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希腊神话12)

    (bxzw.com)    众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围观这场精彩的大戏,哈迪斯进入大的时候,众神的目光就紧紧粘在了这位冥界之主上,而现在,哈迪斯在说了一句话后,又把神王大人的酒杯给震得掉在了地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群神祗全都在心中升起了疑惑,不过当他们扫到两人边的白沉后,众人的眼神倏地亮了起来,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两男争一妻的精彩戏码?

    众人想到这里,朝白沉他们投去的目光更炙了,宙斯此时多少已经恢复了过来,作为统治了天界那么多年的王,宙斯自然理解这群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们在想些什么,虽然他对大哥居然真的看上了阿尔墨斯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但是为了及时摆脱众人灼的八卦目光,宙斯当机立断的朝哈迪斯说道:“既然大哥你对阿尔墨斯有话要说,那么吾就不打扰了,还有阿尔墨斯,你要替我好好招待大哥。bxzw.com”

    宙斯说完,非常迅速的抽离开了,白沉注视着宙斯离开的背影,不在心里咆哮道,这是赤果果的临阵脱逃!居然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宙斯你作为神王还敢不敢神品在下限一点?

    白沉一边在心中暗自腹诽着某个种马神王的背信弃义,一边思考着怎么才能从哈迪斯的手上脱,还有……刚刚哈迪斯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有让哈迪斯等他吗?就在白沉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某个低沉的嗓音再次响了起来……

    “那些冥石,你可以随时用来在冥界居住。”

    白沉抖了一下,糟糕了,他把冥石全扔火神家门口了,难道哈迪斯今天是来讨债的?

    白沉还在为了怎么交出冥石的问题而烦恼,那边哈迪斯已经轻轻蹙起了眉头,湖水般翠绿的眸子如一汪深潭,蕴涵着白沉所看不懂的绪。

    “吾会等你,阿尔墨斯,不论多久。”哈迪斯转过,只留下了一个寂寥的背影给白沉,他没有索要白沉的答案,就好象他不过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但是白沉心里却明白,‘不论多久’这四个字所包含的意义……永远比表面来得更沉重,尤其是出自哈迪斯这样的男人之口,不但是承诺,更是一份誓言。

    果然是……因为那个理由吗……白沉轻轻垂下了眼帘,哈迪斯离开大之后,场内的气氛顿时回暖,白沉本想赶回宙斯的边,但是在一群为了探听所谓‘三角恋’的脑残神祗们的围堵之下,白沉彻底跟丢了宙斯的影。

    “阿尔墨斯,听说你和冥王大人有一腿,这是真的吗?”

    “你到底是怎么让那个哈迪斯大人喜欢上你的?”

    “阿尔墨斯,宙斯陛下和哈迪斯大人,你到底更喜欢哪一个啊?”

    白沉虽然保持着最官方的笑容,但是在遭受了一个又一个脑残问题的攻击下,他的微笑已经开始渐渐龟裂了,终于,在最后一个如巨雷般强大的问题下,他终于爆发了。

    “那个……听说你和冥王大人还有神王大人一起玩过……玩过3P……你觉得怎么样?是冥王大人更厉害一点,还是神王大人……?”

    你妹的3P!你妹的谁更厉害一点!除了这种和下/半/有关的毫无营养的问题,你们这群家伙难道就问不出其他东西了吗?白沉在这一刻再次被咆哮帝附,他维持着脸上灿烂的笑容,并且在原来的等级上,更加闪耀的说道:“其实,刚刚哈迪斯大人是在和宙斯陛下表达他对这个弟弟的……好感,所以宙斯陛下才会惊得摔碎了手上的酒杯。bxzw.com”

    “真的假的?”众人一阵惊呼。

    “原来冥王大人喜欢的竟然是神王陛下吗?”

    “天啊,这可是个大新闻,我要立即去告诉我的好姐妹。”

    众人在一阵烈的讨论声后,立即扔下了他们刚刚还视若珍宝的白沉,一个个跑得全都没了踪迹,只剩下白沉一个人在原地笑得愈发灿烂,所以说……奥林匹斯的神真的全都没有大脑吗?为什么连这种可信度完全为零的事也会当真?这种智商让他何以堪啊……

    白沉已经无力吐嘈了,几乎不用猜,他就可以预料到明天席卷整个奥林匹斯的一定是‘神王和冥王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又或者是‘兄弟之间的断恋’,他应该说他和这群神待久了,已经彻底被这群神同化了么……

    白沉轻轻叹了口气,不去理会正在被众人大肆宣传的最新流言,他走出了酒会的大,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刚刚走出大,就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哈迪斯。

    “你还没有回去?”白沉有些疑惑的问道。

    哈迪斯没有说话,他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白沉,那张冷峻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想法和绪,就好象哈迪斯总是这样的沉默,沉默到令人觉得心悸。

    就在白沉以为自己等不到答案的时候,哈迪斯却忽然开口说道:“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白沉沉默了,这种时候难道要他陪哈迪斯一起缅怀过去?只是他完全不知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什么可以值得怀念的地方,还是说哈迪斯为了当初自己英雄救美的姿态非常满意?

