出胜负而残有几分火药味,可好歹……基地的底算是保住了。

    “哼。”飞坦冷酷的转回自己的房间,连一个白眼都吝啬于白沉,至于窝金等人,虽然依旧斗志昂扬的摩拳擦掌,但是在白沉那宛如圣母一般的笑容下,还是不上下抖了好几下,毕竟即使是神经粗壮如窝金这样的猛汉,那种可怕的小黑屋……他也绝对不想再进第二次!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错过了什么精彩的画面。”库洛洛回到基地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面目全非的底以及团员们和白沉之间的诡异气氛。

    “团长,你总算回来了,窝金他们并不是有意惹老师生气,只是刚好起了点争执而已。”旅团中唯二没有加入战局的派克立即发言道,另外,剩下那个唯一没有加入战局的人是玛琪。

    库洛洛基本上可以猜到刚刚发生了些什么事,毕竟这些团员都是他亲自挑选的,每个人的格他都能了如指掌,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容置喙的扔下了一句道:“团员之间,不许私斗。”

    库洛洛的表很平常,看不出喜怒,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但这个男人仅仅只是站着,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就仿佛他天生就有领袖的魅力,让人不自的愿意跟随他的脚步而行动。bxzw.com

    “是啊,团长说的有道理,下次我们再起争执的时候,不如用打扑克解决如何?输得那方必须服从赢得那方的意见。”侠客在最恰当的时机充当了润滑剂,活跃了此时的气氛,他提出了这个建议后,转头朝库洛洛问道:“团长觉得怎么样?”

    库洛洛:“我不反对。”

    侠客:“很好,窝金,来,我们这就好好比一场!”

    那边的窝金还没有搞清楚况,就被笑得一脸灿烂的侠客拉到一边狠狠痛宰,白沉目送着窝金离去的宽大的背影,不默默在心底为他鞠了一把同之泪,果然赌博的真谛就是找边最亲近的朋友下手吗……

    白沉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算了,赌博至少比起这群臭小子失手打伤对方要强,起码最差的结果不过是某些人输到倾家产罢了。

    “咳咳……”白沉最近的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当然,他对外的官方宣言还是‘感冒,这只是感冒而已’,万幸的是他虽然没有生过病,但这偶然的一次还是被广大的旅团成员所接受了,包括库洛洛在内。

    “老师,你的感冒还没好吗?”一旁的派克有些担忧的问道,于是白沉对这姑娘的好感度再次上升,听听,这是多么关心他人的好孩子啊,相比起某个从没关心过他的旅团首领来说,派克简直就是太贴心了。

    “没事,你老师我一般不太生病,但如果真的生病了,时间就会拖的比较长。”尤其是在流星街这种很难找到感冒药的地方……毕竟流星街最多的还是止血类药剂,感冒这种小病,通常打不倒在这里生活的猛人,因为会被感冒打倒的……多数已经死在了这片土上。

    “我上休息会,派克你不用太担忧。”白沉习惯的朝派克笑了笑,然后上闪人,白沉离开后,一直沉默的库洛洛终于开口了,“玛琪,你怎么看?”

    玛琪冰山的脸上难得眉头轻轻蹙了起来,“老师有事瞒着我们,而且并不是好事。”

    玛琪的话音刚落,原本正在打牌的窝金和侠客等人也停了下来,众人的表一时间都有些凝重,就连侠客脸上总是保持的笑容也有些维持不住了,“说不定只是巧合而已,要知道老师他可是从不出门,而且派克接触老师的时候,也没有读取到任何不利的记忆,总之,放宽心态放宽心态。”

    众人还是一阵沉默,玛琪的直觉从不会出错,派克的能力也绝不会出错,毕竟派克读取到的记忆可以分享给他们,这种记忆是做不了假的,所以完全可以排除派克因为同老师而隐瞒的可能。但是旅团之中,又并不存在可能会背叛旅团的人,因为玛琪的直觉已经说明了一切,泄露他们行踪的是旅团之外的人,而既不属于旅团,却又能时时掌握他们行踪和报的人……只有白沉一个。

    难以接受,但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尤其是对于库洛洛来说,毕竟第一个遇到白沉的人是库洛洛,和白沉相处时间最久的人……也是库洛洛。

    “我会处理这件事,你们一切照旧。”库洛洛合上了手中的书本,昏暗的灯光下,黑色的眸子晦涩如渊,深不见底。

    晚上的时候,白沉难得见到了会来打扰他的库洛洛,库洛洛还是和从前一样,即使脸上带着笑,从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依旧看不出任何东西。

