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虽近依,心已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桌上的菜品有些奇怪,大清早的居然还有片和海菜。我不抬头看了看父皇,这么油腻他也不怕吃坏肚子。再瞧了瞧碗中的红豆糯米饭,我是彻底的吃不下去了。索放下饭,就着筷子随便捻了些清淡的吃着,到了口中也如同嚼蜡一般让人难以忍耐。

    父皇的筷子伸了过来,敲了敲我的筷子,这种失礼的事他做的倒是很自然。

    “东张西望什么,吃饭!”做完这事后还对后的记录起居注的小太监甩了一记眼刀!我分明见到小太监准备记录的笔顿时愣了愣便放下来了。

    ……威胁啊……

    我早膳用的很少,父皇有些不满意,但是着实是见我实在吃不下去了,也并不勉强。用过膳食之后,父皇并没有去批改奏章,而是坐在了窗前,喝茶下棋。我也着实无聊,大着胆子走了过去,直径坐在了父皇的对面,拿起了白子。父皇持黑子,抬头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嘴角翘起来微微一笑,笑的我看窗外梅花的心思都没了。

    父皇的嘴角隐隐的有些青茬儿,惹得我一直都盯着看。

    “看什么?”父皇的语气很软,轻轻的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我没收回眼睛,在早就想好的地方落下棋子,却还是在看着父皇的人中。“父皇为何不留须?”父皇看着棋盘,并不瞧我,道:“留须?留什么样的?”

    我顿时脑海里想起了关公关二爷的美须……再瞧了瞧父皇严谨俊美的脸……,摇了摇头。又想起了曹的八字胡,再看了看父皇细长有些上挑的眼睛……红着脸低下头,摇了摇。随后又想起了军中军师的那两撇小胡子,再细细瞅了瞅父皇那双颊饱满的脸,红着脸看着天花板,点了点头,果然还是两撇小胡子能够配合父皇的那张脸啊。

    父皇突然双肩颤抖,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捂着脸隐隐的偷笑。我顿时恼羞红了脸,看他笑得那么爽快心中也是羞恼的可以,顿时就想要还击,可是见父皇那样又无处下手,只能憋着。父皇最后还是嫌弃憋笑,笑得不过瘾,索就放声大笑。

    他这一笑倒是爽快了,我的心里却更加的堵得慌,这种笑容他五年前从未对我展现过。心中的沉痛仿佛旧疾发作,一遍一遍的席卷全

    此时李冬来斗胆还是打断了父皇的笑声,说是准备完毕,只需万岁爷的一句话便可以启程了。我此时也站起来,恳求父皇许我独自骑马。李冬来有点吃惊的看着我,父皇的笑容则是在脸上全部退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板着张脸挥了挥手和李冬来出去了。

    父皇一路都走在我的前面,没和我说话直接由李冬来扶着上了那辆舒服之极的马车,可是在他近马车后,冷不丁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我看着父皇上了马车,便自己走到了已经为我准备好的马前,跨坐上去,用手掌安抚了一下这匹对我陌生的战马,便随着队伍缓缓前进。

    大雪纷飞。队伍在雪里看着前面旗头就是雪花中的一个黑点,我这才注意看了那打出来的旗子是面将军的虎旗,并不是父皇的龙旗。随后在这条大约100来人的队伍里寻找着认识的人,却发现除了主车里的父皇,和后面马车上得三位公公,还有队伍前头的白斛,我便不再认识其他人。

    天地之间,仿佛又只剩我一人。一时惆怅,卸下了腰间的酒葫芦,猛地灌了一口,抢得我一阵泪流。我总和我自己过不去。

    无所事事,又灌了一口。

    这一天下来,我没吃任何东西,只是坐在马上灌酒,可惜酒只够我灌一半的路程,剩下的一半路程,我只能在马上晕晕乎乎的坐着。心中的一种莫名的烦躁总是在勾引我,下马然后冲到父皇的马车里去。

    我想我是醉了,他是皇帝我这么做肯定会被骂死。才和他在一起几天,我就已经被他施展出来的一点点温柔和关心打败了么?我的自尊在哪里?我的尊严在哪里?我这五年里拼死拼活就这么付之东流了?

    不要。

    不要再靠近我了。

    一天里,我们一共就只休息了一次,直到夜里我们搭了帐篷才休息下来。父皇一天都没有露面,而去这了一天想到最多的就是父皇在上马车前转头看我的那一瞬间,傍晚的时候,我托了李冬来向父皇禀告,我今晚参与值夜,已经很靠近边疆了,马匪草寇很多,他们个个都是睁眼瞎,只要看到队伍都上来抢的。

    李冬来的回复是父皇同意了。我心里自嘲着,骗谁呢,不想和父皇睡了直说就是。今早起来时,父皇还喃喃的说今晚一定要我睡在外侧的。

    ……

    我扛着枪,坐在篝火前,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空的,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好,白斛到是来和我搭了一会话,说是明天就到了那个约定好的地方。原本以为雪路难走恐怕要三天,好在这路还算行,估计明天就回到,已经派人联系好了阿纳当明晚在约定地方见。

    我反反复复嚼着这句话,一个人傻兮兮的坐在那里,看着篝火,守着长枪,一夜天明。

    第二天,我也是保持了第一天的状态,整个人魂不守舍的,坐在马上一整天。自己明明知道心里头厌恶父皇对自己的惺惺作态,对自己虚伪的好,更加害怕着父皇一直到现在都隐藏着的瞒着自己的事,但是自己就仿佛是少了点什么似的不对劲。直到晌午的时候,父皇宣我进车商谈,我的魂才算是回来。

    一进马车,就看见了父皇和他边的暖炉,顿时觉得一阵阵暖流迎面扑来。父皇见我,只是轻轻抬眼,便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信了。直等他看完,他才开口:“阿纳当让我们只能带5个人,他们也只带5个人。”

    我心头一跳,5人赴约?有点牵强啊。

    父皇缓缓道:“朕必须去,要让阿纳当吃个定心丸,这样他才能放了心的为朕去反了他的蛮夷。”父皇将信纸重重的拍在书几上,道:“白斛带着人马准备接应,也防止不时之需,老三你带着其他三个人,跟着朕赴约。”说完父皇端起书几上温着的酒一口饮下,喝的豪气万丈,也喝的异常坚决。

    我默不出声,但是心里头明白,这是一场硬仗,我得做好准备。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