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秦时明月最终章)

    (bxzw.com)    “咳咳……咳咳……”白沉离开盖聂的屋子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或许是刚刚绪波动过大的关系,直到现在脏腑间还有些翻腾。bxzw.com

    白沉本想把消息告诉鬼谷子他们,但是他还没有通知,盖聂即将离开鬼谷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看来……最后一个知道的人竟然是他吗?

    对于盖聂放弃鬼谷传人份的决定,鬼谷子只是保持了沉默,什么看法也没有表示,卫庄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最初听到消息时的片刻微怔,其他一切如常。

    盖聂离开山谷的那一天,没有任何人来送,什么兄弟深,师徒和睦,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波澜壮阔的鬼谷山崖,来时,师傅领着他的手,离去时,却是两袖清风,除了那一柄剑,再无长物。盖聂最后看了山谷的方向一眼,然后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他不再留恋的转过,衣抉翩翩,仿若惊鸿。

    “师弟既然这么担心师哥,何不光明正大的送他离开,偷偷摸摸的站在这里还真是可笑。”卫庄嘲讽的嗓音在白沉的背后响了起来。

    “如果我算偷偷摸摸,卫庄师哥你现在又算什么呢?”白沉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毫不客气的反讽了回去。

    “我只是好奇的跟在师弟后罢了,结果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么有趣的画面。”卫庄轻勾起了嘴角。

    “哦?师哥竟然会这么关心我,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反正是没有营养的对白,白沉也不介意再多说几句无用的话。

    “我也不知道师弟居然这么关心师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卫庄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所以……你这是在吃醋?”白沉的话音刚落,凛然的杀气就从卫庄的上冲天而起,不过白沉的下一句话,却让卫庄的杀气又彻彻底底的收敛了起来。

    “要是你那么在意,去追不就行了?相信盖聂师哥不会介意和你一起救济天下。”

    “我对这么愚昧的理想可不感兴趣,倒是师弟你,为何不追呢?”卫庄走近了白沉,不过白沉却没有给卫庄这个机会,而是侧过子,轻轻笑道:“为什么要追?我也对这么愚蠢的理想不感兴趣,而且……”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白沉想到这里,轻轻垂下了眼帘,他没有再理会卫庄,而是兀自往山上自己的小屋走去。bxzw.com

    ***

    “咳咳……咳咳……”自从盖聂离开之后,白沉的病愈发严重,或许是心中没了目标的关系,所以病魔迅速占领了白沉的,只不过白沉对此并不介意,早死早超生,他还指望着早点到下个世界收集力量,他已经彻底放弃这个世界了。

    由于体不好,白沉几乎一直窝在自己的房子里,整个人完全呈现了‘死尸’的懒惰风采,卫庄每次来他房里的时候,看到地上那一滩‘不明生物’时,嘴角都会狠狠的抽上几下。

    “怎么?难道师哥走了,师弟就活不下去了吗?”卫庄用剑挑开白沉那已经快结成蜘蛛网的头发,嘴角噙着一抹轻蔑的笑。

    “确实是……活不下去了,咳咳……”这种没有动力的子让他怎么活怎么活!白沉虽然内心悲愤无比,但是面上却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容,对于卫庄拿剑扫除他头发的行为,白沉只是在原地九十度转了,从平躺改成了侧躺姿势,丝毫没有‘这种举动很丢脸’的感受。

    卫庄听完白沉的话后,虽然唇角勾起的弧度不变,但是眼神却晦涩莫测,让人看不清他心底真正的想法。

    “那不如就由我来送师弟一程好了,林外挑战,现在。”杀气在这一刻骤然而出,如暴风雨般朝白沉汹涌而去。

    不过白沉就好象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一般,他抬了抬眼皮,懒洋洋的应了声,“好。”

    白沉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这场比试他根本没有打算赢,或许他是想借着卫庄的手杀掉自己,好早点赶往下一个世界。

    所以白沉根本就没有抵挡卫庄的任何攻击,完全一副‘来杀我’的表,当卫庄的剑抵上他的喉咙,划出一道血痕的时候,白沉的脸上依旧是灿烂无比的笑容。

    卫庄第一次在白沉面前敛去了唇边的笑意,眼底的杀气猛然迸发,但是剑尖却慢慢偏离了白沉的喉咙。

    “我从来都不知道师弟你这么想死!”

    “过奖,你忘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吗?你说当你能打赢我的时候,就会杀了我,现在是怎么了?于心不忍吗?”

    “于心不忍?”卫庄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肆意的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愚蠢的发言!不杀你,只是因为我不杀废物!”

    言毕,利剑入鞘,卫庄冷漠的转离开,没有再给白沉一个眼神,只剩下白沉一个人对着后那块已经粉碎的巨石喃喃道:“所以说……我刚刚还是应该抵抗一下的?”

    比试之后,白沉再次无奈的陷入了等死的生活,他发现他最近和‘等死’这件事特别有缘,在布兰登堡的时候,他也做了同样的事。bxzw.com

    “咳咳……呕……”白沉看着手心大片的血迹,再一次深深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自杀违反法则规定,他早就那么做了,而且现在法则的规定这么变态,说不定杀自己也会损失力量,因为杀自己也是杀,既然是同样的生灵,自然不可能归为例外。

    白沉病重后,鲜少离开屋子,但是偶尔几次出门后,他竟然发现他屋子的外面竟然变成了一块块耕地,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里面种的是什么,但是这个景象已经足够壮观了。

    这……这难道鬼谷子那老头疯了?终于打算自己种地,自给自足吗?但是直到若干天后,他才终于知道,疯的人是不是鬼谷子,而是卫庄。

    “呵,师弟不是说向往田园的美好生活吗?怎么你屋子外多了这片田地后,还是死气沉沉,师弟口是心非的本事果然让人佩服。”

    “……”白沉连吐漕的功夫都省了,没有想到盖聂离开之后,卫庄居然会抽风成这样,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师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最近体欠佳,所以无法耕种,以后再。”白沉翻了个,继续打起了瞌睡,卫庄怎样就怎样,这片地反正他是绝不会管的。

    “种什么?”

