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时小落 书名:妖曲缘
    “你终于醒了?”

    当少年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如眼敛的,却是没有繁星,漆黑如墨的夜空。

    “连星星,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么?”少年喃喃自语,似乎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边存在的人。

    “喂,你这小孩怎么这样,问你话呐!”声音的主人不满的嘟囔着。

    “妹妹,不要说了。”另一个淡漠声音响起。

    少年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边,是有两个人的。他挣扎着起,看到的,是两个白衣如雪的女子。一个年芳十四五岁的样子,略显稚嫩,小,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少年,清澈的目光里,尽是好奇。似乎是想问什么,但又不敢说话的样子。另一个,看上去则是有些沉稳,虚长几岁,淡漠如冰的面容,偶尔流露出一丝的温柔,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淡漠的话语里,带着不经意的关切。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少年淡淡的问到。他不愿意被陌生人看到自己切的处境,特别是陌生的女子。

    “呔!你小子,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的呐~!”稚嫩的少女有些许不满的说道。

    “我们是蝶舞宗的人。奉家师之命,外出寻物,不想,感觉到此地浓烈的妖气。当我们赶来的时候,这里却已是一片废墟。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年长的女子问道。她似乎是不愿意与眼前的少年争执,淡淡的转移了话题。

    “妖气么?”少年再次喃喃自语,原来那是妖气啊~?呵呵。自嘲一句。“我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我要走了,麻烦你们让让。”少年淡淡的说着,然后挣扎起自己的子,便想转离开。

    “这位小……兄弟,请等等。”似乎是为自己的称呼迟疑,年长的女子有些后话不继。

    “你们,还有什么事么?”少年不愿意与这两个女子多做接触。

    “哎,我们好心的从千里之外赶来,发现这个庄子只得你一个人活着,问多几句也不行哦?你这人怎么这样呐,真是的。师姐,我们就别管他了。到这附近问问吧,想从他嘴里问出什么,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稚嫩的少女不满的抱怨着,似乎是受到了那个冷漠少年的刺激。

    “恩,那好吧。可是,你一个小孩,可以去哪里?”少女的师姐问道。

    “不知道。走哪算哪吧。反正,我也一直是这样过来的。就算剩得我一人,也没什么区别。”少年停住脚步,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有些迷茫。

    “你这人说话好奇怪啊。可恶,你一定是知道什么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是不是怕那个妖怪会回来找你?告诉你哦,有我和师姐在,不用怕的。恩,我们很厉害的。”少女得意的说着。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挡在少年前斩杀妖怪的场景,那风姿卓越的少女,不正是自己吗?想到这里,少女不有些痴了。女侠!哼。本女侠可是很厉害的。

    “白痴。”少年淡淡的一句话传来。瞬间打破了少女的幻想。

    “可恶,你说什么呢?到底是谁白痴啊?也不看看自己被谁救了。”少女有些生气了,毕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刺激到,就算是像师姐那样冷静的女子,也应该生气的吧?少女这样为自己的脾气找理由。

    “你们没有救我。我也不用你们救,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可以处理。即使,现在的我,不能做到什么。”少年冷淡的话语再次刺激着白衣少女,似乎没有因为她是女孩而带上些少的柔

    “你!你!哼,好心被雷劈。师姐,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个又臭又硬的家伙。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的哦。”少女朝自己的师姐说道。

    “师妹!”女子喝诉一声,毕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少年,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会出现这样拒人千里的态度。“如果你没有地方去,不妨跟着我们回宗吧。我看你资质也不错,如果你想自己报仇的话,首先就要掌握到属于自己的力量,不是吗?”

    “报仇?我没有什么仇需要报的。至于力量吗?你们是什么人?神仙?可以给予我想要的一切吗?”少年冷淡的话语再次传来,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两个女子。

    “哼!师姐,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不过是个有点脾气的小孩罢了,还真当自己是了不起的家伙。而且,师姐,我们蝶舞宗,不是从不收男弟子的吗?”少女真的很不满师姐这样的行为,就算是可怜,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无妨。一切还由师傅作主。我看他世悲惨,不过是想给他一个机会而已。至于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还要看他的天分和恒心。”女子还是一副淡漠的表,没有因为自己额外流露出来的关切而感到异样。

    “靠自己吗?”少年喃喃自语,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也不明白自己以后可以做什么。有些少迷茫。

    “哼!我师姐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怎么样,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眼前少年的名字,师姐就要把他带回宗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恩,我叫花瑶,怎么样,好听吧?“花瑶有些少得意,很为自己的名字骄傲的样子。“她是我师姐,恩,花月。”花瑶似乎是忘记了自己之前与少年针锋相对的场面。

