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当歌,绕指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醉酒当歌,咯!……人生几何!……咯……”我被李冬来扶着,走在昭和宫的回廊里,感觉着天旋地转。一个接着一个的酒嗝打得我一顿一顿的。其实心里清楚,自己喝醉了,但是绝不是开心的喝醉了。

    哎,借酒浇愁,愁更愁……

    顿时走路起来七扭八歪,总觉得这回廊怎么东倒西歪的弯这么多。酒嗝一个接着一个,心里也是越来越不痛快,再看见昭和宫的朱红色大门的时候,我一把甩开李冬来,在他的惊呼声中,进来父皇的书阁。

    今大喜,他却在这三九天里还在书阁,现在恐怕已经快到庚时了,居然还在书阁!心中不满益渐重,驱使我居然甩开了李冬来在没有通报的况下直径冲了进去。我其实心里什么都不再想,直接掀开帘子进去的时候,看着明黄色书桌后面的还在批改奏章的父皇,顿时又气又恨。

    气的是他为什么现在对我好?恨的是他为什么总将这个王朝放在他最重要的位置上?母后为了他,为了这个王朝,甘愿牺牲自己的家族帮他统一内部权势。他们做了这么多,为了就是这个王朝?这个国家?

    我愤然。

    凭什么!

    父皇抬头见我,皱了皱眉头:“怎么没通报就进来了?规矩都学去让狗吃了?”虽说是训斥,但是语调异常的柔软,甚至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的责怪。他见我不答,即可便挥退了内侍,容我一人在那里。

    父皇放下笔,看我站着都东倒西歪的,顿时失笑,“被人灌了?”我伸出五个手指,晃晃悠悠却怎么都站不稳,看了看自己伸出的手,凑近了看了看,确定了,这才再次伸出去,道:“五个人,灌,灌,灌,我。”怎奈舌头打结,说的不清不楚的。随后,我便走向前,晃悠了一会,看着父皇又将思绪放置在了奏章上,顿然不爽。

    我道:“父皇为何将发梳给我?”说着我还将手举起摸了摸头冠上的那根发梳,又不满道:“父皇,为何单单只给我?”父皇抬了抬眼睛,瞥了我一眼。“喝醉了就去睡觉,别在朕这里耍酒疯,规矩没了,酒品也不想要了?”

    我摇头,站定却始终不肯回去。父皇看了看我,不管了也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不过片刻,我便站不住了。我凑过去道:“父皇,休息。”父皇头都不抬,哼斥道:“睡你的去,莫要扰朕。”

    我借着酒劲发着疯,一把扑倒了父皇背上,打着咯道:“哎,儿臣想跟父皇睡。咯……”我贴着父皇的脖子,狠狠的打了一个酒嗝。

    父皇被我扑倒之时,手中正握着朱批,被我这么猛的一扑,朱批在一张奏章上断然留下了墨彩浓重的一笔,而父皇顿时傻了眼,也来不及想到怪我什么,只是颇为惊讶的看着手上的朱批和奏章!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奏章定是朝中某个老大臣的,恐怕还是个言官,这下这奏章被来了这么一笔,父皇肯定要被上谏。自古以来,皇帝都不杀言官……哈哈哈哈!!

    父皇见我在他背后偷笑,顿时一愣,皱了皱眉头:“朕怎么不知道你喝醉了之后这么孟浪?”脸上的怒意也顿时散去,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朕不跟醉酒之人过不去,显得朕忒没风度。”随后又烦恼的看着那份乱七八糟的奏章,估计是在想什么法子给掩盖过去。

    可是我不想这么放过他,我紧贴着父皇的脖子,嗅了嗅他上的檀香味,猛然感觉到父皇被我抱住的体一惊!缓缓道:“嗯……醉酒当歌,咯!……人生几何!……咯……譬如朝露,去苦多……后面什么来着……”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父皇没好气的答我,然后企图摆脱我的纠缠,道:“无礼,老三,退下!你喝醉了!”我笑道:“喝醉算什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然后压住父皇的推搡,又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听到这句父皇顿时惊讶的看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倒是没觉得什么,其实我喜欢曹的《短歌行》平里也算是朗朗上口,可是现在……“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我不断地重复着这句,下面的硬就是想不起来。

    书阁中一片寂静,我抱住父皇的腰,脸在他凹凸不平有这上好刺绣的龙袍上蹭了蹭,蛮横道:“父皇陪我睡……不陪我睡我就闹腾你……咯——”一个长长的酒嗝打出来,舒服。但是逐渐感觉父皇本来绷得紧紧的体突然松了下来,听他缓缓道:“以后朕有空多灌你点酒。”

    “啥?”我不解。

    父皇没好气道:“以后不许在别人面前耍酒疯!”然后又挣了挣,结果还是推不开我,愤然道:“你这个小子,气力倒是大的啊。”

    “嘻嘻嘻……”我傻笑,断然又是一个酒嗝。死死的趴在父皇的背后死活都不下来,父皇无法,只得吩咐李冬来在书阁的小卧房里摆榻,凑合一夜,其期间还不断地威胁我命我从他上下来:“你再不下来,朕就命人把你拖下去!”

    我耍无赖道:“我一定会死死拽着父皇的龙袍的,嘿嘿嘿……”

    父皇怒喝道:“泼皮!”

    我蹭到父皇上,小心陪着笑脸道:“儿臣想与父皇亲近嘛……咯……”

    父皇无奈地捂住额头道:“朕看你明天酒醒的时候,是个什么光景!”恶狠狠的。

    不过,父皇真的说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对自己的行为感觉到了——惊恐!

    天刚蒙蒙亮,我便醒了过来,头疼裂疼的我龇牙咧嘴的。好不容易抽出手来,揉着额头,才算好了点,可是等我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的这一片天花板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睡在了自己的卧房里了。然后,依稀的想起了昨晚自己喝的很多,还——

    我瞪大了眼睛,还跑到书阁找父皇撒耍酒疯来着!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