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秦时明月3)

    (bxzw.com)    中午的时候,白沉把经由他处理完的衣服,满脸笑容的堆放到了众人的面前,“我可是按照师哥的吩咐,从里到外,无一例外的井全力’清洗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和白沉脸上灿烂笑容呈强烈反差的是鬼谷子抽搐的眼角,鬼谷子看着手里如同布条一般的衣服,这位半百老人第一次在他的三位徒弟面前深深的叹了口气。bxzw.com

    “小沉,以后你可以不用洗衣服了。”鬼谷子无奈的说道,他知道这个徒弟绝对不会好好洗衣服,与其让他们几个的衣服被全都洗到报废,不如尽早免除了白沉洗衣服的活计。

    白沉对鬼谷子的决定并不意外,不过他还是微勾着嘴角道:“还漏说了一句,老头子。”

    对于白沉的这个称呼,鬼谷子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脸上的皱纹连一丝变化都没有产生,倒是盖聂的眉头轻蹙了一下,至于卫庄,自从他拿到已经变成布条的衣服起,看向白沉的眼里就带了那么点杀气,不过听完白沉对鬼谷子的这个称呼后,他的眉头倒是挑了挑,意外之余还多了抹兴味。

    白沉并没有在意众人的反映,而是继续接着刚刚的话说道:“应该让我连烧饭的活也不用做,因为我怕你们的肠胃消化不了我做的东西。”

    鬼谷子这回连眉头也懒得皱了,直接挥了挥衣袖,算是准了白沉刚刚的话,不过他临走的时候,好歹还是补充了一句,“以后轮到小沉处理内务的时候,就由小庄和聂儿你们两个轮流。”

    盖聂和卫庄自然不可能像白沉一样反驳鬼谷子的决定,虽然他们应声时的表不同,不过白沉好歹是摆脱了需要洗衣服和烧饭的工作。

    盖聂和卫庄下午还要继续练剑,白沉自然不会去打扰两人变强的时光,所以他朝两人微微颔首,示意先走一步,不过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卫庄略带挑衅意味的话语绊住了。

    “师弟,你该不会以为弄坏了我和师哥的衣服,能够那么轻易的离开?卫庄疏离的眼神中含了一丝胁迫,唇角似笑非笑,邪肆的气息浑然天成。

    “小庄,小沉并不是有意的。”盖聂刚刚沉默了那么久,但是此时却开口为白沉辩解了一句。

    白沉闻言,不哑然失笑,这个男人居然能睁着眼说出这样的瞎话,他应该是最清楚他并非不是故意的人,所以……原来是这样吗?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在意他处理这番衣服背后的深意,或许他只是不想让他和卫庄两个人起争执罢了。bxzw.com

    不过这究竟是为了保护卫庄,还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亦或是为了保护这山谷中平静的生活……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举动确实符合盖聂这个人的格。

    “哦?只怕是师哥识人不清,反倒被某些人牵着鼻子走。”卫庄哂笑,语气里充满了不屑的意味。

    盖聂紧蹙的眉头又加深了几分,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白沉却忽然打断了他道:“小庄师哥,盖聂师哥他是不是识人不清还轮不到你来评断,还是说你是在嫉妒我和师哥的关系?”

    “嫉妒?这可真是有趣的说法,只有弱者才会有这种无聊的感。”卫庄对白沉的说法嗤之以鼻。

    呵,虽然卫庄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对盖聂倒是相当重视的,看来这次成功的几率会很大,白沉没有漏掉卫庄脸上一丝一毫的表变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卫庄眼里对盖聂的执着近乎到可怕,只要有这份执着在,他想恢复力量应该不是太难。

    不过卫庄现在对他的挑衅还是必须解决,对于这种人,用说的基本上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实力才是能让对方彻底闭嘴的有效方法。

    白沉想到这里,轻笑着说道:“小庄师哥这么说,那就是你认为自己很强了?反正你也和那老头学了横剑,想必那应该是你最引以为豪的剑术了,敢不敢和我比试一场呢,如果我赢了,你以后就必须乖乖听我的话,当然并不是无期限的,期限就到你和师哥最后决定继承人的那个时候好了,如何?”

    没错,白沉的算盘打得叮当响,既然盖聂刀枪不入,那就只好从卫庄下手了,而这个时间限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或许三年在一般人看来并不长久,但是对白沉来说,这个时间却刚刚好,毕竟这三年是盖聂和卫庄都会待在鬼谷的三年,也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

    “师弟还真是有信心,想必师弟应该也做好心理准备了,如果我赢了,我就会杀掉你,弱者没有必要继续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的活着,相信师弟不会介意?”卫庄挑眉,杀气从眼中迸发而出。

    “当然。bxzw.com”或许换一个人来,可能会为卫庄这番血腥的话语而犹豫片刻,但是白沉却不会,现在他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实力处于顶峰阶段,而且他还有几万年来的战斗经验,怎么可能会输给卫庄,对于必赢的赌局来说,只有傻子才会退缩。

    “小庄,不要冲动。”盖聂最后还是出言阻止了,卫庄不清楚白沉的实力,但是盖聂却清楚,虽然不知道白沉究竟强到哪个程度,但是就从那一手可以按住他的动作来看,至少白沉的实力绝不会弱于他。

    “呵,师哥,你是在担心我吗?我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打败的角色。”卫庄其实心里也知道白沉既然敢这么大放厥词,必然实力不俗,只是他卫庄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认输,而且他一直都在渴望能倾尽全力,不论生死,不顾一切的打一场,要顾忌他人生死的剑法根本发挥不出真正的实力,实在是让他无趣至极。