    少年却不为所动。仿佛外界的一切,都早已与他无关。他还失陷在先前那恍如梦境一般血红的场景。花瑶的一番话语,再次触动了他心底的疼痛。“名字吗?”刘家庄已经没有了,义父也死了。自己,还有什么自己拥有之前的那个名字?“我,没有名字。”少年淡淡的说着,没有因为自己的回忆,而带上些许的绪波动。

    “怎么可能?不会是骗我们的吧?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名字?哦~你,不会是个小叫花子吧?只有叫花子才没有自己的名字。”花瑶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想从他黑糊糊的脸上看出什么破绽。然而,她却失望了。少年平静的面容,没有因为她的注视而产生丝毫的改变。仿佛面前的少女,只是一块路边不引人注目的石头。

    “算了。多说无益。你,愿意跟我们回宗吗?”花月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关注眼前的少年。

    “恩。去看看吧。”少年说道。“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去了。如果,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可以拥有自己掌握的力量,我会留下来的。”他不愿意,不愿意看到失去控制的自己,不愿意再次发生那样噩梦般的场景。虽然,他对于这个庄子也没有什么眷恋。但每一个人的心底,都有着一个最脆弱的地方。而刘家庄,带给了他童年,伴他度过了童年。那是他曾经眷恋过的地方。而他,却亲手把这一切葬送了。他不愿意看到,自己不被掌握的命运。所以,他需要力量。需要,属于一个男人的能力。

    “走吧。”转,深深的再看一眼,再看一眼自己生活多年的地方,这个如流星般,划过天际,在他生命的旅途流下难以忘怀的一瞬的地方。我只是一个过客,慢慢的走过你旁,与你擦肩而过。本以为,一切会这样过去。然而,一路走过,留在背后的,为什么会是一片血红?成长,就是要伴随着失去吗?伴随着,自己亲手葬送的一切?少年不明白,也不愿意明白。尽管,等待他的,只有茫茫的未知,以及,遥远的未来。

    “恩。你上来吧。”花月拔出背上的长剑,御气使其停在半空。

    “上……上去?”少年原本平静的面容,终于还是显得有点惊慌。毕竟,他也还是个孩子而已。遇见这样的事,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嘻嘻。想不到你也会害怕~哼。原来刚才的淡定,都是装的吧?切~还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花瑶是不会放过嘲弄少年的机会的。“别担心,以师姐的本事,怎么会让你掉下去?”说到这里,花瑶还是掩住心中的得意,安慰道。

    “谁说我怕了?”少年回复了平静,脸色有些涨红,似乎是为自己刚才的惊慌感到羞愧。“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这样的理由,怎么解释都算有点勉强。“你们,蝶舞宗的人,都能这样让剑飞起来吗?”少年有点好奇,如果加入了蝶舞宗,就能修炼到这样的本事,那这仪趟,也不算白走。

    “哼!怎么可能?你以为修炼就是那样简单啊?不要拿我们跟那些没用的废物相比。”花瑶有点不屑。

    “师妹,不要这样说。”花月出声阻止花瑶,她不希望花瑶说出更加不堪的话语,有损蝶舞宗的形象。“这叫御剑,只有达到灵阶,炼出三魄之一,可以控制天地灵气了,才可以御剑而行。”花月解释道。

    花瑶吐了吐舌头,“不说就不说。反正啊,到了蝶舞宗你就知道了。”

    “灵阶?很强大吗?”少年依然很疑惑。“炼三魄?御剑?”少年喃喃自语,似乎是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目标。

    “恩,对于你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是不可比拟的存在。不过,灵阶以上,却是还有更高的层次。总之呢,修炼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而且,并不是你去了宗门,宗主就会让你入门。还要经过三考的。”花月解释道。

    “三考?那是什么?”少年更加疑惑了。

    “哎呀,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了?刚刚你不是很冷,很硬的吗?怎么一听到蝶舞宗,就变得这样废话了?”花瑶有点不耐烦了。“是不是,听到了我们蝶舞宗从不收男弟子,就想歪了?是不是?”花瑶恻目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瘦弱少年,“想不到呢,你这小家伙也有点小算盘啊!”花瑶撇撇嘴,“你最好收起你的坏心思,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哼!还有,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是蝶舞宗的人了。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呢。”花瑶也拔出自己背上的长剑,御气而上,转眼间,便消失在天际。似乎不想多看这个奇怪的少年一眼。

    少年目瞪口呆的定定看着花瑶的离去。“好快。”真厉害,真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像这样,自由自在,来去自如。少年握紧拳头,想到了什么。

    “上来吧。关于为什么南岭会出现这么浓烈的妖气,等你回到宗门了,师傅应该会问到。到时候,你要小心回答,不能像刚才那样。如果你想加入蝶舞宗的话。”花月淡淡的说着。

    等少年爬上了长剑,花月捏了一个法决,瞬间,长剑划破夜空,呼啸着,朝远方疾飞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妖曲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