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身上衣,父子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我回答后,父皇没说什么,紧接着道:“你的注解上写着:‘慎重,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须速战速决,不可主攻,只可守攻。’为何?”

    我想了想,当时写这注解的意思不过是提醒自己:对待远征必须要慎重,如果是出征作战必须要有十足把握能速战速决,旷持久只能是让自己陷入不利境地,而且攻城主战会耗尽人力,财力,粮食和补给。如果久战不下,那么就会让军队气势降低浪费财政,照成国家财力不足会给自己照成致命硬伤。

    父皇见我迟迟不答,便抬起头来看我一眼:“怎么不说话?”

    我恭答曰:“儿臣,长年处塞北,均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人烟稀少就连树木也是少见。而蛮夷大都是草原居民,都是为了掠夺中原的一些丝绸布匹钱财甚至是人口而常年扰,”说到这里我顿了顿,“他们根本不会有城寨,也不会用战车,每次和他们几乎都是小股的遭遇战或是大军的守城战。所以,若是出征攻打,必定是找出其王庭的真正所在,一举灭之之时。”

    父皇听后点了点头,道:“可有什么计策?”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跪下,道:“有,但是……”我有点难以开口。

    “说,无妨。”父皇挥了挥手,没看着我,还是继续看着兵书。

    “是,”我组织了下语言道:“尚有三计,上为:绝户计。”

    父皇一愣,转而看我:“绝户?”似乎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狠,直接灭了这些蛮夷。

    “是,需联合户部,重力购买草原羊群,只买羊不买牛,十五年之后草原便会寸草不生!而军部需大力配合,分成小股装着流民匪类,单骑入草原,见一部族杀一部族,男为奴,女灭之,孩童也不能存留。五年之后草原上只有男无女,此乃绝户。”我自知这计策实乃歹毒至极,但是若真的想釜底抽薪,此计上佳。我不死心,还加了一句:“不需二十年,草原蛮夷将会土崩瓦解。”

    父皇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而我低头垂眼。许久,父皇平静,淡淡道:“中计呢?”

    “中为:开市。”父皇没出声,但是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解释:“停战交好,互为通商。鼓励边境所有平民加入通商,并且不阻碍通婚,鼓励草原人士入境定居,但不可入学,入朝,也不可中原百姓带过多嫁妆出塞出嫁,不出五十年,草原同化,不复存在。”这招算得上是文招,但是没有上一计狠,快,有效,可也算得上的中等。

    不过这次我学乖了,不等父皇开口,直接道:“下计,和亲。”

    父皇一听和亲两字,怒气顿时蔓延开来,重重的将兵书扔在了书桌上发出很大的响声,狠狠道:“和亲?拿什么和亲?蛮夷尚不知耻辱!女子过去可以兄弟父子共用共娶共生子!男子娶那些女子?哼!那些女子可有德贤?有的只是男宠男奴,连相夫教子都不知,还一女配得多夫!——和亲!乃是懦夫之所谓!”

    我看父皇的滔天怒意便知道此计是绝对不可能的,当年父皇也是力排众议不许和亲,从而主战。皇亲宗氏谁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那种极寒之地受苦?还父子兄弟公用!又有谁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去那里忍气吞声,带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父皇的怒意并没持续多久,便冷静下来,看了看我:“别跪了,准备准备,下午随朕进京。”说完,又将书桌上自己摔的兵书再拿起来,继续看了。而我得了免跪的旨意也不跪着了,退下来直径到了后头,开始收拾东西。

    其实我心里并不想回去,但是我不敢抗旨,尤其是在父皇大怒之后。谁知道这个时候说你不跟着回去会怎么样?以父皇的格惨的是把你打个半死拖回去,好的是直接敲晕了拖回去,反正他让你回去,你必须得回去。

    皇帝的旨意,没有人可以违抗。手上的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了,我东西不多,薄被一张,两衣服,五六本兵书,一副棋,长枪一杆,酒葫芦一个。除了马棚里的那匹老马,什么都齐全了。我将所有的东西都放置包袱里打包,便无事可做了。

    此时一直不见的李冬来进来了,手里捧着一打红色的衣物,走到父皇面前道:“启禀皇上,棉衣已经备好了。”父皇头也不抬,道:“让他穿上。”便继续看书了。

    李冬来捧着那红色的衣服向我走来,“三下,皇上体恤您衣衫单薄,特要奴才去寻了一件,您试试看。”

    愣了愣……给我的?受宠若惊。

    李冬来看了看我道:“三下。”一边将这衣服抖开,展现在我面前。我坐在铺上看了看父皇,他没什么表示。我只能认命脱下盔甲,卸甲之下,衣服在白天的光线的照耀下可以看得到已经洗的脱了原来的颜色。解开衣带,脱下这已经旧的不能再旧的中衣不小心露出了打了补丁的袭衣。没想到,刚好被父皇看见了。

    “你……”他看着我背后打着补丁的袭衣,顿了顿:“难不成连买件新的钱都没有?”

    ……有钱在塞北那种地方也没处买噻……摸摸鼻子,没出声。李冬来看出了我的尴尬,笑道:“万岁爷,不然奴才再去给三下找件?”

    父皇看了看我,轻轻的“嗯”了一声,李冬来得了令便立刻告退,奔了出去。父皇放下手中的兵书,向我走来,看了看我上打的补丁,眼里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他不说话,我也不好说什么,满室沉寂。

    李冬来不愧是父皇边的内侍太监,找一件袭衣的速度也比我预想中来的快得多。实话说来,让我当着父皇和李冬来的面换下袭衣,我是非常不好意思的。李冬来到时很自觉的退到了屏风外面,只不过父皇却任然是只需转个头便能将我看的光光,但是父皇我是没胆子请他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