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问昭和,坦言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自从那次上盐水被疼的哭出来之后,每天都会见到父皇。而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我除了不好意思,还是不好意思,基本上父皇都是带着奏章进来批改,而我则是躺在上全上锈。本想偷偷起来活动筋骨的,但是父皇仅用了一句话就让我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说:如果你要是因为这等事落下了病根,不能习武了,你怎么办?不得不说,这句话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我根本没有办法不去在乎这句话。我没忘记自己的理想是保家卫国,带着我军将士杀的八方来朝,俯首称臣。然而如果现在我仅仅是应为养伤闷得慌而落下病根,十足十的划不来。

    不过好歹十天后,因为伤口结痂,我已可坐起来了,这让我的心好了很多。央求之下,父皇也了我在上看书的请求,这让我彻底从看着帐度的枯燥生活中彻底的解脱了出来。不过父皇运来的书却让我吃惊不小,很多一部分都是本朝或是前朝乃至史上有名将军将领的兵法和阵法,还有御下之道,内容对我来说很是吸引。而另外一部分则是《秋》或是《史籍》等,均是一些前朝古籍和史书。

    心里顿时有点害怕,父皇这样待我是不是不想让我回去了?他拿这些军书给我,定是想让我入朝效力,这与我初衷并无太大相差,我也不会有太大的抵触。然而这些史籍……

    翻着书本,无奈心根本定不下来,也看不进去索便不看了,清闲清闲。后来无聊便拽了李冬来聊天,便得知当的一些状况。

    想来那个一大片树林山岗也不算是很大,在镇上闹出了这么大的事,镇中的守军也知不对劲便整体出动了。刚巧在搜山的时候发现了循迹前来的李冬来他们,得知况后这救驾的功劳让他们都瞪大了眼睛。不出片刻便发现了另一座山头上的嘶喊打杀还有火光。

    可惜,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看似很近,但是九曲十八弯的也不算是好过来。刚巧父皇被我挡住了箭矢,两人滚下山正是向着李冬来他们奔过来的方向,父皇当时并无受太多的伤,反倒是躺在他上的我已经气息时有时无。

    父皇一面命白斛捉拿叛党,另一面命李冬来他们立刻备车将我拉至镇中,寻来镇中所有医生为我诊治。可惜当地都是一些咳嗽喘息的小病,真的碰到我这个重伤在又是气息虚弱的还真的是手忙脚乱。无奈只能是用续命的人参给我切片含之口中,然后立刻备马寻车将我快马加鞭未下鞍的送到了行宫,而父皇则是留在了镇上,等着阿纳当的和书。可惜我人被送到行宫的时候,几乎已经没气了,随行得李冬来几乎是吓得一冷汗,好在那里的老太医将我的命暂且拖住了,并且急急忙忙的开始调动药草前来救命。

    待父皇收了和书赶上来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我已经弥留了,要做好备下后事的准备。李东来说当时万岁爷就脸色煞白,硬是被震惊的站都站不稳。最后父皇还是大怒之下说是一定要将我救回来,最后宫中的那些太医不得已也快马加鞭的带着名贵药材花了数天才赶道,急急的将我的命吊住了。

    这是我就愣了,难不成我还在行宫?我看了看窗外,倒是一处不太认识的院落,一束腊梅正在含苞待放的。可李东来说这里已经是宫中了,随后只是说这半个月里我昏睡了大半,几个太医署的太医都是悬着脑袋为我诊治,也算是辛苦异常。十天前,我好不容易醒了过来,整个太医署的刀伤科的太医差点高兴地哭了。然我刚刚想问这里是那个宫的时候,门外的一阵喧闹声就已经传来进来打断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本宫今天就要看看这睡在万岁爷昭和宫里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天仙!”然后便是李冬来小声解释的声音,因为左耳已聋我根本听不清楚,根本不知道李冬来说了什么。只是觉得这个自称本宫的女人声音很不耳熟,从未见过。想来是我不在的这几年里父皇新纳的妃子。但是回头想想,这女人根本不是来闹事的,她是来试探的。但是让我心神不宁的并不是这前来闹事的后宫妃子,而是我现在处的地方——昭和宫。

    父皇的宫,虽然看得出来这里的结构并不是主,但是也好歹是侧或是干脆就是偏。父皇将我安置在这里是肯定违背了主上定下的规矩,并且也不符合礼法,这女人就算是来闹了,也就是靠着顶的不过是一个礼法的头衔。

