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冠礼,愿离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作者有话要说:
伏笔很多,请耐心看。

    什么都不解释。

    最近看回复,心里烦躁,基本写一句卡一句。翻着历史还要找史籍,还要找礼节,顺带问了专职古文和考古研究的人,又忙又烦。

    如真不喜此文,请离去。若是多人不喜,我离去。
  腊月二十。因冠前十天内,受冠者要先卜筮吉,十内无吉,则筮选下一旬的吉,所以父皇也不曾在严厉管我,早晨时我自是托李东来为我寻得一长枪,故在院中练枪。

    时隔一月,再度抹上枪杆的时候,也觉得手生异常。眼下虽是寒冬,但是还是着单袄站于院中,持枪许久也不曾动过,当下只是闭着眼睛,想着昔在战场上,边尽是敌军,自己仅仅只凭着一杆长枪,尽然几次杀进杀出,边均是敌军士兵,那明晃晃的尖刀利刃均是围绕着自己。便就着这幻想之敌,我将手中的长枪立刻舞的是滴水不漏!几乎枪枪都刺中敌人,这才能在敌军中来去自如。

    闭眼练了许久,因这次重伤体力不济,不然还是可以再练一段时间。不过现在,整个人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体里也开始发酸。叹气一声,睁眼开眼界,眼下自己已经练到了这个地步,就坚持不住了,看来真的是退步很多。不过不急,若是能坚持锻炼,不出十来天自己的体还会再度调整回去的。

    等我回头准备进屋梳洗之时,却见父皇站在我背后,看着我,点了点头:“想不到,你现在有此等武艺。”

    离冠礼之尚余三的时候,我晌午去书阁拜见父皇。书阁之中三个火盆,将这个偌大的大烘的异常温暖,在通报之后我便掀帘进去,抬头便见父皇坐于书桌前,提笔书写什么。上前几步,耐着好奇心,站定行礼。

    “父皇。”

    我轻唤他,以免惊吓失礼。父皇并未抬头,只是处一直左手对我招了招。我愣了一下,便抬头走道了父皇书案下,等待他的吩咐。只是真的走到的时候,才发现这铺着明黄色的书案上,整整齐齐的摆放这两大叠的红纸,父皇则是提笔在写什么。

    “老三,表字可想好了?”父皇未抬头,问道。我一愣,随即奇怪道:“这表字岂是儿臣可以自取的?”如果可以自己取的话,我好不如早早的自己取了,何必要着麻烦的冠礼?父皇听我这么一说,随即一愣,突然有点忍俊不的道:“朕糊涂了,”说到一半,从桌边拿起一丈红纸,递于我道:“是想让你看看,这些个表字里面,喜欢那个。”

    我谢恩结果父皇递过来的红纸一看,顿时眼睛就停在了其中的一个名字上——子均。

    我名为亭,《周礼》中记载:三十里有宿。鄭云。宿可止宿。若今亭有室矣。百官公卿表曰。縣道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長。十亭一鄉。鄉有三老。有秩嗇夫。後漢志曰。亭有長以盜賊。風俗通曰。亭,畱也。葢行旅宿會之所館。釋名曰。亭,停也。人所停集。按云民所安定者,謂居民於是備盜賊,行旅於是止宿也。亭定?韵。亭之引伸爲亭止。俗乃製停渟字。依釋名則漢時巳有停字。而許不收。徐氏鉉云。低債價停僦伺六字皆後人所加。是也。亭有樓。故从高。从高省。丁聲。特丁切。

    亭之意也有亭台阁,亭亭玉立之意。父皇给我看的表字中,一个均字颇合我意。而子字,算是对弱冠男子的一种称呼,然我却有点担心。

    “父皇,”我轻轻道:“儿臣未满二十之冠龄,如此冠礼……”我尚不满二十岁,父皇又大张旗鼓的为我冠礼,也担心朝中老臣上谏为难父皇。

    “本朝才经历两任皇帝,你皇爷爷开山建国,当时中原大地算得上是被战火摧毁民不聊生,很多百姓家中男子均等不到成年便冠礼,配冠挎剑出任家中大事。所以提前冠礼也已经是个很普遍的现象。”父皇并未抬头,静静道:“如今朝中大多皇子已经成年,就算是小你月份的四弟,现在也是弱冠并在户部挂职。就连最小的末弟也快入冠龄。朝中很多开国老臣都开始站位,各自扶持皇子,已备争夺大宝……”父皇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前些子,刺杀朕之人,绝对是朝中势力。”

    听到这里我心头一跳!