    最重要的是他对白沉的实力也有几分兴趣,而且即使输了又如何,没有人规定只能挑战一次,等他能够打败这个师弟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师弟人头落地之时。

    “盖聂师哥,要不要来观战?”白沉在准备和卫庄去后院的时候,装作不经意间的问道。

    “不用。”盖聂拒绝了,他并非不想观战,只是以小庄的自尊心,他还是不去比较好。

    但是盖聂也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沉默的站在后院的出口,他在等一个结果,这个不论对他还是对小庄,甚至是对鬼谷来说都至关重要的结果。

    比试的过程很短暂,短暂到不过是在眨眼之间,盖聂不知道在比试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当小庄一脸沉的出现在他面前时,盖聂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师哥居然有这么好的兴致在这里等我,莫非师哥你也输给过师弟?”卫庄即使输了,他依旧是那个心高气傲的卫庄,任何打击在他的上都没有任何效果,这次输了,只会坚定他更加勤奋练剑的决心,同时也更加深他想要手刃让他蒙受这次耻辱之人的意志。

    “没有。”盖聂轻轻垂下眼帘道。

    “呵,师哥你这是怕了?不过这样也好,小沉那个家伙就由我来打败。”卫庄眼中的野心和疯狂愈加浓郁,临走之前,他又轻笑着补充了一句道:“所以,像师哥如此迂腐胆小之人,就在旁边好好看着就行了。”

    盖聂的脸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仿佛那个被小觑的人并不是他一样,他永远都是这样的人,沉闷到令人觉得索然无味,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他的心中永远都伫立着那样一个坚定深刻的信念,这也是支撑他走到今天的原因。

    那就是————结束战争,拯救天下苍生。

    ***

    白沉没有跟着卫庄一起离开院子,上个世界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怎么畅快淋漓的打过,这个世界倒是不错,有个免费的沙包可以让他练练手,只是他也不能欺负的太过了,否则三年后倒霉的人可就是他了。

    不过……卫庄那个男人还真是可怕,那把剑,简直是招招都想要他的命,不过就是嫩了点,另外,那个男人的领悟能力也很可怕,他可以明显感受到那个男人在实战中的成长,还真是有些危险,三年后此消彼长,他确实有很大的可能会丢了命,不过也无妨,只要三年内能取回力量,什么时候会死他都无所谓,这个世界本来就成王败寇。

    白沉在打赢了卫庄之后,暂时多了一个可以命令的对象,卫庄虽然时时都想取他的命,但至少还是守承诺的,只要是他吩咐的事,卫庄不论利用什么手段都会摆平,这倒是让白沉有些佩服这个男人了。

    不过白沉也没让卫庄做些太困难的事,毕竟他的任务说白了是要凑合那两人,所以白沉这几天都在看阿白扔给他的那本书。

    纤细修长的手指缓缓翻过了书页,白沉的所有心思全都沉浸在了书中,怎么说呢,不愧是阿白给他的书,每一种恋方式都列的非常详细。

    [恋三阶段:互相了解,互有好感,成为恋人]

    白沉摸着下巴,继续看了下去。

    [互相了解阶段是三个阶段中最重要的,只有让双方看到彼此上好的一面,才会有互生好感的可能。]

    [如何让双方看到彼此好的一面?比如男方可以主动去了解女方的喜好,例如喜欢吃什么,喜欢聊些什么,衣服的尺寸,家庭关系以及每个月的经期什么时候来等等,越是了解对方,就越知道对方的逆鳞是什么,以后相处时的摩擦也会越少。]

    有道理,白沉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经期难道是指女孩子每个月会来一次的那个?盖聂是男人,这个问题似乎没必要问,所以……和经期对应的……难道应该问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吗……?

    就在白沉认真思考的时候,后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嘲讽嗓音,“师弟,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

    “你来了啊,小庄师哥,只是又有点小事要麻烦你了。”白沉满脸笑容的合上了书本,算了,不想了,就按照书上说的那些让卫庄去问盖聂好了。

    “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去问问盖聂师哥,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还有衣服的大小是如何,另外他家中是否还有其他亲人,还有不要说是我让你问的,就说你自己想知道。”白沉说到这里,稍微犹豫了一下。

    “就这些?小沉师弟还真是关心师哥。”卫庄哂笑,准备转离开,不过白沉最后补充的那句话却让他的脚步硬生生的扎在了原地。

    “还有最后一个,你问问师哥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

    一秒,两秒,三秒,整个房间仿佛在一瞬间被置于了冰天雪地之中,卫庄唇边总是噙着的那抹邪肆笑容第一次僵住了,他转过,挑了挑眉道:“师弟,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让你去问问盖聂师哥第一次梦/遗是什么时候。”白沉理所当然的又重复了一次,末了,他见卫庄用杀人般的恐怖眼神审视着他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不确定的问道:“小庄师哥,你莫非是……不知道梦/遗是什么意思?”

    卫庄脸色微变,不过那双黑眸中的视线却愈发慑人,他注视着白沉,一字一句的说道:“呵,不劳师弟你费心,还有师弟,最近还是小心些你的脖子为上。”

    “多谢师哥提醒。”白沉虽然不知道卫庄为什么火气一下子蹿升的那么快,不过他还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凭现在卫庄的实力,根本对他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卫庄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潇洒的转离去,只是那双眼神中蕴涵的寒意,足以冻伤他周围一米以内的所有生物。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白沉师弟,这笔帐他会牢牢记住的!总有一天,他会加倍奉还!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