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狮鹰翼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娃娃脸 书名:兵皇
    ( )    驭器飞行的速度很快,不过夏小元的奔跑速度也不慢。

    只见夏小元双臂极速摆动,脚尖在地上连续轻点,体左右摇晃用于调整重心改变方向,通过前倾后仰来进行减速和增速。

    纵然围观群众人山人海,造成交通堵塞,夏小元却凭借着大大提升的法与步法,依然如鱼得水,在其中自由穿梭,复杂的场面对自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在周围一阵超级烈的欢呼声中,夏小元抬起头,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其宽厚的影几乎阻挡了逐渐明亮的天空。

    这竟然是狮鹰翼兽!

    狮鹰翼兽上有红、黄、黑的条纹,头顶和下颚长有深蓝色均有冠,冠很锋利,甚至可以秒杀猎物,十分轻易地将之开膛破肚。

    和普通的飞行坐骑不同,狮鹰翼兽的后翼与脚分离,脚爪进化成一对利爪,可以紧紧地抓住猎物。

    狮鹰翼兽还有两个尾翼,可以让它们获得更好的空气动力,展翅蓝天,并能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攀升,并迅速消失。

    狮鹰翼兽生凶猛,作风彪悍,战斗犀利,在飞行坐骑中绝对算得上是个中翘楚。

    这也意味着,来者在皇城中的地位显然不低!

    当狮鹰翼兽从天而降,夏小元用敏锐的目光已经看到上面驾驭的竟然是一位显得相当年轻的皇家使者。

    “天空的啊,此人的岁数绝对不会比我大多少。我只有一头中品灵兽,他却驾驭着一头达到中品幻阶实力的飞行坐骑,这就是出生在皇族的优势啊!”夏小元忍不住发出感叹。

    飞行坐骑拥有极高的机动能力和战斗能力,可以让主人的优势无限放大,但由于很难被捕捉,所以能够驯服的相当稀少,绝大部分都被皇族成员垄断!

    狮鹰翼兽并没有完全落地,而是开始低空飞行,这个皇族使者望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显得很是兴奋,他得意洋洋地站起,竟然开始朝着下面抛洒金币!

    金灿灿的金币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极其显眼,惹得下方的众人纷纷抢夺起来!

    顿时,夏小元对这个长得尖嘴猴腮、一副放浪形骸行为的年轻人,感到十分厌恶!

    “哇!哇!”

    为了抢夺金币,大多数人们都在奋力互相推攘,不知道是因为被推到,还是蹲下来拾捡金币,有些人被挤压到下面,连连发出惨叫。

    拥挤、争抢、踩踏……

    叫声、骂声、笑声……

    看到这种场面,这位皇族使者显得非常满意,发出难听的怪笑声,并继续大把大把地朝下面抛售金币。

    混乱的场面根本不受控制,导致越来越多的惨声传来。

    夏小元已经凭借自己的超强体素质和过人的修为连续救起九个伤者,但是周围出现这种状况的却越来越多。

    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有更多的人遇害,夏小元狠狠盯着头顶上空的始作俑者,那个放声大笑的皇家使者!

    “你,给我住手!”夏小元将乾坤球幻化成一张中品灵阶弯弓,拉至满弦,箭矢瞄准这位皇族使者的心脏位置!

    这张中品灵阶弯弓还是夏小元昨天从金家获得的,想不到在这种关键时候能够派上用场。

    “嗖!”

    箭矢闪电般疾而出!

    夏小元对于自己的准头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再加上狮鹰翼兽现在飞行得很低,速度也不算快,命中的难度并不高。

    “着!”夏小元在心中默念。

    箭矢转瞬即至,眼看就要命中这位表现张狂的皇家使者时,狮鹰翼兽猛地扇了扇双翅,强烈的风力令箭矢的攻击线路改变,斜着朝空中飞去。

    尽管这一箭没有攻击命中,不过这位皇家使者知晓自己遭遇到偷袭后,气急败坏的他放弃掉继续抛洒金币的行动,而是仰天长啸告警!

    在皇家使者的长啸声中,此时下方的普通民众都受到极强的威慑,抢夺金币的行动也不自然地放慢,夏小元抓住这番时机,又连续救出数十位伤患者。

    长啸声还未停止,只见八道影在空中漂浮着不动,他们分别把守着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

    这八个人应该就是为了保护这位皇家使者的扈从,从他们的行为来看,必定是训练有素的皇族精锐!

    “散开,全部散开,否则格杀勿论!”樊天皇不知何时来到上空,将自己的威势散发出来,朝着下方的民众喝道。

    如果皇家使者在自己治理的城池内遭遇暗算,哪怕就算是受到轻伤,自己都难逃其咎,樊天皇自然是要好好表现一番,按照扈从的要求,开始疏散人群,抓捕偷袭者!

