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希腊神话15)

    (bxzw.com)    在死亡之力如海啸般汹涌爆发的时候,白沉觉得自己很庆幸,因为通道已经关闭了,所以他非常幸运的并没有见到哈迪斯那双沥雪凝霜般的冷眸,以及那可以冻死周遭一切生物的恐怖寒气。bxzw.com

    回到奥林匹斯之后,白沉发现自己帮宙斯拉皮条的活计居然被人给抢了,他才在冥界溜达了一圈,这人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白沉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他发现自己就已经被宙斯流放了,“阿尔墨斯啊,你看看这小家伙是不是很机灵,颇有你当年的几分风范,正好,你也忙了这么久了,休息几天,这段时间,就让他跟在我的边。”

    “……”白沉注视着眼前这个贼眉鼠眼,外加还挂着长长两条胡须的家伙,嘴角不可遏止的抽了抽,这个小家伙?颇有他当年的几分风范?宙斯这是瞎了?绝对是瞎了?

    不管事实如何,白沉被打入冷宫已经铁板钉钉的事,他并没有再争取什么机会,像宙斯这样的人,基本上只要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

    “我知道了,陛下。”白沉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恭敬的起告退,临走的时候,他又扫了一眼正慌乱瞄着神四周金灿灿物品的猥/琐胡须男,白沉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宙斯是真的瞎了。

    莫名其妙的得了空闲之后,白沉难得有了点兴趣,比平时多留意了一下人界归属权的这场争斗,或许是有了他倾贡献的冥衣的缘故,冥界在最近的这几场战斗中节节胜利,得到了一定的主导权,让雅典娜和波塞冬都头疼不已。

    白沉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唇角的弧度轻轻扬了起来,应该说不愧是哈迪斯吗……办事的效率就是高,能让那个眼里充满野心的雅典娜失去人界这盘大餐,想必对那个女人来说的打击一定相当巨大。

    白沉百无聊赖的在天界晃悠了几天,宙斯那边始终没有再想起他,因为那个猥/琐胡须男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能干,可以说是把‘拉皮条’的工作发挥到了极致,这也让白沉大跌眼镜,难道说他也有看走眼的一天……?真是没有想到,那个眼里充满了贪婪的家伙居然这么有‘才华’,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吗……?

    白沉对于自己‘失宠’的处境完全不担忧,依旧在天界过得潇洒舒坦,倒是周遭的人,纷纷再次对他投去了同外加八卦的眼神,不过白沉已经充分对这些神的脑残程度有所了解,所以他们会有这样的表现,白沉真的是一点都不意外。

    唯一令他嘴角抽搐半天的是……哈迪斯居然也派人来关心他的心状况,实在是让他哭笑不得,哈迪斯这次派遣的使者依旧是死神塔纳托斯,或许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一头银发的塔纳托斯来到白沉府邸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陛下很担心你,他说如果你在奥林匹斯呆不下去了,完全可以来冥界生活,另外,我个人邀请你和我一起训练冥斗士,先别急着拒绝我,报酬丰厚,外加还包吃包住。”塔纳托斯一副循循善的模样,脑子里打的主意全都是‘怎么把人骗倒冥界’,这也是他来到这里之前,自家老哥修普诺斯的交代。

    “包住就不用了,酬劳可以商量。”白沉想了一会儿,随即便答应了下来,反正他现在也是闲在天界,没有活干,而且训练冥斗士的话……也可以更好的牵制住雅典娜和波塞冬。bxzw.com

    塔纳托斯闻言,无奈的摊手道:“没办法,这是捆绑条款,包出包住外加包无限制采矿冥石,三者一起出售,不单独议价。”

    白沉的眉头挑了挑,“你别告诉我所谓的报酬就是无限制采矿冥石。”

    “恭喜你,答对了,你的智商真是高到令人欣慰。”塔纳托斯一脸欠扁的说道。

    “不干,免谈,你可以走了。”白沉果断的下了逐客令,对这种毫无诚意的家伙,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扫地出门。

    “等等,我现在加码还来得及吗?”塔纳托斯立即要求重新改判,他收敛了唇边玩味的笑容,一脸诚恳的说道:“抱歉,刚刚我说谎了,并不是无限制采矿,而是无限制采矿我和修普诺斯府邸周围的冥石。”

    “你确定这是加码不是减码?”白沉的嘴角抽了抽,愈发坚定了要把这祸害打发走的决心。

    “好,我再次坦白,每干掉一个黄金圣斗士,他们的圣衣都归你,要知道,那些金子溶了再造,价值不斐。”塔纳托斯再次扔下了充满惑的鱼饵。

    黄金圣衣吗……确实算是个不错的条件,倒不是真的被黄金给惑了,而是只要一想到雅典娜手下的战士需要打赤膊战斗,那个女神的脸上究竟会有什么表就令人觉得好奇……

    白沉承认他心动了,不过他还是又矜持了一下道:“只有黄金圣衣?”