    “朕向来不喜别人在朕的眼皮子地下嚣张,故在冠礼前瞒了你的份,已是委屈了你,这冠礼之上,朕断然觉得无需再此。”父皇神深意的看了看我:“朕的皇子,就该是顶天立地的,朕不但要为你冠礼,还要让大臣们知道,你乃朝中塞北战将……”父皇看了我一眼,叹气道“你若是想去兵部,朕就让你去兵部挂职。”

    虽说是兵部,但是我并不想入朝为官,只是想去我那塞北。在冠礼之后说此事也无妨,现在不是时候。“但是,朕只能跟你说,进了兵部,多跟几个大臣学学,先别急着立功建业。”父皇瞟了我一眼:“每,必须回朕的昭和宫。”

    我吃了一惊,先下我住在昭和宫依然是违背了礼法,父皇怎么还在我有官职之后继续让我住在昭和宫?随后静静的想了想,似乎也不难明白了。因为我现在一无份,二无背景,至我未能在兵部获权之前,定然会被各别势力视为危险。而我想去的兵部,依然已经是各方势力的想要伸手却伸不进来的地方,父皇将我放在那里,也是给我自保的机会。父皇是不惧朝中任何人,但是他毕竟在明处,虽说暗处他也有防范,但是这种特殊时候,难免会有什么。

    如我依旧住在昭和宫,定安全的许多。

    我心里很是高兴,但是面上却什么都不表露出来,兴奋一阵之后,便看见父皇所写的东西,乃是冠礼之请帖。他依然将明的正宾、戒宾、宿宾 都分清楚还要安排赞者,然有司都只能是让我的哥哥去做了。

    一提起哥哥,我便想起了太子。这有司即为冠者托盘准备所加之冠的人,可选择好友、兄弟姐妹等适当人选,然我无姐妹,上有两位兄长下有两位弟弟,大哥依然去纯阳道观出家,先下叫他回来实在不妥当,能够当我的有司的,只剩下太子,我的二哥。可我一提起他,心中难免愤怒异常。索不再去想,转而去看其他的。

    正宾就是为我担任加冠的人,此人需德高望重,现在时皇室冠礼,此人必须是元老大臣才行。虽说我不在宫中多年,但是朝中的李、杨两位贤相还是知道的。百姓中早就有了‘李杨贤,刘帅猛、五虎上将守关中’的说法。

    李,杨,均是指李睿和杨继忠两位宰相。李睿乃是父皇登基时就已经扶持他的大宰,为人刚正不阿,一位出“书香世家”的纯正儒生。而杨继忠则是十年前的名一时的名臣,为人圆滑机警,谋略甚多,但是心眼不坏,当年在皇子书房均是我们的先生。两位宰相一个年纪较大为人沉稳,一个年级较轻,足智多谋,均是父皇的左膀右臂。我翻了翻父皇写好的帖子,果不其然看懂了杨继忠的帖子上,邀请他做了正宾为我加冠。

    父皇见我翻着请帖,也不恼我只管写他的,我便站在书桌前看着请来的宾客。果不其然,里面看到了刘成的请帖。刘成便是太子外公,国柱上将军,如今的他依然还在兵部,我若是去了兵部自然是在他的手下,心里难免有点忐忑。

    子如流水,在我冠礼前三,父皇便带着我去了祖庙,去见列祖列宗,告礼。我们皇族任氏的祠堂乃是皇宫中的祖庙,父皇那天特地穿上了正服戴帝冠,着正袍,一大早沐浴焚香,特命礼司开祖庙。

    跪在焚香漫漫的祠堂里,看着列祖列宗的画像,父皇站于前,告礼、见祠堂,并将我带之案前,礼拜道:“朕乃皇者,朕之子亭,年渐长成,将以冠于其首,谨以列祖列宗知。”说罢,着我跪下,叩拜。

    这只是一个小小告知祖宗的礼节,礼部侍郎便已经出面。然在出来后,我着正服,长衣长袖,长衣摆,还荣服,穿顶头靴,全上下居然没一处是能够迈得开的。我只能学着父皇,平手于,一步一步的从祠堂里出来。刚刚走下台阶,我便看见了着正服的杨继忠。

    他着玄色锦袍,头顶长冠,低头行礼于右手边,比我五年前见他并未老去几分。还是那样的文俊风采,

    我张了张口,想唤声太傅,然边人太多,而且杨太傅多年不见不一定还认得出我,逐而只能闭口不言,跟着父皇一路步行回了昭和宫。

    这礼节只不过是冠礼前的一个小小的插曲,在真正冠礼的那天顶还要麻烦的许多。

    当晌午,我按例去了父皇的书阁,然却不想见到了一个让我有点意外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