    “找我什么事,库洛洛?”白沉瞥了库洛洛一眼,懒洋洋的靠在简陋的边。

    “读到一本不错的书,所以想和老师你分享。”库洛洛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破绽,他把手中黑色封皮的书递给了白沉。

    白沉瞄了眼保存还算完好的书皮,在流星街,一本书能够保存完好到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得了,就在白沉想要接过书的时候,封面上明晃晃的两个大字让他嘴角抽了抽,原来这个世界也有《圣经》这本书吗……

    “原来库洛洛你喜欢看这种书?”白沉对于库洛洛的喜好再次有了深刻的认识。

    库洛洛不动声色的收回了书,转而继续道:“原来老师已经看过这本书了。”

    “算是……”白沉对于宗教信仰其实不感兴趣,更何况他当的可是杀戮之神,研究《圣经》等同于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毕竟在人类之中流传的大部分宗教信仰所宣扬的都是……杀生既是罪。

    “那老师……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吗?”库洛洛注视着白沉,黑色的眸子如无尽的深渊,龇哮着追寻那唯一彻底沉沦的答案。

    白沉微怔了片刻,这是他第一次从库洛洛的上感受到如此强烈的黑暗气息,看来在他所不知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

    “你很介意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神的存在?”白沉抬眼继续道:“如果你需要我的答案,我可以回答你,我相信,并且深信不疑。”毕竟,谁让他自己就是神呢,否认神的存在,就等于否定了他自己,白沉从不会否定自己,所以他相信神,但他唯一相信的神只有自己。

    “是吗?”库洛洛似乎并不介意白沉给出这样的答案,他只是在唇边扬起了淡淡的笑道:“我原以为老师和我一样,并不相信神的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白沉有些好奇了,他知道库洛洛从不会做没有把握的判断。

    “因为我们都只相信自己,不是吗?”

    这一刹那,仿佛连空气都静止了流动,白沉就那样注视着库洛洛,库洛洛的脸上依旧是平时常挂的绅士笑容,没有任何破绽,精准到看不出任何绪的波动,惟有那双眸子,仿佛弥漫着世上最纯粹的黑暗,美得令人心惊,也令人颤栗。

    白沉忽然笑了,不过是一时兴起捡回来打算养成种马的少年竟然会这么让他惊喜,当年在神界,他见过多少从出生起便具有天赐神力的绝世好苗子,又见过多少天资聪颖领悟力非凡的少年?但是能把人透视到这种程度的人……却一个也没有。

    作为一个只是用来培养成为强大种马的少年来说,库洛洛合格了,不但合格了,而且还飞过了九十分的优秀线,白沉很满意,因为也到了该收割成果的时候了。

    白沉轻笑着看向库洛洛道:“所以很简单,你只要相信自己就够了,库洛洛,这是我教你最后的道理。”

    “我会铭记在心,白沉。”转的刹那,库洛洛敛去了唇边的笑容,白沉看不清库洛洛脸上的表,但是他知道对方已经做出了决定。

    这臭小子,居然到最后连老师也不叫了,白沉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说……库洛洛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才来试探他?莫非这孩子终于发现了他培养种马背后的邪恶理由……

    由此可见……和白沉聊天不直接挑明来意的结果是悲惨的,如果库洛洛知道白沉内心此时真正的想法,恐怕即使神经强大如库洛洛也免不了来个华丽的失意体前屈。

    所以,这再次告诉我们……聊天的时候莫绕圈子,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和推断力通常都强大无比,一般况下,绕圈子的最终结果基本都是……大家一起陷进圈子里玩完……而不幸的,这个悲催万分的结果或许某一天就会降临在某个此时还不自知的人上……

    作者有话要说:CJ:于是叔终于更新了,内牛满面

    C**:于是猎人可能,只有1~2章就结束,挖鼻孔ING~表PIA叔,叔对旅团众及团大已经尽力了……叔要是再继续写团大就要真的秃顶了……另外……那几个说就是为了看叔秃顶才让叔写猎人的孩子们,很好很强大……叔会赤果果的好好疼你们的(总攻式温柔笑)

    BY:妈妈,流星街好可怕,我要会回那美克星的叔。(另外孩子们记得PIA爪,无爪无动力啊,再次内牛满面,要清风和哈迪斯的这周五统一发,以上!)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