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撰瘦金,共勉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你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老是跪?”

    顿时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我跪着还好点,若是不跪岂不是给那些等着抓人把柄的翰林言官们落我口实,说我不忠不孝?您若是心好,那还好点,若是不好我相信我的脑袋肯定要搬家了。

    我心里还在有的没得乱想,父皇已经一把将我整个人拖了起来,拽到了上,被子一掀把我整个人都裹进了被子里。瞬间我感觉到了背后暖暖的,父皇那温膛将我整个裹了起来。“……你的中衣太单……”

    记忆中父皇从未抱过我,即便是在小时候,他也未曾像现在这样过分的与我亲近。所以当他这么靠近我的时候,我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全僵硬的任由父皇将我搂在怀里,盖上被子,感受这种陌生的暖意。

    帐篷里一整尴尬,可就在这时,帐外响起了一阵鼓声。

    父皇也一愣,随机看向帐外。这是早晨练的鼓声,鼓声响完,衣冠不整,丢盔弃甲、不到场者,一律军法处置。我望了望帐外,虽然被帐帘遮着没能看见,但是还是能够听见很多人奔跑而过的脚步声。我望了望父皇,他依旧还在看着帐外,对我望着他并为理睬。

    我鼓起胆子转了个方向对他一拜道:“儿臣斗胆,儿臣要去出,待出完毕儿臣定来赔罪。”说完便抬起头看着父皇。

    父皇听了我的话收回了看着帐外的目光,静静的抬头看了看我,抬起手随后轻轻的挥了挥。

    我看到后立刻告罪一声,迅速起来穿衣带甲,一把拽起自己的长枪,将酒葫芦卸下放置桌上便头也不回的大步出去。出了帐篷便是大步流星的跑至校场,在鼓声最后一刻,我跨上了校场的高台。

    敲鼓的校尉看到我来了有点吃惊,底下的士兵们看见我差点迟到也吃惊异常。若是平时,我已经早早的在所有人之前到校场,检查众人。而今天,我脚步之冲忙,神色之狼狈,实属罕见。

    “练开始!”我站定后,一手持枪运气大声喝到。地下士兵们立刻就本能的开始进行练,一时间校场地面上的积雪被他们的脚法踢得掀起阵阵白雾,而他们手中的长枪也舞的风声呼呼,口中喊得口号更是气拔山河。看到这里,我顿时沉了下去,心思也不知道叉道哪里去了。对于父皇昨天晚上的同共枕和今天早上过分的亲昵让我心绪混乱,想来想去竟也是摸不透猜不着。

    练这才过半,我正在高台上眼角就瞥见李冬来,他急急忙忙的迈动着自己腿,手肘里夹着浮尘,双手提着自己的官服,一路小跑直奔我来。看到这一幕,我握着枪杆的手不由的紧了紧。

    李冬来气喘吁吁的上了高台,喘了一会便对我客客气气的道:“三下,皇上口谕,现在让你过去一趟,准备中午一起用膳,下午伴驾回京。”

    伴驾回京!……好不容易待我心思镇定下来,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对着李冬来道:“臣遵旨,有劳李公公了。”

    “那里,奴才本分,下您请过去,皇上现在就要见你。”李冬来没给我任何一个拖延的机会,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看了看四周都在盯着我看的弟兄们,默默的叹了口气,跟着李公公走了。

    心头一阵慌乱。

    李冬来再次带我到了大帐,而我却怎么都觉得这是在押送。他掀起帘子对我恭谨的低头,我侧了侧体走了进去。

    父皇此时坐在大帐正中的书桌上,还是看着我平时看的那些兵书。我走上前去,默默跪下,没等我说什么,他便开了口:“老三,这些注解什么?”

    我愣了愣,只得起走上前去,恭告罪凑过去看了看。

    兵书中间夹着很多小的碎纸,而碎纸之上都是一个个瘦金体的小楷。我咽了咽口水,道:“启禀父皇,这些注解都是儿臣写的。”

    父皇眉毛一挑,淡淡的看了看我:“你写的?”

    低头,称是。心中立刻开始忐忑,不知道父皇的话语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也就字还过得去。”父皇不动声色,继续的看着我的兵书,翻了一页。我心里歪了歪,顿时有点无地自容。只得站在父皇的边,一声不吭。

    父皇并没有说什么,也不曾理会我,只顾自己看着兵书。我只能傻兮兮的站在一旁当柱子,开始胡思乱想。想到回去京城的窘况,又想到已经成年的皇子,并不能住在皇宫中。只能在宫外建府,而且还要在皇帝给予封号的况下出宫建府。如今,我却什么都没有,唯一只有的就是一个将军的封号,难不成还能越级给我建个将军府?

    心里胡思乱想,自然整个人就神游太虚,猛然听见父皇叫的声音,这才将思绪拉了回来。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老三你可还记得后面是什么?”父皇冷不丁的突然问我,让我有点应接不暇。寻思了一会,想到这是《孙子兵法》中的一段,便答曰:“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打仗必须要出动很多人马,战车,而后勤补给也会相对的拉的很长,兵器的补充和车辆盔甲的供应等,每天都要耗费巨资。所以,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大军方可出动。这是一个很普遍的作战需知,此时父皇提出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回答后,父皇没说什么,紧接着道:“你的注解上写着:‘慎重,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须速战速决,不可主攻,只可守攻。’为何?”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