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归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烙印枫 书名:噬魂神医
    方三刚离去没多久,朱文便轻声低语道:“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兴奋过头搞忘记了,家里不是还有酒吗?怎么还要跑出去买呢?”。不过很快他的兴趣便转移到石清上去了。“石清,我也好奇的,我们在这里隐居十几年了都没有被人发现,你是怎么查到我们踪迹的?”

    “嘿嘿,文哥,你怎么忘记了,我是电脑天才啊!只要你上网,我就能从中获得一些蛛丝马迹的。”石清很是臭的说道。

    听到石清的话,朱文一脸茫然的说道:“上网,我们这里连网线都没有,怎么上网啊?”

    两人无意间的对话,使得张焱如坠入冰窟一样,浑冰冷,同时对自己的猜测也更加坚定了几分,为了解答出心中最后的疑惑,便向着朱文出声问询道:“朱伯伯,方叔叔每天晚上都会回来吗?”

    “是的,基本上每天夜里都会回来,不过也有例外,如果他在打黑拳的时候受伤严重,就会在那里休息个两三天调整一下,毕竟我们现在都是不敢去那些公共场所看病的。”

    “那方叔叔最近一次受伤是什么时候啊?”张焱急促的问道。

    “上个月中旬吧,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看到张焱着急的神色,朱文有些奇怪的问道。

    “上个月…中旬。”张焱在脑海中思索了一番,忽然脸色大变,连忙对着旁的欧阳紫依说道:“姐姐,快,我们必须马上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弟弟,怎么回事?”看到张焱的表,欧阳紫依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方叔叔更不就不是去买酒,而是去叫人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不然就危险了。石叔叔,麻烦你把朱伯伯抬到车内。”张焱说完,便走到一旁,背起徐浩,快速的向门外的车辆走去。

    “小家伙,是不是搞错了,三哥怎么会是叛徒?”石清有些不能理解的问道。

    “石叔叔,这个等上车我再跟你们解释,姐姐快去把车门打开。”张焱神色严峻的说道。

    “慢。”就在此时,朱文有些苦涩的说道:“小伙子,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看到老人那忽然间苍老了许多的面容,张焱有些不忍的说道:“朱伯伯,一个半月前,我曾在外地见到过方叔叔。”

    张焱到现在都还一直称呼方三为叔叔,就是看在他曾经对欧阳家有恩,当然,也只是曾经。

    “唉……”朱文有些伤感的叹了口气,任由石清把自己背了起来。如果他现在还不能明白点什么,那也配不上老谋深算这个称号了。

    五人刚上车,还没有来得及打火,便看见远处几束灯光若隐若现,很快便传来一阵阵汽车的轰鸣声。

    “快,姐姐,他们来了。”坐在扶驾驶座上的张焱急忙说道。

    “呵呵,弟弟,你别忘了,姐姐也是从那里出来的。今天就让你见识下姐姐的本事吧。”欧阳紫依说完,轰下油门,车子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向着前方的几束灯光迎了上去。

    不多时,前方的灯光越来越亮,而欧阳紫依这时的车速却是有增无减,直直的冲了上去,在两方的车辆快要交会之时,欧阳紫依猛地开启车前照明设备,趁着前方的几辆汽车被突然开启的车灯晃住眼睛之时,向左猛打方向盘,沿着道路的另一边冲出了包围。

    虽然暂时摆脱了被围困的险境,但是,车内的几人全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在方才两方车辆交会的瞬间,他们在其中的一辆车里看到了一个最不愿看到的影——方三。

    “石清,我……”

    “文哥,别说了,我明白。在那种况下,谁能够想到昔号称最为衷心的战友会成为叛徒,更何况还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换了谁都是无法接受的。”朱文还没有说完,石清便接过话头出声安慰道。

    “其实在你们今天找到那房间之时,我就有些怀疑我们被盯上了,只是如何也不敢把怀疑的对象推到方三的上去。”朱文说到这里,话语中竟透露着一丝悲凉,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

    听到朱文的话,张焱有些感慨的说道:“世界上最难测的便是人心。朱伯伯,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你们最初被围击的时候,方三就已经叛变了,而徐浩的病也是他故意放出消息,才导致一直拖到现在的,为了这样的人伤心,不值得。”

    听话张焱的话,朱文体一震,艰难的说道:“原来这些年我们所在一直被自己的仇人圈养着,原来昔同手足的兄弟便是断了我手足之人啊!哈哈……”

