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烈火篇18)

    (bxzw.com)    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局面,白沉本来最近体就极差,听完赫尔莱恩的话后,更是头痛裂,赫尔莱恩这个男人,刚刚还特地告诉他请贴已经发出去了,也就是说现在反对也没有用吗?真是好算计,不过话说回来,赫尔莱恩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坚持这件事?

    白沉想不通,也不打算想通,虽然在这个世界结婚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不论换了是谁在这种莫名的况下被人上梁山……感觉都不会太好,更何况这个你的人还是害你没有办法恢复力量罪魁祸首,白沉的心可谓是五味陈杂,尤其是在当晚,他从那瑟西斯和肯那里拿到结婚典礼要穿的服装之后,这复杂的心就更复杂了。bxzw.com

    “你是说要我穿着这有着数不清蕾丝花边的白色婚纱出席典礼?”白沉皮笑不笑的死盯着肯说道。

    “这个问题……”肯第一次心虚了,不过按照那什么上下关系来分的话,白沉穿婚纱确实是没有错的。

    “其实我觉得这衣服赫尔莱恩穿会更精彩,难道你们不想看赫尔莱恩穿吗?”白沉笑得一脸灿烂。

    “想看!”那瑟西斯不大脑思考的吼道,但是这句话冲出口的下一秒他就后悔了,说这种话简直是自寻死路,万一被门主听见了,他一定会被狠狠教育。

    肯剜了那瑟西斯一眼,虽然他也很想看,不过白沉穿婚纱的精彩程度应该不下于他们的门主大人,所以看谁不都是一样?当然这句话他只会放在心中,而不会说出来。

    “抱歉,婚纱只有你的尺寸,现在定做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你只能穿这件。”肯的回答挑剔不出任何错误。

    “准备得还真是充分。”白沉笑眯眯的收下了婚纱,毕竟一个晚上可以发生很多意外不是吗?就在白沉想要把婚纱放起来的时候,肯立即拦下了白沉的动作道:“抱歉,门主大人吩咐了,婚纱必须放在我们这里保管,现在只是让你试一下衣服合不合。”

    “哦?”白沉抓着婚纱的手加大了几分力气,赫尔莱恩那个男人……居然把时间花在那么无聊的事上,让他还能说些什么呢?白沉似笑非笑的看向肯,然后凑近对方,压低了声音道:“你觉得……你有希望说服我吗?”

    温的气息随着薄唇的一张一合全都喷在了肯的脸上,就在白沉打算再近对方的时候,那瑟西斯突然把肯拉到了自己的后,一脸凶悍的说道:“你这家伙,说话就说话,离得那么近干什么?”

    肯大觉事不好,他生怕白沉看出什么端倪,毕竟白沉虽然格古怪,但是头脑却非常好,所以他立即在白沉露出玩味的笑容前,迅速从那瑟西斯的后冒出头道:“白沉先生,关于你刚刚的问题,我想说,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说服你,因为今天即使你不试穿也没关系,我相信以世界顶级服装大师的水平,这种程度的误差还是能控制在范围内的,所以告辞了。bxzw.com”

    肯说完,或许是心虚的关系,第一次走路没有顾虑仪态,而是健步如飞的拽着那瑟西斯的衣领离开了白沉的房间。

    “那两个人之间……果然是发生了什么事。”白沉虽然看出了一些什么,但是他并没有点破,毕竟还有更麻烦的事等着他去解决。

    赫尔莱恩那个男人……不来见他,也不给他反对的机会,甚至还杜绝了他逃跑的路线,可谓是准备充分,算无遗漏。

    他果然还是无法理解……赫尔莱恩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这么执着要和他结婚……明明他的上什么也没有,虽然他是杀戮之神,但现在也只是个不能杀人的废柴罢了,更何况赫尔莱恩并不知道他的真实份,在那个男人的眼里看来,他就应该只是个来历不明,格古怪的男人罢了。

    所以果然是因为太无聊了吗……?白沉躺在上,看向正趴在另一边的黑帝斯,轻轻垂下了眼帘道:“阿白,你说你的主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果然还是……疯了?”

    婚礼当天,白沉破天荒的很早就起了,他自然没有去穿赫尔莱恩准备的那件婚纱,而是随意找了件以前赫尔莱恩命人送给他的全白西装,反正都是白色的衣服,他自认已经仁至义尽了。

    婚礼的仪式是在下午举行,上午则是迎接宾客,做一些准备工作,白虎门的门主结婚,城堡外自然车水马龙,不论是政界还是商界,白道或者黑道,往来的客人全都份尊贵,所以这一天,白虎门的佣人们自然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工作,万一他们要是招待不周,很可能就会被门主大人‘喀嚓’掉。bxzw.com

    在这种高度的压力下,婚礼的准备工作可谓是井然有序,一点也挑剔不出任何错误,白沉早晨起后并没有见到赫尔莱恩,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出去应酬宾客了,不过白沉也并没有因此而得以松了口气,因为赫尔莱恩虽然没有出现,但是却指派了一群专业造型人士在他上不断捣鼓,其中有一个还试图他穿上那件华丽的婚纱,不过在被白沉一脸笑容的用枪指着脑袋后,那个人非常识相的偃旗息鼓,剩下的专业人士也不敢再大刀阔斧的改造白沉,纷纷收敛起了那点小心思,万幸的是白沉本来底子就很好,即使不化妆,也比一般人出众很多,所以那群专业人士们也就悻然作罢了。

    只有某个男化妆师总是一脸可惜的对着白沉的脸哀叹道:“哎,多长时间没有看到那么好的材料了?如果你肯让我用画笔帮你改造一下,你绝对可以在今天惊艳全场,不,是惊艳全世界!”