    塔纳托斯闻言,作出痛心疾首的样子掩面道:“好,不愧是我们陛下看中的人,果然是够聪明,白银圣衣也归你,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青铜圣衣我是绝对不会再妥协的!”塔纳托斯说完,悲壮万分的拍了拍桌子,只可惜为死神的他力道太大,不幸的把桌子给拍成了粉末。

    白沉看着塔纳托斯如此卖力的表现,脸上的笑容愈发如风般沁人心脾道:“很遗憾,你刚刚那一掌已经把青铜圣衣也赔进去了。”

    “我擦!你这是抢劫!”塔纳托斯咆哮了,虽然他本格就比较冲动,但是此时却是连一点点为神的优雅气度也没剩下。

    “你要是能把刚刚的桌子还原,我不介意把青铜圣衣让给你。”白沉笑得无比官方。

    塔纳托斯顿时蔫了,他深深的觉得,陛下这次其实派错人了,应该让他大哥修普诺斯出面解决白沉才对,不过这些条约尚在预计范围之内,冥界缺钱吗?笑话,当然不缺了,他们陛下财富之神的名号不是白得的,塔纳托斯想到这里,又再次心安理得了。

    “算你狠,交易成立,你是今天和我一起回冥界还是……?”塔纳托斯站起,准备转离开。

    “明天我会去冥界一次的,还有……”白沉说到这里,轻轻叹息道:“帮我向哈迪斯问好。bxzw.com”

    “何必拜托我呢?明天你自己向陛下说,不是更好吗?相信陛下他一定会很高兴。”塔纳托斯笑了笑,临到门边时,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要圣衣?莫非你有收集圣衣的嗜好?”

    白沉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收集圣衣……他还收集卡片呢!集齐全就可以获得稀有卡片,一跃成神,不,他不应该吐嘈这个,白沉想到这里,稍稍冷静的答道:“我只是想看雅典娜的脸上究竟会露出什么表罢了。”

    塔纳托斯闻言,那双银色的眸子里顿时掠过了一道灼亮的光,他大笑了起来,一脸认同看着白沉道:“好样的!我也是那么想的,我们果然合得来!我会在冥界等你来的,阿尔墨斯!”

    白沉没有说话,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塔纳托斯离开后,白沉多少为明天的训练做了一些准备,他可是很久都没训练过人类了,说实话……还真是有些怀念。

    第二天,白沉依旧用老方法来到了冥界,这次来接他的依旧是哈迪斯,白沉礼貌的招呼道:“好久不见,塔纳托斯呢?他昨天可是说要来接我。”

    哈迪斯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暗色的光,白沉还没有来得及捕捉,哈迪斯就又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样子道:“他还有事。”

    “这样吗……?”不知道为什么,白沉总觉得哈迪斯刚刚那句话很可疑,不过人家好歹是塔纳托斯的顶头上司,他也不便再多说些什么。

    哈迪斯再次带白沉去了上次介绍过的宫,宫成暗黑的颜色,虽然色调过于沉闷,但是整个宫外部却散发着幽幽的暗芒,诡魅而瑰丽,就像一座孤立于世间的堡垒,恢弘且神秘。

    “我的住所?”白沉知道这次的工作,他可能必须要在冥界住上一段时间,所以也就没有再推托。

    “你不喜欢?”哈迪斯难得开了口,不过脸上依旧是淡漠的神色。

    “不,不错的地方,适合我的……力量属。”白沉如实答道。

    “你喜欢就好,这里也是吾的宫。”

    白沉僵住,他转过头,非常诚恳的问道:“我现在收回刚刚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哈迪斯再次保持了沉默,于是白沉也只能收回了要换住所的心思,在哈迪斯看不出表的脸下,他被强制指定了一间房,白沉观察了一下这间房和哈迪斯所住房间的相隔距离之后,白沉抬起头,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哈迪斯……你真的找不到老婆吗?”

    哈迪斯的眼底泛上来的绿色逐渐转深,他深深的看了白沉一眼,然后才低声道:“吾已经找到了。”

    “……”白沉没有去问那个答案,因为他知道答案是什么,像哈迪斯这种因为找不到老婆,所以就放低要求,打算找天界名声最臭的人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但是这种时候再打击这种闷/男人的自尊心,绝对会起反效果,尤其是在对方自尊心特别强的前提下。

    “我知道了,我先去冥斗士的训练营看看。”白沉果断的岔开了话题,哈迪斯没有阻拦,只是叹息般的低喃道:“去,不用太过劳,一切事项交给塔纳托斯即可。”

    白沉沉默了,他开始怀疑塔纳托斯究竟是不是哈迪斯的手下了,居然被自己的上司这么‘器重’……还真是可喜可贺。

    “我有分寸。”白沉按下了对于塔纳托斯的同,几个瞬之下,就来到了训练营外的场地。

    塔纳托斯早就已经到了,修普诺斯也在,只不过这两位双子神并没有进入交杂着汗臭味的训练营,而是幽雅的坐于营地门外,两把红木椅,一张雕工精美的桌子,还有位于桌面上的两杯还在冒着气的红茶,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就像两位翩翩俊公子一般,姿态优美的品着茶水,无可挑剔的标准动作,精致上乘的英俊脸庞,以及那份惟独只属于神祗的从容与骄傲,白沉远远的看着这两个完全像是在郊游的人,嘴角再次狠狠的抽了一下。

