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再遇猥琐老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烙印枫 书名:噬魂神医
    鱼阳县位于市区最南边,是有名的贫困县,这里地处偏僻,光是坐车到市内就得花上十几个小时。所以县城内一般很少有外人来往,这里的居民也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此刻,在鱼县的乡间小路上,一少年正飞快的奔驰着,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衫。那张略显坚毅的脸上不时显露出焦急的神色。

    这少年正是张焱,他已连续奔跑了近一个小时,才在小路的尽头看见几间散落的房屋。

    “快了,只要找到打电话的地方。木力大哥他们就有救了。”想到这里,张焱更是加快了速度,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到了极致。

    就在张焱快要到达县城之时,视线中却出现了一个苍老的人影。那人看上去六十多岁,穿着一灰白的衣服,上面沾满了油腻,看上去很久没有洗了。一脸猥琐的笑容站在马路中间,那发黄的牙齿竟在太阳的照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若不细看,还以为是镶着一口金牙。

    “你怎么会在这?”因为老人的体正在横在路上,所以张焱不得不停下脚步问道。

    “坐别人的车混着吃酒席,结果回来的时候被发现了,就把我老人家给扔这儿。唉,现在的人,道德是越来越差劲了。”老人有些唏嘘的说道。

    张焱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想着“难道混着吃酒席道德就好了吗?”不过,嘴上还是客气的说道:“老大爷,我现在有急事,能不能让我过去一下。”

    “不行,好不容易碰到你了,你得带我回去。”

    “我真的有急事,要不然等我办完事再来带你回去好吗?”张焱焦急的说道。

    “不行,你要跑了怎么办?就你刚才那速度,我这老胳膊老腿可追不上你。”老头不急不慢的说道。

    “那好,你在这等我,我去打个电话就回来。”张焱治好无奈的说道。

    “打电话,早说嘛。”说完,老头用他那干枯的手在口袋里摸索着,最后从那破旧口袋里掏出一个崭新的苹果手机。

    看到这一幕,张焱顿时有些无语了。不过时间已经不容他多想,快速的拨打一个号码,说完况后,把手机还给了老人。

    “110?小子,你不会真以为警察能办得了这事吧?”老人有些戏谑的说道。

    “额,你怎么知道?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说道这里,张焱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老大爷,为什么我的朋友中了十香软筋散,而我却没事。我给他们治疗也没有效果。”

    “呵呵,十香软筋散根本就不是毒药,而是类似于一种麻醉药,对人体无害,所以根本就无法治疗。至于你。”老人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说道:“连邪恶之人的灵魂都能吸取,世界上还有什么药能比得上人心的险恶呢?”

    听到老人的解释,张焱心中的疑问才得到释疑,当下急忙说道:“老大爷,我必须得回去一趟,你……”

    “去吧,去吧。我对你还是比较放心的。”老人这次出奇的没有再阻止。

    张焱点了点头,决定等事一了结,马上过来接老人一起离开。想到这里,他便准备往来路跑去。

    “先别慌,来,把这个吃下去。”

    就在张焱转准备离开之时,老人的声音又在后响起。张焱扭头一看,只见老人的手中拿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圆疙瘩,有乒乓球那么大小。

    “什么东西,大力丸?”有过前几次的经验,张焱可不认为老人拿出来的会是普通的东西。

    当下也不再犹豫,接过来咬了两下便往肚里咽去。“味道不错的,老人家,这是什么?”

    “呵呵,这是刚才吃酒席剩下的丸子,我是怕浪费,一直揣在兜里,你不是要跟人拼命吗?就拿来给你补充的体力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不就没人带我走了。”老头笑呵呵的说道。

    张焱强忍着吐出来的念头,对这个害自己被雷劈过两次的老头实在有些无语了。当下立刻说道:“老大爷,还有事吗?我要走了。”

    “年轻人,心态要放稳,心急是成不了大事的。”老人说到这里,有开始往兜里摸索起来,最后终于在裤子口袋中摸出了一把刀来,刀短小,呈月牙状,质地看上去很坚硬。在阳光的照下反出闪亮的银光。

    “这是?”张焱的语气中透露着激动。

    “嘿嘿,别激动,说起这把刀,它可非同小可,它是剔筋割骨的绝妙工具。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它,恩,他就是刚才吃烤猪时我顺便拿的。”老人严肃的的说道。

    张焱感觉自己的神经有些快承受不了了,再看老头的脸上的表,虽然一脸的严肃,可是怎么看严肃中都透露着三分猥琐。

    “那我走了。”忍着吐血的冲动,张焱再没停留半刻,接过小刀,快速的向着来路跑去。

    经过来去两个多小时奔跑,张焱再一次回到了这个他生活了一年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心中的焦急,使他并没有感觉到近两个的奔跑,上那依旧充沛的体力。

    张焱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早已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人呢?都去哪里呢?”