    “哈?”白沉的思维慢了一拍,随即才反映过来道:“仙人掌好了,不用浇水,怎么养都养得活。”够省力,完美的选择。

    “呵,果然像是师弟的作风。”

    那天之后,白沉再也没有管过那片地如何,卫庄也没有再来找过他,倒是鬼谷子到访了一次,而这一次,也是让白沉非常不愉快的一次。

    鬼谷子……呵,既然这就是你的本意,培养最强的弟子,那就如你的意又如何,只怕是……他最后用的手段,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即使是鬼谷子也一样。

    “咳咳……”反正他本来就是要死的人了,演这一场也不算吃亏,那一晚,白沉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喝下了鬼谷子留给他的药,鬼谷子知道他体不好,平时的药都是鬼谷子煎熬的,药刚刚入脏腑,白沉就觉得浑上下如火烧一般的疼痛,就仿佛连灵魂也在灼灼燃烧,不熄不灭。

    “咳咳……咳咳……呕……”黑色的血迹一滩又一弹的从口中渗出,白沉强忍着疼痛跌撞出了屋子,屋外,一片尚未发芽的田地,就好象在嘲笑着他曾经烂俗的演技。

    冰冷的手指轻轻插入泥土之中,黑色的血迹灌溉着这片小小的田地,远处一个黑影迅速靠近,不用回头,白沉也知道那个人是卫庄,鬼谷子安排了那么久,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出错。

    卫庄看到浑染血的白沉,动作猛然一滞,皎洁的月色下,白沉精致的侧脸竟有些朦胧不清,黑色的血迹点点盛开在唇角和衣侧,混合着幽幽的月光,仿佛散发着来自幽冥的气息。

    “咳咳……师哥,你现在看到了,我可是有在种田干活的。”

    “……”卫庄第一次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弱强食,这就是他认可的真理,为强者,不应该有任何弱点,世界上没有不可杀之人,只有因自己的懦弱而无法挥剑之人。

    而他——卫庄,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

    “师哥你应该明白的,杀了我,你就是鬼谷子真正的传人,按照那老头的话来说,就是你不需要弱点,可他实在太心急了,我本来就活不久,他却执意要你亲手杀我,恐怕是想测试师哥你的心……到底可以有多狠,咳咳……”

    “只可惜他算错一点,一个人若要心狠,杀了自己的同门师弟并不算什么,真正心狠的是……”白沉说到这里,一把拽住了卫庄的衣襟,染着鲜血的唇就那么迎着卫庄复杂的目光,慢慢靠近了他的耳畔。

    “杀了自己的师傅。”

    卫庄的眸子在这一刻猛然骤缩,月光的余辉渗进了白沉的双眸之中,仿若一潭无尽的深渊,低吟浅唱着靡靡之音,人堕入其中。

    卫庄低下了头,略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两鬓已白的发丝沧桑的随风飘散,短暂的沉寂后,低低的笑声从喉咙里传出,先是轻轻的几声笑,随后衍变为猖狂的大笑之声,“哈哈哈哈哈,师弟啊师弟,你果然到死的时候,都让我惊喜不已,我为什么要去杀师傅呢?以我之能,现在根本不是师傅的对手,你以为我会听信你的话,在杀了你之后,又为你报仇吗?”

    “你会的。”白沉忽然笑了,他的嘴唇轻轻翕动道:“就凭你想同时学会横剑和纵剑,那个老头……咳咳……以为只有他会下毒,却不知他也中了我的毒……所以……你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是为了我报仇,而是为了你自己。”

    “这个世界上同时会纵剑和横剑的人不需要两个,师哥……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

    静谧,无声,这一刻,卫庄唇角轻轻挑起,手起刀落,鲜血四溅,白沉蓦然睁大了双眼,在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秒,他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仿若在他耳边轻声低喃。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一直都是……这么认为。一路走好,白沉师弟,你应该感谢我,至少我让你死得……没有痛苦。””卫庄抱起了白沉的尸体,高大的背影在月夜下渐行渐远,树影横斜处,那背影忽然被拉得很长,变形的影子在月光下显得诡异至极,仿若冲破桎梏的妖魔,邪气横生。

    ***

    卫庄嘴角噙着冷笑和嘲讽,漠然的踩过了昔师傅的尸首,手中的剑滴下了暗红色的血迹……

    卫庄闭上了眼睛,恍然间,他竟想起了师哥和他提过的可笑话语。

    [所谓强者,就是必须站在所有人的顶端么?]

    [如果不把人都踩在脚下,他又怎会抬头看你,承认你是强者?弱弱强食,不过是世间万物的天罢了,]

    [我们虽是同门,却必须争得你死我活,这也是天?]

    [这是鬼谷修炼最强者门规,历代相传,每一代都是纵横天下的霸者。]

    [如果提出的问题本就有问题,答案又有什么意义呢?]

    原来从一开始,一切就全部都是错误的,师傅是错的,师哥是错的,小沉也是错的,可是现在没有关系了,因为他已经纠正了一切!

    所以……他已经不再需要答案了!从今天起,他就是鬼谷真正的王,他会立于这个世界的顶端,俯瞰芸芸众生!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