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不语而,心则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我坐在红木椅子前,沉默的不吭声,静静的坐在那里享受我的小米粥,看着父皇也喝着粥吃着小菜。不过看来今天早上被我吵醒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好食,他已经吃到了第三碗了,看着父皇将碗里的粥再次吃完后,李冬来都吃了一惊的胆颤道:“万岁爷,……这还要么?”

    父皇看了看,点了头:“这笋衣味道不错。”说罢还用他的筷子在菜的上空点了点,搞得我刚刚伸过去捡菜的筷子收也不是,放也不是。不过这个笋衣的味道真的很不错,我相比较父皇也吃了不少。

    李冬来笑得很开心,道:“万岁爷喜欢就好,小的这就备下些带回宫里去。”父皇首肯之后,突然看着我,看着我将那口笋衣塞进了嘴巴里,那眼神真的是看的我满口的笋衣吃也不敢吃,咽也不敢咽,难受之极。

    “老三也喜欢。”父皇突然冷不丁的称述了这句话,便接过了李冬来盛的第四碗小米粥开始吃了。独留我一个人呆呆的含着笋衣看着父皇,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个早膳真的让我莫名其妙。只不过我没想到父皇的不对劲从这个早膳之后就开始没完没了了,吃完早膳后,他就开始要批改京城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奏章。这按理说我是要回避的,可是他不但没有让我回避,反而让我坐在了他书桌旁边,陪着他看奏章,搞得我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快道晌午的时候,父皇放下了手中的奏章,看着外面的大雪半天没有说话。而我也熬不住干坐着,在书房里寻乐一本兵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父皇看了一会雪景,冷不丁道:“老三,为什么不问我为何把你带来?”

    父皇的话让我全一震。我何尝不想问?倘若我们是普通的父子,那么我就算是耍赖撒泼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们不是。有的话语,您不说,为臣子的儿子就不能问,尤其是这种神神秘秘的微服私访,儿臣只能跟着不能问,这边是做到了一个儿臣的本分。

    可惜,这些话我只能在心里想想,当真说出来那是不可能的。我低着头不出声,父皇的这个问题我根本回答不了。

    父皇突然转过头看着我,抓起了书桌上的一个盖着绝密戳的奏章递给我。我便一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接过来看看,但是在踌躇了一会后还是接了过来。

    展开这明黄色的奏章,让我吃惊的是开头的第一个名字:阿纳当。

    我吃惊的看着父皇!父皇平淡的看着我,道:“阿纳当是谁,想必你比我清楚。”我点了点头,当然清楚,阿纳当是蛮夷的王弟,是蛮夷的前锋大将!在赛北的这几年里,很多次的交锋他几乎都败在了我的手上,并且在战场上,我们彼此还面对面的短兵相接过。

    父皇见我点头,便继续道:“阿纳当突然上书要求秘密会面,似乎是有意结交。”

    我将这话在心头里转了两圈,道:“前段时间也听说过,阿纳当的皇兄似乎是觉得他已经功高盖主了。”所以在冬季之前,阿纳当就被撤了军权,今年蛮夷并没有来打秋风。

    父皇紧紧的盯着我一会道:“阿纳当要求在边塞小镇和朕见面,并且……”他伸出手指了指我手上的奏章:“指名要带着你。”

    我顿时一惊!这算什么意思?莫不是离间计?但是阿纳当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么?这个时候除了我对他从新掌握蛮夷军权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他指名要我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做文章的地方。我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父皇这么多年不来找我,现在跑来却是为了这么一个阿纳当……

    我的心里顿时感觉到了寒风刺骨。

    路上对我的种种关照,只不过是在补偿,而带着我的目的就是去见阿纳当么?我心底苦笑了一声,对一个是帝王的父亲,我的确不该期待那么多的。在父皇的心里,恐怕我根本就不在他的视线里,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除了这个国家,还是这个国家。为了政局,为了国家,五年前他可以不分事实黑白,一口滚字让我落入冷宫。五年后,他可以继续为了这个理由,把我的生活打乱,将我丢入这个已经没有任何背景的宫中,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他是为了国家……

    这个理由让我想恨他,都恨不起来。

    深吸一口气,耐住心中的绞痛,静静的听着父皇的决定。

    “还要再走个几天我们就到了预定好的边塞小城,你和我前去面会阿纳当。”父皇将我手中的奏章收了回去,想着程安排道。我在一旁,点头称是寻了一个空隙告退后便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刚出来便碰上了李冬来,带着两个小太监正端着膳食走向书房,看着我出来有点吃惊:“三下,不和陛下一起用膳了吗?”闻言我抬头一看,两个小太监的食盒还有餐具均是两

    我扯出一个笑脸道:“李公公辛苦,还有事先行一步。”

    李冬来静静的看着我走了过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一句嘀咕落入了我的耳朵里,“万岁爷有了下的陪伴,这几天膳食用的都多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脚下并么有停,装着不知道的离开了。心里却异常不是滋味,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丑角,在父皇的面前那么小心翼翼,可是在他的眼里大约就是一个供他心里笑话的丑角……开心呢,开心的饭都多吃了……

    苦笑了一下,站在了庭院中看着漫天大雪不知该到何处去。

    脚下胡乱的走着,一路上所有值守的侍卫看到我都莫不出声,而巡视的侍卫见到我都下跪拜见。我只得胡乱应了一声,不至于失了理解,完事后便走开了。恍恍惚惚走在白雪覆盖的鹅卵石小道上,心里迷迷茫茫。

    也不知究竟是晃了多久,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却看见李冬来站在院中等着我,一见我回来便立刻上前道:“三下,万岁爷有旨,让您晚上去陛下的寝宫。”

    寝宫?!这,这是什么意思!!我心头顿时怒火焚,一把抓住了李冬来,道:“什么意思?寝宫?!”李冬来被我吓了一跳,不过随后也冷静了下来,道:“三下,三下,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您请先听小的一句。”他安抚着我道:“三下,您不知道……”

    还未等李冬来的话说完,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惊起了我全的冷汗!

    “老三,你在干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