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地下赌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娃娃脸 书名:兵皇
    ">

    夏小元早已通过耳力听到他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一个漂亮后空翻的方式,紧紧贴住栅栏处的树杆。

    在树杆的遮掩下,依照他们的进行轨迹,完全处于视觉的盲点,形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不过,这队巡逻兵全是由第四层境界的修炼者组成,其战斗力不容小觑,为了稳妥起见,夏小元不得不屏住呼吸,闭上双目,将心跳都维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数值上。

    通过神力修炼,夏小元感觉如今的自己可以对体达到一定程度的掌控,虽然还不完美,但是进步却很明显,勉强算是小成。

    据说,修炼达到大成后时,对于体的各个部位、器官都可以掌控自如,比如让心跳瞬间停止,血液逆流等等,当然这种都是无伤大雅的小花样,若是在战斗中,以完全违反常规那样扭曲体,腾空跃起数十丈,手臂可以三百六十度大反转,绝对会出其不意,收获奇效。

    等到这队巡逻兵离去后,夏小元直接翻越栅栏,进入到古堡的势力范围之内。

    耳廓微微晃动,夏小元有意让听力功效扩大,将整个古堡都纳入自己的窃听范围之内。

    顿时,各种声音传来,夏小元将来自自然界的虫鸣杂吵声主动过滤,仔细分辨着其他来自人类的声音。

    “老汪,好久不见,手气怎么样?”

    “别提了,不谈这些,我好几天没合眼,先去休息一会儿,明天再战。”

    “哈哈,好,我去泡个澡,让那些**给我按摩按摩。”

    “来,你们几个,给大爷我好好爽爽,只要让我舒服满意,统统有赏!”

    “唉,真他妈丧,得冲冲,你们去给老子整几个嫩妞过来,今晚必须见红!”

    除了这少量的对话以外,更多的都是各种呻吟声传来,夏小元可以听出这古堡内,有着大量的男女在进行着最原始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其修为也参差不齐,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凶恶歹徒,反而像是在卖楼这种地方来消遣的。

    不过,夏小元并不认为虚冲猜对了,因为这跟卖楼不同,而且这些的对话中,都紧紧围绕着同样的意思,简单来讲,那就是输和赢!

    “咯咯咯,咯咯咯。”

    就在夏小元感到疑惑不解的这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

    这是骰子转动的声音,因为在第一座瞭望塔见过,所以夏小元瞬间就得出结论。

    对啊,赌场,就是赌场,占地大,时间短,良为娼,还有用大量的奉钱招揽到这些技艺高强的修炼者,这地方不就是赌场么。

    难怪这个古堡人来人往,灯火通明,原来这是赌客休息玩乐的地方。

    夏小元已经得出结论,既然这里并不是什么老巢,那么查望北又会在何处?

    扫视了一下周围,夏小元也发现一处异常,那就是这么久以来,根本没有见到一位赌客进出,但是听起来,这个赌场又不在这个古堡之内,否则又怎么只会有着一副骰子的声音。

    真是奇怪了,夏小元打算溜进去一查究竟。

    直接走大门太明显,夏小元想也不想,在确定了周围没有巡逻修炼者后,直接一个箭步冲刺,借助冲势翻越上二楼。

    夏小元选中一间漆黑的房间,拉开窗户,瞬间翻入内。

    “呼、呼!”

    响亮的呼噜声表明里面只有一个睡得正香的大汉,夏小元从容淡定地换了一玉林封家赠与的华丽衣服,然后就这样大摇大摆地拉开房门,走出去。

    其实在拉开房门的瞬间,夏小元就有一丝失神,不是因为这里光亮如昼,也不是这里金碧辉煌,富丽堂皇,而是在走廊上有着两个赤女正纠缠在一起,她们做着非常.劲爆的动作。

    这里是走廊尽头,除非再次返回房间,翻窗离开,否则径直走过去,这是唯一的出路。

    失神是为了思考分析,夏小元装出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朝着她们走去。

    就在路过的一瞬间,这两个赤女竟然突然摔倒下来,夏小元下意识进行搀扶,将她们抱在自己怀中。

    在这种过程中,夏小元的双手不仅摸到她们光洁的肌肤,而且更是不小心碰上了其高耸的部。

    没有任何快感,夏小元只是感觉异样。

    在这种入夜的寒冷冬天,这两个没有任何修为的赤女竟然蕴含着惊人的量,这非常不正常。

    “啊,噢,我要,要我,快要我,我受不了了!”

