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烙印枫 书名:噬魂神医
    “张医生,欢迎你来家里做客,小女这段时间可是一直在我耳边念着你的名字啊!”一道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衣着考究,一看就是长期出入于上流社会。

    “这就是陈家这一任的家主,陈志远。”欧阳紫依在一旁轻声的解释道。

    听到对方的份,张焱连忙快步的走上前去。很有礼貌的称呼道:“陈叔叔,你好。”

    “恩,小伙子,不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看来,我是真的老了,以后的世界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喽,哈哈。”陈志远爽朗的笑道。

    “陈叔叔这么年轻,怎么会老呢?张焱初出茅庐,很多事都不懂,以后还要靠陈叔叔多多提点呢。”张焱微笑着回应道。

    陈志远听着张焱谦逊的话语,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陈岚说道:“岚儿,你在外面招呼下客人,我带张焱侄儿进屋聊聊。”

    “恩,爸,你们去吧。我会好好招呼的,欧阳姐姐,走,我带你去四处转转,你也很久没来这里了吧,想当初……”

    欧阳紫依和陈岚渐渐走远,张焱也随着陈志远一起向着别墅内走去。一进房间,张焱才真正感受到有钱人的奢侈,琳琅满目的壁画,以及金碧辉煌的大厅都让这个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叹为观止。

    跟着陈志远走到别墅内一个独立的房间,这才停了下来。房间很大,但摆设却相当的简单,仅仅是两个书架与一个书桌。与外面的豪华装修有些格格不入。

    陈志远率先走到书桌的对面,然后对着张焱说道:“贤侄,坐吧,这里没有外人,我们也就不那么客了。”

    张焱闻言一笑,大方的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虽然已知此行的目的,但还是开口问道:“不知道叔叔这次邀请我来有什么事吗?”

    陈志远并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拉起了家常:“贤侄,之前你爸在世的时候,我和他既是生意上的伙伴,也可以称得上是生活中的朋友,对他的遭遇我也深感不幸,这次邀请你来,除了合作的事之外,我想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陈志远说完,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出来,放在了张焱的面前。

    “这是…”张焱疑惑的问道。

    “这是这几年我对欧阳兄遇害事的一些暗中调查。”陈志远说完,便沉寂了下来,等待着张焱的反应。

    果然,张焱听到这话,脸色大变,立马拿起报告翻阅起来。越看到最后越是心惊,最后竟然一脸的冰冷,厉声说道:“富丽国际,洛河商会,启星科技。”

    “没错,正是这三家公司蚕食掉了你父亲一手创办的基业。”待到张焱看得差不多了,陈志远才出声说道。

    沉寂片刻,张焱淡淡的说道:“三大势力啊联合?真是够狠的。叔叔,你既然和家父关系不错,为什么关键时刻没有出面帮忙。”

    “贤侄,商业上很多事你还不懂,在那样的环境下,如果我贸然参与进去,只会引火烧,而你父母最后被害更像是一个警告。所以为了保存实力,我只有暂缓退出,等待合适的时机。”陈志远感叹的说道。

    看着对面一脸惋惜之色的中年人,张焱没有马上做出表态。对于陈志远的话他已相信了百分之八十,这不仅是因为对方提出什么冠名权这等让自己名利双收的事,更是因为眼前中年人上散发着还算纯正的白色生命之魂。

    而他话中的意思,张焱也心知肚明。对方既然在这个时候把这些事和自己抖了出来,很明显是想博得自己的好感,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想让自己投靠于他。

    略微思索了一下,张焱脸色平静的说道:“叔叔,我代父母谢谢你的支持,这个仇我是一定会报的。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来谈下合作的事吧。”

    张焱的话让陈志远的眼神中略微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便调整了过来,温和的说道:“好的,侄儿,我听岚儿说你研制出一种神奇的药,可是使女的皮肤变的嫩。今天看到紫依那丫头,我才明白这药的效果有多强,正如岚儿所说,我只要这药的冠名权,收益全部归你,并且我会先期付给你一笔发展资金,你看怎么样?”

