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缨重甲,红枣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诅咒君 书名:父皇,不要!
    ( )    红缨重甲,红枣马。

    银光漫天白雪飞,皇城内外兆丰年~

    京城里家家户户都准备着过年,就连那城外头小酒馆里的卖唱女都挑着过年时喜庆的唱词在那里讨赏。

    我从小二手里接过已灌满的酒葫芦,一个翻就骑上我的老伙计——那匹枣红色的战马,顺手拽起马鞍上的横插着的长枪,冰凉的触感让原本昏沉的我猛地精神一振,抓着长枪一阵子摇晃,起腰板来刷刷的舞了一个枪花,把酒葫芦拴在长枪上,只需要一昂头就能闻到那满满的酒香。

    一人一马一枪一酒葫。

    一天一地一雪一小巷。

    漫不经心的走在回大营的路上,本将军今天出来就是打酒的。

    反正换防的子也快到了,等调军的腰牌和圣旨一下,他们将再度回到那冰天雪地草原万顷的塞北,继续去守着那寒苦边塞。再去找那塞北的豪爽姑娘,学着军营里那帮大老粗们老婆孩子炕头,喝点小酒,杀点蛮夷——也不错的。

    我坐在马上摇摇晃晃的,任凭这老马自顾自的走着。它是老马识途,在我醉酒的时候,他比我更清楚我住哪个帐篷,顺便它还能自己溜达到马棚去吃草,完全不用心。我抱着枪,听着脑袋上晃悠晃悠的酒葫芦晃的酒水声,脸随着马匹的走动不断的摩擦在我的皮毛领子上,一阵阵舒服暖和的痒意,的我一阵阵的瞌睡。

    鬼使神差的回了头,刚巧老马踩在了一个小山坡上。在这个高度能让我回望整个皇城,那中间的一抹红墙在雪幕中显得越发勾魂。

    刺目的红色。

    不由的想起自从十三岁那年从这大内红墙翻了出来,已经过了五年了……五年了,我三次路过这京城却始终不肯进去,不肯回……那个地方。

    咳,我这到底是在纠结什么……还是,想逃避什么吗?

    目光依然在摇摇晃晃之间死死的盯着那一抹朱红,可是胯|下的战马已经本分的驮着我向着山坡下的大营里走去。岂料,我这马才刚刚进了营门,一个副官小将就冲了过来,一把拦住我,走到我腿边小声道:“轩将军!京城里面来人了!”

    我一愣,看了看自己军队驻扎的大营没见着来人的马匹,倒是见着了一辆精致马车。再看看那个拦我马的副官小将:“什么人?什么官职?”莫不是调防的圣旨下来了?

    可刚刚问出口来就感觉这里头事不对,按理说这要是真的是调防的话,来人根本不会是京里的,而是军需处的,而且军需处不会坐马车来,那些军命令都会用进贡的好马火速传递。再者这里可是京城,如果有军队驻扎,守护京师的卫军大营也会有人跟着一起来,等找到了领头的将领只需要在全军面前宣读圣旨,然后递交军牌基本上就可以拍拍股走人了,哪里需要的到现在还等在这里?并且还没有派人去寻自己这个打酒去了的领头将领。

    “将军快去,那个大人在等着你呢,其他将军都已经在大帐里候着了。”副官小将拽住了我的马缰,很明显的是在催我赶紧下马去见京里来的人。这种事我当然的乖乖的照做了,不过心里头还是在不停地打鼓,今年年尾突然让自己带着自己掌管军队调回了京城,说是要换防,这等调令已经十分诡异,现在又莫名其妙来从京城中来使,分明是非要见到我不可,这也让我的嗅到了谋的气息。

    算了,伸头一刀!对方的调令还有圣旨都没有问题,若是自己不照做那就是抗旨不准,杀头大罪,犯不着。

    可是刚刚到了主帐门口的时候,心又再一次的提了起来!

    自己一干手下的将领各个都盔甲诰服在,腋下还都夹着各自的头盔,这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多大的官差?得让他们全副武装的前来拜见?他们肩膀的护肩上的花纹里,落了不少的雪,想来是等得很久了。这些过命的弟兄一看见到我来了,都一个个眼睛眨巴眨巴的,可怜兮兮。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京里的人还能欺负了你们去?

    走向前去刚想开口问,主帐的帘子突然被人掀了起来,一个大内的太监走了出来。这一出来我的眼睛就直了!

    军营里的这帮大老粗啊,能把文官的官服给认清楚没叫错就不错了,这大内内侍官员他们不知道也属正常,不过我不一样。这个内侍穿着青色蓝毛的厚袍子,那浮尘手里拖得长长的!光凭着这两点,一个大内三品内侍是肯定跑不掉的了。顿时酒彻底的醒了,我细细的打量这个内侍,除了那双机灵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还算是蛮老实的庄稼汉的样子,而且这个三十多岁出头的太监看到我在看他也不出声,对着我恭谨的低下了头。

    我晃了晃脑袋,莫不是还没酒醒?这个家伙我根本不认识,若是在我离开皇宫才五年里进的新人?这才5年,新人就能做的这么高了?

    “将军,”内侍太监走到我面前,对我行了一礼,他的嗓音有点尖,不过他说话的时候,对我非常客气:“请进来。”

    我心里默默念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双手打了打自己护肩上的积雪,看了看自己枪头上晃的酒葫芦,猛的一用力将自己的长枪插在了帐前的地面上。这酒还是喝高了,我下了马还迷迷糊糊的把长枪给带来了。

    一手掀起了帐帘,一进去就看见大帐里面升起了三个炭炉,人一进来就立刻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暖意。我看了看自己的大帐,没啥变动,和我离开时候一摸一样。只不过现在这大帐里多了三个人。一个小太监站在主位下面,低头恭候,另一个就是刚刚出来请我们进去的那个内饰太监,眼下他也赶紧走了过去站好,低头恭候,“大将军拜见。”此时,这个内饰太监正在禀报的而正主则是站在自己书案的后头,看着我昨个无聊才绘制好的皮质的地图。

    看着那个人的背景,我怔了怔。然后又眯了眯眼睛,再瞪大眼睛,歪左边看了看,又歪右边看了看,就是不敢肯定是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等到对方一转过来,直勾勾的看着我,一瞬间头脑里就似乎被人用狼牙锤狠狠的闷了一棒子!一撩前摆,带着金属和不料的撞击摩擦‘噗咚’一声双膝跪地!双手撑与膝前地上,对着那个人就是三跪九叩!最后将额头紧紧的贴在地上,没敢抬起来!

    可刚刚跪下去我才想起来,这个大帐不是我一个人进了,我后的那些和我出生入死的弟兄们也进来了,不过我现在顾不上他们,也不可能提示眼前这个人的份,今天我肯定是要倒霉了。

    “你跪这么大的礼做什么,朕还没死呢!”

重要声明:小说《父皇,不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