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习得炸雷一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最爱麦兜兜 书名:天地篡
    却说那珠儿带了左修进了书房一进去就看见满墙的字画,显然和门外匾额一样都是出字一人之手,珠儿带着左修朝着书桌上走去,突然听见吱吱的叫声,仔细看过去却是一只小小的猴子,那猴子长的不过人的拳头大小,脖子上一个小铁环后面一条链子让它没办法乱跑,此时看见珠儿进来很激动的叫着,那珠儿笑眯眯的过去吧小猴脖子上得链子打开,小猴欢呼一声朝着珠儿肩膀上爬去,然后端坐在她肩膀上歪着头看着左修,眼睛乌黑发亮,这时听珠儿介绍说

    “这叫笔墨油猴,是我的宝贝啊,怎么样,可吧?”

    语气很是有一股子炫耀的感觉,不过这也难怪,这种猴子一看就知道很是珍奇,别人见都见不到,她却有一只做宠物,开心自豪当然是在所难免的。左修很想摸摸,上辈子听说过有种很小的猴子可是没见过,这辈子算是见到了,果然是小巧玲珑,可非常啊!然后少女珠儿就开始给左修数说着自己的宝贝们,有一只狸貂,不过现在还没回来,还有一只金翅枭,不过也没有回来,说起她的宝贝珠儿的脸上就有一种很别样的光彩,让左修决定的这这个人现在很幸福

    “你不知道,我的宝贝都可听话了,宝贝枭每次都会给我们抓兔子回来,它自己倒是吃得不多,还有啊它的翅膀可漂亮了,都是金色的。”

    左修做了一个很好的听众,在听她讲述这些的时候也觉得很安心!

    …………

    晚上睡觉的时候比较尴尬,珠儿想抱着左修睡觉(左修这个时候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孩童样子)左修觉得对自己的心理很是一种考验,珠儿的爷爷自然也没多想很爽朗的笑着点点头,让左修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好在晚上烛光里面也看不出什么!

    终于在左修期盼的目光中大家要休息了,左修这个时候在想得是,到时候我要不要沾点便宜…………然后就看见人家姑娘在浴桶中洗过澡之后又换了衣服和衣而眠,左修很纠结的闻着鼻子里面淡淡的花香味,听着这个不知道多大的未成年少女给自己讲故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居然没有乘机占一点便宜!

    第二天一大早左修起来,珠儿早早的那了脸盆等着他,看左修醒来笑着说

    “你可真是个小懒猪,来姐姐帮你擦脸!”

    这让左修有点欣喜但又觉得无奈,很明显这个珠儿现在是母漾了,很配合的洗过脸来到竹屋外面,那个老人早早的站在外头等着左修和珠儿,此时见她两出来爽朗一笑说道

    “走吧,去齐鲁乡,想必你父母现在焦急的要命吧!?”

    左修也暗暗想着,母亲和父亲一定急的满世界找自己,就好像上辈子的父母找不见自己那样!至于珠儿则是带了笔猴随便拿了个包裹就打算跟着出发,左修觉得不妥但是看那老者微微笑着不说什么也就没吭气,毕竟他现在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三个人朝着外面走去,约莫半个时辰就看见一些村舍,老人笑着快步走去,不多时候拉着马车回来,左修很惊讶的看着老人,珠儿看左修惊讶的样子自豪的说

    “怎么样?爷爷厉害吧,爷爷救过很多人的命呢,而且这些大马都是爷爷带回来的,现在支用一匹自然是简单的事!”

    左修这才明白,怎么老人随随便便就可以弄倒一架马车,被珠儿随手一抱就放上马车,这让左修内心很是郁闷了一把!老人随手抖动这鞭子赶了马车朝着左郡的方向走去,马车里面珠儿抱着左修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弄的左修觉得耳朵都有点疼了,最后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怎么便睡着了过去!

    走了约莫半,左修被马车外的声音吵了醒来,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喊叫着什么,睁开眼睛一看马车里面就自己一个人呆着,珠儿也出去了,从马车里面探出头一看,好家伙马车外面黑压压的约莫有二三十个大汉,一个个虎背熊腰,当先那个更是一脸的络腮胡子,生的豹眼剑眉,手里拿把乌起码黑的开山刀,就这么看过去就觉得怕不下百十斤重,后那些大汉也是一个个不是斧就是刀,不是矛就是枪,用得全是重武器!这个场景让左修瞬间就想到了山贼,果然听到那大汉说道

    “老东西,你最好识相把你这滴滴的小娘皮留下,与我宇文键做个压寨夫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后一班汉子听了这话齐齐一声诺,倒也算是一帮很有秩序的强人,听了这话左修大概猜到了这个简陋的马车为什么会被拦住了,只自焦急就听见珠儿的爷爷笑呵呵的说

    “如此说来是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了?”

    强盗头目眼睛一瞪骂道

    “老不死的,废你m的话,赶紧给劳资滚!”