    “我说……你们两个就是这样履行职责的?”白沉一挥手,两人的中间再次多了一把椅子,而桌子上也多了一杯红茶,白沉态度自若的坐了下来,端起红茶,怡然自得的轻抿了一口。

    “哦?你这不是和我们一样吗?”修普诺斯加深了唇边的笑容,金色的眸子里跳跃着狡黠的光芒,“何况比起训练这些蝼蚁,直接分给他们部分属于神祗的力量不是更好吗?届时,他们实力提高的可不只一个档次,而我们只要在这里看看戏,挑几个不错的人,然后把力量分给他们就行。”

    白沉轻轻垂下了眼帘,他没有开口说话,蝼蚁吗……真是贴切的形容,只可惜过去的他……也曾经只是蝼蚁,这些从出生起就是神的存在,恐怕一辈子也无法理解所谓的蝼蚁,其实有时候比神来得更可怕。

    “是啊,阿尔墨斯,虽然你的力量可能不是很强,但是分给他们一点,也足够他们高兴半天了。”塔纳托斯附和道。

    “恐怕不是半天,而只是一瞬。”白沉笑了笑道,他的力量太过强大,这些人类基本上不可能承受住,即使能够坚持下来,也只是短暂的一瞬罢了。

    “哦?这话可真是耐人寻味。”修普诺斯有些好奇的抬起了那双金色的眸子,不过他是个聪明人,有些问题并不需要答案,不是吗?

    “好了,要开始工作了。”修普诺斯放下手里的杯子,使了个眼色给塔纳托斯,塔纳托斯立即会意的站起,营地内正在互相训练的冥斗士们见状,迅速赶到了双子神的面前集合,他们纷纷曲膝跪地,脸上的表虔诚而紧张。

    “不用紧张,吾王手下的战士们,陛下会赐予你们永远的生命,你们将免受于死亡的威胁,同时,吾和死神还会给予你们新的力量,战斗,冥界的战士从不畏惧任何人!”修普诺斯说完,额前的五芒星放出了耀眼的光芒,与此同时,塔纳托斯额前的五芒星同样也璨芒大作,两股无可匹敌的神之力盘旋在冥界灰色的天空之中,巨大的力量引起了黑色的旋涡,周围的生灵无不敬畏的匍匐在地。

    黑芒在一瞬间笼罩了所有的冥斗士,片刻之后,黑暗渐渐褪却,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也恢复了老样子,他们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品起了红茶。

    而刚刚接受洗礼的冥斗士之中,不断有人兴奋的叫道:“我得到力量了,是死神大人的力量,哈哈。”

    “我也是,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体里充满了力量。”

    一阵激动过后,冥斗士们再次纷纷朝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行礼道:“感谢两位大人的慷慨,我们一定会取得雅典娜的颈上首级,为陛下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白沉轻抿了一口茶,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始终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双子神刚刚的洗脑过程,修普诺斯吗……确实是个擅长利用人心的家伙,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什么比永生和不死更好的惑条件了,何况哈迪斯为冥王,的确拥有不断复活人类的能力。

    白沉想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这场战争不需要他插手了,因为光凭无限复活这一点,哈迪斯的大军就占尽了优势,要知道雅典娜那里的人可是死一个少一个,所以结论就是……雅典娜的前途可谓是黯淡无光,他可以继续在冥界养老。

    就在白沉打定主意,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冥斗士中为首的三巨头之一米诺斯突然问道:“睡神大人,死神大人,这位是……?”

    白沉感受到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眼神迅速锁定了他,白沉放下杯子,正当他打算开口道出自己份的时候,一旁的塔纳托斯却惟恐天下不乱的大喊道:“怎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就是冥后大人吗?”

    白沉一下子怔住了,修普诺斯的唇边的也笑容僵住了,至于冥斗士们,则是一个个面露不可置信的死瞪着白沉,那个表,要多惊恐有多惊恐,要多诧异有多诧异,总之……那一张张脸,扭曲的莫名让人感到喜感。

    彻底的冷场,彻底的尴尬,冷风就那么吹过了冥斗士们的小躯,吹过了白沉手中还冒着气的茶,吹过了修普诺斯仍旧僵硬的唇角。

    良久,众人才终于回过了神来,而米诺斯更是拖长了尾调,声音足足拔高了一个音阶道:“冥……冥后大人?”

    这一刹那,万籁皆静,白沉抬起眼,无比淡定的看着满头银发的米诺斯,然后笑得异常灿烂的说道:“再叫一声就杀掉你!”

    于是众人再次齐齐沉默了……

    作者有话要说:CJ:于是这内伤的称号将会陪伴小白同学一辈子,噗……

    C**:叔看了下,上章似乎是选猎人的比较多一点,无限叔也很想写,叔会咨询下编辑,能不能写,另外想看剑4的孩子们……叔无力了,叔没玩过,也不知道剧,古剑没玩过,但是知道剧,可能会尝试,但几率不大,至于银魂,家教,死神,猎人,火影,BALALALAL,包括尼罗河,应该都会去的~以上~

    BY:今天RP爆发这章有5000多字的叔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