    男化妆师翘着兰花指,激动的不停向白沉狂轰乱炸,白沉本来今天就气压极低,所以他也懒得再开口说些什么,枪支在手上灵巧的转了个圈后,准确无误的贴着化妆师的脸颊/入了他后的墙壁。

    伴随着突兀响起的枪声,整个专业团队全都吓软了脚,尤其以那个男化妆师为首,“救……救命啊~~人家不说了,再也不说了~求求你不要杀我!”

    白沉面带笑容的扫视了房间里的众人一眼,他唇边的笑容每加深一分,房间里的造型师们体抖动的幅度就增加一分,不过白沉倒也没有太为难他们,一来他不能杀人,二来,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待在房间里罢了,并没有必要做得太过火。

    “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们的,你们说……像这样安安静静的不是很好吗?”白沉在脸上露出了自以为最‘纯良’的笑容道。

    只可惜众人在看到这个笑容后的三秒,全都迅速远离了白沉,一个个退到墙角边,互相拥抱着瑟瑟发抖,他们错了,不论报酬多高,他们都不应该接下这个工作的,不就是好奇了想看看白虎门的门主究竟会娶什么样的人么……他们早就应该想到的,能降伏那种黑社会老大的人哪会是什么正常角色……眼前这个人的危险劲儿简直完全不下于白虎门的门主……呜呜,他们现在罢工还来得及么……

    白沉本就没有打算对这群人怎么样,见这些人一个个缩在墙角不出声后,他也就乐得清净,翻开以前的书看了起来,黑帝斯今天从一大早起就不在他边,可能是被赫尔莱恩带走了,不过白沉也没有太在意,他看了一会儿书后,房门再次被打开了。

    这次进来的人是婚庆公司的人员,他也是赫尔莱恩安排的,目的是为了给白沉讲述整个婚礼的流程,以免到时候出差错。

    白沉根本就没心思听那个男人讲话,不过当那个人讲到婚礼环节中有一环是起誓的时候,白沉多少还是提起了一些精神。

    “神父到时候会问你和门主大人是否愿意嫁/娶对方,到时候白沉先生你只要回答愿意就可以了,那之后就是最普遍的交换戒指和互相接吻。”

    “等等,你是说神父会问愿不愿意?”白沉挑了挑眉,他发现自己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那个婚庆公司的人员虽然疑惑有人竟然会不知道这样的事,但他还是立即答道:“是的,怎么了,哪里有问题吗?”

    白沉闻言,脸上难得露出了有些愉悦的笑容道:“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环节很好。”

    婚庆公司人员接下来的介绍,白沉根本没有仔细听,他脑子里全都盘算着在起誓环节回答不愿意的可能是多大,虽然这样会令赫尔莱恩颜面尽失,不过既然他是被婚的那一方,自然有拒绝的权利。

    就在白沉盘算着这件事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了,高大的躯,白色的西装,一如既往的冷漠表,这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来者的份,黑帝斯跟在这个男人的边,傲然昂首。

    这一刹那,白沉竟然有种赫尔莱恩和黑帝斯仿佛伫立于冰天雪地之中的错觉,天地苍茫间,就好象只有这一人一虎还孤傲的立于无人之境,或许是赫尔莱恩难得穿白色西装的关系,才会让白沉有这种错觉,不过……这个男人确实适合穿白色的西装,至少比起黑色更能彰显他孤傲冷漠的气质。

    赫尔莱恩看到缩在墙角完全没有在工作的人员后,眼底寒霜满布,或许是赫尔莱恩的气势太强的关系,即使他还并没有开口说什么,那几个造型师就已经吓得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

    不过万幸的是赫尔莱恩并没有过多追究,而是把视线重新移到了白沉的上,看到对方的打扮后,赫尔莱恩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低沉的嗓音就那么扩散在了空气之中。

    “为什么不穿那件衣服?”

    “不想穿。”白沉合上了手中的书,完全没有给赫尔莱恩面子的答道。

    赫尔莱恩脸色略有些不悦,不过或许是今天是婚礼的子,所以他的耐心难得比以往好上了一些,因此对于白沉毫不留的拒绝,他只是把脸转向了那群专业造型师,冷冷的沉声道:“衣服也就罢了,为什么没有给他做造型?我并不是请你们来玩的。”

    “人……人家……”那个兰花指化妆师很想说‘人家被用枪威胁了,所以根本接近不了你的新娘子嘛’,但是无奈于赫尔莱恩上的气势太可怕,这个化妆师发现自己抖得根本连话都说不全,于是着急得连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呜呜,他好想咬小手绢哦,他怎么就失心疯了会接这个工作呢……这下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赫尔莱恩,原来你觉得把这些不知道含有什么化学成分的东西抹在我脸上会比较好吗?”白沉似笑非笑的问道。

    因为白沉突然的出声,赫尔莱恩自然把目光又移到了白沉的上,白暂的皮肤,略尖的下巴,上挑的眉眼,还有……那熟悉的笑容,赫尔莱恩观察到这里,又看了一眼化妆台前堆满的粉饼等,不眉头紧锁。

    “不,这样就好,还有……”赫尔莱恩说到这里,冷冷的看了一眼那群造型师道:“滚出去。”

    那群化妆师们闻言,完全没有介意赫尔莱恩的语气,而是连滚带爬的迅速撤离了房间,太好了,他们终于逃出生天了,活着万岁!不过话说回来……门主大人还真是宠自己的老婆,虽然他的老婆是个男人,不过长相上那绝对是没话说,难怪门主不但没有责怪对方不穿准备好的礼服,不化妆,甚至最后还略带纵容的默许了这些行为,所以这样看来……或许白虎门的门主其实意外的是个好男人……?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史上最强好人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