    夏小元不以为意,继续拯救着那些受伤的患者。

    虽然这位皇家使者上有着某件法器可以掩盖其实力水准,但是夏小元已经判断出他的实力不尽人意,如果没有狮鹰翼兽和那些扈从相助,自己可以轻易将之斩杀!

    随着人流量的逐步减少,空间被拉大后,伤者的数量终于是越来越少。

    夏小元扶起视力范围内,最后一位老者后,也埋着头打算离开。

    这八位扈从以及樊天皇的实力都达到第五层境界,硬拼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夏小元打算先暂时退让,不作无谓的冒险。

    还没有走出几步,夏小元就听到樊天皇的声音响起。

    “是他,在那里,他昨天还冒充皇族使者!”樊天皇指着夏小元的影,朝着周围的扈从叫喊道。

    这些扈从根本就不需要眼神交流,其中四个就御空朝着夏小元冲刺而去,另外四个依然把守着四角,不让夏小元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想抓我,没这么容易!”夏小元偏了偏脑袋,在心中道。

    “嗖、嗖、嗖!”

    夏小元连续出三箭,攻击目标都是距离最近的那个扈从!

    在击的瞬间,夏小元体前倾,脚尖在地上一点,利用强劲地爆发力开始冲刺!

    这个扈从不得不减缓速度,抵挡迎面来的箭矢!

    这点时间,足够了!

    夏小元抓住时机,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径直朝着这个扈从的方向冲去!

    这些扈从看到夏小元竟然以直线的方式逃亡,感觉这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他们纷纷降低御空高度,准备进行攻击!

    飞行了一段时间,这些扈从无奈地发现,根本就无法成功追到夏小元,他的直线冲刺速度跟己方驭器飞行的速度相当。

    夏小元面带讥笑,只要肃清周围的所有障碍,自己可以就全速突击,他们想要追击简直是痴心妄想!

    只要这些扈从没有达到第六层境界,不具备远程攻击的能力,自己就无所畏惧,虽然自己想要攻击命中他们不容易,但是他们想要攻击自己也很难。

    第五层境界——御空,可以算得上是修为境界的分水岭,前面四层只能算是对兵器的掌控,而后面四层则是体现对器魂的掌控。

    第四层境界——合体,跟第五层境界相比,实力差距很小,唯一的不同就是驭器飞行。

    驭器飞行的优势是可以提升行进速度,无视地域限制,劣势则是太消耗灵识,长时间御空会导致修为降低。

    夏小元之所以不怕,正是因为自己的冲刺速度并不比驭器飞行逊色,而且这最多消耗体力而已,还不会影响修为。

    况且,这些扈从无法远程攻击,并不代表自己不能,再加上自己可以随意选择突围方向,掌握主动,他们只能被动拦截,想要占据上风,就必须将人数的优势发挥出来!

    如果依然还是四位扈从拦击,明显对于夏小元不能造成威胁。

    在四声急促的厉声尖叫中,另外四位扈从加入进来,准备从夏小元的正前方和左右两侧进行包抄!

    如果受到夹击,就算不会对自造成伤害,但自己的速度必然将会受到限制,从而陷入困境当中。

    夏小元一点也不慌乱,明显是早已料想到这种况,手中掏出五根箭矢,朝着狮鹰翼兽所在的方向瞄准!

    目标,皇家使者!

    看到夏小元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即将出手,那四位已经冲击而来的扈从面带苦涩,不得不停止飞行举动,封锁住箭矢的攻击线路。

    现在,皇家使者变成了最致命的漏洞,夏小元就不信他们敢为了取自己命,而舍弃主人的生命,毕竟扈从的首要指责就是忠心护主!

    当那四位扈从停下来后,夏小元知道攻击必然无效,干脆地将弓箭收起,然后调整到最佳奔跑方式,同时将靴子的辅助能力开启!

    “呼!”

    夏小元此时的速度竟然又提升几分,带着强烈的破风声!

    看着差距越来越大,已经追击无望,为了保存实力,另外四位扈从在对视一眼后,也放弃了继续跟随的念头。

    “你们这群饭桶,停下来干什么!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溜了!”皇家使者根本不明白那四位扈从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明明是可以将其包围击杀的。

    众位扈从根本不敢反驳,只能任由这样一位主子在这里撒气发怒!

    听到皇家使者愤怒地叫骂声,就连樊天皇都不皱了皱眉头,同时在心中发出感叹道:“能够在八位皇家扈从的夹击中毫发无损,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战斗力究竟怎么样,但是论其逃命功夫,绝对可以挤进兵器谱前五十位!”

重要声明:小说《兵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