    车内的众人都没有说话,任凭这夹杂着无限悲凉的疯狂笑声在车内蔓延。他们完全能体会到朱文此时的内心是多么的悲痛,而且这悲痛并不会随着时间散去,它会向一块烙印一样深深的印在朱文的心中,直至死去。

    在欧阳紫依把车开进市区之时,后面的车子见追踪无望也渐渐的散去,望着马路上不断闪烁的霓虹灯,张焱的心慢慢归于平静,一个晚上的时间,有收获,有惆怅,但更多的是对于现实的无奈。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时代,只要你有钱,有势力,便能拥有一切。甚至掌控别人的命运。

    从后视镜中望了望父亲曾经的得力助手。除开背叛的方三,剩下的只有神志还未完全清醒的徐浩,体残疾心如死灰的朱文,以及恢复健康的石清。也就是说,现在能够在事业上给予张焱帮助的目前就只有石清了。

    “姐姐,你还有没有住的地方?”张焱对着一旁开车的欧阳紫依说道。

    “恩,在离我住的小区不远还有一间小房子,很久没住人了,不过,略微打扫一下就可以了。弟弟,你准备怎么做?”欧阳紫依问道。

    “先把徐浩叔叔和朱伯伯安顿在那里吧,他们现在的体需要好好调养。石清叔叔,你先到我的诊所里帮一下忙可以吗?”虽然石清已答应相助,但是长者为尊,张焱还是礼貌的询问道。

    “恩。”石清没有说话,只是象征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张焱的要求。

    “石清叔叔,你放心,他们欠下的债,我会让他们双倍偿还的。现在有了你的帮助,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的。”既然能够在出租房内连续使石清中计,张焱当然知道这个格直爽的男子在想些什么,兄弟之,如同手足,如今手足被残,此仇怎能不报。

    “欧阳家的人一向一诺千金,小伙子这话可是你说的,如果你能帮我报仇,那我石清这条命从此便是你的了。”果然,在张焱一番话说完之后,石清神激动的说道。只是眼前的这格直爽的男子却不知道,在张焱为他治疗之后,他的这条命就已经是属于张焱的了。

    “石叔叔,你是长辈,更是父亲以前的得力部下,你这样说不是折煞我吗?”张焱一脸谦逊的笑容回应道。随后便对着欧阳紫依说道:“姐姐,把我们送回诊所吧,徐叔叔和朱伯伯也放到那,等那房间清理好了再派人把他们接过去吧。”

    “弟弟,不用了,你和石叔叔待会儿回诊所就好了。徐叔叔和朱伯伯还是我带走吧,你这边白天病人多,不方便。”欧阳紫依笑着说道。

    “姐姐带着两个病人就方便吗?”张焱一脸不解的问道。

    “呵呵,放心吧,弟弟。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地方叫宾馆吗?”欧阳紫依戏谑的说道,同时在心里考虑着是不是应该把弟弟多带去一些大场合见识一下,他现在的眼界面实在太窄了。虽然可以说是思想纯洁,可是对以后事业的发展也是有些不利的。

    很快,车子便在诊所门外停下,张焱和石清按照事先的安排下了车,只留下徐浩和朱文被欧阳紫依带走,而朱文在那阵笑声过后直到张焱两人下车,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甚至连表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就那样瞪着眼,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

    看来这次的事件对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打击不小,能过去固然是好的,如果不过去,这个曾经令商界许多老狐狸闻风色变的人物,将不会再有任何作为。

    一进入这个生活个把月的诊所,张焱就有种回家的感觉,再怎么说这也是靠自己的能力而拼搏起来的第一份事业,很是值得回味留念。

    “这就是你开的诊所?怎么这么小啊!”左右看了看,石清觉得这样的诊所实在配不上张焱的神奇医术。

    张焱正在张罗着石清晚上睡觉的地方,听到石清的问话,笑着说道:“刚开始起步,一点点慢慢来吧。”

    “这么小的诊所生意能好吗?”虽然在车上已经听到欧阳紫依说这里病人多,但石清还是想得到张焱的确认。

    “额,马马虎虎吧。呵呵。”张焱实在有些不好回答,说太多,怕石清说自己吹嘘,说差了又怕会被瞧不起,只好模糊的一个词语带过。

    而第二天,从天刚蒙蒙亮被病人的敲门声吵醒到晚上下班,石清终于明白了张焱口中的马马虎虎是什么概念,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10元面额钞票,实在是有些哭无泪。

    终于,这个号称天才的电脑高手,第一次用他那双以往只和键盘接触的双手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数钱数到手抽筋。

    

重要声明:小说《噬魂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