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玉尊酒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娃娃脸 书名:兵皇
    ( )    夏小元就像被激怒一样,表一下子变得沉,冷冷道:“你莫不是来送死的!”

    听到夏小元这番恐吓话语,樊天皇似乎有些吃惊,他收回仰视的造型,开始环顾四周。

    “金行者,在三天前与封寒的一战中已经遭受暗伤,今天又连连受创才让你有可趁之机,所以用不着吓我!我樊天皇可不是被吓大的!”樊天皇表现得依旧骄傲。

    夏小元清楚知道樊天皇说得没错,金行者的确没有发挥出相应的实力,否则自己就算以命相搏,取胜的机会也很渺茫,至少不会这么快速。

    夏小元不再用言语争辩,直接幻化出玄阶双锏,作出一副战斗姿态!

    “慢!年轻人,做事可要想清楚后果,我们之间有什么冲突,用的着以死相拼?”樊天皇劝阻道。

    樊天皇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已经清楚感应到夏小元只是达到第三层境界——拟人的修炼者而已,但是他却将金行者斩杀,实在是出乎意外。

    就算金行者受伤严重,但是被一个境界低上两层的修炼者击杀,的确是不可思议。

    再加上这个年轻人手中竟然是金行者的玄阶双锏,并且看起来器魂犹在,并且还更加强势,不让樊天皇内心的疑惑变得更加深层。

    只是一言不对,就立即拿出修炼兵器准备搏斗,莫非此人不止第三层境界的实力不成?

    樊天皇并不想凭空接下这个实力强劲的仇敌,所以才出口询问。

    “我早就知道,你们樊家跟金家同气连枝,共同进退,我既然杀了金行者,你肯定要找我麻烦,所以这一战,不可避免!”夏小元握紧双锏,双肩微微抽动,完全进入战斗状态!

    夏小元早已从樊天皇的装扮方面看出他这个人的心,知道他有很大的可能不会选择与自己作战,所以才会装作愤怒的模样,还有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格!

    樊天皇一眼就看出夏小元对于双锏的拿捏,还有技法节奏方面竟然不在金行者之下,内心更是偏向他其实是一位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不对,你这番话就说错了!我们之前的确是有过协议,但是现在金行者既然亡,那么协议自然作废。我樊天皇痴长几岁,在这里托个大,小兄弟,敢问你是否来自皇城皇族?”樊天皇竟然一改刚才的高傲模样,而是心平气和,甚至略带恭维地问道。

    夏小元呵斥道:“这个用不着你管,如果你再不出手,我就带他们走了!”

    夏小元对于皇城皇族根本就没有什么了解,只知道他们掌控着全国的最大势力,每隔十年会对省城世家进行论品排名,所以不敢轻易冒充,而是装作一副不满的模样。

    “当然,当然,金家群龙无首,场面有些混乱,大哥送你们一程,想不到小兄弟竟然跟封家小辈是朋友,真是让人意外,哈哈!”樊天皇也不敢肯定这位年轻人的份,只好旁敲侧击道。

    夏小元看也不看樊天皇一眼,直接转将自己的背部露出来!

    樊天皇看到这位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防护手段,就直接将背暴露给自己,似乎毫无畏惧!

    夏小元在赌,赌樊天皇不敢出手!

    刚刚走到梨芳馨姑娘的面前,夏小元停下脚步的时候,樊天皇的声音便传来,“小兄弟,请留步!”

    夏小元并没有回头,而是朝着梨芳馨挤了挤眼睛,示意她保持镇静,带着苏醒过来的封若空马上离开。

    然后,夏小元回过头,用嘲讽的口气道:“有何指教?”

    后没有声响,看来自己的眼神并不能够完成如此复杂的交流。

    “指教谈不上,小兄弟,敢问你是来自皇城中的哪一家,如果不方便道出,任意出示一件信物都可以,否则大哥就只有跟小兄弟切磋切磋。”樊天皇故意将语速放慢,任谁都知道他不怀好意。

    夏小元听到信物的时候,就突然想起一样东西,那就是瑜佳交给自己的锦囊,里面那个显得无比精致,闪烁着玉亮光泽的酒杯。

    樊天皇既然抛出这番话,显然是内心挣扎后的结果,他小心翼翼地进行试探,目的也很明显,如果自己不采取任何行动,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夏小元将双眼半眯,瞳孔紧缩,装出一副沉的表,咬牙道:“希望你不会后悔!”

    说完,夏小元便掏出那个锦囊,在樊天皇锐利的目光下,取出里面显得小巧玲珑的玉杯!

    “嘶!玉尊酒杯!”