    “你的上……有着和吾一样的气息。”哈迪斯那双犹如世界上最纯粹绿宝石般的眸子有了片刻的波动,虽然短暂,但是却仿若惑世人堕如深渊的梦魇,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白沉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那个……哈迪斯,你难道今天被神棍附了?”

    哈迪斯抬起眼,就那么沉默的注视着白沉,白沉还是那个白沉,脸上依旧挂着没心没肺般的笑容,良久,哈迪斯宛如叹息般的语调才轻轻的响了起来,“吾说过,吾会永远等你,这个承诺……永远都有效。”

    哈迪斯说完,转离去,黑暗的影下,冰冷的死亡之力笼罩着哈迪斯的全,白沉就那么注视着哈迪斯的背影,末了,他终于想起什么似的大叫道:“哈迪斯,我知道你为什么想要我去冥界居住了!”

    死亡之力在这一刻有了些微的缓和,但是白沉的下一句话,却让彻底这股力量爆发了。bxzw.com

    “哈迪斯,你其实是想要回那些冥石?冥界现在是不是经济很紧张?还有,我上已经没有冥石了,我把它们全部扔给火神了,你要是想拿回去,就去找火神,我相信赫淮斯托斯一定愿意一直等你!”

    死亡之力在这一顷刻间爆发,的圆柱顿时有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狂暴的乱流中,白沉看不清楚哈迪斯的表,但是从空气中的力量分子来看,哈迪斯的心绝对算不上多好就对了。

    澎湃的力量之后,伴随着哈迪斯的消失,一切终于又归为了平静,只有狼狈不堪的外表昭示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白沉摩挲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后,他终于明白哈迪斯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难道是……因为他说得太直接,所以害哈迪斯掉了面子吗?下次见面的时候,是不是要说得委婉一些?

    白沉和哈迪斯的这次见面,依旧是短暂到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白沉没有把哈迪斯的邀请放在心上,哈迪斯也并没有派人过来催他。

    白沉的子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时候,虽然现在白沉能从宙斯上分到的力量已经很少了,但是聊胜于无,有总是比没有要强上一些。

    赫拉已经很久没了动作,表面上看起来,整个奥林匹斯风平浪静,不过最近,还是发生了一件大事,神无聊起来,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拿人做赌注。

    雅典娜最近和波塞冬正在开战,为了争夺人界的管理权,当然正式参与其中的神祗毕竟还是少数,真正斗得激烈的是神座下的战士,这些战士的名称各有不同,雅典娜座下的战士称为圣斗士,而波塞冬座下的则是海斗士,至于阿波罗一些神手下的则称为神斗士。

    但不论名号是什么,这些战士无疑例外都是人类,而且是人类中的强者,白沉对此只是报以一笑的态度,确实这场战斗的模式,非常符合神自私的作风,为了避免自己的伤亡,有什么比拿人类做赌注更好的选择呢?

    不过虽然主战的是人类,但还是有一些下等神和半神会加入其中,毕竟再弱的神,比起人类来说,依旧是强悍到无人可以震动,不过大多数神还是和白沉一样,采取了作壁上观的看戏态度。

    这场争夺人界管理权的战争一打就是数十年,对于人类来说,十年或许很漫长,但是对于神祗来说,十年不过是弹指一瞬,白沉并没有过多留意这场战争的消息,不过这十年来,这场战争已经成了奥林匹斯诸神茶闲饭后的唯一门话题,所以白沉多少还是能听到不少消息。

    “听说了吗?我们这里有个负责外勤的下等女神也加入了这场战斗。”

    “哦?是谁是谁?说不定我和她一起工作过。”

    “好象是个叫麦丝的女神,据说她从以前起就非常崇拜雅典娜,一直梦想着成为像雅典娜这样的伟大女神,所以这次雅典娜邀请她,她马上就去了。”

    “天啊,她运气可真好,居然能抱上雅典娜的大腿。”

    “就是,雅典娜怎么就没看上我们呢,反正我们这些神在人类的战场中又不会陨落,即使遇上了海皇大人那边的神,大家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没有人会下狠手的,说是上战场,不过就是去那里坐镇罢了,麦丝这家伙还真幸运。”

    白沉听完两人的谈话,眉头轻轻蹙了起来,上战场吗……确实,他们这样的神即使加入战局,也不过是起牵制作用罢了,说到底这场战斗已经从搏升级到拉帮派了,说是加入雅典娜这一方,不过只是表明愿意支持雅典娜而已。

    白沉前几天也收到了自波塞冬那里的邀请,不过因为对于这种无聊的争斗没兴趣,所以他拒绝了。

    倒是麦丝……这姑娘一点战斗力都没有,学什么人家雅典娜一样去战场最前线,虽然说遇到危险的可能不是很大,但是……白沉只要一想到这姑娘连说话时都胆怯的表现……这上战场不是丢他们这些奥林匹斯诸神的脸吗?