    我静静的拿起边的一本书看了起来,任她闹好了,反正我在这宫里也无权无势,这等事还容不得我出头露面,想来父皇既然将我扔进这昭和宫,就有办法将事摆平。

    那女人闹了一阵子,并未能进来。宫外的守卫将她拦的死死,任凭她如何命令威胁,也不动半步。其实她也不能奈何这些昭和宫侍卫,这里的侍卫均不是宫中侍卫的编制,而是父皇手下亲自编排,各个都是。一个个小小的妃子如何奈何的了父皇的权威?就算是卫军首领白斛来了,也照样撼动不了。

    “哼!本宫今天就在这里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万岁爷学这金屋藏,藏得怎样的一个媚!”

    “谁准你来的?”

    父皇的声音不大不小,不过也正是这声音能让外面的一片混乱彻底冷了下来。那嚣张女子也算是个有头脑的,立刻跪了下来‘噗咚’一声,便哭道:“万岁爷!我朝正乃盛世,万岁爷千万不能被女子迷惑!万岁爷坐享天下,什么样的女子不能有?但是为何如今都藏着掖着,不让宫中人知道?”

    这女子哭诉的还真是头头是道,我不由得笑着摇头,若这里躺的真的是个女子,父皇也免不了为了一个帝王尊严将她赶了出去?“这女子定是迷惑了万岁爷,臣妾斗胆还请万岁爷以正后宫规矩!”呵呵,这女子份定是不简单,怕是父皇长期的宠妃,这一句话不但定下了罪名,还给父皇一个台阶。

    父皇冷哼一声,随后我便听见了女子的惊呼,然大门忽然被人用力推开,父皇拽着一个女子奔了进来,往我边一丢!我也被这种阵势给吓住了,靠坐在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父皇和地上的这个千百媚的年轻妃子。

    “你要看,朕便让你看看!朕是藏了什么媚!”父皇穿着朝衣,带着裘皮的领子,冷冷的盯着地上这个瑟瑟发抖的妃子。而这个妃子一看我顿时一惊,脸色突然发白!转过来跪着看着父皇,狠狠的一个磕!

    “万岁爷!!您,您千万不能……不能有了男宠啊!!”

    我勒了个去了!!我气的全一震,差点没有喷血出来!父皇也气的压根没话说,咬着牙看着地上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全发抖!

    “董妃!”好半响,父皇才气的一声怒喝,“你可知你所言已经是死罪!”

    地上的女子一惊,正跪地道:“臣妾既然有胆来昭和宫,便不再有姑且命之虑,心心念念的均是我朝安慰!望万岁爷您回心转意!”说的还真是慷慨激昂,不过父皇听得却是气的面色朝红,连声说了几个好字,便拽了那个女子起道:“今天朕定留你不得,索便告诉你了!这是朕的皇子,三皇子,玄亭!你一句一个男宠,不仅仅是往他上泼黑水,还污蔑了朕!”说完,将这个面如死灰的妃子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冷蔑道:“玄亭的份至今还是秘密!朕定留你不得,正好你也要以试法,就赐你毒鹤一瓶,你自己便在这昭和宫门外自我了解!”

    我听得头一阵阵的打旋,为何我份要被父皇如此深藏?为何知道我份的局外人都要死?父皇居然能够横下心来处死这个妃子?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父皇,而父皇却异常冷静的对我暗暗的压了压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冲进来几个侍卫,其中一人手上还带着一小瓶药,一手就抓住了这地上的董妃发髻,活生生的在她的惨叫声中拖了出去,过了一会就听一声惨叫,便没了声音。

    我全一阵阵的发冷,均是不敢说话。而父皇却是叹了口气,转坐在了我的铺上,转过头来,看着我。

    “怕了?”父皇的脸上居然还有一丝笑意。

    我估计我的脸上已经发青了。父皇却伸出手在我眉上摸了摸,轻轻在我右耳边道:“等你伤好了,父皇便什么都告诉你。”我定定的看着父皇,心里想问的事很多,但是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到个头绪。就算是想问了,但是看了刚刚那一幕顿时也没了胆子。

    估计父皇见我支支吾吾的,也不想我催我,起便想离开,可是我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定定的看着他。“老三?”父皇见我抓他袖子也不恼怒,反而是觉得我有事想说便用了模棱两可的语气我开口。

    “父皇……为何,藏我份?”我撇过头,淡淡的开了口。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