    快步的走到刚才战斗过的地方,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出现在了张焱的视线里。

    血迹虽已凝结,但上面散发出的淡淡灵魂之力还是让张焱捕捉到了那不多的信息。“师傅的血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冷冷的声音在后响起,张焱扭头望去,只见陈啸正露出一脸不屑的表站在自己的后。

    “他们人呢?”张焱转问道。

    “哼,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本来我只是想碰下运气,没想到你还真的有胆子回来。不过,既然来了,就留下吧。”陈啸似乎怕张焱再度逃跑,缓缓的近,封住了去向大门的道路。

    “你把他们都弄到哪里去了?”张焱压抑着心中的愤怒,语气平静的问道。

    “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吗?想知道他们在哪是吗?来,打赢我,打赢我就告诉你。”陈啸的话语里带着一丝挑衅。

    “看来,真的没有办法了。”张焱摸了摸自己的袖口,那里正藏着老人刚给他的一把剔骨刀。

    摸着这把刀,张焱回想起拜师那个夜晚,乔天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遇到实力比自己强太多的对手,不要盲目出刀,如果一击不中,就很难再收到奇效,最好先示敌以弱,在敌人放松警惕之时再行攻击。切记,刀一出手,必须一击致命。”

    “师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张焱喃喃的说道。

    “怎么了?害怕了,在祈祷吗?哈哈,只要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叫声爷爷,说不定我一心软就饶你一命了。”陈啸极其嚣张的说道。

    “磕你妈的狗。”愤怒之下的张焱头一次爆起了粗口。

    “小子,你找死。”听到张焱骂声,陈啸快速向这边冲来,抬脚向张焱的口踢去。

    张焱一个侧步体向左滑开,躲过来势凶猛的一脚。同时向着陈啸的体挥出了右拳。

    右拳挥出,张焱本以为可以击中,却发现陈啸腾空的体猛的向内收缩,急速下坠之后,一个扫堂腿向自己踢了过来。

    如此快的反应速度,让张焱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腿部一阵剧痛传来,体也由于惯向前方扑去。

    还未倒地,陈啸的攻势又到,一脚踢向了张焱的面门,这一脚如果踢中,很有可能导致张焱直接昏死过去。

    十来个月的训练在这一刻终于收到了奇效,张焱右手上仰,隔开向自己踢来的一脚,左手在草地上一个支撑,借着冲击力往旁边一个翻滚,躲过了陈啸迅猛的攻击。

    “好运的小子,你竟然没中十香软筋散。不过,就凭你的手还是差了许多,没时间跟你玩了,结束战斗吧。”

    张焱刚刚站起,就看见陈啸脱下上衣向这边丢了过来。体本能的反应使他快速后退两步,右手出拳向着衣服挥去。

    衣服虽被挡开,陈啸的右脚却已到了前,经验欠缺的张焱还是吃了亏。在这一击之下被踢飞了五六米远,跌倒在地。

    “你真卑鄙。”张焱起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狠狠的说道。

    “卑鄙?等你下了地狱再给我说这话吧。”陈啸冷笑过后,丝毫不给张焱喘息的时间,再次欺上前。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出脚,而是在张焱挥拳之时,一个侧步抓住了张焱口的衣服,往自己的后摔去。紧接着,双手托住张焱的体,举过头顶。

    “结束了。”陈啸的嘴角露出一丝狠,把张焱的体往膝盖上顶去。看这力度,似乎想一击致命。

    在陈啸欺上前时,张焱已意识到不妙,可实力悬殊的他实在无力抵挡接二连三的凶猛进攻,在陈啸把他举过头顶的那一刻,张焱终于明白,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体快速的落下的一霎那,张焱拳头一松,一把剔骨刀滑落手心。宁神静气,等待着时机的出现。

    “刀是有灵魂的,不要帮它当成死物,要把它当成陪你一起战斗的兄弟,和它培养出最佳的契合度。”

    “就是在一刻。”在体落至陈啸颈项之时,张焱左手快速出击,向对方的天突刺去。

    把张焱举到头顶之后,陈啸确实有些得意忘形了。死在他这招之下的少说也有数十人,极度的自信以及实力的悬殊使他放松了对张焱的警惕。

    “去死吧。”

    随着张焱的一声爆喝,陈啸终于发现况有些不对,可是已经太晚了。瞬间,大量的鲜血喷薄而出,洒落在张焱的体之上。

    “啊…”张焱发出一声惨叫,腰部由于惯还是撞在了陈啸的膝盖上。随后,两人便一起倒在了草地上。

    揉了揉疼痛的体,张焱起一看,陈啸的体早已因为那一刀的下冲力,被开膛破肚,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错啊,看来我的眼光的确有独到之处。”声音的突然响起,吓了张焱一跳。

    抬头一看,那猥琐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来到了训练场,双眼直直的盯着倒在地上陈啸。

    “侥幸而已。”张焱谦虚的说道。

    “这绝非侥幸啊!你看这刀的锋利程度,吃烤猪绝对是最佳工具。”说到这里,老头走上前去,拔出插在陈啸上的剔骨刀,把上面血迹擦拭干净,再次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你是说它啊。”张焱感觉自己的头上冒起了黑线,这老头的思想绝对不能以常理推断啊!

    “当然,你以为呢?你就那手,咳,只能算三脚猫了。”老头在陈啸上摸索了片刻把钱和一些值钱的物品全部都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死人的东西你也不放过,太,太强悍了吧!”张焱实在找不出词语来形容眼前的老人。就在此时,老人把其中的一块银色金属小牌扔了过来。“给,拿着,你不是要找人吗?有时间去那里看看。”

    牌子呈长方形,名牌大小,上面刻着四个金色的大字——木兰会所。

    “这……,老大爷,谢谢你啊!”张焱出声感谢道。如果不是老人的翻找,自己可能就漏掉了这至关重要的线索。

    “不客气。”老人嘿嘿的笑着,露出满嘴的黄牙,再次说道:“这死人上的东西,你也有份啊!可不能说我一个人私吞了。”

    听到这句话后,张焱只感觉自己的眼前有些发黑。“看来得尽快离开这里,和他待在一起,自己早晚有一天得被他玩死。”

    

重要声明:小说《噬魂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