    “恩,我对叔叔的条件没有意见。”张焱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好,等合同出来后我会让律师给你送过去,现在慈善晚会要开始了,我们出去吧。”见张焱答应的这么干脆,陈志远心头的一块石头也算放下了,冒险和张焱合作,除了看重这药的疗效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和这个将要横空出世的少年拉好关系,为陈家以后的发展铺路。

    “等一下叔叔,这慈善晚会是不是谁都可以参加。”张焱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并不是喜欢出风头的人,但是当自己和家人的尊严一再受到挑衅之时,那他绝对会毫不留的反击,不管这个人是谁,有多大的势力。

    “当然,只要有可供拍卖的物品,谁都可以参加,贤侄难道想……”陈志远已经意识到张焱想要做什么,刚才发生在后花园的一幕,他可是一直都看在眼里,没有及时过去,就是想看看眼前这少年心如何,值不值得自己下这么大的本钱投资。

    “那好,麻烦叔叔帮我准备一下吧,物品就是那——回颜丹。”说完,在陈志远一脸惊诧表下,张焱打了个招呼,随后便向屋外走去。

    走在别墅外的草坪上,张焱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自己并不是那地上的烟头,任谁都可以肆虐的踩在上面,要想彻底压倒自己,就看看你们有没有那本事了。”

    “弟弟,谈好了。”看见张焱出来,欧阳紫依连忙走过来问道。

    “恩。”张焱对姐姐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顺利。

    “那就好,晚会要开始了,我们也赶紧过去吧。”欧阳紫依笑着说道。为张焱取得的成功感到高兴。

    慈善晚会在别墅的一楼大厅举行。晚会实行物品拍卖的捐款模式,拍卖所募得的善款全部给予灾区儿童。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整整摆放了十六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精美的糕点,以便于宾客可以一边吃些点心,一边参与待会儿将要进行的拍卖。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参加……”

    “弟弟,看到了吗?坐在最前面三张桌子的人将是你以后要重点注意的对象。飞驰电信的少主人你已经见过了,还有那一同前去的几名年轻人,他们的父母也都在其中,今天他们将会是这场慈善晚会的主导者。”

    在主持人解说的空档,欧阳紫依也在不断的给张焱介绍屋内桌位的分布,以及该要注意的人物。

    “恩,姐姐,我会注意的。”张焱把目光在前三桌扫视了一番,发现了很有趣的一件事,那就是坐在最左边一桌的王妍,双眼一直怒视着中间一桌王梓边的一个气质典雅的女子,如果眼神能够杀人,估计那女子早就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啊?”张焱看了看王梓边的女孩,不解的问道。

    欧阳紫依轻笑一声回答道:“豪门中的少爷哪个没有几个红颜知己啊!那个女子是王梓的未婚妻,名叫苏雪,是富丽国际董事长的千金。你的那个药就是被王梓送给她了。”

    听到富丽国际四个字,张焱的脸色一下变的冷了起来。感受到张焱变化的欧阳紫依连忙问道:“弟弟怎么了,你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以后我会和她深入交流一番的。”张焱冷笑一声说道。

    两人谈话间,慈善晚会也就是拍卖会已经开始了,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是一款意大利手工制作的限量版女士挎包,可是说是绝对的奢侈品,光是底价就已经达到了27万。

    正如同欧阳紫依所说,今天的主角基本上就是前面三桌的客人,今晚出场的前9件拍卖品全部被他们夺得,而慈善总金额也高达惊人的1056万。

    “各位来宾,下面这第十件拍卖品是出自陈先生个人收藏多年的一个玉器手镯。手镯呈墨绿色。起拍价,一万块,下面开始竞拍。”

