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晴格格

    ( )    那拉氏一点差错也无的度过了乾隆二十二年的新年,并也一起平安的度过了随之而来的元宵节。新年到了元宵节一过完,可算是结束了。

    虽然这一段子过的顺滑无比,但是那拉氏的心却一天比一天沉重。在她的印象中不出一个月,愉王府的那位晴格格就要马上进宫,并被恩准在她边抚养。

    她一想到那位晴格格的为人处事,又想到这位格格还要养在她边,她心里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在过去崇庆太后对这位晴格格可以说是青眼有加,但是现在她作为皇太后对这位晴格格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最近随着这件事越来越近,那拉氏时常想起晴格格的所作所为,深深的认为这位晴格格没有一件事是向着皇后,有利于皇后的,除了在慈宁宫曲意奉承崇庆太后,就是对延禧宫的那位低眉和顺,要么就是对几年以后到来的还珠格格明珠格格们护有加。所以说这样一个人,如果放在她边,她难道还能和颜悦色的起来吗?要么把她放在西三所里?这倒不妨是一个主意,这位晴格格现在也已经十四左右了?要不然就早点指婚好了。

    不过,过去崇庆太后一直将晴格格留着,虽然也有指婚的谣言传出,但是毕竟没有指成,难道这还有其他因素?唉,罢罢罢,现在费思量也无济于事,到时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是。

    果然这一,皇帝下了早朝就过来伺候那拉氏用早膳。

    “皇帝,我看你今天早膳进得不多。是朝堂上有烦心事啦?额娘虽也使不上什么力,但还请皇帝宽心,大清国养着这么多臣子,就是为皇帝分忧的。”早膳撤了以后,那拉氏开口准备进入正题了。

    “皇额娘请放心,儿子都好。”皇帝抬起前面的茶杯,装模作样饮了一口。

    那拉氏也同样做作了一番,然后等着皇帝的下文。

    “要说今天朝堂之上倒也有一件事,儿子想和皇额娘讨个主意。”果然皇帝也很快进入正题。

    “皇帝,这后宫不可干涉朝政,可是祖宗定下的规矩。虽然我们亲母子,但是也不能忘记这一条。”那拉氏假惺惺的劝到。

    “皇额娘说的是,儿子自然不敢忘祖宗的规矩。只这件事却需要皇额娘出力,所以儿子不敢擅自主张。”皇帝面带笑容。那拉氏自然知道晴格格终于要来了。

    “哦,还有我使得上力的事。皇帝尽管说来,能为我大清出点绵薄之力,也是我的造化。”那拉氏早就决定既然推也推不掉,不如快乐接受。

    “今有一折子,却是愉亲王的遗折。前些子已报愉亲王已经病入膏肓了,不想现在真正去了。愉亲王镇守西北却也是劳苦功高,本来依照朝廷的章法,必定由他的子嗣承袭了他的爵位。不想他却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嫡女,也因为着他年轻也从来没有起过过继之意,是以这爵位到现在却无人继承了。他自己也在遗折中求我们善待他的嫡女,说是这位嫡女母舅家子息也不盛,他们自己家也无人照看他,恐她受委屈,折子中虽寥寥几句,但也可看出他对这个嫡女委实疼。因此,我想着不如我们将这位格格接了过来,由皇额娘您照看,一来显得朝廷对重臣的体恤,二来也显得皇额娘您慈悲仁。”皇帝扬扬洒洒说了一大段,对那拉氏来说听不听都一样,反正就是这个事

    “皇帝,你做的对。我们正该如此,不然岂不让众臣工寒心。不知这位格格如今在哪?多大了?叫什么名?”那拉氏当然也一脸慈的拍拍皇帝的手。

    “人却已经在京城了。听说也有十三四岁了,愉王府内都唤晴格格。”皇帝果然已经了解的透彻了。

    “那就接来。”那拉氏一锤定音,皇帝面露微笑。“只是这位格格年纪却也不小了,不知皇帝有什么打算?”

    “皇额娘,这事却不能急。不然,愉亲王旧部以为朝廷是敷衍了事。这位格格入宫以后,还请皇额娘不时关照,好好疼。待后再给她指一个文武双全的额驸。”皇帝这一番话,说的极有意思。那拉氏这世前世的一想,也就明白为什么晴格格到了十七八也没有被指婚。

    “皇帝,这方面自然不需你心,只这西北,可是有人去了?”那拉氏也就敢这样不痛不痒的随口一句,这还是因为她是太后,如果是皇后,连这样的话都是不能说不敢说的。

    “自然,请皇额娘放心,这江山社稷在儿子心中可是万不敢粗心的。”皇帝显得非常的自得意满。

    “皇额娘知道你是个明君英主,不然圣祖爷和先帝能这样荣宠你。”那拉氏也笑眯眯的,和皇帝一样自豪。“皇帝打算给这位格格定个什么号?”

    “这一点儿子还没有定下来,想着我们家的格格也都是在出嫁前才定封号的,她也不妨按照此例。况本来就是亲王之女,和硕格格总是在的。”那拉氏一听皇帝这话,就知道皇帝对这个晴格格是好坏参半了。一方面可怜她年幼丧父,另一方面却还是顾忌她,哪怕她是一个女孩。

    “我明白了,还是皇帝考虑的周到。”那拉氏点头附和。“只是这件事,还需知会皇后,她毕竟是后宫之主,况且也应当为皇帝分忧。”

    想当年,这母子二人可没有将这件事对皇后讲明,导致当年的傻皇后看着太后对晴格格恩宠有加,对这位晴格格也颇有好感,虽然有着拉拢的心思,对晴格格却也是真心实意。

    “是,皇额娘所虑极是。只这件事,皇额娘暗示皇后就好了,皇后有时却太过耿直。”皇帝虽然不反对,但是神色之间却有点犹豫。

    “皇后啊,毕竟太守规矩了,有时候难免不够圆。不过正是她这样的子,我才放心让她在你边,我知道她对你是一心一意,连她的两个阿哥都要靠后,更不用说她自己了,她的那些个亲戚更是不用提了。你看她这些年可为了这些事求过你不成?”那拉氏看着皇帝若有所思的样子,准备为年轻的皇后再加把火。“我也知道你不太喜她,可是看着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也不能不为她感动,那真是无论哪件事处理起来都是把你放在第一位的,可见对你用之深。也因着她对你忠心耿耿,我才特别看重她。她若对你不经意,我可没有那份子心思。”

    那拉氏这一番话徐徐道来,既点明皇后对皇帝用之深,也表明自己作为太后作为母亲完全是因为这个女人都自己儿子好,所以我才对她好的意思。

    皇帝也因为那拉氏的这番话想起皇后好来,脸上的神也不仅柔和了一些。

    那拉氏觉得这事不能下猛药,今天这次能收到这一点成效也就满足了,也因此连忙把话题扯开。

    母子两又闲话几句,这件事完全落实了下来,方才散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同人——重生为皇太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