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希腊神话19)

    (bxzw.com)    “条件是……你必须出的起足够的价钱。bxzw.com”白沉的眼神在众圣斗士上闪烁着金光和银光的圣衣上溜了一圈,脸上的笑容愈发意味深长。

    “什么意思?”雅典娜虽然不认为白沉真的会放过她,不过眼下的局势容不得她不低头。

    “很简单,衣服留下,人随意,当然,要是你和你的战士们愿意和我一起去冥界做客,我也不介意就对了。”白沉摊了摊手道。

    沉默,诡异的沉默,在白沉说完这句话后的下一秒,不但所有的圣斗士们全都露出了义愤填膺的表,就连冥斗士们的下巴也全都脱臼了,这……这到底是啥意思?莫非冥后大人这是在调戏雅典娜?等等,冥后大人怎么可以背着他们的陛下红杏出墙呢……虽然出墙的对象是个女人,不,这也不行,最关键的是……现在这种况,他们到底是阻止还是旁观,阻止的话……他们似乎打不过冥后大人,旁观的话……不,不行,虽然他们也很想看雅典娜这种圣女脱/光了衣服是什么光景,但是他们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叛变呢……恩,不过只是稍稍看一下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此时,不只一位冥斗士心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所以冥斗士们一个个全都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但是一双小眼睛却早就往雅典娜的上飘去了,这曼妙的子,如果脱下了衣服该是何等的……打住,他们不能叛变,绝不能叛变。

    雅典娜此时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她有些愤怒的说道:“阿尔墨斯,你这是想羞辱我吗?我不可能当众宽衣,如果你真的想让我们离开,就不要提出这种不可能完成的条件。”

    雅典娜的话音刚落,一群圣斗士们就纷纷附和叫嚣道:“女神大人,请不要再求这种混蛋了!”

    “是啊!雅典娜大人,这种下/流的人,简直就是败类,混蛋!即使今天要死在这里,我们也不会让雅典娜大人您受这样的屈辱!”

    圣斗士们顿时红了眼眶,气氛一时间有些悲悸,如果说原本圣斗士们看向白沉的眼神是如刺刀般狠狠剜着白沉的,那么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想把白沉脱出去暴头个千八百遍,众多愤恨的眼神中,尤其以那个刚刚出现就对白沉出言不逊的天马座圣斗士为主要火力,源源不断的贡献着无限的‘恨’与‘怒’。

    白沉无比淡定的接受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灼目光,眉峰一挑道:“脱/衣服?我几时说过这样的话了,我不过是想要你手下这些战士的圣衣罢了,你和你的手下们到底想到哪里去了,真是思想不纯/洁。bxzw.com”

    白沉一脸‘我真替你羞愧’的表彻底激怒了雅典娜,雅典娜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会轻易动怒的人,但是在一直处于下风,而且还被人这样戏弄的况下,即使是雅典娜也不有些恼羞成怒了,“你!阿尔墨斯,你何必说这些引人误解的话呢?”

    “误解?”白沉对于雅典娜的言论嗤之以鼻,他转过,满脸笑容的问着后的冥斗士道:“你们刚刚有误解我的话吗?”

    “没有,大人!我们那是绝对的没有误解!”

    “就是就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听出大人不过是在索要圣衣罢了!”

    一群冥斗士们诚惶诚恐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开玩笑,这种时候要是说自己刚刚其实也想歪了,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他们还不想去寒冰地狱度假呢……

    众冥斗士们配合的态度让白沉感到了非常的满意,他应该说不愧是哈迪斯调/教出来的手下吗?一个个果然都够机灵……

    白沉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一脸感叹的对雅典娜说道:“看,我的手下们都没有误解,看来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属下,因为你想歪了,所以他们都想歪了,我真是对圣域里人们未来的素质感到担忧。”

    “你……!”雅典娜握着黄金杖的手颤抖了,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她额头爆起的青筋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真正的心

    “呵……”白沉收敛起了唇边的笑意,他就那么淡淡的注视着雅典娜,明明是没有任何变化的脸,但仅仅只是敛去了唇边的笑意,竟然就让人有一种无法直视的错觉。

    “掌管智慧与战争的女神,雅典娜,这么轻易就生气,真的好吗?”白沉没有错过雅典娜脸上的表,他轻垂下眼帘,慢慢凑近了雅典娜,黎黑的眸子中是比夜更深沉的黑暗,“你这样沉不住气,可是赢不了我的……”

    一盆凉水就那么从雅典娜的头顶灌下,她迅速压下了怒气,尽量保持平缓的语气道:“阿尔墨斯,你究竟想要什么?”