    还有……雅典娜拉拢麦丝的举动也耐人寻味,以雅典娜的智慧,不可能会做没有利益的事,但如果说雅典娜是看中了麦丝的能力,白沉那是打一万个不信,所以是还有别的原因吗……?

    有什么答案仿佛在心中呼之出,但又隐隐好象隔了些什么,白沉轻轻叹了口气,他这是在担心麦丝吗……不过这也在常理之中,麦丝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说得上话的人,虽然并不是经常联络,但好歹他们也相处了一百多年。

    就像他当初对赫尔莱恩说的那样,他并非没有感,只是那份感……比常人来说凉薄得多罢了。

    或许他应该去人界看看,以麦丝的能力来看,陨落并不太可能,但是少胳膊断腿的还是会有几率发生的。就在白沉在处理完宙斯这边的事,打算去人界一次的时候,一个消息却让他再也不用离开奥林匹斯了。

    因为麦丝重新回到了天界,虽然……是以一具尸体的方式……

    雅典娜与波塞冬的战斗,第一位陨落的神祗终于出现了,一个负责外勤的下等女神,白沉在这一刻忽然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他应该说些什么呢,麦丝死在这场战斗之中也算不亏了,至少按照雅典娜的说法就是……她维护了人类的和平,让人类免于了海皇的侵略。

    麦丝的尸体被送上奥林匹斯的那一天,很多人都进行了哀悼,不过大多数人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真正留到最后的只有白沉和雅典娜两人。

    白沉就那么看着麦丝躺在棺木中的尸体,那是平静到令人觉得窒息的感觉,不会说话,不会活动,甚至……不会再郁闷他。

    白沉不知道那种一瞬间笼罩他的绪是什么,只是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哈迪斯,那个总是沉默无声的男人……

    为什么从不亲近任何人?为什么从不对任何人露出笑容?为什么……上总是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为什么眼中偶尔会蕴涵着那种仿佛沉湎于忧伤中的静谧,白沉似乎有些明白了。

    那个男人用那双翠绿色眼眸见证这无数次死亡的时候,究竟又是什么心……还是太多的死亡,已经让他的心渐渐冰冷麻木,就像他杀了太多太多的人,所以再次杀人时,已经什么感觉也不会留下了。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并不是悲伤和痛苦,而是‘虚无’,那是一切的终点,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才更可怕,从本质上来说,白沉其实和哈迪斯是一样的人,他们无限的接近‘无’,但却又始终差最后一步,所以哈迪斯的眼里才会偶尔辗转着那一抹淡淡的忧郁和哀伤。

    “阿尔墨斯,我真的很抱歉,是我没有能照顾好她,才害她……”雅典娜说到这里,露出了一副悲伤的表,“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节哀顺变,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一定不希望你为了她而难过。”

    “难过吗……”白沉轻轻抬起了眼,黑色的长发不羁的垂落至肩头,把白沉的侧脸削得棱骨分明,白沉微微侧过脸,黑发的遮掩下,惟有直的鼻梁及微翘的薄唇让雅典娜看得真切,至于那双墨色的眸子,始终掩藏在发丝之中,朦胧而虚幻。

    莫明的,雅典娜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强烈的危机感让她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错觉吗……这种气息,她明明只有在哈迪斯的上才感受过。但是白沉的下一句话,却彻底打消了她刚刚的疑惑,这也是雅典娜第一次意识到……她一直以来所重视的对象,原来比她想象的更为可怕。

    “确实是有些难过,只可惜感觉走得太快,让我根本无法抓住,不过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一瞬间也算是足够了。”白沉说到这里,把脸转向了雅典娜,那双掩藏在略长刘海下的眸子终于显现了出来,那是纯粹的黑色,没有任何一丝杂质蕴涵其中,那种纯黑让雅典娜的心脏再次狠狠跳了好几下。

    白沉没有理会雅典娜的反映,而是看着棺木的方向,宛如轻喃般的叹息道:“不知道下次躺在里面的人……究竟会是谁。”白沉说到这里,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雅典娜,道:“我……期待着这个结果。”

    这一刹那,雅典娜如置冰窖。

    作者有话要说:CJ:标题神马的都是浮云啊……

    C**:于是下章起就走背路线了?被PIA飞

    另,明天惯例不更,周六开始起继续更,还有很多孩们让叔两更,不是叔不想,是叔没时间,叔下班回家吃个饭洗个澡,坐到电脑前已经8点了,基本写完都是11点左右,快的话也要10点多……乃们告诉叔怎么两更……默默垂泪~叔如果有空的话,尽量周末多更新一点,其他时候……真的是无力啊……

    BY:终于解放的叔(另如果叔11点30之前还没更新,那一般这天就不会更了,孩子不要继续等,以上~另外记得PIA爪给叔~!)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