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秦时明月4)

    (bxzw.com)    卫庄在白沉的授意下,在短短的几个月中,问了盖聂无数让人大跌眼镜的问题,盖聂还记得小庄第一次堵住他的去路,一脸杀气的问他‘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的刹那,即使是神经强大如盖聂还是脸上有了一瞬间的抽搐。bxzw.com

    卫庄疯了,这是盖聂的第一个反映,所以当卫庄连续问了他二十多个非常私密的问题后,总是沉默的盖聂第一次深蹙着眉头开了口,“小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卫庄闻言,似乎是想起了某张欠扁的笑脸,眼中的杀气愈发浓烈,“师哥,与其担心我,不如多担心一下你自己。”

    盖聂微怔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他才缓缓口道:“是……小沉师弟让你来问的?”除此之外,盖聂想不到其他任何理由,如果说小庄对他的这些**感兴趣,即使杀了盖聂,他也是绝不会相信的。

    小庄心里唯一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三年后击败他,所以从小庄刚刚的暗示来看,不难猜出背后授意的人是谁。

    盖聂看不透这个师弟,师弟来鬼谷也有半年多的时间了,师傅虽然说会传授他兵策谋略上的知识,但是他却一次也没有看过师弟去师傅那里听课,师弟来到鬼谷之后,除了捧着那本空白的书简外,根本不做任何事,但是那武功,却诡异的始终没有衰退过,因为小庄不论挑战师弟多少次,始终是和半年前同样的结果。

    “呵,师哥真是聪慧过人,这可是师哥自己猜到的,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卫庄哂笑着撇清了关系,他到至今还忘不了师哥听到他问第一个问题时僵硬的表,真是可笑,他卫庄怎么可能会是对这种事感兴趣之人?偏偏师哥居然还露出这么愚蠢的表给他看,果真是愚昧至极。

    卫庄说完,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容,就那么潇洒的转走人,不再去理会盖聂接下来会有的反映,因为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一个,那就是打败白沉和师哥,所以他必须不断的变强!强到不会输给任何人!

    鬼谷的生活还在继续,鬼谷子就好象完全放弃了白沉一样,白沉不去听他的课,他也从不过问,世间万物都有既定的轨迹,而白沉的轨迹他干涉不了,也不需要去干涉。bxzw.com

    在鬼谷子的纵容下,白沉在谷中的生活可谓是清闲无比,除了不断研究阿白留给他的书外,白沉倒是对老头子会的药术有几分兴趣,学了一段时间后,倒也能制作出不少世间难寻的毒药,学习炼药的过程中,白沉自然还必须一直关注着卫庄和盖聂的进展过程。

    虽然卫庄现在还是会按照他的吩咐去‘了解’盖聂,但是白沉总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成效不大,不如说……白沉总觉得事暴/露了,因为盖聂每次看向他的眼神都言又止。

    所以白沉认为第一阶段已经实行的差不多了,互相了解完之后就是互生意,按照书上所说,互生意需要一点催化剂,不同格的人之间要采用不同的方法。

    如果是像卫庄和盖聂这样格强势,武力也高强的人,只要有一方流露出比较软弱的一面,那么另一方一定会升起怜惜之意,从而对另一方产生莫名的愫。

    软弱的一面吗……白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瓷瓶,这是他最近炼制的药剂,服用后可以让人腹泻不止,说白了就是让人拉肚子的药,但是他炼制的药又和一般的腹泻药剂不同,因为对于内力深厚的人来说,一般药物的药力都可以用内力出,但是这一瓶药在发作后,如同动用内力,只会让况更糟糕。

    一个人在腹泻不止后会有什么表现?那绝对会步伐玄虚,浑瘫软无力,完全符合书上所写的‘流露出软弱的一面’。

    只是这药剂……究竟用在谁的上比较好?瓷瓶在白沉的手上转了个圈,不论是卫庄还是盖聂都可以使用,只是……或许还是选择盖聂比较好,毕竟盖聂的格真的很让人头疼,按照那家伙古板的格……即使看到卫庄软弱的一面应该也不会有任何想法,但是反过来就不一样了,卫庄的格倒是比盖聂好琢磨,而且卫庄现在还必须听他的命令,到时候算准了时间,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骗卫庄去盖聂那里。

    白沉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终于决定把药下在盖聂的食物里,白沉既然想下手,自然没有人能阻止他的行动,第二晌午,白沉就得手了。bxzw.com

    白沉可谓是算好了时间,那药足够让盖聂在茅房里往返二十次左右,按照一次五分钟两算,也要一到两个时辰, 白沉掐着点,面脸笑容的来到了卫庄练剑的地方。

    白沉刚进入,剑气就贴着他的耳侧险险的嵌入了他后的石头,白沉并没有在意卫庄这样明显的挑衅,而是笑着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师哥,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找盖聂师哥?”

    卫庄从白沉的嘴里听到‘盖聂’两个字,眼中杀气更甚,这个师弟当初让他做的好事他可没有忘记,所以从白沉那里听到盖聂的名字,卫庄自然不会往好的方面去想。

    “哦?师弟终于打算坦白了?”卫庄似笑非笑的挑眉。

    “坦白什么?”