    樊天皇抽了一口冷气,双腿竟然有些微微颤抖,忐忑道:“小人无意冒犯,还请使者谅解!”

    “哼,玉林樊家,我记下了!”夏小元快速收回这个被称为玉尊酒杯的东西,冷冷道。

    夏小元的表没有任何破绽,不仅瞒过了樊天皇,更是连梨芳馨跟封若空都成功骗住了,此时他们两人现在更是目瞪口呆。

    “走!”现在也不是解释的地方,夏小元冷喝一声。

    现在的樊天皇就像被抽取魂魄一样,体伛偻着,再也没有刚才的高傲!

    夏小元虽然心中暗道侥幸,竟然将樊天皇期满过去,但是更多的是,想着那个玉尊酒杯跟那个感尤物——瑜佳。

    瑜佳说得没错,这个东西,足够保自己一命,想不到她竟然是来自皇城皇族。

    可是当时,瑜佳又怎么会去那样偏僻的小地方当一个酒家的老板娘,并且还对自己青睐有加。

    夏小元百思而不得其解,摇摇头将这个毫无头绪的难题抛开,反正她说过要找到我的,以后肯定就知道原因。

    这些金家精锐在夏小元的威压之下,都没有选择贸然出击送死,而是目送三人离开。

    在这个过程中,三人都没有开口。

    夏小元一直在思考,而梨芳馨跟封若空明显还处于极度的吃惊状态中,根本想不明白,一位自称是小杂役的年轻人竟然是来自皇城皇族的大人物!

    走到街头,已经离金家府邸足够远后,夏小元询问道:“你没事!”

    “没事!”封若空赶紧回应道,神显得非常地恭敬。

    夏小元白了封若空一眼,自己明明是问的他旁边的梨芳馨,想不到却被他误会抢先了。

    看着夏小元朝自己投来关切的目光,梨芳馨只是微微点点头。

    “我来帮你!”夏小元这才放心了,说道。

    看到夏小元似乎是打算过来搀扶自己,封若空吓了一大跳,赶紧从梨芳馨的边挣脱,并连续道:“我没事,我没事,用不着,用不着!”

    封若空现在的态度跟最开始有着天壤之别,夏小元却没有开心的意思,因为此时的梨芳馨也沉默不语,显然也是受到同样的影响。

    “唉!”夏小元重重地叹了口气。

    现在想要解释清楚,恐怕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搞定的,再加上隔墙有耳,现在又不是什么安全地带,也没有进行解释。

    就这样,三人在这种非常尴尬的气氛下走回到封家府邸。

    沸腾了,彻底沸腾了!

    这些家族成员完全没有想到,三人竟然还能够平安无损地回来,因为刚才可是亲眼目睹玉林省第一高手驭器飞往金家!

    在封家精锐的欢呼声中,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三人来到大堂!

    “你们退下!”脸色苍白的封若海害怕牵引到伤口,只是朝着大家微微招了招手。

    夏小元看得出来,封若海的伤势无碍,比之前的好上许多,至少已经恢复了基本的活动能力。

    同时,夏小元也观察到,这个大堂里面竟然摆放在一口上等玄青色冠木棺材!

    在大堂这种位置,棺材里面应该是前任家主——封寒!

    夏小元走上前,恭敬地鞠上一躬,然后假意作出一番悼念的模样,而是将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在棺材里面,那件用于陪葬的冰魄银晶叉!

    冰魄银晶叉损毁严重,不仅外型都已经变形,而且连器魂都被磨灭,对于封家的人来讲,除了具有意义以外,几乎没有作用。

    望着这件冰魄银晶叉,夏小元的目光变得十分期待。

    不过,如果自己得手,就完全不一样了!

    乾坤球将冰魄银晶叉吞噬后,将会重新模拟出来,并且威力还会受到增加,自己也能如意控制。

    若是自己运用冰魄银晶叉的特与樊天皇对决,胜率将会有着很大程度的提升!

    就在夏小元强烈关注着这件极其难得的限制兵器的时候,在封若海的追问下,梨芳馨跟封若空将整件事的经过一一讲出。

    封若海越听越感觉到震撼,听到最后更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呃,其实,事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夏小元望着震惊无比地三人,打断道。

    封若海微微点点头,恭敬地鞠了一躬,因为牵引伤势而导致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有些吃力地开口道:“感谢使者仗义出手相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夏小元意念一动,调侃道:“嘿,嘿嘿,恩德谈不上,你们也不需要还,如果实在是过意不去,这件冰魄银晶叉送给我得了!”

重要声明:小说《兵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