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友弟恭,全武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我不知道大哥是如何得知,但是此下依然被这话惊的从上弹起,看着大哥。大哥并未惊讶,许久大哥缓缓道:“二弟,”此话一次我脑壳上的青筋就一爆,满脸的厌恶。然大哥继续说着:“逢年过节,必会来纯阳寻我,接我回宫。”大哥躺在我边,看着我道:“然,若是正常,他必定和你一起来。”我皱着眉头,不爽利道:“莫要和我提他!”大哥疑惑,道:“怎的,二弟的关系不是和你一直都很好么?莫不是五年出去从军了和你淡漠了?”

    我生气的瞥头不理大哥的疑问。然大哥似乎觉得有点不可意思一样,转而又问我:“阿司(太子小名)又逗你了?他从小不就这样,你们都大了,你也要豁达点。”我气不打一处来,张口想解释,但却又放弃了。逐而继续躺倒在,愤愤不平。大哥继续道:“这么说,你还真是逃出来的?父皇知道么?”大哥转了个,推了推我。我难言,但还是摇了摇头。大哥立刻叹息一声:“明给我回去!”大哥严肃说完便又躺平不再说什么。我知他是恼我了,也不说话。

    刚刚听到大哥唤太子小名。心里顿时不太舒服。倘若五年前的事不发生,我和他定还是像往常那样要好?他和我年岁最为相近,当年比四弟更和我亲近。当年我两简直就是混世魔王,在后宫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就连杨太傅也被我们两个揪过胡子。然……都回不去了。我心中叹气,转了个,静静的开着窗外的落雪。

    一夜无话,大哥寝也不语,我也不好说什么,心头烦闷不已。夜里做梦,梦的十分不踏实,一会梦到了父皇在发火,一会又梦到太子在父皇书阁的时候看我的眼神。一会有事五年前的那青纱帐,青竹酒……一团乱麻。

    睡得极其不安慰,心中也是不爽。早晨起来时候是被大哥起来的时候的动静弄醒的,大哥见我面色不好嘱咐我再睡一会。然我却不想,披着衣服坐在上,看着大哥洗漱更衣,要去给弟子上早课。见他有条不紊的做着事,心头有点后悔,为何当年不跟着大根请求父皇贬我也为庶人,和大哥来纯阳出家。至少后面的事都不会发生,也不会让我如此。

    看着大哥出去,出门时还叮嘱我要去吃早饭,便胡乱应了有坐于上,看着窗外的雪发呆。也不知坐了多久,渐感觉上寒冷,便也不再强坐下去了,起穿衣洗漱,听从大哥的话去内场弟子的饭食点寻吃食去。

    快到食堂时,猛然间眼角见到一锦衣公子立于三清观前,起初不太在意,只是觉得形隐隐的像谁。但是对方却引着我走来,原本不太在意的眼光逐渐转移而上,我一看到脸顿时全一凉!

    太子。

    他看我一眼,手指立于唇上,示意我不要出声,随后过来,立刻抓住我的手蒋拓拖至一偏地。在他抓住我的时候,我本意的想要反抗,甚至想寻这个机会揍他一顿,然他的劲力比我大地多的多,也猛然让我想起了一个事实,我的枪法当年还是他的倾囊相授,而他的枪法,正是他的外公国柱上将军所授。

    五年前的事,对我来说不亚于一次人生改革。此时他拉着我,将我拽到此处,我正好也在想写有的没的,随后也不再说什么了,被他拽了过来。他开口直接道:“亭,莫要执迷不悟了,父皇依然大发雷霆,但是硬是将你此次的事压了下来,你……”

    我抬了抬头,然:“关你何事?”

    太子哑然!

    “你还恨我。”太子低头,咬牙气恨恨地说:“你只知你是受害,可曾想过我也是?”

    我淡定道:“那还真是怪了。”他,我现在见他只想生气。

    太子不顾我,只管自己说道:“亭,你速速与我回去和父皇道歉!”我扭头道:“怎知你是不是在半路上暗算害我?”他一惊,吼道:“我是那种人么!”他怒意愤然道:“你不信我,无妨,我知那次事害你五年,这五年里你是过的不好,生里来死里去,我知……”

    我一把推开他,“不管你的事!”我愤怒,出奇的愤怒,直接对着他一拳猛了过去!他偏头一躲,一手架着我的拳头,只做抵挡道:“亭!你先听我说!”我一脚接着飞踢过去道:“待我揍你消气再说!”说完立刻和他上演一场全武行。

    不得不说太子的拳脚很好,断然不想表面那样看上去是个书生,此时他腰中悬剑,却不曾抽出,对我的拳脚猛攻只是一味的抵挡。然我越打越怒,火气越打,五年里自己受的苦,不能流出的泪都在这里全然迸发!手下的拳脚依然全部都往他上死打去,断然是下了死手!然他只是一味的苦苦抵挡不曾还手。

    当年我武艺就不如他,显然依然。太子的拳脚功夫想来高明,不过我知道他已经弃枪习剑,君定然只能习剑,为储君的他习的便是那君子之剑。我手脚利索,他苦苦支撑,打得难解难分。又过片刻,我们才断然分开,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太子分开后立刻便开始道:“你先听我说,这次父皇派人你捉你了!白斛顶替我办事,我特来向你通风报信!”我讥笑:“通风报信?哼,怕是引人来捉我!”太子大怒,直接冲了过来,甩了我一巴掌,气狠狠的道:“玄亭!我还是你哥!”

    这一巴掌打得我一愣,我凄然问道:“你配么?你还有什么资格打我?”气的我牙痒痒,直接对着时盯着打我脸的手发呆的他就猛了两拳头,全打在了脸上,随后立即转离去。心中凄然,愤怒,迷茫,不解,种种绪,还有这一种害怕和后悔。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了,或许当年的事真的别有隐?或许我真的不该这样对他?或许……我摇头。打了便是打了,吵了便是吵了,无法挽回。

    依然气的吃不下饭,断然回回了大哥的小屋。

    此时雪已经停了,仙鹤一见我回来又在闹腾的向我飞来。我心中烦闷,见它们顿然好受了一点。看他们活泼蹦跶似乎像只邀宠的孩子一样,心里的那中郁闷也随着好了些。大哥昨下午和我说过,这些仙鹤定是将我当成了他,他每饭食回来定会给这些鹤儿喂食,所以它们见着和大哥想象的我才如此的的愉悦。

    我从屋外的回廊上取了些饵食喂了,这些小家伙立刻开心的群起飞舞,不断的绕着我蹦跳舞翅,有几只还嫌不够还用头拱我的手掌,求食吃,我最后实在无法,只能对它们摊开手道:“没了没了,真的没了,不骗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