    “啊,啊,大哥,快,好好享受我吧,不要温柔!”

    怀中的两个赤女,用急促的媚声音喘息道。

    通过观察,夏小元发现她们目光涣散,瞳孔失去焦点,显然是通过催手段导致她们意乱迷。

    “咚!”

    夏小元一脚踢开刚才出来的房门,将这两个赤女抛掷在上,然后重重关上房门。

    就算动静如此之大,夏小元也不怕被人发现异常,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各种喘息呻吟声,完全没人会在乎。

    此时,因为响声,上这位大汉被惊醒,不过他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夏小元就重重一拳击打他在头上,同时骂道:“人渣!”

    很明显,这两个赤女就是这大汉叫来的,不过不知什么原因,他却独自在这里呼呼大睡。

    毫无悬念,这个大汉直接被夏小元愤怒的拳头砸得昏迷过去。

    夏小元不想跟此人纠缠太多,因为这两个赤女现在正有着生命危险,她们分明是通过某种技秘法被刺激起最深处的**,其代价就是燃烧生命,体透来的惊人量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任由持续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夏小元不顾后果地运起威势,打算用修为将她们体内的异常祛除。

    这种技秘法虽然邪门,但是排除却并不困难。

    等了一会儿,看着这两个女孩终于是沉沉睡去,夏小元才叹了口气。

    虽然是成功将异状破解,但是她们的生命力已经有所损耗,除非是通过修炼,并且达到一定境界,否则必然命短。

    她们还不满十八岁,看起来还是来自富贵家庭,都没有做过粗活累活,而且却被强行带到这种地方,不由己地做这种坑脏的勾当,这种残暴行为几乎可以毁掉一个人,甚至整个家庭,简直是天理难容。

    想起这里还有着更多这样遭遇的女孩,夏小元怒火中烧,捏紧拳头,同时也回想起瑜佳数落查望北的行为,.掳掠、良为娼、拐卖妇女儿童,这绝对是十恶不赦。

    夏小元发自内心地想要让查望北用生命去偿还,不仅是他,就算是这些大腹便便,肥头大耳的赌客,也要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

    夏小元很冷静,知道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想要弄垮这打着幌子的西北牧场,的确像瑜佳说的那样,不会是一件轻松差事,如果大意,只有亡于此。

    不过,夏小元却不打算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这些事发现在自己眼前,决定大干一场。

    首先,就从这里开始。

    面色毅然的夏小元掏出匕首,直插入大汉的心窝,直接将他干掉,并没收所有值钱物事。

    就这样,夏小元心如止水,平静地推开一道道房门,在不断地惊叫声中大开杀戒,同时拯救这些迷陷于**中的失足少女。

    有些错误,不能悔改,只有死,才能够偿还,尽管依然还不清,如果可以,夏小元更想让他们亡十次、百次、千次!

    夏小元的举动无比疯狂,内心却非常冷静,并且也将注意力放在四周,用感官去捕捉周围是否有可疑动向。

    古堡内部的防护少得可怜,迄今为止,夏小元都没有发现有何异常,或许在众人耳中,这种程度的惊叫早已习以为常。

    从二楼杀到三楼,再到四楼,夏小元不断向上攀升,不仅手下的人命越来越多,挽救少女的人数也在上升,值钱物事的收获也是相当惊人。

    一直到达空无一人的顶楼,完成这一惊人壮举的夏小元才彻底停了下来。

    没有劳累,也没有疲惫,夏小元只是在调整呼吸和心跳频率,感觉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在黯淡的星光下,放眼望去,周围一片苍茫,风吹草晃,满地荒凉。

    夏小元却皱了皱眉头,发现有些异常。

    这些草怎么都是如此枯黄,非常缺乏生命力,并且草地显得如此平整,连明显的起伏都没有,就像是经过人为特意布置过似的。

    夏小元突然醒悟过来,既然这上面进行过人为清理,那么必然是有着目地,而那个从未没有出现过的赌场,有不有可能就藏在下面?

    只有这样,才看不到大量的人群,也没有从正门出入古堡的赌客,如果这是一个地下赌场,那么一切都说得通。

    想到这里,夏小元便急匆匆朝着楼下跑去,如果没有猜错,前往地下赌场的方式,就是从一楼,也是从大厅中进入。

    闯入地下赌场,在那里,应该就可以见到那该死的查望北。

重要声明:小说《兵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