    话音刚落就看到老人突然出手就是一掌,这一掌大巧不工,刚正非常,就着一掌带出一声轰响,便好像炸雷一般,也只是这一掌就把个飞扬跋扈的强盗头子毙在掌下,然后老人脚下踩着玄奥的步法游走在那些山贼之中,每出一掌或者一拳便是一人被拍死在当下,左修看的暗暗咋舌,这老人现在的形象堪称威猛,须发皆张不说嘴里时不时爆发出一声短促的喝叫,拳脚利索,周气机鼓,偶尔有刀锋滑过也被气机带动砍在空处,短短的时间老人便把一应山贼尽数斩杀,珠儿还在外面笑呵呵的拍手叫好,让左修头大不已,以为这爷俩是医生没想到纯粹是两屠夫,便在这时珠儿回头看到左修旋即笑着说

    “看,这是我的宝贝貂儿,可吧!”

    一边说一边朝着左修走来,此时左修才看到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狸貂,当真是可非常,两人复又上了马车,左修按捺不住问道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啊?”

    珠儿笑着道

    “那些人呀,那些是坏人,是山贼!”

    “山贼便都是坏人吗?”

    珠儿愣住了,转念说道

    “至少他们是坏人!”

    左修不再说话,想了下又问道

    “刚才爷爷好厉害,这是什么本事啊?”

    听了这话珠儿则是一脸的骄傲说道

    “那是武功,不过爷爷已经是先天武者了!”

    左修一愣,这难道是高武世界?怎么又出来个先天武者,遂问道

    “什么事先天武者!”

    珠儿看了左修一眼,歪着头好好的捋了下思绪,然后开始说

    “武者分先天后天的,后天武者怎么都打不过先天武者,而后天武者又分好多阶段,像刚才那些人不过死后天初级武者,就算那个带头的也不过是后天中级初阶武者,都没我厉害,还说什么压寨夫人,啐,武者到高级高阶后要是打通什么玄关就可以称为先天武者了!”

    左修追问道

    “先天武者是不是很厉害?”

    珠儿叹息一声道

    “在武者里面自然是很厉害的,但是听爷爷讲过,先天才是什么开始还是什么的,我也记不清了,总之进了先天似乎就得换个称呼了,好像听爷爷说过是什么一元境界还是初元境界!”

    左修听的比较模糊就要细致问问,却听车外老人把马车一停,然后也钻了进来笑眯眯的说

    “左家小儿,还是爷爷讲给你听吧!”

    然后老人便开始讲述,原来在这个世界,修真之下有无数的武者,武者只有打破后天屏障进入先天才可以被称为修者,修真的标志就是一元生,也就是说在体内有一点先天元气诞生,这就是先天境界,在修真的世界里面这个时候才是练气期,若是可以化这一点先天元气成阳两仪则可以称为筑基,当然了老人也就能知道筑基,至于之后的境界就不是他能知道的,说到这里老人叹息一声,估计是因为自己现在还没化两仪呢吧?左修的理解!

    左修听的津津有味,珠儿却是哈欠连天,显然小姑娘对这个事不是很感兴趣,时不时逗弄下自己怀里的狸貂,要不然就拨弄小左修的小脸,让老人叹息之余哈哈一笑,小小的马车里面是暖意盎然!

    第二天一早左修就趴在马车外面,看着老人是不是挥动下鞭子然后说

    “爷爷,我想学武功”

    老人笑眯眯的看着左修道

    “你老子没教你吗?”

    左修摇摇头说

    “没有教过,我想学爷爷昨天大坏人的本事!”

    老人哈哈一笑便把缰绳一拉,马车自然停在路边,然后带了左修走到林边说道

    “相逢是缘,何况我和你父亲还有过一些渊源,多的我也不能教你,却是可以教你这一手炸雷拳,说起来这拳法的创立也有你父亲的一些功劳!”

    老人说完站了个架子,手怪异的抬起握拳,然后对着一颗腰粗的大树一拳击出,左修就听见耳边好像炸雷一般骤然响了一声,再看老人的手,却是彻底洞穿了大树!然后就见老人微笑着把手抽出来,对着左修说

    “想学吗?”

    左修自然是点头不已,笑话,这一招绝对不弱啊!

    于是老人详细的讲解着如何运气如何运用各处骨骼发力,左修听的惊讶非常,这简简单单的一拳包含了太多的东西,站桩,发力,锻炼**,三者尽数包圆!待到左修彻底了解了如何修炼这一拳后,马上恭恭敬敬的跪下给老人磕了三个响头,可惜是山林土路,除了弄一脑袋灰土,也就发出点沉闷的声音!老人笑眯眯的说

    “至于我的内息吐纳法子却是不能教给你,这是本门师祖所传,不过据我所知你左家应该也有一吐息的法子,呵呵!回马车走吧!”

    遂带了左修又返回马车,老人扬鞭空甩,那马又拉了车子朝前走去,车厢里面左修满脑子是刚才老人教他得法子!

重要声明:小说《天地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