    “要什么?”白沉嗤笑一声,“原来你不仅是脾气不好了,连智商也开始下降了,我不是早说过了吗?我要的只是圣衣罢了。”

    雅典娜再次听到这个答案,眉头蹙得更深了,她心中迅速掠过了很多念头,可最后还是坚定的答道:“不可能,圣衣是象征保护人类的圣物,我绝不可能把他们交给你,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换取他们的自由,请你……”

    “那我直接问他们好了,因为现在圣衣的使用者是他们,而不是你……”白沉直接打断了雅典娜的话,转而循循善起了那群巴不得砍死他的圣斗士。bxzw.com

    白沉的忽悠过程很简单,他只问了一句,但是这一句话,却让所有的圣斗士们全都脱下了他们的圣衣。

    “你们是想保住你们上的圣衣……还是保住你们女神大人的命?”

    战士们的思维永远比他们这些神来得更简单,他们想救雅典娜,所以即使心中流着血,他们依旧选择了放弃陪伴自己多年的战斗伙伴。

    白沉轻轻抚摩着到手的圣衣,黄金三件,白银十五件,青铜八件,还真是大丰收了,白沉挥了挥手,所有的圣衣就被置入了他的空间之中,他的空间内,这个世界的任何神祇都联系不到,也就是说,雅典娜即使想通过自己的神力召回这些圣衣都不可能。

    彻彻底底的失去,没有任何悬念,在场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包括冥斗士在内,和自己的圣衣分别是什么感受,他们并不知道,但是……只穿着一条小短/裤,并且不断被冷风吹的滋味,他们绝对不想感受!

    冥斗士们和圣斗士们,这两方曾经敌对,现在仍旧敌对的战士们就这么互相彼此对视,只可惜,一方是想找地方躲起来,藏住两条赤/小腿的羞愤人士,而另一方则是睁大眼睛,想靠眼神不断羞/辱对方的邪恶人士,只不过在羞/辱的同时,他们的眼神里还带了几抹同……

    不管怎么说,冥后大人的这番打劫之举给他们众人都提了个醒,以后穿圣衣的时候,里面一定要记得再穿件衣服,因为偷懒而只穿三角裤/裤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这群圣斗士里的某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白沉没有在意众人脸上五花八门的表,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思,只不过……光是拿走圣衣是不是太便宜雅典娜了?

    白沉的目光在雅典娜的上溜了一圈,又在一些由于没穿内衣而此时有些不自在的圣斗士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无比璀璨的笑容在白沉的脸上升起,“我想到了,既然你们刚刚那么迫切的以为我是要让雅典娜当众宽衣,我又怎么好意思辜负你们的期待呢?不过我和雅典娜毕竟当初在天界‘关系匪浅’,所以由你们这些圣斗士来代替她完成这件事,应该没有问题?”

    “阿尔墨斯,你不要太过分了!”雅典娜怒目而视。

    白沉依旧把雅典娜当作空气一样的给略过了,转头直接转向那群圣斗士道:“老规矩,决定权在你们手上,是脱,还是不脱,是让你们的女神大人永远留在这里,还是你们脱/光了送她离开,你们只能有一个选择。”

    静,死一般的寂静,这回圣斗士们不仅仅只是想把白沉杀个千八百遍那么简单了,他们恨不得把白沉大卸八块!让他们在女神的面前赤//体,这……这怎么可能……但是如果不脱,他们女神大人的生命又……