    “姐姐,你说陈叔叔怎么会拿出这么个东西拍卖,咦,姐姐。你怎么了?”张焱问完话,发现一旁的欧阳紫依竟然直直的瞪着台上的手镯,体也开始发出轻微的颤抖。

    欧阳紫依没有说话,只是从包里翻出一张泛黄照片,这张照片张焱看了已经不下一百次了。上面是一对年轻男女的合照。而此刻再次看到照片,张焱也终于明白了姐姐体颤抖的原因。

    在那照片中女子的纤细手臂上,正戴着一个翠绿色的玉石手镯。手镯无论形状或是颜色都和现场正在拍卖的物品极其的相似。

    “十万。”

    这只玉手镯并算不上太贵重的物品,所以价格涨的很慢。经过三轮竞价也才涨到了十万,这还是一些客人不想让手镯的主人太过难堪的原因。

    “弟弟。”欧阳紫依有些紧张的说道。

    “姐姐,你放心吧。交给我了。”张焱面色沉重的说道。

    “十万,王少爷出价十万,还有没有比他更高的。”主持人慷慨激昂的说道。

    “十五万。”大厅角落处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全场哗然。很多人都想不通除了这些有钱没处花的富二代,还有谁愿意做这样的冤大头,花十五万,买这并算不上名贵的手镯。难道真的仅仅想为慈善事业做贡献吗?

    “小菲,那不是你家亲戚吗?怎么,他们也要参加拍卖吗?”大厅靠前的一桌,一男子问着旁的薛雨菲。

    “哼,肯定是看这件物品价格便宜,想出下风头,不过,我不会让他得逞的。”薛雨菲冷笑一声,随即便报出一个价格。“二十万。”

    看了一眼跟自己竞拍人的方向,张焱的眉头微皱,冷冷的说道:“可恶,又是这个女人,还是外婆的女儿,又不能下狠手对付。”

    姐弟俩人对望了一眼,露出一丝苦笑,碰上这样不可理喻的女人,还真是个麻烦事。“二十五万。”不管如果,母亲的生前之物,张焱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三十万。”似乎是看出了这手镯对张焱姐弟俩的重要,薛雨菲更是得理不让,跟在后面竞争起来。

    三十万,对大厅内的众多嘉宾来说,根本算不上九牛一毛,然而就在张焱第一次报价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前面三张桌子上的宾客全部都选择了沉默,没有再继续下去,就连一向强势王梓也是一样。

    “四十万。”张焱这时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五十万。”薛雨菲继续跟在后面竞拍着。

    就在这时,欧阳紫依拉了拉旁张焱,轻声的说道:“弟弟算了。”

    “六十万。”张焱倔强的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望着主席台上的那只翠绿的手镯。

    “七十万……”

    价格节节攀升,在薛雨菲喊道110万的时候,张焱终于停止了竞拍,不是因为心疼钱,而是因为他口袋里只有那张存有110万元的卡,再多,他就出不起了。

    “母亲,对不起。”张焱轻声的低喃着。紧握的双拳也因为太过用力,使得指甲刺破了皮肤,显示出张焱现在的绪波动异常的强烈。

    薛雨菲自从张焱停止竞拍后,就不断的把目光往这边扫来,眼神中透露着骄傲与得意。

    “恭喜薛雨菲小姐,拍买到了这只手镯,为了感谢薛小姐为慈善事业所做出的善举,陈先生决定把另一只配的手镯,总共一对,一起送给薛小姐。”一只手镯拍到110玩,主持人在也显得异常的兴奋。

    “姐姐,母亲的手镯是一对吗?”张焱低头向旁的欧阳紫依问去。

    “不是,是一只,寓意是父亲家里前几辈都是代代单传。”欧阳紫依说完,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那……”

    看着上台领取手镯的薛雨菲,张焱与欧阳紫依的眼中不多了一丝怜悯,或许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

    

重要声明:小说《噬魂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