    “坦白那些愚不可及的问题全都是出自你的脑袋,坦白你对师哥的**有兴趣的很。”卫庄语气不善的讽刺道。

    “哦?难道小庄师哥你没有兴趣?”白沉把问题又丢了回去,不过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太较真,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总之,跟我来,别忘记师哥你现在可是我的手下败将。”白沉说完,就转过了,只留给卫庄一个白色的背影。

    “哼,真不知师弟你还能像这样得意到几时。”卫庄的脸色更沉,白沉的刚刚那句话显然触及了他的逆鳞,所以他上的杀气比起刚刚还要浓烈了好几分。

    白沉知道卫庄肯定会和他一起来,所以他并没有去看后面的人是否跟上,其实要抵达盖聂的住处必会经过中间的茅房,不过茅房用杂草堆积而成,并不起眼,而且按照白沉的预估,盖聂应该已经解决完倒在了房间里才对,而现在正是让卫庄看到盖聂‘柔弱’一面的最好时间。

    但是,白沉却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人生就是处处充满了惊喜才叫人生,白沉的计划很完美,但是再完美的计划也挡不住老天爷的玩笑。

    “师弟走那么快,是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师哥吗?”如果这句话换一个人来说,白沉绝对相信对方没有恶意,但是如果这句话出自卫庄的嘴里,那么况就大不相同了。

    卫庄不高兴,而且是非常不高兴,不过白沉并不介意这一点,因为他们已经快路过那个茅房了,这也意味着盖聂的住处就快到了。

    “怎么,难道小庄师哥这是已经走不动了吗?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师哥在前面的茅房里休息一会儿。”白沉微微勾起了嘴角,脸上示威的笑意完全不输给卫庄。

    白沉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着离他们只有五十米处的茅房,而就在这一刹那,异变突生,伴随着一声‘砰’的坍塌声,无数黄色的杂草就那么飞舞在漫天之中,七零八落的飘落在了地上。

    这一刹那,白沉怔住了,卫庄的脸色也有了些微的变化,而这一刹那,也是盖聂人生之中最尴尬的时刻。

    试问,一间茅房坍塌的概率是多大,尤其是当这间茅房坍塌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个人在解决生/理问题的概率是多大,最关键的是……在这间茅房坍塌的时候,里面有一个人还在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恰巧又有两个人路过的概率是多大?

    最惨的是……当以上条件全部满足的时候,最后你又发现那恰巧路过的两个人居然是你最熟悉的人时,这个惨到令人跌爆眼镜的概率又是多大?

    但是这一刻,这一秒,这一刹那,无数的巧合却真的在同一时间发生了,白沉和卫庄就那么木然的看着蹲在地上,并且某只白嫩圆滚的股还露在外面的盖聂,而那个总是沉默稳重的盖聂也第一次大脑一片空白,就那么震惊的望着眼前的两人。

    冷风就那么卷起了散落在地的黄色杂草,让空气中徒生了一种诡异莫名的窘迫氛围……

    不过盖聂依旧还是那个盖聂,在大脑能够冷静的思考以后,他就迅速拉上了裤子,恢复了平常那沉默冷淡的样子,只是那通红的耳根还是暴露了他此刻心底的尴尬。

    白沉吞了口唾沫,其实……盖聂虽然人古板了一些,但是刚刚那个圆滚滚的/股看起来弹倒是不错的样子,不,等等,关键不是这个,难道说……他想那个让卫庄看到盖聂柔弱一面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仿佛为了印证白沉内心的猜想,卫庄注视着盖聂,挑眉轻笑道:“没有想到,师哥还真是好兴致,刚刚的滋味想必是回味无穷才对。”

    “小庄,你……”

    “师哥不必多言,既然已经看到了那么有趣的东西,想必小沉师弟应该满足了,不是吗?”卫庄在唇边勾起了邪肆的笑,完全把责任推到了白沉的上,可谓是狠毒至极。

    “哦?我有把刀架在小庄师哥你的脖子上让你来吗?”白沉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卫庄拉下水,不过这件事确实是他一手策划的,只是他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

    看来目前只有先撤退了,最主要的是……盖聂那双看向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复杂,太令人汗颜了,白沉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不过他多少还是为盖聂着想了一下。

    “盖聂师哥,既然你肚子不舒服,那我和小庄师哥就先不打扰了,记得回去好好休息。”

    “小沉,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盖聂看向白沉,深深蹙起了眉头。

    “没有,师弟我只是纯粹的想找师哥叙叙旧罢了。”白沉立即撇清了关系,他不是笨蛋,当然不会承认泻药是出自于他之手。

    为了体现自己善解人意的一面,白沉在和卫庄一起离开之前,特地补充了一句,“那个……师哥,记得回去换一条亵裤,你刚刚最后那次没有擦?记得要弄干净,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卫庄显然没有想到白沉居然连临走的时候都要再打击师哥一次,他这下倒是觉得白沉这个人不那么讨厌了,当然也只是短暂的一瞬罢了,不过道貌岸然的师哥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卫庄不自觉的扬起了唇角,轻笑着说道:“师哥,师弟说得很有道理,你可要仔细清理干净才是。”

    盖聂:“……”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