    此时的冥斗士们也深深的沉默了,狠,实在是太狠了!他们看向白沉的眼神又敬又惧,这个熟悉的笑容……不就是修普诺斯大人每次算计完他们之后的表吗……他们当初怎么就没发现这位冥后大人的本质呢……

    冥斗士们此时不但对他们的老对手……圣斗士的遭遇表示了同,更对他们的未来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圣斗士们做出决断的时间很短,最后他们还是决定牺牲一切,救下他们的女神,做下决定之后,他们艰难的开始脱起了衣服。

    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落地,一个又一个赤//体的猛/男随之出现,白沉的目光在这群圣斗士的下/扫了一圈,随即嘴角轻勾的说道:“不错,这么多年的锻炼没白费,至少那里……都精神的。”

    这是嘲笑!绝对是嘲笑!一群圣斗士们简直又气又怒,雅典娜此时的表不比他们好多少,因为受到白沉力量的威压,雅典娜的行动非常困难,也就是说她想要回避眼前的画面都不行,除非她避上眼睛!可是她的战士们已经为她牺牲到了这种程度,她如果真的那么做的话……岂不是寒了这些战士的心……

    雅典娜虽然尽力维持了脸上威严的表,但是在看到那么多赤/的猛/男后,尤其连那个地方也暴/露的那么明显的况下,雅典娜的脸色还是僵硬了……眼角更是不停的抽搐着。

    于是白沉圆满了,因为雅典娜的表再次愉悦了他,白沉觉得自从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不断的受到奥林匹斯一干脑残神祇的熏陶后,他的格开始越来越恶劣了。

    不过在完成任务,回收力量的同时,还能做点使自己心舒畅的事,何乐而不为呢?白沉想到这里,嘴角不由自主的再次向上弯了一个弧度,“我是个诚实守信的人,既然你们已经遵守了承诺,那么如你们所愿,我会放了你们,另外,雅典娜,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没有我,你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这么‘完整’的看一个男人,你可要记得我这份恩典才是。”

    白沉说完,没有再看众人脸上的表,而是直接转道:“走了,我的属下们,游戏时间结束了。”

    “遵命。”冥斗士们全都迅速跟上了白沉的步伐,开玩笑,经过刚刚的一系列事件,还有谁敢忤逆白沉的命令?难道想被赤/的扔到寒冰地狱,供人观赏小**吗……所以说……在冥界得罪谁都好,就是不能得罪陛下的老婆,冥后大人啊!众人在此时,心中无疑全都冒出了这一深刻的认知。

    ***

    白沉带着众人离开之后,塔纳托斯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在感受到一股惊天的力量在白沉固守的地方爆发后,塔纳托斯立即火急火燎的赶了回去,只是当他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群树叶裹着下/,看起来猥/猥/琐/琐的男人们护着一个有着紫色长发的女子离开。而当他看清那个长发女子是谁的时候,塔纳托斯觉得这一刻,整个天地之间都失去了声音。

    “那个……塔纳托斯大人,我刚刚没有看错?那个被/男包围的女人是……雅典娜?”

    “哎?你也看到了,我还以为自己刚刚看错了呢,雅典娜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呢,不过话说回来,里面其中有个人真面熟,好象是上次和我交过手的谁来着……”

    “我擦,你也觉得面熟?我也觉得很面熟,我好象也和那群人中的一个交手过几次……”

    于是,众人面面相觑了,而塔纳托斯则是遥望着雅典娜和一群/男奔走的方向道:“什么时候,雅典娜这样的处/女神也改玩群P了……果然是原本贞/洁的人……放/起来更疯狂吗……?”

    众冥斗士:“……”

    作者有话要说:CJ:于是有不少娃们都猜到了……咳咳……

    C**:至于哈叔听到报告后的反映……恩……下章揭晓……

    BY:写的时候把自己也给囧到了的叔(孩子们,觉得这章囧到乃们的请举手~!)

    另~孩子们儿童节快乐~~祝大家越来越LOLI正太~让叔来调戏~啊哈哈哈~!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